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中二世界的加减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无力挣脱

中二世界的加减法 加加奈 2033 2019.08.11 22:43

  缓缓地才接受了这一事实的二人,四目相对。

  魔法使之间都是独立的个体,在历史上也从来没有过两个魔法使之间成为羁绊者的先例。

  不仅是这样,目前的情况表明千千奈还是被羁绊者。

  所谓羁绊者,即是主人与异兽之间达成的共生契约。身为主人的一方是羁绊者中的上位者,身为异兽的一方是羁绊者中的下位者也就是被羁绊者。

  被羁绊者是处于上位羁绊者的领导之下,上位羁绊者拥有绝对的权限。

  此时的千千奈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当初只是想帮一帮夜之川,却没成想直接把自己搭进去了~

  搭进去还不算,还是被羁绊者。这让原本还想着'一展宏图'的千千奈瞬间心凉了半截。

  滑动着自己的【御界】,千千奈的表情越来越沮丧。

  天啊,怎么能这么对我!说好的主角光环呢?哪呢?

  “那个,千奈同学,你还好吧?”奥雷多试探性地晃了晃手指。

  “千奈,”风刃内心五味杂陈也不知道此时应该说什么才好,“别太担心,我这就回学校向克顿教授询问一下怎么处理这个情况。”

  千千奈忧伤的小眼神微微抬了起来,轻叹了口气,“嗯,谢谢你,风刃。”

  “小妹。”

  “我现在想一个人静一静,可以吗?”

  “好吧。”

  众人也不忍心继续打扫沉浸在悲伤中的千千奈,都自觉地慢慢离去。

  到最后只剩下了夜之川一人,还停留在房间里。

  “你为什么还不走?”

  “我现在不能走。”

  “为什么,难道你觉得现在的状况,我们还适合呆在一块吗?”

  “小千。”夜之川脸上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被沉默填满。

  夜之川虽然对于【御界】还不是非常的了解,但至少也能从他们的表情和对话看出来现在的状况是多么的离谱和糟糕。

  想要去安慰千千奈,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如果你觉得现在的状况会令你很痛苦,”夜之川眉头一锁紧握拳头,“我可以放弃使用【御界】。”。

  比起她,【御界】又算得了什么?

  虽然千千奈现在确实觉得很苦恼,不知道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但是,让夜之川放弃他来这里的目的,实在做不到。

  “不用这样,我只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千千奈看了看放在柜子旁边的写着'封魔祭'大赛的日历本,“你应该也知道,再有一个多月就是'封魔祭'大赛,我原本是想要参加的。。。。。。”

  “'封魔祭'?你打算参加这个比赛?”夜之川眼里突然有了光彩。

  “嗯,可是现在这种状况,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参加。”

  千千奈知道目前的情况是从未有过的,原本想要和风刃组队参赛。可是现在,还有没有资格也很难说。

  “我陪你!”夜之川脱口而出,连自己也没料到。

  “你?”千千奈不敢相信,夜之川居然会这样说。

  “你是认为我不行吗?”

  “那倒也不是,”千千奈平复了一下心情,“只是我原本已经答应了要和风刃一起参加比赛的,只不过现在的状况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走!”夜之川一把拉起了千千奈向着门外走去。

  被夜之川紧紧握着手的千千奈,根本无力挣脱,就这样被夜之川在身后拉着。

  “你要带我去哪?”

  “当然是要去找克顿教授,他一定会有办法的。”夜之川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可是现在我们。。。。。。”

  “没有可是,现在你只要跟着我走。”

  任由被夜之川拉着手,千千奈也不想再去辩驳什么。如果,可以参赛什么都不重要了。

  ——

  夜之川和千千奈来到学校。

  虽然是周末,还是有不少高年级的学生在学校里或者星舞厅练习,为了11月份的比赛。

  来到办公楼,夜之川和千千奈找到了还在为同学们制定学习方案的克顿教授。

  敲了敲门,应允进入。

  “克顿教授。”

  “克顿教授。”

  没想到周末两个新生还能够来到学校里,克顿教授一时感到惊讶。

  “你们怎么来了?”克顿推了推下滑的眼镜,抬头瞅了两眼。

  夜之川和千千奈如实地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克顿教授,听到这个情况,克顿教授也是感到十分的惊奇。

  “原来是这样啊,你们这样的情况还从未听说过。”

  “教授,那现在,有没有什么办法?”千千奈急切地想要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参赛,这样的情况又会对夜之川有什么影响。

  “哎~”克顿教授深深地叹了口气,“照目前的情况来说,参加比赛也未尝不可。只是,你和风刃的申请是不能给你们通过了。你们现在想要参加比赛,只能是你和夜之川组队,无法和其他人组队了呀。”

  “是这样吗?”

  那风刃怎么办?

  “教授,这么说,我可以参加比赛了吗?”

  “你们情况特殊,原本你们这些交换生想要参加比赛需要经过多方同意才可以。鉴于目前的特殊情况,那就特殊处理。”

  “谢谢老师!”

  “。。。。。。”

  在谢过了克顿教授后,夜之川和千千奈离开了办公楼。

  走在路上,千千奈不知该高兴还是悲伤。能够继续参赛固然是件好事,可是如果自己和夜之川组队了。那,风刃怎么办?

  夜之川似乎看出了千千奈在担忧什么,走到近前,用手指划了一下千千奈的鼻子,“想什么呢!组队这件事就由我来和风刃解释吧,你就乖乖的等我,知道了吗?”

  千千奈迟疑了一秒钟,“不用了,原本就是我毁约了,就让我自己亲自和他说明吧。”

  听了千千奈的话,夜之川顿了一下,没想到现在的千千奈早已经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女生。

  走在学园的小路上,夜之川和千千奈撞上了正好刚刚从办公楼刚出来的风刃。

  千千奈走上前去,“风刃,我有事想和你说。”

  风刃的表情有些落寞,看着走过来的千千奈脸上还是挤出来一份笑容。

  ————————正文完

  下面是限时小彩蛋分享,与后期剧情有关,为其他平行时空的存在故事。其一之(二十二)

  花怜仔细认真的左思右想着,因为自己也是十分的珍视这第一次缔结契约的宝贝。

  “我仔细想了想,我决定你的名字就叫做帕沃。因为在英文的解释中power是力量,你的原型是超能电磁脉冲炮,有着绝对的力量。你的力量能够使你强大起来,有能力保护自己,选择自己,我也因为你的强大的力量而能够得到你的保护,增强我的力量。我们携手同行,就会成为绝对的力量。那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呢?”花怜近看着小男孩温柔的说道。

  小男孩,听到自己的名字后,显然十分的开心,从觉醒到现在,第一次走了自己的名字。这个名字还是现在的主人那么认真的替自己取的,名字中蕴含的意义又是那么的美好,充满了对自己的期望和寄愿。

  帕沃,帕沃,这就是自己的名字,真正的属于自己的名字。帕沃开心的在花怜的周围转来转去,十分的兴奋。

  “嗯嗯嗯,我非常非常喜欢主人你给我起的这个名字。那么,以后我就是有名字的了,我的名字叫做帕沃!”

  “对,以后你就是有名字的,你的名字叫做帕沃,你有属于你自己真正的名字,不是那样的统称,不是没有感情的冰冷的超能电磁脉冲炮,而是,属于你的,力量中孕育而出的帕沃。”花怜抚摸着帕沃的头说道。

  “你们两个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很不错吧?”花怜转身看着两人后问道。

  “我认为这个名字,确实是应该属于这个小家伙的。它使用这个名字当之无愧,很适合。”苏泽野环抱着胳膊说道。

  “我也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这个小家伙,从它的名字中就能够感受到它的力量。更何况,从我们来到这之后,它的力量我们就已经见识到不少了。这个名字,你取的很不错嘛。”零笑了笑对着花怜说道。

  “算你有眼光!”花怜得意的看了看零后说道。

  “那现在你也已经得到了帕沃,我们也应该回去了。”苏泽野对着大家说道。

  “对,我们该回去了。不过,现在外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零在听到了苏泽野说的之后,又想了想后说道。

  “我们先出去看看吧,看情况我们再做决定。”苏泽我说道。

  “嗯,我们走吧。”花怜说道。

  苏泽野、零和花怜三人正打算离开这个山洞,正在此时,帕沃却叫住了它们,“先不要走。”

  “嗯?怎么了帕沃?这里还有什么问题吗?”花怜回头看着帕沃说道。

  帕沃飞到了之前封存自己的水晶石柱的上面,“这个水晶石柱,在我觉醒之前一直为我输送着生命能量。现在,我被解封了,但是里面还是存在着许多的能量。”

  “残存的能量?”花怜等人发出疑问?

  “没错,这个山洞这些小水晶,一直在周围吸收着周围空间中的微粒能量,层层汇聚到这个水晶石柱之中,最终汇聚到我的身上,因而我在沉睡的时候,能量还是在源源不断的输送到我的身上并且保护着我。。”帕沃像是很自豪的说道。

  “那你之前在水晶石柱中沉睡的时候,在遭受外界攻击的时候,你是能够感知到的吗?”苏泽野疑惑的对帕沃问道。

  “在这种普通攻击中,是通过身体的自我防御机制自行抵御的。只有在最后的时候,我感知到了我主人的到来,我才渐渐的觉醒了自己的意识。”帕沃转身对苏泽野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苏泽野说道。

  “小野,怎么了吗?”零对着苏泽野问道。

  “啊,没怎么,没事。”苏泽野回过神来后说道。

  “那现在,帕沃你要怎么吸收这些残存的能量呢?”花怜对帕沃问道。

  “看我的吧!”帕沃自信的飞到了水晶石柱的正上方。

  在帕沃飞到水晶石柱的正上方之后,闭上眼睛,身体散发出了点点星辉,水晶石柱感应到了帕沃的召唤,微粒状的微弱的能量开始渐渐的被帕沃吸收到体内。

  又是一天的清晨,苏泽野和零还躺在床上没有睡醒。

  阳光洒在两个人的脸上,模糊了两人俊俏的面庞。

  正在两人睡得香香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两人。

  “是谁啊,这大清早的就扰人清梦。”零睡意未醒的说道。

  “谁知道~,你去开门。”苏泽野也昏昏沉沉的说道。

  “你去吧~,我不想动。”零说道。

  “我也不想动~”苏泽野说道。

  “开门呢,二位!现在有急事要找你们呢。”门外的传来一位男人急促的说话声。

  没有办法,零就像是贴在了床上一样,一动不动,苏泽野只得下床去开门。

  苏泽野打开房门之后,“原来是是旅店老板呢,有什么事吗?”

  只见旅店老板喘着粗气说道:“苏先生,楼下一大早就来了一位小姐,一直说要求一定要见您。在下实在是拦不住了,还是劳烦您去见见她吧。”

  苏泽野听到这,也是一脸的疑惑,“好,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上衣服。”

  “好好好。”

  苏泽野刚刚进入房内,零慵懒问道:“谁啊?”

  “我也不清楚,只是老板说有位小姐要见我,我现在下去看看。”

  “唉~”零露出神秘兮兮的笑容说道。

  “别乱想,我可没招惹过什么女孩子。”苏泽野用手指着零说道。

  苏泽野穿着衣服,还没等衣服换好。楼下的少女就气冲冲的跑了上来,用力的甩开了房门。

  “啊~”

  “啊~”

  这一瞬间,三个人都石化在了原地,气氛异常的尴尬~

  少女急忙用手捂住了眼睛,苏泽野赶紧穿好了衣服,倒是零裸露着上半身,用胳膊半支着身子说道:“哇~,这是哪里来的小妹妹。大清早的门也不敲,就闯进来,难道你的妈妈没有教导过你,不要随便敲男生的房门吗?!”

  零笑了笑转头就面无表情的说道:“小野,这是什么情况呢?”

  苏泽野也一脸懵的说道:“天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苏泽野看了看眼前这个少女,身形娇小可爱。留着没过腰身的长发,一身轻巧的衣服,携带了一身的武器。

  虽然现在这个情况有些尴尬,但苏泽野还是对少女问道:“这位小姐,我们有见过吗?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少女稍稍的放下手臂,看了看苏泽野说道:“刚才---对不住了,我还以为你们早就起来了呢。”

  “这,没什么。”

  “我叫花怜,来自二次元世界。我今天到这里来,就是专程来找你们的。”

  “嗯?二次元?虚幻世界来的?”苏泽野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是,有问题吗?”

  苏泽野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连虚幻世界的人都可以带过来,一脸佩服的样子。

  “虽然,也许在你们看来我的世界是虚幻的,但是于我们世界的人来说,却是真实存在着的世界哦。”花怜看出了两个人的想法解释道。

  花怜看了一眼苏泽野又看了一眼零,看到零上半身裸露着,立马转过头去,接着说道:“我听乌有镇的人说,你们两个很厉害。所,所以。。。。。”

  苏泽野和零同时疑惑道:“嗯?”

  花怜像是下定决心的说道:“其实,我是想请你们帮个忙。”

  “帮忙?你想找我们帮什么忙啊?”苏泽野问道。

  “对啊,看你的等级。。。。。。,等一下,你的等级是一阶8级?你是8级?”

  花怜下意识的看着零回答道:“是,我现在是一阶,8级,有什么问题吗?”,看到零,又马上转了回去。

  “你还是先穿上衣服吧,零。”苏泽野撇了零一眼说道。

  “是~”零说着慢吞吞的穿上了衣服。

  “我们还是去楼下的餐厅再慢慢说吧。”苏泽野说道。

  到了餐厅里,三个人都坐了下来。

  “说吧,你找我们到底有什么事?”苏泽野问道。

  零在一旁看着眼前这个娇小可爱的女生,还是觉得难以置信,她居然比我还高一级,真是~,不自觉的拍了下脑门。

  花怜正巧看到了这一幕,对零问道:“你怎么了吗?”

  “啊,没事,就是没想到你看着挺娇小的,没想到居然等级这么高啊~,呵呵。”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奥,原看来是这样。刚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有很多人这么说。其实,在我的世界,因为异形魔兽的侵扰,我们一直有在战斗,别看我这样,我也是我们城市护卫队的一名成员。”

  “奥,原来是这样啊。”零解惑道。

  苏泽野石化一秒钟,没想到在动漫里才有的情节,现在就在自己的眼前出现了。

  “这里的魔兽和我们的世界的魔兽神相似,所以,在这里这都也比较容易些。”

  “嗯。”

  “我其实前些天一直在5区的一个地方,因为之前突然来到这个世界,我的武器都没有带过来。但是,前些天我听说5区生物一个地方有和我的武器很相像的稀有道具。我就去了,但是我试了好多次,还是不能拿到它。。。。。。”

  “所以,你就来找我们了?”零问道。

  “你凭什么,认为我们会帮你。”苏泽野说道。

  “因为我想你们现在应该也想去挑战一下5区极尽区吧,毕竟那里可是有很多稀有的道具和神兽。”

  “这倒是说的没错。”苏泽野说道。

  “不过,你为什么不和你的队伍一起去,而是来找我们呢?”苏泽野问道。

  “因为我没有队伍。。。。。。”花怜低声的说道。

  “唉?没有队伍?你没有加入过队伍就升到了8级吗?”零惊讶的问道。

  “又不是一定要有队伍才可以,不是有单人模式吗?”花怜说道。

  “嗯?单人模式?”苏泽野疑惑的说道。

  “对啊,在最开始的时候,虽然一个人确实比较难以生存,有队伍的话生活也比较好一点。但是也可以选择不参加队伍,在公馆选择注册单人模式。这样的话,系统就会将我的战斗难度降低一个人的话也是没问题的了。嗯~,可能就是升级比有队伍的冒险者慢了一些吧。不过,勤奋一点也没有太大的差别。”花怜笑着说道。

  当苏泽野听到花怜说出,单人模式也可以的话之后。表情瞬间就怒了并生生的从嘴里蹦出几个字看着零说道:“零,这是~怎么~回事~~啊~”

  零知道之前哄骗苏泽野和他组队的事情败露了,咽了一口口水尴尬的说道:“嘿嘿,那个,小野。我当时以为你知道呢,就没告诉你。。。。。。。,唉~别打我,不要生我气啊。”

  “你觉得呢,你这个骗子~!”苏泽野气愤的说道。

  花怜感到自己可能说错了什么话,对着两人问道:“那个,是我说错了什么话吗?”

  “不,这和你没关系。”苏泽野看着零对花怜说道。

  “啊,好~”花怜尴尬的嘟了嘟嘴说道。

  “喂,喂,快醒醒,零。”苏泽野晃动着酣睡在床上的零说道。

  “啊~,怎么了~”零努力挣扎地晃动的身子迷糊糊的对泽野问道。

  “大清早的,我还没睡醒呢。”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啊~零~”泽野一把揪起零的耳朵后说。

  “啊啊啊啊~干嘛呀,泽野,我这不是正在起嘛。”

  说着,零伸了一个大懒腰,一个快速的翻身,跳下了床。说来也巧,零刚刚下了床,度就,啪,的出现了。

  “早啊,主人。”

  度看到刚睡醒的主人,兴奋地围绕着零转了好几圈,差点把零给转晕了。

  “停,停,停,就此打住。我说度,你下次出来的时候呢,还能不能控制一下你自己了。唉,每次见我都搞得像百八十年没见过我了一样。”

  见主人这么说道,度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望向零,小样子着实可怜的很。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仿佛星空般干净透亮。

  “哈哈哈,度,谁叫你总是缠着零啊,被讨厌了吧~”

  兮噜在一个不合时宜的场合出现,又在出现的时候偏偏说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度听到兮噜说的话之后信以为真,圆圆的眼睛里慢慢积起了小泪花,直勾勾的看着主人。

  “好了,兮噜,就不要吓唬度了。你明明知道度的个性单纯,你这样说度会当真的,还不赶紧向度道歉。”

  在听到泽野的训斥话之后,兮噜调皮的向泽野吐了吐舌头,“对不起了,度。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啦,别当真啊,嘻嘻。”

  “我,我才没有当真呢,可恶的兮噜。”度抽了抽快流出来的鼻涕后说道。

  正在这边正热闹的时候,那边的零也——手忙脚乱的,“快速地”穿好了衣服,整理完毕。

  整理好的零边稍稍整理一下衣襟边走到度的身边,抚摸了度一下后说道:“小家伙,你可是我的好搭档,怎么会嫌弃你。”

  “好了,我们下去吧,他们都在等着我们呢。”

  下楼之后,眼见花怜开心的向泽野他们招手,旁边还站着钢滕一行人也在向他们打招呼。

  “哟,早啊,你们怎么来的这早。”

  看到钢滕也来了之后,刚下楼的零一个小健步跑到了钢滕的身边,还把胳膊胯到了钢滕的肩上。

  “我说,零兄弟,你这也也太不够意思了哈,让我们一大清早的就在这楼下等了你这么久啊。”钢滕瞥了一眼零叹了一口气说道。

  “就是,就是。我说尖牙鬼你也太懒了吧,这都太阳晒屁股了,你才起啊。我猜呀,你现在虽然起来了,也是被小野哥哥叫起来的吧?”花怜站到泽野的旁边双手环抱着胳膊'鄙视'的瞥向零。

  “咳,你个冬瓜妹,能不能说我点好啊。”

  零见状也知道是自己起晚了,尴尬的挠了挠头,瞥了一眼泽野后笑着说道:“哎呀,钢滕,你也说了大清早的嘛,在意这个干什么呢。大清早的,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说道开心,大清早的怎么能少了一顿丰盛美味的大餐呢,是吧?”

  零顺势还将胳膊搭到了泽野的肩膀上,泽野却不动声色的一抖肩将零的手撤了下去并向餐厅的方向走去,其他人也顺势跟了过去。倒是泽野这么一撤,零差点失去重心,打了一个踉跄。

  看着一个个的都走了,零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道:“唉,我说,你们倒是等等我啊!”

  不一会儿,泽野他们便都到了餐厅里。刚刚坐下,餐厅的服务员便热情的走了过来。

  “早上好,各位!”

  “早上好!”

  “早上好!”

  。。。

  “苏先生,今天您还带了朋友过来了,今天你们想吃点什么?”服务员十分熟悉的向泽野询问着。

  坐在一旁的零看了看服务员,唉了一声之后假装'不满'说道:“小宁姐姐,你每次过来,都是先向泽野他们问好,我就不存在吗?怎么不问问我想吃什么。”

  在水下苏泽野本身的火属性能力现在不能够发挥出它的真实实力,加上受到在水下的影响无法正常使用。

  在这时候只能借助零的暗之属性了,零使用暗之牢笼将其中的一头尖头鲸困住。

  被零用暗之牢笼困住的尖头鲸十分的恐慌,在惊吓之下变回了娇小的形态。因为害怕,这头尖头鲸发出嘶哑的尖叫声。

  尖头鲸的嘶哑的尖叫声回荡在这幽静湛蓝的深海中,远远听去神秘而悲伤。

  已经逃向深处的同伴在听到被困的尖头鲸的尖叫,没有选择自己逃走,而是返回去寻找那头尖头鲸。

  苏泽野本来已经距离返回的尖头鲸很远了,但是没想到它居然又从海底深处游了回来。并且,看都没有看苏泽野,直接向着被困的同伴快速的游了过去。

  返回的尖头鲸看到被困的变回娇小样子的尖头鲸同伴,显得十分忧伤,它在牢笼的周围游来游去试图撞开牢笼,但是试了多次后还是不能够冲破牢笼。返回的尖头鲸与被困的尖头鲸相互对看着,并发出了哀伤的叫声。

  显然苏泽野和零被眼前这感人的画面再一次的震惊到了,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零,趁现在赶紧用你的暗之牢笼,困住另一头尖头鲸。”

  “明白!”零皱着眉头说道。

  零再次使用暗之牢笼成功的将另一头尖头鲸关也在了牢笼里,两头尖头鲸因为惊吓都变回了娇小的形态。

  “终于,将这两只小家伙抓住了。”零费力的说道。

  “是啊,没想到尖头鲸居然是这么可爱又温柔的海洋生物。”

  “好了,先不要说这些了。这两头小家伙该吓坏了,赶紧猎取它们吧。”苏泽野说道。

  “嗯。”

  说着,苏泽野和零两个人游到了困住它们的牢笼旁对着两个小家伙温柔的说道:“小家伙,不要害怕。我们不是真的想要伤害你们,我们只是想取得你们的’镜像’中的你们。”

  “对啊,不要害怕。只要你们听话,我们一会儿就会放了你们。”

  ‘镜像’即是在对战外,捕获到野兽,神兽,魔兽等生物或其他东西时,为了不对其本身的生存空间及环境造成危害,而使用的根据捕获到的原型采用镜像的也就是相当于完全体复制的咔咔世界的通用能力。只不过,镜像中所反映出来的东西都是没有思想的,因为,镜像只能原本的复制身形及构造,但是复制物本身的思想是没有办法复制的。

  在达到一定等级之后,镜像可以复制并且保留复制物的信息,将信息存储在印记之中,等到需要的时候可以复制出来。

  不过,现在苏泽野他们还没有达到这种等级。

  镜像能力只能作用于已经捕获的生物或物体身上,对于没有成功捕获到的生物或物体是不起作用的。而且,镜像能力禁止使用在不正当地地方。

  两只小家伙似乎也听懂了苏泽野和零的话,停止了尖叫和摆动,安静了许多,用深邃的大眼睛看着苏泽野和零两个人。

  看到两个小家伙安分了下来,苏泽野和零两个人同时张开右臂,在手掌中激发出淡淡的光波,并一起喊道:“镜像----开启。”

  随着苏泽野和零两个人喊出镜像,从两人的右手手掌中激发出的光波在两个小家伙的面前形成了两个半透明的像镜子一样的东西。两个小家伙歪了歪头看着面前的两面镜子,在两个小家伙看的同时,镜子在面向苏泽野他们的那一面从镜中映出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可爱的小家伙并实体化。

  苏泽野将两个从镜像中实体化出来的两个小家伙收入了印记中的储物空间中,镜像也随之消失。

  “海洋中有这么可爱的生物,不也是海洋中的珍宝吗?”

  说着零解开了暗之牢笼,两只小家伙获得了自由高兴地在苏泽野和零的身旁游动着。

  “小家伙们,刚才对不起了啊。以后要小心一点可不要再被抓住了哟。”零微笑着对两个小家伙说道。

  “尤其是像旁边的这种吸血鬼哥哥,见到了一定要赶紧躲起来。如果被抓到的话,小心他会吸干你们的血哦。”苏泽野坏坏的说道。

  “喂,小野。哪有你这么坑自己队友的,真是。”零貌似生气的说道。

  两个小家伙信以为真的快速远离了零的身边,躲在了苏泽野的身后。

  “呵呵。”

  “好笑吗?”零盯着苏泽野说道。

  苏泽野看了看零哀怨的表情后对两个小家伙说道:“不过呢,这个吸血鬼哥哥就除外吧。”

  两个小家伙听了之后,才又安心的在零的身旁游来游去。

  过了一会儿之后,苏泽野和零两个人准备离开了。

  两个小家伙还有些不舍,发出呜呜的声音。

  “不要伤心,哥哥们有空会再来看你们的。”

  两个小家伙听了零的话之后,都从自己的额间的形状印记中释放出一颗深邃的晶石出来,并将晶石送到了苏泽野和零两个人的手中。

  苏泽野和零看到两个小家伙送的礼物也十分的开心,并抚摸着两个小家伙感谢着它们。

  两个小家伙送完之后,便一同向着深海中游去,逐渐湮没了踪迹。

  苏泽野和零也向着岸上游去,等到苏泽野和零两个人回到岸上之后,岸上的人也没有特别的去关注他们,都只是觉得可能又多了两个海中的冒险者罢了。

  但是,他们不知道苏泽野和零经历了怎样奇妙的瞬间,怎样感动的时刻。

  虽然,两个人并没有遇到传说中的虚幻的珍宝。但是,在这里遇到的尖头鲸和海洋中的那些可爱的生物却无疑是这海洋中现在存在在此处的绚烂的珍宝。

  海边,阳光还是那样的温暖,海风还是那样的轻抚着,不远处的海面上还不时地传来空灵的歌声。

  苏泽野和零离开了4区,带着两个小家伙送给他们的礼物一起。

  因为在委托之中,除了要求有两头小型尖头鲸之外,还要求要有一头中型雪羚。

  因此,苏泽野和零又赶往了2区的雪山。

  小宁看了一眼零后礼貌性中带有那么一点点不情愿的问道:“那,这位先生,您想吃点什么?”

  零看了看小宁,既然都搭理自己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回应你吧,零心想道。零正准备结果小宁手里的菜单,小宁转身就递给了对面座位的泽野。

  “唉,怎么就给小野了呢?我呢?”零皱着眉头说道。

  一旁的钢滕和花怜见此场景也只能强忍着偷笑,瞥向一旁。

  看不下去的花怜,笑嘻嘻的拍了拍零的肩膀后说道:“唉,你就认命吧。谁叫你以前每次来了都要调侃一下小宁姐姐的眉毛,还说人家的眉毛像毛毛虫,愿意理你才怪呢。小宁姐姐愿你看你一眼呢,已经很不错了,你就知足吧哈。”

  零听到花怜这么说,紧接着就回了花怜一个白眼。没理说的零冲着泽野说道:“小野!我要吃爆炒雪羚肉,还有蓝鱼血丝汤!”

  “是,是。”泽野瞥了一眼生闷气的零,无奈的笑了笑。

  “小野哥哥,我要这个,还有这个。。。”

  “哎?钢滕,你坐在那桌的兄弟们打算吃什么,让他们慢慢点,今天我请客。”

  花怜看着泽野笑了笑,“还是小野哥哥大气。”,说完还顺带瞥了一眼零。

  零从花怜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嫌弃。。。

  “唉~,我先声明啊。首先呢,我和小野的钱都是共用的,我可不是没钱啊;其次呢,我现在金库里只是暂时性的~没~钱~了而已。等我过些天有钱了,一定请你们吃顿大餐,一定。”

  “行了,尖牙鬼。谁不知道你啊,还说自己没钱了,肯定是你自己又偷偷乱买东西花光了小野哥哥给你的'零用钱',所以把你的小金库给冻结了吧?”花怜一副鬼灵精的样子说道。

  “你。。。”

  “好了,菜也都点好了,你们两个都消停会吧。唉,是该说你们敢情好呢,还是感情好呢。”

  “谁跟他(她)感情好!”

  “你。。。”

  “哼。。。”

  见他们两人如此逗趣钢滕和择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顿时餐桌上充斥着欢声笑语。

  随着剧烈的白色光雾闪过,泽野几人的身影渐渐清晰在了眼前。

  等到泽野几人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派十分壮观的景象。

  眼前的一切,在众人眼中即便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看过了那么多的稀奇之事,对于眼前的这番景象还是忍不住的感叹。

  首先,映照在众人眼中的便是在这墟境之内伊始之处----中央广场。中央广场以一个六边形的形状位于广场的中央,这个六边形的形状是由本次比赛的六个赛制组成的光束墙名为---战刻。在比赛还没有开始之前,六道光束墙皆以虚实之象显现在众人眼中,不能碰触。

  泽野几人到达之后,意识逐渐清醒。

  “哇哦,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墟境啊,果然名不虚传,这真是比起我们吸血鬼族的城都都不太逊色呀。”零看着眼前的这番景象赞叹道。

  说着便向着战刻那边跑了过去,十分兴奋。

  在零身后的泽野等人也不由得感叹,“哇,这里看起来就让人热血沸腾,比起战龙之墟的虚拟投影效果要棒多了。”泽野兴奋的说道。

  “确实是这样啊,苏兄弟。虽然,我在乌有镇带的时间也不短了,但是此番景象钢滕我还是第一次见呢,哈哈~”,钢滕的两个下属也随之附和道。

  “我觉得,这和我们世界的城市护卫管理局的实战训练场地倒是有一点点的像。”花怜右手摸着下巴认真的说道。

  已经跑到战刻附近的零向着泽野等人招手示意他们过去,“你们快过来啊,这边有有趣的东西啊,快过来啊~”

  听到零的声音,泽野等人也向着战刻的方向走了过去。

  等走到了近前,几人发现战刻的外环有一道透明的防护墙,一旦有人想要触碰战刻,便会被发出的能量波反弹回来,并且在此之前触碰之人的刻印上也会率先给予主人以警告,避免主人发生不必要的危险。

  泽野等人在看过了战刻之后,便继续向着前方走去。映入众人眼中的便是登录到墟境之内的36个队伍的所有人都齐聚在战刻东侧的等待区之内,人头攒动并伴着嘈杂的说话声嬉笑声...

  “我们也过去吧!”

  “走吧!”

  “走吧!”

  ......

  进入等待区之后,泽野等人看到了站在等待区一侧的十分醒目的几个队伍:以霸天队为首的西楚队两个个队伍,以夜袭队为首的瑟古队两个队伍,以及最醒目的八人团----战狼队与飞星队。

  这几个不用看都知道,这就是格雅之前说过的6个五人以上的队伍。仅仅是从其他队伍的眼中,便嗅出了强烈的劲敌的气息。

  泽野等人走到了一旁,“看来这次的比赛不会太容易取胜,我们要做好随时迎战的准备,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碰上他们这几个队伍。而且看样子,他们也和我们一样选择了比较安全的方式---结盟。”泽野向着众人说道。

  “是啊,看样子他们想取得优胜队心不必我们弱啊。”零一本正经的说道。

  钢滕点了点头后说道:“说的对,要不是之前率先找到你们的队伍结盟,以我们各队的实力与他们抗衡简直是难上加

  难。”

  “放心,对于这些恃强凌弱的家伙们,我们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花怜暗暗地握着拳头看着不远处的几个队伍说道。

  看着花怜突然这么严肃的说着这件事情,零在旁边偷偷地凑近泽野的耳朵小声的问道:“哎,小野。花怜她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怎么突然这么有斗志?”

  “自尊心~”

  “啊?”

  “等比赛了你就知道了。”

  ......

  正在几人交谈的同时,墟境的上空出现了系统的提示声:欢迎来到墟境,下面宣读此次比赛的规则,请认真听以下信息:

   1.此次比赛的共有36个队伍,系统已全部读取各组队伍的信息完毕。

   2.此次比赛将以无差别对抗赛的形式进行对决,在系统发送获准通知后将同时进入战刻的第一赛场---野战赛场。

   3.此次比赛无论是个人还是所在的队伍,皆不能以不正当手段夺取胜利。否则,一经系统审核通过确认违规操作,将立即被逐出墟境,并且以情节的严重性扣除一部分点数以及在一年之内限制参加除小型比赛之外的任何赛事。

   4.此次比赛在前三个赛制均可以以结盟的形式进行,但不得超过两组结盟即4个队伍。以两队一组的形式与相同数量的小组之间可以进行对抗,失败的队伍将直接淘汰出局;结盟队伍也即将进行无差别分组。

   5.此次比赛获得优胜的队伍将会获得以下奖励:队伍等级提升一阶,队员等级提升一阶;队伍获得奖励金币300个;获得稀有道具若干;获得通往下一小镇---乌撒城的直属通道以及在乌撒城的免宿(免除住宿费用)奖励。

  比赛规则宣读完毕,现在进行随机分组。

  站在雪树下,朝煌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雪树。仰起头来,秀发滑落在双肩,伴着微风与香气,朝煌会心的笑了,“我终于见到你了呢,作为生命延续下的你。”

  从她的世界糊里糊涂的来到这个充满未知的异世界,她一直都怀着不安的心情,但是今天幸运一直环绕在她的身边。第一次,第一次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心与宁静。

  “喂,你在那发什么呆啊,赶紧完成你的任务啊。难得我大发慈悲,告诉你。”银环抱着胳膊,像是有些骄傲又有些自豪的说道,嘴角还挂起了邪魅的微笑,俯视着朝煌。

  “喂,你这个异世界的屌丝,不要以为你告诉了我雪树的秘密,就摆出一副是我的大恩人的模样好吗~~”朝煌故作生气的说道,“碰上这种人,该是我的幸运呢,还是我的厄运来,哎。”

  “屌丝是什么意思?你要做就快点做,别在这里磨蹭!”

  “知道了,知道了,夸奖你的啦,嘿嘿。”

  站在子树下,她就会有一种无比安宁舒适的感觉,像是能够与它很自然的亲近,很自然的吸引。

  突然,朝煌额间逐渐显现出了一朵红色的,极其美丽的印记,并发出淡红色的光与雪树呼应,雪树的躯干逐渐也显现出了与朝煌额间相同的印记图案。雪树躯干部分的印记逐渐延伸至每个枝丫,花瓣全部由樱花粉变成了火热的红色,格外耀眼。

  “喔,喔,这是怎么回事,我的额头上好像有什么快要跑出来了似的,好像有什么力量正在牵引着我。”朝煌摸着头皱着眉头说着。

  “你既是煌女,你应该知道如何收取晶灵吧。”

  “我不知道啊~,我的前世记忆封锁了。。。”朝煌吞吞吐吐地说道。

  正在这混乱中愁眉不展之际,朝煌脑中似乎闪过了什么。

  “喂,你相信我吗?”朝煌回头看着银说道。

  “你是我的侍从,我们现在是一体的,我死了,你也无法独活,自然是相信你的了。怎么,是想到了什么方法吗?”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脑中忽然像是闪过了什么,感觉突然就知道该怎么收取晶灵了。”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说着银走到了雪树的前面,站在了那里面对着朝煌。

  “我,我可不敢保证我想的是对的,所以,这可能会有些痛苦,甚至有可能有生命危险也说不定。。。”

  朝煌,内心有些不安,毕竟是第一次收取晶灵,还是在这么不靠谱的情况下,倒是银淡定地很。

  朝煌展开双手,施展灵力,“星耀之空,巨树之晶,以魂之躯,入我之灵。”说着从手中催发出的灵力与雪树躯干的印记相融合。整棵树散发着灵力之光,整棵树的灵力都在向着印记的位置集合汇聚。

  “唉,银,银。我现在要把雪树汇聚的晶灵抽取出来,但是,每个种族内的有灵子树大概。。。貌似都需要本族内的一个人作为媒介接收晶灵的幻体,才能汇聚成真正的晶灵。这可能对你来说会有些痛苦,你能不能行?”

  “怎么,小看我吗?要接收就尽快,不要等到晶灵的幻体散了,还在这里说这些没用的。”

  “知道啦,既然你都说没问题了,那我可就要开始了。”

  说着,朝煌一步步地将晶灵的幻体牵引出来导入银卫的体内。。。

  幻体进入银体内,与体内的血液相互交错着,重新汇聚,显现在体外形成一颗烈火般炙热耀眼的晶灵,形状与印记一般无二。

  “啊,太好了,晶灵显现了。”

  朝煌高兴的笑了,再次施展灵力,雪树的晶灵被收入朝煌额间的印记中。在收取了晶灵之后,额间的印记也随之消失了。朝煌跑过去,想看一下银卫的情况,却被银卫一把抓住手臂。

  “唉~,这貌似是你第一次叫我银吧。”银嘴角间勾起了一抹坏笑。

  “我,我这是,是念在你帮我收取晶灵的份上不跟你计较。好啦你就感谢我的大人大量吧,反正晶灵也收了,我饿了啦,回去吃饭吧。”朝煌快步向庭院走去,走之前看了看恢复原状的雪树,心里默默地说道:“谢谢你,雪树!”

  陪伴自己许久的雪树在终于在此刻完成了它的使命,银卫露出了欣慰的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