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中二世界的加减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雷兽

中二世界的加减法 加加奈 2077 2019.08.13 23:15

  在离开千千奈家之后,风刃先把风雅儿送回了家。

  来到学校后恰巧与刚刚离开的夜之川和千千奈错过,风刃上了楼。

  在向克顿教授表达了自己来的原因后,克顿教授也没有什么遮掩,直白的告诉了风刃不能和千千奈组队的事实。

  风刃落寞地离开了办公楼,漫无目的的在小路上走着。

  走了一段路,就看到了走在前面的夜之川和千千奈。

  本来现下的情况风刃是想换个路线避开他们的,但是恰巧他们侧过了身看到了他。

  走到近前,也只能尽量保持淡定。

  千千奈想要开口告诉风刃刚刚的情况,但是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风刃,我。。。。。。”千千奈面色有点纠结。

  “不用说了,刚刚克顿教授已经都告诉我了。”风刃故作轻松地继续说道,“呃~,虽然我们不能组队参赛了。但是,幸好你没事。”

  千千奈能看得出来风刃的失落,但是面对现在的情况也只能面对现实。

  虽然,千千奈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在大事上还是很心细的一个人。

  千千奈伸出了手,“希望我们以后有机会再一起比赛,还有,对不起。”,千千奈愧疚的低下了头。

  见到千千奈愧疚的模样,风刃赶紧回握了她,并装作云淡风轻地说:“真的没事啦,千奈。你不知道,这样反而更好。你是不知道雅儿为了让我和她一块参赛,缠了我好久,这下好了。”

  “是~真的吗?”

  “我还能骗你吗?”

  “那就好,希望我们可以在赛场上见!”千千奈重新露出了笑容。

  “到时候,我可不会让着你们啊!”说完风刃转身挥手离开。

  风刃离开后,夜之川带着千千奈来到了学校教学楼的天台。

  站在天台上,看着夕阳露出红晕,渐渐落下。

  千千奈自言自语地说道:“晚霞这么美,要是有个相机就好了。”

  话音刚落,一款特别像相机的东西就在千千奈的眼前垂了下来。

  千千奈感到十分吃惊,回头一看,原来是夜之川拿着这个东西。

  “你怎么会有相机?”千千奈一脸惊奇,没想到还能在现世见到这个。

  在圣安立斯王国是没有相机的,更别说拍照了。如果想要记录下一些人或物,人们会使用一种叫做'录'的魔法道具,它可以像相机一样将想要记录的东西保存在里面。

  “哦?你管这个叫'相机'吗?”夜之川晃了晃眼前这个东西,“虽然,在我们国家不叫这个。既然你说是'相机'那就叫相机吧。”

  “这是什么?这真的是相机吗?”千千奈看着这个带着挂带的物件感到不可置信。

  “这个,是我们卡摩王国的'模',是用来保存需要记录和留存的东西的道具。”

  “我能看看它吗?”

  夜之川将'模'递给了千千奈,看这个酷似相机的物件,千千奈真的有一种自己回到原来世界的假象。因为,实在是太像了。而且,作用还那么相似。

  看着千千奈看的这么入神,还一脸惊奇的模样。

  走到近前,拿过了千千奈手里的'模',摆弄了一下,“你知道怎么用吗?”

  千千奈摇了摇头。

  “这个'相机'呢,它是用我们国家特殊制作的魔晶放在这个卡槽里。然后用魔晶释放出来的魔力将眼前你想要记录下来的景象拍下来,并且保存在魔晶体内。”

  夜之川试着将相机递到了千千奈的手机,“你按住这个按钮,从这个位置看向你要记录的东西,然后按下它。”

  夜之川示意千千奈试一下。

  千千奈拿起相机试着拍了一张晚霞的照片,咔嚓一声,真的就跟印象中的相机拍出来的一模一样,甚至更加真实。

  看着千千奈露出开心地笑容,夜之川也不自觉地笑了笑。

  “怎么样?”

  “好棒啊!没想到你们国家还有这个。”

  虽然圣安立斯王国的'录'和卡摩王国的'模'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但是,显然这个相机更让千千奈欣喜。

  在继续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夜之川将千千奈送回了千家,自己也回到了寝室。

  刚回到寝室,就看到奥雷多懒散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和自己的新宠物,孵化的异兽——雷兽。

  看上去雷兽果真如名字一样,周身不时地散发出一道道浅显的雷线。

  一般异兽为了便于携带都是呈缩小状,雷兽也不例外,体型在40厘米左右。身形像是一只貂,有着锋利的爪子,后有三尾伴有雷电。

  看到它时,它正以很快的速度在奥雷多的身边跳跃。

  “奥~雷~多~!”夜之川有些生气的瞪着奥雷多,看着满地弄乱的杂物,“你这是在干什么?”

  “唉~,阿川,你回来啦。”奥雷多从床上跳了下来,“正好,来,看看这是我的宠物——雷兽!是不是很酷啊?”奥雷多一脸自豪。

  夜之川瞥了一眼,径直地走到了椅子旁坐了下来。

  见夜之川有点发愁的样子,奥雷多也收起了自己的嘻哈的性子,“怎么了,阿川?是千奈同学情况不太好?”

  “没有,她没事。”夜之川随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块晶石摆弄着,“奥雷多,帮我搜集一下关于【御界】还有'封魔祭'的相关资料。”

  奥雷多将夜之川手上的晶石夺了过来,举起小晶石放在灯光下面打量着,“你怎么想起来关心这些?之前不都是不在意的吗~”

  回头看向夜之川,并将手里的晶石回抛给了夜之川。

  抓起晶石继续摆弄了起来,夜之川继续说道:“之前不想,不过,”夜之川嘴角一笑,“现在想了。”

  “好吧,既然我们的王子殿下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只能'遵命'了。”说着奥雷多还恭敬地鞠了一躬。

  向来夜之川都不在意奥雷多的下属身份,只当他是自己一起长大的兄弟。看着奥雷多那么正经的回答自己,一把抓起旁边的靠枕丢了过去。

  “哎呀,我错了,我错了。”奥雷多赶忙避开夜之川的'攻击',跑到了门口,“我这去搜集一下,等我的好消息!”说着便带着雷兽离开了夜之川的寝室,留下夜之川一个人在屋里沉思。

  ————————正文完

  下面是限时小彩蛋分享,与后期剧情有关,为其他平行时空的存在故事。其一之(二十三)

  经过帕沃的吸收之后,水晶石柱中的残存的能量已经全部被吸收完毕。

  “完成了吗?”花怜对着帕沃问道。

  “嗯,这个山洞中的所有的残存的能量已经全部被我吸收的干干净净。”帕沃飞到花怜的肩膀旁边后说道。

  “做得好,那我们走吧。”花怜摸了摸帕沃的头,又转身看了看苏泽野和零后说道。

  “嗯我们走吧,时间不早了。”苏泽野看了看印记中显现的时间后说道。

  “啊,现在都已经到傍晚十分了。再不回去,我们就该在这极尽区内,度过一个未知的也晚喽。”零看着苏泽野和花怜两个人后打趣的说道。

  “我们走吧。”苏泽野说道。

  接着,苏泽野、零和花怜三个人走出了山洞。外面已经渐渐漆黑,太阳即将西落。在极尽区内,西落的太阳美丽而又有些神秘,像是在去说着极尽区内充满着未知的、神秘的什么东西。这种感觉像是在吸引人们前往,又像是在警告人们这里是多么的危险,不要靠近。

  苏泽野等人走出山洞后,穿过了之前在山洞前面的树林。

  因为,不清楚现在是不是还有野兽突袭。所以,苏泽野、零和花怜小心谨慎的慢慢前进着,一面前进,一面探查着周围的情况。

  在这谨慎之下,苏泽野等人平安无事的穿过了树林,并没有碰到之前遇到的野兽。

  苏泽野、零和花怜三人在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回到了刚刚进入极尽区的入口处。

  “好了,我们现在已经回到了极尽区的出口,我们回去吧。”苏泽野看着大家说道。

  “嗯,我们回去吧。”零跟着说道。

  三个人穿过了出口,离开了极尽区,退出了战斗区。

  在回到小镇上之后,苏泽野和零也打算和花怜就此分别了。

  “今天,虽然遇到了很多事,但是最后,你想要的还是得到了。我们现在也应该再次分别了,花怜。”苏泽野看着花怜说道。

  “啊,这就要分别了吗?我们今天才刚刚认识,我还没有好好的了解过你们呢。”花怜有些失落的说道。

  “今天,时间不早了,你一个人应该早点回去,对了,你有住的地方吗?”苏泽野说道。

  “嗯,说的也是。你放心吧,住的地方我还是有的。”花怜微笑着说道。

  “嗯,那就好,那我们就再见吧!”苏泽野说道。

  “嗯!”

  说着,苏泽野和零两人转身离去,在转身之后,零回头对着花怜说道:“再见了!冬瓜!”

  “你!”

  在花怜的怒视之下,零和苏泽野两人渐渐的消失在了人群之中,随后花怜也回到了住处。

  回到了住处之后,躺在屋里的床上,零对着苏泽野问道:“唉,小野,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的契约兽啊。现在,我算是越来越知道努力训练的重要性了。”

  “现在知道还不晚。。。。。。”苏泽野看着摊在床上零无奈中又透露着期望的说道。

  “喂,喂,快醒醒,零。”苏泽野晃动着酣睡在床上的零说道。

  “啊~,怎么了~”零努力挣扎地晃动的身子迷糊糊的对泽野问道。

  “大清早的,我还没睡醒呢。”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啊~零~”泽野一把揪起零的耳朵后说。

  “啊啊啊啊~干嘛呀,泽野,我这不是正在起嘛。”

  说着,零伸了一个大懒腰,一个快速的翻身,跳下了床。说来也巧,零刚刚下了床,度就,啪,的出现了。

  “早啊,主人。”

  度看到刚睡醒的主人,兴奋地围绕着零转了好几圈,差点把零给转晕了。

  “停,停,停,就此打住。我说度,你下次出来的时候呢,还能不能控制一下你自己了。唉,每次见我都搞得像百八十年没见过我了一样。”

  见主人这么说道,度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望向零,小样子着实可怜的很。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仿佛星空般干净透亮。

  “哈哈哈,度,谁叫你总是缠着零啊,被讨厌了吧~”

  兮噜在一个不合时宜的场合出现,又在出现的时候偏偏说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度听到兮噜说的话之后信以为真,圆圆的眼睛里慢慢积起了小泪花,直勾勾的看着主人。

  “好了,兮噜,就不要吓唬度了。你明明知道度的个性单纯,你这样说度会当真的,还不赶紧向度道歉。”

  在听到泽野的训斥话之后,兮噜调皮的向泽野吐了吐舌头,“对不起了,度。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啦,别当真啊,嘻嘻。”

  “我,我才没有当真呢,可恶的兮噜。”度抽了抽快流出来的鼻涕后说道。

  正在这边正热闹的时候,那边的零也——手忙脚乱的,“快速地”穿好了衣服,整理完毕。

  整理好的零边稍稍整理一下衣襟边走到度的身边,抚摸了度一下后说道:“小家伙,你可是我的好搭档,怎么会嫌弃你。”

  “好了,我们下去吧,他们都在等着我们呢。”

  下楼之后,眼见花怜开心的向泽野他们招手,旁边还站着钢滕一行人也在向他们打招呼。

  “哟,早啊,你们怎么来的这早。”

  看到钢滕也来了之后,刚下楼的零一个小健步跑到了钢滕的身边,还把胳膊胯到了钢滕的肩上。

  “我说,零兄弟,你这也也太不够意思了哈,让我们一大清早的就在这楼下等了你这么久啊。”钢滕瞥了一眼零叹了一口气说道。

  “就是,就是。我说尖牙鬼你也太懒了吧,这都太阳晒屁股了,你才起啊。我猜呀,你现在虽然起来了,也是被小野哥哥叫起来的吧?”花怜站到泽野的旁边双手环抱着胳膊'鄙视'的瞥向零。

  “咳,你个冬瓜妹,能不能说我点好啊。”

  零见状也知道是自己起晚了,尴尬的挠了挠头,瞥了一眼泽野后笑着说道:“哎呀,钢滕,你也说了大清早的嘛,在意这个干什么呢。大清早的,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说道开心,大清早的怎么能少了一顿丰盛美味的大餐呢,是吧?”

  零顺势还将胳膊搭到了泽野的肩膀上,泽野却不动声色的一抖肩将零的手撤了下去并向餐厅的方向走去,其他人也顺势跟了过去。倒是泽野这么一撤,零差点失去重心,打了一个踉跄。

  看着一个个的都走了,零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道:“唉,我说,你们倒是等等我啊!”

  不一会儿,泽野他们便都到了餐厅里。刚刚坐下,餐厅的服务员便热情的走了过来。

  “早上好,各位!”

  “早上好!”

  “早上好!”

  。。。

  “苏先生,今天您还带了朋友过来了,今天你们想吃点什么?”服务员十分熟悉的向泽野询问着。

  坐在一旁的零看了看服务员,唉了一声之后假装'不满'说道:“小宁姐姐,你每次过来,都是先向泽野他们问好,我就不存在吗?怎么不问问我想吃什么。”

  小宁看了一眼零后礼貌性中带有那么一点点不情愿的问道:“那,这位先生,您想吃点什么?”

  零看了看小宁,既然都搭理自己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回应你吧,零心想道。零正准备结果小宁手里的菜单,小宁转身就递给了对面座位的泽野。

  “唉,怎么就给小野了呢?我呢?”零皱着眉头说道。

  一旁的钢滕和花怜见此场景也只能强忍着偷笑,瞥向一旁。

  看不下去的花怜,笑嘻嘻的拍了拍零的肩膀后说道:“唉,你就认命吧。谁叫你以前每次来了都要调侃一下小宁姐姐的眉毛,还说人家的眉毛像毛毛虫,愿意理你才怪呢。小宁姐姐愿你看你一眼呢,已经很不错了,你就知足吧哈。”

  零听到花怜这么说,紧接着就回了花怜一个白眼。没理说的零冲着泽野说道:“小野!我要吃爆炒雪羚肉,还有蓝鱼血丝汤!”

  “是,是。”泽野瞥了一眼生闷气的零,无奈的笑了笑。

  “小野哥哥,我要这个,还有这个。。。”

  “哎?钢滕,你坐在那桌的兄弟们打算吃什么,让他们慢慢点,今天我请客。”

  花怜看着泽野笑了笑,“还是小野哥哥大气。”,说完还顺带瞥了一眼零。

  零从花怜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嫌弃。。。

  “唉~,我先声明啊。首先呢,我和小野的钱都是共用的,我可不是没钱啊;其次呢,我现在金库里只是暂时性的~没~钱~了而已。等我过些天有钱了,一定请你们吃顿大餐,一定。”

  “行了,尖牙鬼。谁不知道你啊,还说自己没钱了,肯定是你自己又偷偷乱买东西花光了小野哥哥给你的'零用钱',所以把你的小金库给冻结了吧?”花怜一副鬼灵精的样子说道。

  “你。。。”

  “好了,菜也都点好了,你们两个都消停会吧。唉,是该说你们敢情好呢,还是感情好呢。”

  “谁跟他(她)感情好!”

  “你。。。”

  “哼。。。”

  见他们两人如此逗趣钢滕和择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顿时餐桌上充斥着欢声笑语。

  “喂,喂,快醒醒,零。”苏泽野晃动着酣睡在床上的零说道。

  “啊~,怎么了~”零努力挣扎地晃动的身子迷糊糊的对泽野问道。

  “大清早的,我还没睡醒呢。”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啊~零~”泽野一把揪起零的耳朵后说。

  “啊啊啊啊~干嘛呀,泽野,我这不是正在起嘛。”

  说着,零伸了一个大懒腰,一个快速的翻身,跳下了床。说来也巧,零刚刚下了床,度就,啪,的出现了。

  “早啊,主人。”

  度看到刚睡醒的主人,兴奋地围绕着零转了好几圈,差点把零给转晕了。

  “停,停,停,就此打住。我说度,你下次出来的时候呢,还能不能控制一下你自己了。唉,每次见我都搞得像百八十年没见过我了一样。”

  见主人这么说道,度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望向零,小样子着实可怜的很。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仿佛星空般干净透亮。

  “哈哈哈,度,谁叫你总是缠着零啊,被讨厌了吧~”

  兮噜在一个不合时宜的场合出现,又在出现的时候偏偏说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度听到兮噜说的话之后信以为真,圆圆的眼睛里慢慢积起了小泪花,直勾勾的看着主人。

  “好了,兮噜,就不要吓唬度了。你明明知道度的个性单纯,你这样说度会当真的,还不赶紧向度道歉。”

  在听到泽野的训斥话之后,兮噜调皮的向泽野吐了吐舌头,“对不起了,度。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啦,别当真啊,嘻嘻。”

  “我,我才没有当真呢,可恶的兮噜。”度抽了抽快流出来的鼻涕后说道。

  正在这边正热闹的时候,那边的零也——手忙脚乱的,“快速地”穿好了衣服,整理完毕。

  整理好的零边稍稍整理一下衣襟边走到度的身边,抚摸了度一下后说道:“小家伙,你可是我的好搭档,怎么会嫌弃你。”

  “好了,我们下去吧,他们都在等着我们呢。”

  下楼之后,眼见花怜开心的向泽野他们招手,旁边还站着钢滕一行人也在向他们打招呼。

  “哟,早啊,你们怎么来的这早。”

  看到钢滕也来了之后,刚下楼的零一个小健步跑到了钢滕的身边,还把胳膊胯到了钢滕的肩上。

  “我说,零兄弟,你这也也太不够意思了哈,让我们一大清早的就在这楼下等了你这么久啊。”钢滕瞥了一眼零叹了一口气说道。

  “就是,就是。我说尖牙鬼你也太懒了吧,这都太阳晒屁股了,你才起啊。我猜呀,你现在虽然起来了,也是被小野哥哥叫起来的吧?”花怜站到泽野的旁边双手环抱着胳膊'鄙视'的瞥向零。

  “咳,你个冬瓜妹,能不能说我点好啊。”

  零见状也知道是自己起晚了,尴尬的挠了挠头,瞥了一眼泽野后笑着说道:“哎呀,钢滕,你也说了大清早的嘛,在意这个干什么呢。大清早的,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说道开心,大清早的怎么能少了一顿丰盛美味的大餐呢,是吧?”

  零顺势还将胳膊搭到了泽野的肩膀上,泽野却不动声色的一抖肩将零的手撤了下去并向餐厅的方向走去,其他人也顺势跟了过去。倒是泽野这么一撤,零差点失去重心,打了一个踉跄。

  看着一个个的都走了,零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道:“唉,我说,你们倒是等等我啊!”

  不一会儿,泽野他们便都到了餐厅里。刚刚坐下,餐厅的服务员便热情的走了过来。

  “早上好,各位!”

  “早上好!”

  “早上好!”

  。。。

  “苏先生,今天您还带了朋友过来了,今天你们想吃点什么?”服务员十分熟悉的向泽野询问着。

  坐在一旁的零看了看服务员,唉了一声之后假装'不满'说道:“小宁姐姐,你每次过来,都是先向泽野他们问好,我就不存在吗?怎么不问问我想吃什么。”

  小宁看了一眼零后礼貌性中带有那么一点点不情愿的问道:“那,这位先生,您想吃点什么?”

  零看了看小宁,既然都搭理自己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回应你吧,零心想道。零正准备结果小宁手里的菜单,小宁转身就递给了对面座位的泽野。

  “唉,怎么就给小野了呢?我呢?”零皱着眉头说道。

  一旁的钢滕和花怜见此场景也只能强忍着偷笑,瞥向一旁。

  看不下去的花怜,笑嘻嘻的拍了拍零的肩膀后说道:“唉,你就认命吧。谁叫你以前每次来了都要调侃一下小宁姐姐的眉毛,还说人家的眉毛像毛毛虫,愿意理你才怪呢。小宁姐姐愿你看你一眼呢,已经很不错了,你就知足吧哈。”

  零听到花怜这么说,紧接着就回了花怜一个白眼。没理说的零冲着泽野说道:“小野!我要吃爆炒雪羚肉,还有蓝鱼血丝汤!”

  “是,是。”泽野瞥了一眼生闷气的零,无奈的笑了笑。

  “小野哥哥,我要这个,还有这个。。。”

  “哎?钢滕,你坐在那桌的兄弟们打算吃什么,让他们慢慢点,今天我请客。”

  花怜看着泽野笑了笑,“还是小野哥哥大气。”,说完还顺带瞥了一眼零。

  零从花怜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嫌弃。。。

  “唉~,我先声明啊。首先呢,我和小野的钱都是共用的,我可不是没钱啊;其次呢,我现在金库里只是暂时性的~没~钱~了而已。等我过些天有钱了,一定请你们吃顿大餐,一定。”

  “行了,尖牙鬼。谁不知道你啊,还说自己没钱了,肯定是你自己又偷偷乱买东西花光了小野哥哥给你的'零用钱',所以把你的小金库给冻结了吧?”花怜一副鬼灵精的样子说道。

  “你。。。”

  “好了,菜也都点好了,你们两个都消停会吧。唉,是该说你们敢情好呢,还是感情好呢。”

  “谁跟他(她)感情好!”

  “你。。。”

  “哼。。。”

  见他们两人如此逗趣钢滕和择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顿时餐桌上充斥着欢声笑语。

  随着剧烈的白色光雾闪过,泽野几人的身影渐渐清晰在了眼前。

  等到泽野几人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派十分壮观的景象。

  眼前的一切,在众人眼中即便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看过了那么多的稀奇之事,对于眼前的这番景象还是忍不住的感叹。

  首先,映照在众人眼中的便是在这墟境之内伊始之处----中央广场。中央广场以一个六边形的形状位于广场的中央,这个六边形的形状是由本次比赛的六个赛制组成的光束墙名为---战刻。在比赛还没有开始之前,六道光束墙皆以虚实之象显现在众人眼中,不能碰触。

  泽野几人到达之后,意识逐渐清醒。

  “哇哦,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墟境啊,果然名不虚传,这真是比起我们吸血鬼族的城都都不太逊色呀。”零看着眼前的这番景象赞叹道。

  说着便向着战刻那边跑了过去,十分兴奋。

  在零身后的泽野等人也不由得感叹,“哇,这里看起来就让人热血沸腾,比起战龙之墟的虚拟投影效果要棒多了。”泽野兴奋的说道。

  “确实是这样啊,苏兄弟。虽然,我在乌有镇带的时间也不短了,但是此番景象钢滕我还是第一次见呢,哈哈~”,钢滕的两个下属也随之附和道。

  “我觉得,这和我们世界的城市护卫管理局的实战训练场地倒是有一点点的像。”花怜右手摸着下巴认真的说道。

  已经跑到战刻附近的零向着泽野等人招手示意他们过去,“你们快过来啊,这边有有趣的东西啊,快过来啊~”

  听到零的声音,泽野等人也向着战刻的方向走了过去。

  等走到了近前,几人发现战刻的外环有一道透明的防护墙,一旦有人想要触碰战刻,便会被发出的能量波反弹回来,并且在此之前触碰之人的刻印上也会率先给予主人以警告,避免主人发生不必要的危险。

  泽野等人在看过了战刻之后,便继续向着前方走去。映入众人眼中的便是登录到墟境之内的36个队伍的所有人都齐聚在战刻东侧的等待区之内,人头攒动并伴着嘈杂的说话声嬉笑声...

  “我们也过去吧!”

  “走吧!”

  “走吧!”

  ......

  进入等待区之后,泽野等人看到了站在等待区一侧的十分醒目的几个队伍:以霸天队为首的西楚队两个个队伍,以夜袭队为首的瑟古队两个队伍,以及最醒目的八人团----战狼队与飞星队。

  这几个不用看都知道,这就是格雅之前说过的6个五人以上的队伍。仅仅是从其他队伍的眼中,便嗅出了强烈的劲敌的气息。

  泽野等人走到了一旁,“看来这次的比赛不会太容易取胜,我们要做好随时迎战的准备,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碰上他们这几个队伍。而且看样子,他们也和我们一样选择了比较安全的方式---结盟。”泽野向着众人说道。

  “是啊,看样子他们想取得优胜队心不必我们弱啊。”零一本正经的说道。

  钢滕点了点头后说道:“说的对,要不是之前率先找到你们的队伍结盟,以我们各队的实力与他们抗衡简直是难上加

  难。”

  “放心,对于这些恃强凌弱的家伙们,我们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花怜暗暗地握着拳头看着不远处的几个队伍说道。

  看着花怜突然这么严肃的说着这件事情,零在旁边偷偷地凑近泽野的耳朵小声的问道:“哎,小野。花怜她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怎么突然这么有斗志?”

  “自尊心~”

  “啊?”

  “等比赛了你就知道了。”

  ......

  正在几人交谈的同时,墟境的上空出现了系统的提示声:欢迎来到墟境,下面宣读此次比赛的规则,请认真听以下信息:

   1.此次比赛的共有36个队伍,系统已全部读取各组队伍的信息完毕。

   2.此次比赛将以无差别对抗赛的形式进行对决,在系统发送获准通知后将同时进入战刻的第一赛场---野战赛场。

   3.此次比赛无论是个人还是所在的队伍,皆不能以不正当手段夺取胜利。否则,一经系统审核通过确认违规操作,将立即被逐出墟境,并且以情节的严重性扣除一部分点数以及在一年之内限制参加除小型比赛之外的任何赛事。

   4.此次比赛在前三个赛制均可以以结盟的形式进行,但不得超过两组结盟即4个队伍。以两队一组的形式与相同数量的小组之间可以进行对抗,失败的队伍将直接淘汰出局;结盟队伍也即将进行无差别分组。

   5.此次比赛获得优胜的队伍将会获得以下奖励:队伍等级提升一阶,队员等级提升一阶;队伍获得奖励金币300个;获得稀有道具若干;获得通往下一小镇---乌撒城的直属通道以及在乌撒城的免宿(免除住宿费用)奖励。

  比赛规则宣读完毕,现在进行随机分组。

  依一狐的千里移形之能,不足半晌的功夫,银与朝煌便到达了颉城城外。

  站在城门楼下,朝煌看见城门紧闭。

  按正常来想,这上午还没到,应该没有理由关闭城门啊。

  一狐到达城门口便停了下来,银侧身跳了下来。回头瞅了瞅朝煌,“你还不下来?”。

  我也想下去啊,可是,一狐儿变幻之后,体型增大了数倍之多,我现在这般灵力,若是跳下去,咦~

  “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下去嘛。”

  银看出了朝煌的犹豫,眼神知会了一眼一狐。领会了银意思的一狐瞬间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变回原样的一狐自然无法承载住正常体型的朝煌。

  所以,朝煌瞬间就要跌落下来。

  朝煌还未能很好的控制灵力的波动,下落不稳。银见状,一个箭步顺势向前接住了将要掉下来的朝煌。

  一时间,银那一头银发划过朝煌的俊俏的略无措的脸庞。一身素衣云袖与朝煌的锦衣华衫交错,腰间挂饰相互敲击着奏除了绝妙的韵律。

  朝煌微微睁开灵动的双眸,见到银正公主抱着自己,瞬间跳了下来。连推了几步,“谢谢。”

  “~不必言谢,不想在从一狐身上掉下来,就好好学会如何控制好自己的灵力,少给我添些麻烦,说到底,你是我的侍从,而我是你的主~人~”

  “我也想尽早学会控制灵力啊,可是自从收复了雪树的晶灵之后,灵气在体内乱窜,总是拿捏不准力度,你又不肯仔细的教我......”

  明明是是你自己在修炼的时候,拿不准方法,倒是怪起我来了?

  “哦?说起来倒是我的错了?煌儿?”银打趣地问道。

  知道银这是再说反话,朝煌解释道:“是我自己修炼不精,行了吧,银大人~”

  银大人?......

  正在银和朝煌说话之际,颉城城主颉傅从下人口中得知银已经到了城门口,见城门口的士兵没有打开城门,赶忙叫士兵打开城门迎接银的到来。

  城主一边训斥着城门口的士兵,一边走向银并笑眯眯地解释道:“哎呀,冒犯了,少主。这新来的士兵灵力低下不识得您的真身,没有及时打开城门,还望少主不要怪罪的好。”

  少主?是在说银吗?什么时候成了少主了?看这城主这么毕恭毕敬地对银,着实不舒坦,朝煌心想道。

  见到颉傅如此说道,自然是知道他几分意思的银,便说道:“无妨,不必计较的这么清楚,颉城主。”

  “是,是,是,少主说的对。”

  朝煌悄悄地走到银的边上问道:“喂,这个城主与你是什么关系啊?为什么他叫你少主?”

  银看了看朝煌,没有回答。

  看到从不与人亲近,更不与女子有什么交涉的少主,现在身旁居然多了一位如此美丽的女子,着实惊住了这颉城城主的眼。

  回过神儿来的城主,赶紧问道:“少主,这位女子是~”

  “一个不怎么聪明的侍从而已。”银淡然地说道。

  哈?一个,不怎么,聪明的侍从,而已。真是,叫你银大人,还真摆起架子来了。要不是你答应我等这件事办完了,会教我如何运用灵力和告诉我有关下一棵妖族有灵子树的线索,我才懒得这么配合你?

  少主虽说这女子是侍从而已,但既能入了少主的眼,近的了少主的身,此女子绝非等闲之辈,还是不要怠慢的好,颉傅心想道。

  “哎呀,赶了许久的路,想必少主和这位~”

  “哦,叫我......”

  还没等朝煌说完,银便抢先说道:“她姓熠。”

  “奥,原来是熠姑娘啊。”城主双手恭敬的说道,“少主和这位熠姑娘想必赶路也是累了,我已经准备好了美酒佳肴,正等两位的到来,请~”

  说着在颉城城主的带领之下,银和朝煌以及收入宝灵袋的一狐进入了城内。

  从林子里窜出两头蛇形野兽,身形高大。

  三人抬头看着这两个野兽,警惕并打量着。

  为了防止这两头野兽突然袭击,苏泽野亮出了赤空,零亮出了银血,花怜伸出双臂,随时准备着。

  两头蛇形怪物迂回的靠近着苏泽野三人,似乎是在大量着并试图看清这三人的实力,不敢轻易进攻。

  “花怜,你之前见过这两只野兽吗?”苏泽野向着花怜问道。

  花怜一面防御着一面回答到:“我来了这几回,只有一次遇到过它们。”

  “那你知道怎么对付他们吗?”

  “我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那你是怎么过去的?”苏泽野又问道。

  “我之前就那么一次遇到了一只,在趁它不注意的时候,我就让它失去了重心,然后就偷偷溜进去了。”花怜说道。

  “啊,还能这样。”零说道。

  “但是今天来了两只,我的能力现在也就足以让一只暂时失去重心,没有办法同时对付两只。如果要两只都失去中心的话,只有几秒钟,没有办法穿过他们。”花怜说道。

  “那我们飞过去不就行了。”零说道。

  “我试过了,我之前在遇到另外一个魔兽的时候,试图通过我的能力让我飞起来。本来是打算飞到上面过去的,但是这极尽区似乎存在飞行限制,只能在低空飞行。单纯的想不通过战斗飞过去是近乎不可能的,之前那次只是我幸运罢了。”

  “也就是说,就算飞行也是无法避免战斗的吗。看来这个飞行限制也是在战斗范围之内的,对吗?”

  “没错,这个飞行的高度基本都在魔兽的攻击范围之内。”

  面对这一情况,苏泽野思考着对策。

  “花怜你的能力是控制重力和增强力量对吧?”苏泽野问道。

  “对。”

  “既然它们的移动速度很快又有些没有规律,那一会儿,你就先用你的能力让两只魔兽暂时的失去重力,接下来再听我的行动。”苏泽野指挥道。

  “好!”

  “零。”苏泽野看着零的眼睛叫了零一声。

  零立马就领会了苏泽野的意思,做了一个了解的手势。

  两只魔兽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向着三人发起进攻。

  按照苏泽野的指示,花怜看准时机让两头魔兽失去了重心,摔倒在地,动弹不得。

  零与苏泽野互相对视了一眼,零趁此机会使出暗之牢笼并用银血加以束缚,暂时的捆住了失去中心的两头魔兽。

  苏泽野则趁着零和花怜困住它们的这短暂的时间,用赤空使出了火龙诀,“花怜,快利用你的能力让火龙诀加大威力。”。

  “好!”花怜从手掌催发出一股力量,与火龙诀相融合。

  苏泽野使出火龙诀向着被困住的两头魔兽攻击了过去,加上花怜增强的效果,这一记火龙诀威力巨大,在瞬间就将两头魔兽打倒在地,化作颗粒形成点数收入了三人的印记之内。

  “好。”零开心的说道。

  “没想到你一个独行冒险家,也可以和我们配合的这么好。”苏泽野说道。

  “就是啊,没想到你这也蛮厉害的嘛。”零附和道。

  “那是当然,别看我现在虽然是一个人。但是,在我的世界啊,我们可都是以团队形式战斗的,要说团队战斗经验,说不定我还比你们丰富呢。”花怜一脸骄傲的说道。

  “咳,夸你几句,还吹上了。”零环抱着胳膊看着花怜说道。

  “谁吹了,这是事实好吗?至少我自信比你强,7~级~~”花怜反驳道。

  “你~”

  花怜和零两人互相给对方撇了一个白眼,“哼~”。

  “好了,我们走吧。”苏泽野说道。

  “嗯,应该就在前面不远处了,我来带路。”花怜走在前面说道。

  “我们走。”

  “好咧~”

  在前面走的过程中零想走到前面去,结果不小心碰了花怜一下。

  “喂,尖牙鬼,你撞我干嘛。”花怜说道。

  “什么,你叫我什么?谁是尖牙鬼?”零难以置信的问道。

  “没什么啊。”

  “咳,你把话说明白。”

  “你天天露着两个尖牙,又是个吸血鬼,不是尖牙鬼是什么?”

  “你才尖牙鬼呢,我的牙碍着你了吗。”

  “没有啊,谁说碍着我了,又不关我事。”花怜一副不屑的样子说道。

  “你。。。。。。,你还是个”零指着花怜说道。

  “嗯?是什么?你说啊。”

  “是---矮冬瓜。”

  “你。。。。。。”花怜怒了。

  “我,你,我现在只是年龄还小,还没有张开罢了。”花怜生气的辩解到。

  “我,我,我,你,你,你什么啊,我说的不对吗?”零低头俯视着这个只到零胸部的娇小的花莲说道。

  “你。。。。。。,啊~,苏泽野你看看你的好队友。”花怜向苏泽野说道。

  “哎,你们两个确定是今天第一次见面吗?”苏泽野打趣的说道。

  “当然,谁认识他(她)啊。”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切~”

  就这样一路上说说闹闹,吵吵笑笑,很快就来到了花怜所说的那个藏有稀有武器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稀有道具就在里面。”花怜指着一个山洞说道。

  “原来是在山洞里。”苏泽野说道。

  “嗯,不过。这道具周围存在着强大的结界,凭我单人的力量根本没办法突破它。”花怜担忧的说道。

  “里面现在除了结界,还有其他魔兽什么的吗?”苏泽野问道。

  “应该没有了,因为周围布下的强大结界,一般魔兽都不敢靠近这个山洞。”花怜说道。

  “那我们走吧,进去吧。”苏泽野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