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中二世界的加减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

中二世界的加减法 加加奈 1493 2019.10.31 23:40

  花怜看到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扎着两个小马尾,眼睛大而有神,圆圆的小脸蛋,总是惹人忍不住想上去捏一把。

  “你好呀,姐姐我呢叫做花怜,是你们这两个哥哥的朋友。”花怜俯身笑着对小凌说道。

  小凌听了花怜的介绍后,很开心,“你好!哦,花怜姐姐你们赶紧进来吧。”

  花怜等人进到屋内,把刚刚他们买的鱼肉放到了一旁,花怜看到屋内十分的简陋。这个小木屋里只有一个房间,有一张老旧的小床,床的旁边有两把破旧的木椅和一张小桌子。往左边看去,应该是生火做饭用的地方,上面有一个烟囱,下面有一个简陋灶炉和几个简单的厨具。整体看上去,这个小木屋的一切看上去都透露着一股极其贫露的意味。

  花怜的世界一直饱受异族的侵扰,有很多流离失所的人。虽然,城市护卫管理局(负责保卫城市的一切生命及财产安全所建立的保卫、保障机构。)也一直在帮助着他们,但是大面积受灾后所造成的困苦却也是有些无能为力。

  花怜在她的世界也经常去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尽可能让他们少受些痛苦。

  虽然,平时看上去花怜总是一副大大咧咧,似乎看上去不会有烦恼的,活泼感动十分可爱的样子。但是,其实她的内心深处也是十分的柔软。

  花怜看着眼前的这个破旧的小木屋里的一切,回想起了自己世界的事情,不知不觉的就出了神儿。

  此时,因为小木屋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两张破旧的椅子。所以,苏泽野做到了椅子上,而零一屁股做到了小床上。

  “花怜姐姐,花怜姐姐,你怎么了?”小凌用孱弱的声音问道。

  “啊?姐姐没事啊。我呢,刚才在想一些事情,所以刚才没注意听,对不起了,你刚才在说什么呀?”花怜回过神儿来问道。

  小凌指了指旁边的小椅子说道:“没事的,花怜姐姐,如果你不介意,请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吧。因为,这里没有什么可以坐的地方。”

  “嗯,这个小椅子挺有趣的,姐姐我很喜欢。”在这个小木屋里的花怜今天变得格外温柔。

  小凌听到花怜这么喜欢并夸赞着,很开心。

  “奥对了,花怜姐姐、苏哥哥还有零哥哥,这里也没有什么可以招待你们的,这是昨天哥哥在集市上买的苹果,你们吃吧。”小凌从一个小箱子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两个苹果,转身对这几个人说道。

  苏泽野等人看到了放在他们面前的这两个苹果,心里不是滋味。

  小凌看他们都没有拿苹果的,皱着眉头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昨天哥哥只买了两个苹果,所以。。。。。。”

  零看到有些失落的小凌,抚摸着她的额头说道:“傻丫头,我们不是因为只有两个苹果才没有拿的,只是啊,哥哥姐姐们都已经吃饱了,所以呢,已经吃不下苹果了,知道了吗?”

  “小凌,我们没有生气。”苏泽野也摸了摸她的头说道。

  “你叫小凌对吧,谢谢你愿意把苹果分享给我们,但是就像刚刚你的零哥哥说的,我们真的已经吃不下了,所以,你就把苹果好好的放起来回来和你的哥哥一起吃,好吗?”花怜微微笑看着小凌说道。

  “嗯~,那好吧。”小凌犹豫了一下说道。

  零看到今天花怜居然这么温柔,也着实有些吃惊,忍不住看了看花怜。

  “你看我干什么,尖牙鬼?”花怜发现了零在看着他并说道。

  “谁看你了,我看的是小凌好吗,冬瓜妹!”零假装不知道的说道。

  花怜一听这个,生气的说道:“你再说一遍,前些天叫我矮冬瓜,现在又叫我冬瓜妹,你才是冬瓜呢!”

  “我只是觉得冬瓜妹比较符合你娇小的气质而已啊。”零挑着眉头说道。

  “你。。。。。。”

  小凌看到两个人都快要吵起来的似的,着急的说道:“花怜姐姐、零哥哥,你们不要吵了,都是我不好。”

  刚刚还在斗嘴的两个人,看到小凌自责的这么说,却异口同声的说道:“不是你的错。”

  两人听罢,瞪了对方一眼,“哼~”

  小凌看到他们两个人不吵了,不自觉的噗嗤笑了出来。

  花怜、零和苏泽野看到小凌笑了,也跟着笑了起来。

  几个人在小木屋里说说笑笑的度过一段时光,然不知窗外已近傍晚十分。

  完

  在和小凌在木屋说说笑笑,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之后,离开了小木屋。

  走在回去的路上,花怜走在两人的前面悠闲地走着。苏泽野和零两人走在花怜的后面静静地走着,没说什么。

  突然,花怜转身停住了身体,笑着和苏泽野说道:“小野,我想和你们商量个事儿。。。。。。”

  苏泽野一头雾水的看着花怜,“什么事儿?”

  “嗯~,其实就是,这几天通过和你们的相处,我发现你们两个人都是很好的人。以前自己一个人练级也没觉得有什么,但自从认识了你们之后,我开始想找个队伍一起旅行练级。”

  “哈~?,冬瓜妹你的意思不会是想加入我们的队伍吧?”零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

  花怜被零一语道破了小心思,气急败坏的冲着零说道:“没错了,我就是想加入你们的队伍,嫌弃我等级低,还是嫌弃我是一个女生,不行吗?”

  “花怜,我和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你说的这个事情太突然了,我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苏泽野解释道。

  花怜知道自己想要加入别人的队伍,自己还这么蛮横着实不好。但是自己心高气傲不肯低下头说明自己十分想要加入苏泽野和零的队伍里,一时语塞。

  “算了,不和你们说了,刚才的话当我没说好了,我先回去了。”花怜轻轻的说道。

  “喂,怎么突然就要走了,我刚才开玩笑的。”零招呼快步在前面走的花怜说道。

  “我没事,不用管了!”说着花怜便大步流星的走掉了。

  “什么情况这是。”零不解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啊,大概就是这样吧。”苏泽野耸了耸肩说道。

  花怜回到住处,趴在床上翻来覆去,百无聊赖。

  花怜想着自己之前明明就早就想好了要请他们答应自己加入他们的队伍,但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啊,真是要被自己给气死了,平时的气势都到哪里去了?

  对着自己,花怜翻来覆去的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苏泽野和零也回到了旅馆。两人在洗漱完毕后,都躺到了床上。

  躺在床上的零,头枕在双臂上半倾着身子,“小野,回来的时候,花怜说的你觉得是认真的嘛?”

  “这种事是需要她自己做出判断的,我们也不能说些什么。”苏泽野说道。

  “那,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做?”零侧过身来对旁边床上的苏泽野问道。

  苏泽野翻了个身反问道:“如果是真的,你想怎么做?”

  零听到苏泽野这样反问自己,想了想说道:“嗯~,虽然说她有时候真的很烦人吧,但是,通过这些天的相处,她的实力还是不错的,加入我们的队伍——或许也不错吧。”

  “哦?那你是想让花怜加入我们的队伍?”苏泽野听到之前明明就像是水火不容的冤家似的两人,零竟然希望她能加入感到十分震惊。

  零猜到了苏泽野内心的想法辩解道:“唉,你可别乱想啊,我希望她加入只不过是因为她的战力罢了,没别的啊。”

  苏泽野听了零的一番辩解后,附和的赞同着。

  “那你呢?”零问道。

  “我?”

  “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讲,花怜都会是个不错的选择,所以,加入我们的队伍也不错。”苏泽野说道。

  随着即将分组,所有参赛队伍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在比赛中谁都不希望自己的战队碰上那六头猛兽。

  因为惧怕着那六头猛兽的强大力量,无一例外的每一组队伍都与其他的队伍进行了结盟。也因此比赛的队伍一共分为九组即两组队伍为一个中心。

  伴随着一声叮咚的响声,战刻发出了一束光芒,以六角形的光束直冲天际,分外美丽。光芒之中伴随着点点兴亮,以直冲云霄之势快速上移,随即以绚烂如烟花之形散落到每组队伍的面前,并紧接着形成了一块以碧玉雕刻的六角星形状的玉令。每块玉令中间分别有一个字: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每组抽到相同字的队伍即分为一组,参与第一场比赛。

  玉令分派到每组队伍的面前在经由每组队伍的队长亲自进行指纹确认以后,当即显现出与之有着相同玉令的队伍名称。与此同时,便有了有人欢喜有人愁的悲喜景象。

  一旁的一队不幸抽到了以夜袭队为首的瑟古队,“**,老子怎么这么点背,第一场就碰上了那些家伙。。。”旁边几人不时地安慰着队长的烦躁之心,惆怅万分。

  而另一旁幸运的没有抽到这三组强大的队伍,“啊~太棒了,老大咱们没碰上,太棒了!”。

  此时的泽野和钢滕所在的队伍也没有与三个队伍碰上,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毕竟,在没有摸清对方底细的情况下贸然出手是不利的,况且对方还是如此强大的队伍。

  “我们现在抽到了与我们实力相当的奴木队与系云队的结盟队伍,还算是一个较好的开始。”钢滕对着大伙说道。

  几人也表示赞同,“即使是这样,我们也不能松懈,毕竟他们两个队伍的名号我们还是稍微听说过的,也不是好惹的家伙。”泽野分析到。

  一旁的零一副要随时准备战斗的样子,“不用担心,有我们这几个强有力的后盾,打败他们几个还不是分分钟的事!”,零一脸傲气的说道。

  花怜站在一旁只是默默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唉,我说冬瓜妹。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打算取笑我啊~”

  “唉~打住。我可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啊,某些人啊,自信点,别总是自己想这想那的行吗~”

  “哈哈~”

  “哈哈~”

  -------

  各组队伍请注意,现在各组已分组完毕,即将打开第一赛场---野战赛场,请各组队伍即刻在战刻第一赛场入口处准备,传送马上开始。

  “快快快~马上开始了~”

  “快过来,赶紧的。”

  “我们赶紧过去吧~”

  ..........

  “我们也赶快过去吧。”

  “嗯~”

  “好~”

  随着宣告结束,所有的参赛队伍都向着战刻的第一赛场所在的战刻一角的位置走去。

  战刻的六角之一随即发出了忽明忽暗的光亮并解除了第一道禁制,接着一层一层退去所有禁制,显以解除。

  所有的队伍与即将对战的队伍为一组手持玉令依次进入野战赛场,以此类推。

  随着一道道禁制的解除,所有的队伍也依次进入了野战赛场。

  进入野战赛场之后,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片高山耸立的陡峭山峰以及一望无尽的森林,甚是壮观。

  野战赛场的基本构造接近于战斗区2区山林区和战斗区3区森林区的融合,但是相对于山林区和森林区,在结构地形及难易程度却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泽野等人抵达野战赛场之后先观测了一下大概地地形,做了一些准备。

  在刚进入野战赛场后并不会紧接着就开始比赛,会有10分钟的准备时间,用于队伍之间的磨合以及对于地形的勘测等等。

  泽野等人位于野战赛场的东南侧,正在勘测着野战赛场的地形。

  一旁的零不经意间瞟了一眼南侧方向,正好看见夜袭队他们聚集在一处。

  “小野,你快看那边。”零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着南侧方向夜袭队的位置说道,“你看他们在干什么,就10分钟的准备时间,他们不去观测一下,却都聚在一个地方,像是在密谋着什么,怎么散发着一股阴谋的味道。”

  泽野顺势看了过去,看到夜袭队和瑟古队与竞争对手聚在一处商量着什么事情似的。便想用近界中的远视功能查看一下情况,刚刚启动远视功能,却不曾想就被一股能量反弹了回来,一时没注意的泽野眼睛突然感到一阵疼痛,赶忙用印记储备库中的储存的枯荣草使其附着在手上,捂住眼睛进行渗透治疗。

  众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野,怎么了?”零拍了拍泽野的肩膀后说道。

  “呵,我没事儿。”苦笑了一下说道。

  “没事吧?泽野兄弟?这是突然怎么了?”钢滕皱着眉头问道。

  “没事儿~没事儿~”

  “怎么了?小野哥哥,眼睛怎么了?”花怜一脸担忧地问道。

  见到众人都在担心着自己,泽野赶忙解释道:“我没事儿,刚刚听零说夜袭队他们的事儿,我也觉得奇怪,便想用远视看一下情况,却不曾想他们居然使用了防护罩,一个不注意就被反弹的能量击中了。不过,好在我发觉了一下,只是轻微的,我已经用枯荣草治疗过了,已经没事了,哈哈哈,真是~”

  “唉,泽野兄弟,不早说你要用远视,我来啊。在防护这一方面我可是比你要略微懂一些的。”钢滕担心中带着一丝丝的'责备'说道。

  “吓了我们一跳,小野。”

  “没什么事儿就好,可不能还没与开始比赛自己就先受伤了。”花怜略带温柔地说道。

  “当然会没事了,你以为小野是谁,能那么容易就受伤吗?”零环臂对花怜说道。

  花怜随即歪头给了零一个'闭嘴'的表情,吓得零赶紧闭上了嘴巴。

  刚刚去不远处勘测地形的钢滕的手下回来后对钢滕说道:“老大,我们发现那边不远处有个山峰,非常陡峭。”说着便把刚刚勘测道德影像用印记展示了出来。

  “好。”

  泽野看了看地形,“嗯,确实是个不错的好地方。看这个山峰一面是陡峻的峭壁,一面是茂密的树林,确实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我们现在才刚刚开始,需要保存必要的实力和体力。”

  “干得不错嘛,兄弟!”零夸赞地说道。

  被夸赞的队员,一时还不好意思了。

  “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赶紧先过去吧,这座山峰被别人抢占了就不好了。”钢滕说道。

  “好,我们现在过去。”

  “嗯”

  “好”

  ......

  说着众人便向着山峰走去。

  “喂,喂,快醒醒,零。”苏泽野晃动着酣睡在床上的零说道。

  “啊~,怎么了~”零努力挣扎地晃动的身子迷糊糊的对泽野问道。

  “大清早的,我还没睡醒呢。”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啊~零~”泽野一把揪起零的耳朵后说。

  “啊啊啊啊~干嘛呀,泽野,我这不是正在起嘛。”

  说着,零伸了一个大懒腰,一个快速的翻身,跳下了床。说来也巧,零刚刚下了床,度就,啪,的出现了。

  “早啊,主人。”

  度看到刚睡醒的主人,兴奋地围绕着零转了好几圈,差点把零给转晕了。

  “停,停,停,就此打住。我说度,你下次出来的时候呢,还能不能控制一下你自己了。唉,每次见我都搞得像百八十年没见过我了一样。”

  见主人这么说道,度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望向零,小样子着实可怜的很。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仿佛星空般干净透亮。

  “哈哈哈,度,谁叫你总是缠着零啊,被讨厌了吧~”

  兮噜在一个不合时宜的场合出现,又在出现的时候偏偏说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度听到兮噜说的话之后信以为真,圆圆的眼睛里慢慢积起了小泪花,直勾勾的看着主人。

  “好了,兮噜,就不要吓唬度了。你明明知道度的个性单纯,你这样说度会当真的,还不赶紧向度道歉。”

  在听到泽野的训斥话之后,兮噜调皮的向泽野吐了吐舌头,“对不起了,度。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啦,别当真啊,嘻嘻。”

  “我,我才没有当真呢,可恶的兮噜。”度抽了抽快流出来的鼻涕后说道。

  正在这边正热闹的时候,那边的零也——手忙脚乱的,“快速地”穿好了衣服,整理完毕。

  整理好的零边稍稍整理一下衣襟边走到度的身边,抚摸了度一下后说道:“小家伙,你可是我的好搭档,怎么会嫌弃你。”

  “好了,我们下去吧,他们都在等着我们呢。”

  下楼之后,眼见花怜开心的向泽野他们招手,旁边还站着钢滕一行人也在向他们打招呼。

  “哟,早啊,你们怎么来的这早。”

  看到钢滕也来了之后,刚下楼的零一个小健步跑到了钢滕的身边,还把胳膊胯到了钢滕的肩上。

  “我说,零兄弟,你这也也太不够意思了哈,让我们一大清早的就在这楼下等了你这么久啊。”钢滕瞥了一眼零叹了一口气说道。

  “就是,就是。我说尖牙鬼你也太懒了吧,这都太阳晒屁股了,你才起啊。我猜呀,你现在虽然起来了,也是被小野哥哥叫起来的吧?”花怜站到泽野的旁边双手环抱着胳膊'鄙视'的瞥向零。

  “咳,你个冬瓜妹,能不能说我点好啊。”

  零见状也知道是自己起晚了,尴尬的挠了挠头,瞥了一眼泽野后笑着说道:“哎呀,钢滕,你也说了大清早的嘛,在意这个干什么呢。大清早的,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说道开心,大清早的怎么能少了一顿丰盛美味的大餐呢,是吧?”

  零顺势还将胳膊搭到了泽野的肩膀上,泽野却不动声色的一抖肩将零的手撤了下去并向餐厅的方向走去,其他人也顺势跟了过去。倒是泽野这么一撤,零差点失去重心,打了一个踉跄。

  看着一个个的都走了,零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道:“唉,我说,你们倒是等等我啊!”

  不一会儿,泽野他们便都到了餐厅里。刚刚坐下,餐厅的服务员便热情的走了过来。

  “早上好,各位!”

  “早上好!”

  “早上好!”

  。。。

  “苏先生,今天您还带了朋友过来了,今天你们想吃点什么?”服务员十分熟悉的向泽野询问着。

  坐在一旁的零看了看服务员,唉了一声之后假装'不满'说道:“小宁姐姐,你每次过来,都是先向泽野他们问好,我就不存在吗?怎么不问问我想吃什么。”

  小宁看了一眼零后礼貌性中带有那么一点点不情愿的问道:“那,这位先生,您想吃点什么?”

  零看了看小宁,既然都搭理自己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回应你吧,零心想道。零正准备结果小宁手里的菜单,小宁转身就递给了对面座位的泽野。

  “唉,怎么就给小野了呢?我呢?”零皱着眉头说道。

  一旁的钢滕和花怜见此场景也只能强忍着偷笑,瞥向一旁。

  看不下去的花怜,笑嘻嘻的拍了拍零的肩膀后说道:“唉,你就认命吧。谁叫你以前每次来了都要调侃一下小宁姐姐的眉毛,还说人家的眉毛像毛毛虫,愿意理你才怪呢。小宁姐姐愿你看你一眼呢,已经很不错了,你就知足吧哈。”

  零听到花怜这么说,紧接着就回了花怜一个白眼。没理说的零冲着泽野说道:“小野!我要吃爆炒雪羚肉,还有蓝鱼血丝汤!”

  “是,是。”泽野瞥了一眼生闷气的零,无奈的笑了笑。

  “小野哥哥,我要这个,还有这个。。。”

  “哎?钢滕,你坐在那桌的兄弟们打算吃什么,让他们慢慢点,今天我请客。”

  花怜看着泽野笑了笑,“还是小野哥哥大气。”,说完还顺带瞥了一眼零。

  零从花怜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嫌弃。。。

  “唉~,我先声明啊。首先呢,我和小野的钱都是共用的,我可不是没钱啊;其次呢,我现在金库里只是暂时性的~没~钱~了而已。等我过些天有钱了,一定请你们吃顿大餐,一定。”

  “行了,尖牙鬼。谁不知道你啊,还说自己没钱了,肯定是你自己又偷偷乱买东西花光了小野哥哥给你的'零用钱',所以把你的小金库给冻结了吧?”花怜一副鬼灵精的样子说道。

  “你。。。”

  “好了,菜也都点好了,你们两个都消停会吧。唉,是该说你们敢情好呢,还是感情好呢。”

  “谁跟他(她)感情好!”

  “你。。。”

  “哼。。。”

  见他们两人如此逗趣钢滕和择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顿时餐桌上充斥着欢声笑语。

  “其实你不用特地请我们吃饭,我们两个在进去极尽区后通过击败野兽魔兽也提升了一定的经验值。”苏泽野说道。

  在花怜和苏泽野说话的空挡,一位女服务生走了过来。

  “先生,小姐你们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吗?”女服务生十分礼貌的问道。

  “嗯,我们要点餐。”花怜看着女服务生回答道。

  “好的,这是本餐厅的菜单,请您过目。”说着女服务生将手中拿的菜单递给了花怜。

  花怜接过菜单后,仔细的看了看菜单后说道:“我要一份这个,一份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好的,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吗?”女服务生记下菜品之后又问道。

  “你们还想要吃些什么?今天我请客,随便点吧。”花怜将菜单递给了苏泽野和零两人后说道。

  “你点就可以了,我无所谓。”苏泽野坐在旁边说道。

  “我看看,嗯~,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零拿过菜单后看看了上面的菜品后说道。

  苏泽野看了看零叹了叹气,看了他一眼。

  “好的,那现在请问各位还有什么需要点的吗?”女服务生在再次记下菜品之后又问道。

  “没有了,谢谢!”

  “那好,请各位耐心等待,菜做好之后会拿上给各位端过来。”女服务生说道。

  女服务生说完之后便离开了餐桌,走到了后厨。

  “嗯~,那个。”花怜说道。

  “嗯?”

  “说起来我们也算是一起战斗过的战友了吧,我应该叫你们什么呢?苏泽野,你的小名叫什么啊?”花怜用手拖着下巴看着苏泽野说道。

  “我吗?你如果需要,可以叫我泽野。”苏泽野看了看花怜后说道。

  “唉~,原来你的小名叫泽野啊,我还以为你叫小野呢。”花怜疑惑的说道。

  “那是零自己乱叫的。”苏泽野看看了零后说道。

  零听到后,不服气的说道:“唉?什么叫我自己乱取的,明明你自己也没有反对啊。”

  苏泽野深吸一口气后无奈的看着零说道:“我只是懒得和你计较。”

  花怜看着苏泽野和零两个人笑了笑,歪头看了看两个人。

  “你们两个确实是很有意思,既然他可以叫你小野,那我也可以叫你小野吧?”花怜眨了眨眼睛看着苏泽野问道。

  苏泽野看着花怜那充满期盼自己同意的表情后,叹了叹气后说道:“好吧,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零听到苏泽野这么轻易就答应了花怜,感到一阵不满。

  “小野,她才认识一天而已,你就重色轻友了。”

  “我只是就事论事。”

  “。。。。。。”

  花怜、苏泽野和零三个人闲聊了一会儿后,点的菜开始陆续上菜了。

  只见之前的那位女服务生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几位拿着菜的服务生,走到了花怜他们的面前后说道:“各位,这是你们点的餐,请慢慢享用,祝你们用餐愉快!”

  “谢谢!”

  将做好的菜摆好之后,服务生便都离开了餐桌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好了,菜都上齐了,我们开始吃吧。”花怜说道。

  菜都上齐之后,花怜和苏泽野三人便开始用餐。在吃完之后,服务生过来结账,“一共是三个银币,请问是谁结账?”

  花怜听完之后亮出了手上的印记,“我来结账。”

  在咔咔世界,手上的印记在经过自身的同意之后,可以直接用于消费使用,消费完毕之后,会自行扣除已经消费了的那部分。

  结完账之后,花怜等人离开了餐厅,来到了大街上。因为,零觉得既然已经都出来了,就打算去看看小风和小凌他们。

  走在路上,花怜向苏泽野和零问道:“小风和小凌是谁?你们的朋友吗?”

  “这你就要问问零了。”苏泽野看着花怜,笑了笑后说道。

  “嗯?”花怜疑惑了一下,转身看着零。

  零看了看花怜后,便和她讲起了和小风和小凌相遇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你还挺有爱心的嘛!”花怜看了看零后笑着说道。

  “哼,我只是做了我认为对的事而已。”零表面平静内心却是十分的开心的说道。

  “我们到了。”苏泽野看了看前面后说道。

  在闲谈的过程中,苏泽野、零和花怜三个人已经不知不觉的到了郊外的小树林。

  “他们就住在小树林里面的那个木屋里,我们走吧。”零指了指小树林说道。

  走进小树林里,小树林还是充满着生机勃勃的样子,小动物们悠闲地在小树林里嬉戏着。苏泽野、零和花怜等人穿过小树林,来到了小木屋的前面。

  “小风,我们来看你了。”零冲着小木屋说道。

  听到声音后,一阵跑步声在屋里响起。

  “零哥哥、苏哥哥你们来了!”小凌打开门后看到是这两个人开心的说道。

  “对啊,我们过来看你了。”零抚摸着小凌的头说道。

  “这位漂亮的小姐姐是谁啊?”小凌看了看花怜后问道。

  泽野等人在发现那有利的地形之后,众人便快速赶到了那里。

  到了近处泽野等人定睛一看,此处的山峰的确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

  好在,在比赛之前预先做了些准备。每个人都分配了任务,因此,在时间和速度上已经赶超了其他对于一些。

  在野战赛场这10分钟的准备时间当中,赛场中的每一块儿地方只要被一个队伍或结盟队伍率先抢占,那么这一块儿地方就会被自动标记为那个队伍或结盟队伍的领地即所有权。

  等到泽野等人踏入这座山的领地范畴之后,泽野和钢滕作为两个队伍的队长,在印记上自然就出现了这座山领地所有权的标志,并且,在这座山的山头上也会有结盟的两个队伍的旗帜。

  “小野,我们上去吧,距离10分钟的期限还有3分钟。”零看了看印记上的时间说道。

  “我们上去吧。”泽野看了众人一眼,“我们现在先上去做一下准备,设好埋伏。”

  说着众人便都使用“瞬移“,瞬时移动到了山顶。对于瞬移也是因为这是泽野等人的领地范畴才得以如此顺利的使用。

  “哇哦,这上边的景色不错嘛。”零边四处眺望边说道,“快看啊。“

  “嗯,别说哈,这上边儿的景色啊,还真是不错,比起2区和3区完全不逊色啊“,钢滕赞叹地说道。

  花怜踮着脚努力地跨过众人堆儿,来到近前。眼前美景着实震撼了花怜。

  “哎!冬瓜妹,你是怎么了,叫你好几声了,怎么连个反应也没有?“零环臂弯下腰皱了皱眉头,“怎么?景色太美也不用这么入迷吧?“

  被零这么一叫,顿时回过神儿来的花怜,深吸一口气,说道:“要你管~啊~“

  零见状轻挑了挑眉毛,接着看了看风景。

  其实,花怜会入了神儿,是因为在花怜的世界里,自她出生起战争就从未停止过。从小她就接受着严格的训练,残酷的选拔,经过自己的努力才被城市护卫管理局---为数不多的幸存城市的最高管理机构。

  眼前的美景,花怜只在城市唯一的书店里看到过,那是梦里的地方,从未曾亲眼看到过,即便是五大战斗区的景色比起现在亲眼所见的景象也不能媲美。

  来到这个世界,本身就像梦一场。脱离了那战火中的城市,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本身该是高兴的,可是自己脱离了战争,而她的伙伴们还在原来的世界里继续着无休止的战争,自己站在这里真的好吗?虽然,这个世界也是在战斗,但是比起原来的世界,这里要去天堂,自己算是背叛了她的伙伴们吗?自己是否有资格和站在这里的的伙伴们一起战斗呢?

  泽野似乎猜到了花怜的一点点心思,“花怜,你现在是站立在这片土地。“,泽野笑了笑接着说道,“别想太多了,我们现在做好现在的事就好。“

  “说的是呢,“花怜随之笑了笑,“谢谢你,小野哥哥。“

  依一狐的千里移形之能,不足半晌的功夫,银与朝煌便到达了颉城城外。

  站在城门楼下,朝煌看见城门紧闭。

  按正常来想,这上午还没到,应该没有理由关闭城门啊。

  一狐到达城门口便停了下来,银侧身跳了下来。回头瞅了瞅朝煌,“你还不下来?”。

  我也想下去啊,可是,一狐儿变幻之后,体型增大了数倍之多,我现在这般灵力,若是跳下去,咦~

  “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下去嘛。”

  银看出了朝煌的犹豫,眼神知会了一眼一狐。领会了银意思的一狐瞬间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变回原样的一狐自然无法承载住正常体型的朝煌。

  所以,朝煌瞬间就要跌落下来。

  朝煌还未能很好的控制灵力的波动,下落不稳。银见状,一个箭步顺势向前接住了将要掉下来的朝煌。

  一时间,银那一头银发划过朝煌的俊俏的略无措的脸庞。一身素衣云袖与朝煌的锦衣华衫交错,腰间挂饰相互敲击着奏除了绝妙的韵律。

  苏泽野和零因为收服了尖头鲸和雪羚,因此等级得到了提升。苏泽野从一阶8级晋升到了一阶9级,零从一阶6级升到了一阶7级。苏泽野因为已经到达了一阶9级,现在只差1级便可以升阶到二阶。

  但是通常都是在进阶的最后1级非常的难升级,也只有在乌有镇升阶到二阶才能去往下一个小城。

  苏泽野和零两个人越来越接近二阶了,只是零相差的有一点点远。。。。。。

  苏泽野和零从公馆出来后,已经是夜幕将起来,繁星点缀。

  “现在我们离升阶越来越接近,你也应该认真一点了。你要是再不认真,我就要撇下你自己去乌撒城了啊。”苏泽野对零严肃的说道。

  零慵懒的在后面走着,装作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

  “哎,我说的你听到了没有?”苏泽野回头看着零说道。

  “哎呀,我听到了,我以后认真、努力、全心全意的练习,还不行吗?”零看着苏泽野赔了个笑脸说道。

  。。。。。。

  “好了,苏大少爷。现在呢,已经是大晚上的了,想必您呢也是饿坏了,现在您是不是也该去用膳了呢?”零挎着苏泽野的脖子说道。

  “我看啊,是你小子饿了吧?”苏泽野环抱着胳膊从嘴里蹦出几个字。

  “嘿嘿,没办法啊。今天这时间安排的那么~紧张,我都快要饿死了。”

  “早晨你不是吃了两只鸡,一盘鱼,两个馒头。中午的时候我们在4区,虽然没吃正餐,但你不也是吃了服食丸(代替主食的解决暂时饥饿的食用道具)了?”

  “我,我这是。。。。。。”

  “嗯?”

  “我今天又是在水下战斗,又是在雪山带你飞,那能量消耗必须大啊。”零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还。。。。。”

  苏泽野话还没说完,就被零拉走了,“好了,别说这些了,赶紧去吃饭了。”

  苏泽野被零拉到了一家餐厅,两人进去后就选好了位置做了下来。

  还没等服务员过来,有几个男人从不远处的座位上就走到了苏泽野和零的身边。

  那几个男人居高临下地对着两人说道:“哎呦,这不是最近大名鼎鼎的归零团的两位大将吗?这怎么有空来这种小店吃饭呢?”

  “对啊,对啊。”其他几个人应声附和道。

  苏泽野淡定的看着他们这几个前来挑衅的人,并按住了想要站起来的零,“那还真是不巧,我们就是到这儿来吃饭。我们这种小人物倒是没关系,倒是你们怎么也在这儿呢?”

  “你。。。。。。”

  “我?有问题吗?我们在这吃饭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挑衅的老大怒火中烧,抡起拳头就要打到苏泽野的头上。

  正在他准备打过去的时候,一双强有力的双手从他的背后抓住了他的手。

  那个老大正要回头打算臭骂那个敢抓住自己手的可恶的家伙,“可恶,是哪个臭小子不长眼睛,没看到老子正在。。。。。。”

  当那个老大回头看到抓住他手的那个人的时候,表情瞬间就变得像只小猫咪似的。

  恭恭敬敬的对那个人说道:“哎,哎呀,没想到是钢滕大人啊。老子,不,不是,是小弟刚刚说错话了,您别生气啊。”

  钢滕用凶恶的眼神并抓起了他的衣襟对他说道:“我是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再干这种下三滥的事,更不要去招惹我的兄弟,你是---忘了吗!!”

  刚刚还得瑟到不行的小老大,瞬间就变得服服帖帖的了,“钢滕大人,刚,刚刚的都是误会,是小弟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的朋友。对不起,对不起!”

  “你该说抱歉的人不是我!”钢滕凶恶的说道。

  “啊,是是是。”

  说着小老大转过身去客客气气的对苏泽野和零说道:“两位大人,刚刚都是小弟的错,还望两位大人能原谅我的过错。”

  苏泽野撇了撇嘴说道:“没事。”

  但是零却不满意的说道:“刚才的神气去哪了?刚刚不是还讽刺我们的起劲吗?”

  苏泽野拦着零说道:“好了,零。既然他都已经道歉了,我们就不要计较了。”

  零听了苏泽野的话,这才不追究了。

  “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们,如果有下次。。。。。。”

  那几个人赶忙说道:“大人,您放心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您两位都是钢滕大人的朋友,以后绝对是不敢在冒犯了。”

  “以后呢,别总是欺压别人。你看今天你被人这样说心里也不好受吧,所以呢,以后积点口德,好好做人,知道了吗?”

  “知道了,以后一定不会了。”几个人毕恭毕敬的说道。

  “知道了,那还不快离开这!”钢滕冲着这些人说道。

  “是是是。”

  说着这几个人就灰溜溜的跑出了餐馆。

  “苏泽野,零好久不见了。”钢滕说道。

  “好久不见!”苏泽野说道。

  “好久不见!”零也说道。

  “刚刚你们没事儿吧,他们之前都是野惯了。”

  “没事,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你先坐下吧。”苏泽野说道。

  “你今天到这来也是来吃饭的吗?”苏泽野问道。

  “啊,不是。我今天到这里来是商量事情的,我也是刚到这里。”钢滕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苏泽野说道。

  “你最近都在干嘛呢?”零问道。

  “我自从上次和你们对战失败后,我也认识到了我的错误和不足。最近都在和我的队友们加紧练习,争取早日升阶,再和你们一战。”钢滕笑着说道。

  “那倒是很令人期待那。”零说道。

  “奥,对了。最近乌有镇要举办一场巅峰对决,说是要决出乌有镇最强的冒险者团队,你们团不打算参加吗?我们今天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商量这件事。”

  “巅峰对决?我们怎么没听说有这件事?”苏泽野疑惑的问道。

  “对啊,我们两个怎么没听说,也没有听格雅姐姐提过啊。”零同样疑惑的说道。

  “我也是听小道消息说的,正式的通知还没有公布,但是应该不会有错的。听说这次获胜的团队,可以获得一份稀有级别的道具。”钢滕说道。

  “哦?是嘛。”苏泽野说道。

  “呵,那倒是挺有意思的嘛。怎么样,小野要不要参加?”

  “那,还用问吗,当然要参加了。”苏泽野露出一抹笑容说道。

  “我就知道。”

  “你们也参加的话,这场比赛绝对有意思,说不定我们这次还能有机会对战对战。”钢滕笑着说道。

  几个人在餐馆里相聊甚欢,窗外星光璀璨,大概,明天又是晴朗的一天!

  朝煌微微睁开灵动的双眸,见到银正公主抱着自己,瞬间跳了下来。连推了几步,“谢谢。”

  “~不必言谢,不想在从一狐身上掉下来,就好好学会如何控制好自己的灵力,少给我添些麻烦,说到底,你是我的侍从,而我是你的主~人~”

  “我也想尽早学会控制灵力啊,可是自从收复了雪树的晶灵之后,灵气在体内乱窜,总是拿捏不准力度,你又不肯仔细的教我......”

  明明是是你自己在修炼的时候,拿不准方法,倒是怪起我来了?

  “哦?说起来倒是我的错了?煌儿?”银打趣地问道。

  知道银这是再说反话,朝煌解释道:“是我自己修炼不精,行了吧,银大人~”

  银大人?......

  正在银和朝煌说话之际,颉城城主颉傅从下人口中得知银已经到了城门口,见城门口的士兵没有打开城门,赶忙叫士兵打开城门迎接银的到来。

  城主一边训斥着城门口的士兵,一边走向银并笑眯眯地解释道:“哎呀,冒犯了,少主。这新来的士兵灵力低下不识得您的真身,没有及时打开城门,还望少主不要怪罪的好。”

  少主?是在说银吗?什么时候成了少主了?看这城主这么毕恭毕敬地对银,着实不舒坦,朝煌心想道。

  见到颉傅如此说道,自然是知道他几分意思的银,便说道:“无妨,不必计较的这么清楚,颉城主。”

  “是,是,是,少主说的对。”

  朝煌悄悄地走到银的边上问道:“喂,这个城主与你是什么关系啊?为什么他叫你少主?”

  银看了看朝煌,没有回答。

  看到从不与人亲近,更不与女子有什么交涉的少主,现在身旁居然多了一位如此美丽的女子,着实惊住了这颉城城主的眼。

  回过神儿来的城主,赶紧问道:“少主,这位女子是~”

  “一个不怎么聪明的侍从而已。”银淡然地说道。

  哈?一个,不怎么,聪明的侍从,而已。真是,叫你银大人,还真摆起架子来了。要不是你答应我等这件事办完了,会教我如何运用灵力和告诉我有关下一棵妖族有灵子树的线索,我才懒得这么配合你?

  少主虽说这女子是侍从而已,但既能入了少主的眼,近的了少主的身,此女子绝非等闲之辈,还是不要怠慢的好,颉傅心想道。

  “哎呀,赶了许久的路,想必少主和这位~”

  “哦,叫我......”

  还没等朝煌说完,银便抢先说道:“她姓熠。”

  “奥,原来是熠姑娘啊。”城主双手恭敬的说道,“少主和这位熠姑娘想必赶路也是累了,我已经准备好了美酒佳肴,正等两位的到来,请~”

  说着在颉城城主的带领之下,银和朝煌以及收入宝灵袋的一狐进入了城内。

  从林子里窜出两头蛇形野兽,身形高大。

  三人抬头看着这两个野兽,警惕并打量着。

  为了防止这两头野兽突然袭击,苏泽野亮出了赤空,零亮出了银血,花怜伸出双臂,随时准备着。

  两头蛇形怪物迂回的靠近着苏泽野三人,似乎是在大量着并试图看清这三人的实力,不敢轻易进攻。

  “花怜,你之前见过这两只野兽吗?”苏泽野向着花怜问道。

  花怜一面防御着一面回答到:“我来了这几回,只有一次遇到过它们。”

  “那你知道怎么对付他们吗?”

  “我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那你是怎么过去的?”苏泽野又问道。

  “我之前就那么一次遇到了一只,在趁它不注意的时候,我就让它失去了重心,然后就偷偷溜进去了。”花怜说道。

  “啊,还能这样。”零说道。

  “但是今天来了两只,我的能力现在也就足以让一只暂时失去重心,没有办法同时对付两只。如果要两只都失去中心的话,只有几秒钟,没有办法穿过他们。”花怜说道。

  “那我们飞过去不就行了。”零说道。

  “我试过了,我之前在遇到另外一个魔兽的时候,试图通过我的能力让我飞起来。本来是打算飞到上面过去的,但是这极尽区似乎存在飞行限制,只能在低空飞行。单纯的想不通过战斗飞过去是近乎不可能的,之前那次只是我幸运罢了。”

  “也就是说,就算飞行也是无法避免战斗的吗。看来这个飞行限制也是在战斗范围之内的,对吗?”

  “没错,这个飞行的高度基本都在魔兽的攻击范围之内。”

  面对这一情况,苏泽野思考着对策。

  “花怜你的能力是控制重力和增强力量对吧?”苏泽野问道。

  “对。”

  “既然它们的移动速度很快又有些没有规律,那一会儿,你就先用你的能力让两只魔兽暂时的失去重力,接下来再听我的行动。”苏泽野指挥道。

  “好!”

  “零。”苏泽野看着零的眼睛叫了零一声。

  零立马就领会了苏泽野的意思,做了一个了解的手势。

  两只魔兽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向着三人发起进攻。

  按照苏泽野的指示,花怜看准时机让两头魔兽失去了重心,摔倒在地,动弹不得。

  零与苏泽野互相对视了一眼,零趁此机会使出暗之牢笼并用银血加以束缚,暂时的捆住了失去中心的两头魔兽。

  苏泽野则趁着零和花怜困住它们的这短暂的时间,用赤空使出了火龙诀,“花怜,快利用你的能力让火龙诀加大威力。”。

  “好!”花怜从手掌催发出一股力量,与火龙诀相融合。

  苏泽野使出火龙诀向着被困住的两头魔兽攻击了过去,加上花怜增强的效果,这一记火龙诀威力巨大,在瞬间就将两头魔兽打倒在地,化作颗粒形成点数收入了三人的印记之内。

  “好。”零开心的说道。

  “没想到你一个独行冒险家,也可以和我们配合的这么好。”苏泽野说道。

  “就是啊,没想到你这也蛮厉害的嘛。”零附和道。

  “那是当然,别看我现在虽然是一个人。但是,在我的世界啊,我们可都是以团队形式战斗的,要说团队战斗经验,说不定我还比你们丰富呢。”花怜一脸骄傲的说道。

  “咳,夸你几句,还吹上了。”零环抱着胳膊看着花怜说道。

  “谁吹了,这是事实好吗?至少我自信比你强,7~级~~”花怜反驳道。

  “你~”

  花怜和零两人互相给对方撇了一个白眼,“哼~”。

  “好了,我们走吧。”苏泽野说道。

  “嗯,应该就在前面不远处了,我来带路。”花怜走在前面说道。

  “我们走。”

  “好咧~”

  在前面走的过程中零想走到前面去,结果不小心碰了花怜一下。

  “喂,尖牙鬼,你撞我干嘛。”花怜说道。

  “什么,你叫我什么?谁是尖牙鬼?”零难以置信的问道。

  “没什么啊。”

  “咳,你把话说明白。”

  “你天天露着两个尖牙,又是个吸血鬼,不是尖牙鬼是什么?”

  “你才尖牙鬼呢,我的牙碍着你了吗。”

  “没有啊,谁说碍着我了,又不关我事。”花怜一副不屑的样子说道。

  “你。。。。。。,你还是个”零指着花怜说道。

  “嗯?是什么?你说啊。”

  “是---矮冬瓜。”

  “你。。。。。。”花怜怒了。

  “我,你,我现在只是年龄还小,还没有张开罢了。”花怜生气的辩解到。

  “我,我,我,你,你,你什么啊,我说的不对吗?”零低头俯视着这个只到零胸部的娇小的花莲说道。

  “你。。。。。。,啊~,苏泽野你看看你的好队友。”花怜向苏泽野说道。

  “哎,你们两个确定是今天第一次见面吗?”苏泽野打趣的说道。

  “当然,谁认识他(她)啊。”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切~”

  就这样一路上说说闹闹,吵吵笑笑,很快就来到了花怜所说的那个藏有稀有武器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稀有道具就在里面。”花怜指着一个山洞说道。

  “原来是在山洞里。”苏泽野说道。

  “嗯,不过。这道具周围存在着强大的结界,凭我单人的力量根本没办法突破它。”花怜担忧的说道。

  “里面现在除了结界,还有其他魔兽什么的吗?”苏泽野问道。

  “应该没有了,因为周围布下的强大结界,一般魔兽都不敢靠近这个山洞。”花怜说道。

  “那我们走吧,进去吧。”苏泽野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