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聊斋世界修神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西出阳关(下)

聊斋世界修神通 静坐讲黄庭 183 2019.12.12 23:53

  吴延陵一进入其中,快速穿梭,终于挤进现场。

  士卒们包围起来的是一座客栈,里面横竖躺着七八具尸体。和仵作房里的一样,都是皮肤干瘪,身形缩小,被吸光了血的样子。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有士卒拦住了吴延陵。

  “我是缉事衙门请来的人,我是道士,还请让我进去查探一番”吴延陵说着,一下子拨开了士卒的手。

  然后纵身一跃,就进入了客栈之中。

  “唉,你怎么......”那士卒话还没说完,邢公门就过来了。

  “这位军爷消消气,这的确是缉事衙门请来的道士”他笑着说道。“这种灵异的事,还是交给他们比较合算”

  他的同袍也过来,将其扯了回去。

  沙州军也不想和妖魔鬼怪什么的扯上关系。对于此处的沙州军士卒而言,缉事衙门肯过来接手是再好不过了。

  这样责任就到了他们头上了。

  客栈内,吴延陵仔细查探了死掉的人。一摸尸体还尚有余温。

  “这才死了没多久,估计人还在附近”吴延陵判断道。

  他当即走出去,对着那几个士卒说:“速派兵将此坊围住,不许任何人出入。”

  “这事不是缉事衙门接手了么,怎么还要我们沙州军出动?”有人这么问。

  “你又是什么身份?缉事衙门胆敢管到我们沙州军来了,你们意欲何为啊”那个为首的军官意有所指。

  “莫和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我拿的,是兵部的命令”吴延陵说。

  “兵部?”这个军官忽然呆住“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伪造兵部公文可是要杀头的”

  “自己看”吴延陵将公文拿出,交予了那军官查阅。

  军官仔细查看了公文,比照了大印,发现真的是兵部公文,上面还加盖着皇帝印玺。

  “我等不知大人前来,还请恕罪”这几个军士慌忙请罪。

  “我没有调集大军的权力,还请大人容我带着公文给守备去通告”那军官说。

  “嗯,快去,越快封锁此地越好”吴延陵一边说着,也没忘了派出自己的分身,提前在坊市各处查探着。一有不对劲的血腥气息就会出手。

  阳关,守备处。

  “嘶,这是上面哪位神仙下来了”守备看着公文,真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公文行文格式正确,加盖印章无误,还有皇帝印玺在其上。

  公文的内容是,吴延陵为忠贞之士,素来忠君报国云云,凡看到此公文的军士,都要配合他的行动。

  这份公文怎么来的?事情还要往前说。

  吴延陵给景元亮三颗‘天木神丹’,一颗给他自己吃了,一颗给了镇魔司首尊,另一颗叫其委托镇魔司拍卖。

  首尊没做小动作,真的在‘斩神大会’上当众展示,给拍卖出去。一共是卖了五十万两的现银和五十万两的货物,还兼了一些特殊的珍稀灵药。

  拍者是海外三山岛的岛主,这个是海外的修仙门派。海外富裕,海洋里面处处是宝藏,又跟白民国,红夷国,黑齿国等等国度行商,赚取了不可想象的财富。

  但他们在中土神州的影响力一直比较小,这次是特意应着镇魔司首尊的‘斩神大会’的邀请来的。他们也想进军中土神州,扩大自家门派。

  而那份公文是镇魔司首尊给的,一共六张,分别盖着六部大印,其余内容是空白,由吴延陵自己填。

  一想到这,吴延陵内心也有些佩服这个首尊。

  这种公文根本就是卖面子的,只能办小事。首先要说明一点,皇帝印玺是在镇魔司首尊手上的。就算他真的写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也可以用非皇帝盖玺的名义去掉它的合法性。

  当年靖武皇帝驾崩之前任命了三位顾命大臣,镇魔司首尊就是其中之一。为了预防太后(外戚)或太监专权,印玺被安排到他手上。

  等六岁的小皇帝成年之后再交还。算算时间,也没几年了。

  这首尊真是心大,这么无顾忌地使用印玺,不怕小皇帝成年之后给他找麻烦。吴延陵却不知道,这是他的缘故。

  ‘天木神丹’不仅恢复了他肉体上的青春,也让他重新感受到年轻的力量。

  所以行事才越来越像过去一般,重新变得强势起来。

  只是我现在用的爽,将来免不了也被打成同他一党的,被太后等人记恨上。吴延陵这么想到。这就是镇魔司首尊的明谋了。

  不过吴延陵对此毫不在意。他是修仙中人,哪天闭个关,人世间就是几十几百年过去,到时候他们早成一堆黄土了,吴延陵哪管得着他们。

  沙州军的反应很快,马上就有一队兵马过来,包围住这个坊市了。

  “把所有人‘请’出来,一个一个核实身份”吴延陵采用了一种最笨也是最有效的办法。缉事衙门的很多公门捕快也被喊过来,一起做着这事。

  “冯斯坦先生,怎么办,他们好像发现我们了”一个皮肤苍白的年轻男子说道。

  “不要慌张,记得我们的身份吗,我们是安息遗民,被萨珊王朝追杀到中土来的,明白吗?”被称作‘冯斯坦’先生的那个人说道。

  “我懂,我记着”那年轻人点头说道。

  没过多久,就查到了他们两个身上。

  “你们两个,什么身份”一个身着铁铠的甲士问道,边上是个文书在记录和对照。

  “我们是安息遗民,被萨珊王朝迫害才不得以跑来中原的”那个‘冯斯坦’先生可怜兮兮说。

  “嗯,确实有这么两人”文书略微翻了翻,确定了确实有这两个人。

  一直跟着沉默不语的吴延陵内心却在欣喜。

  也不知道这萨珊王朝这么搞的,怎么人人都喜欢拿它背锅呢?听到这一句话,吴延陵几乎就能肯定这两个人就是血妖。

  燕小乙过来,拉了拉吴延陵的衣角。吴延陵跟着他来到了一边的墙角。

  “怎么了?”他问。

  “这两个人不对”燕小乙开口说道。

  他也看破了?吴延陵很惊讶。“你怎么知道?”

  “萨珊王朝是安息帝国灭亡后的建立的下一个朝廷,怎么会无端迫害追杀安息遗民呢?”燕小乙说。

  “我看那两人都没有劳作过的样子,说不定是安息某个王子,所以才会被萨珊王朝追杀。”

  燕小乙的看法,虽然高明,但终究受接受的信息限制,没法去把它们同血妖联系在一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