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聊斋世界修神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冥觉授首(中)

聊斋世界修神通 静坐讲黄庭 528 2019.11.05 23:36

  此时的冥觉,从外在上看起来才真的像一个鬼府之主。

  遮天蔽日的身躯,举手投足之间,风云随之变幻。平天冠戴于头顶,穿着的法袍上刺绣着诸般地狱情形的图像,世间一切苦,世间一切恶仿佛就流于其身。

  凡人见到这一幕,肯定会将冥觉误认为十殿阎罗,四方鬼帝之类的存在。

  但修道者又岂会被表象所迷惑?

  “正合我意!”崂山长老看到冥觉施展法天象地变得如此庞大,反倒露出了笑容。

  冥觉在变得如此巨大之时,实力上升了,但这庞大的体型被攻击到的可能性也大大提升。越大的靶子,那就越好打。

  “道友,还请帮我拖延片刻”崂山长老对着昆仑道人说道。“贫道自有办法来对付它”

  “好。”昆仑道人点了点头。

  崂山长老取出一张灵符,将法力灌注在灵符里,一把闪着寒光的佩剑就出现在他手中。

  这把佩剑是崂山中一位前辈祖师所留,叫做‘凌月剑’。那位祖师还传下来一块剑意石,可惜后来的崂山弟子很少能从中领悟出剑术来。

  昆仑派的人倒是很想得到这块剑意石,只是之前关于交换剑意石的条件一直谈不拢。或许这次回去后,应该主动拿出来做交流了。与其放在山中蒙尘,不如给这门剑术找个真正的传人。

  崂山长老一边想着,一边全力催动起凌月剑来。

  冥觉感到,一股庞大的气势从崂山长老长老手中的剑上传来。

  若是让这剑招完全成形,说不准会一下破啦自己的法天象地!

  一想到这,冥觉便再也不能忍耐下去。

  “给我死来”它怒吼道。抬起自己的脚掌,要将两人踩成肉泥。

  “百剑诀,起!”昆仑道人抛出手中飞剑,飞剑一化十,十化百,一百把飞剑一剑接着一剑,刺向冥觉的脚掌。

  “啊啊!”脚掌被百把飞剑刺穿的滋味自然不好受,但他它还是强忍着痛楚,将脚掌落下。

  烟尘滚滚,大半个嘉顺鬼城都化作了一片废墟。

  一道遁光闪过,昆仑道人抱着崂山长老来到了嘉顺鬼城附近的一座小山。

  原来他之前催使百剑诀,并不是为了对付冥觉,而是要阻拦片刻,拖延时间。

  冥觉眼珠子一转就看到了两人出现在小山上。

  “以为这样就跑的掉吗”冥觉吼道,张大嘴巴,一口带着衰亡,死寂,邪恶等等意味的乌黑光柱就朝着两人而去。

  “南无阿弥陀佛”伴着一声佛号,愿事众尊者的虚影就出现在小山前,挡在了冥觉攻击的路线上。

  这是竹林寺的云游僧出手了。

  愿事众尊者的虚影伸出手掌,挡住了那道乌黑光柱。但令人没想到的是,光柱并未同愿事众尊者硬碰硬,一接触就化作流质,要腐化侵蚀祂的金身。

  “好阴毒的手段”昆仑道人看到这一幕,眼皮子不禁跳了一跳。

  这要是他被攻击了,下场如何自然不言而喻。

  天空之中,乌云密布,道道雷蛇行走在云层中间。

  “这是,那一招?”昆仑道人凭着记忆,记起了这一招是什么。

  这是天下间,为数不多可以同昆仑剑术抗衡的剑招。除了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天遁剑法”外,单以斩妖除魔的能力来说,可以说是诛邪第一剑。

  就在愿事众尊者虚影与冥觉缠斗时,这一边的崂山长老也终于准备好了自己的剑招。

  “还请尊者退回吧”崂山长老盘坐地上,手中的凌月剑摆出了将斩的姿态。

  竹林寺云游僧收回了经文,罗汉虚影随之消失不见。

  “天诛!”就在罗汉虚影消散的一瞬间,崂山长老就将手中凌月剑斩出。

  九重云霄之上,漫天雷霆随之而来,化作三个雷球,劈向了冥觉的庞大身躯。

  雷霆是上天的刑罚,天将降雷霆于妖邪也,就是天之罚,即为“天诛”

  “不!”冥觉的庞大身躯在此时成为了累赘,轻易就被雷霆击中。

  即使它全力催动卞城王的冕冠,依然不能阻止鬼躯一点点消散开来。

  “我还有机会,我还没死呢”冥觉抛弃了巨大鬼躯,想要将身子变回原来大小,然后趁势跑开。

  远处西方一座天穹神山上,一位白发老者闭着双眼,盘坐石头上,面前插着把古朴的长剑。

  这时候,白发老者睁开双眼,望向了东方。

  “嗯?是天诛?这下倒不用动用飞剑,只需一缕剑气,就足以灭敌了。”白发老者说完,伸出手指弹弹面前的古朴长剑。

  伴随着“叮”的一声,一缕剑气纵横而出,一瞬跨越数千里的距离,就来到了沧州嘉顺地界。

  这一缕剑气直接斩在想要架着阴风逃跑的冥觉身上,让它本就重伤的身躯更加雪上加霜。

  它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维持不住鬼躯的伤势,终于分崩离析,爆炸成一阵阴气的聚合体,只留下一座平天冠掉落在地。

  此时的嘉顺城,已然变做作废墟。

  其中的一堆瓦砾下,忽然飘出来一张青色的皮。

  这张青皮忽然吹气球般扩大,变作了一只青皮鬼怪。

  “还好我聪明,想了这么一个办法”吴延陵不由夸赞起自己的智慧来。

  当初眼见冥觉变得如此巨大,随手一动就是山崩地裂,他就及时撤去分身,变回原来的鬼画皮。

  这样一来,就不必担心分身会损失了。

  这时候,一阵略带寒意的清风吹来,忽然朝着吴延陵的鬼画皮分身而去。

  “原来你这小贼还没死,那就成全我吧。”那阵“清风”里,突然传出来冥觉的声音。

  冥觉竟然还没死!

  吴延陵先是一惊,随即冷静了下来。冥觉没死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然怎么会如此狼狈,还要以语言来扰乱心智。

  就在“清风”快要扑上来时,吴延陵拿出了“审鬼壶”,对着冥觉就将壶盖打开。

  “清风”没料到如此,一下子停不下来,冲进来“审鬼壶”中。

  “人间一日,壶中百年。你就在壶中地狱里好好享受吧”吴延陵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