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中二世界的加减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暂停

中二世界的加减法 加加奈 1767 2019.08.30 23:32

  下午,上完课后。

  利用自由活动时间,千千奈和夜之川来到了办公楼找到了克顿教授。

  把夜之川的情况向克顿教授说明以后,克顿教授也感到十分的惊讶。

  因为在克顿教授几十年的教学生涯中,只见过一位使用空系魔法的人,那个人传言他是'外来人',也仅仅是匆匆的一面之缘。

  没想到,今天有幸还能再有生之年见一见空系魔法使,克顿教授感到十分的高兴,笑呵呵地仔细端详着夜之川的【御界】。

  一阵探究之后,克顿教授不由得啧啧称奇,料想这几十年的教学生涯,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就遇到了两件奇事:一是千千奈一开始的没有魔法属性,后来又突然转变成了冰系魔法;二是夜之川现的这个一开始同样没有属性,现在却突然转变成了空系魔法,并且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了经验值。

  面对夜之川这在本校唯一的空系魔法使,克顿教授认为这可能是今年圣安学园能够在封魔祭上夺得冠军的关键。因此,立即召集学园内董事会,开展紧急应对方案。

  千千奈和夜之川被通知暂时暂停一切训练活动,等候董事会的通知。

  两人只能暂时先回去,等候消息。

  在路上,千千奈根据她对空系魔法使了解到的相关信息向夜之川进行了解释。

  [空系魔法,是空系魔法使使用的魔法属性。它在魔法使史上属于极其罕见的一种魔法属性,迄今为止已知的魔法使人数极少。

  自然系魔法,它们一般是等级低的时候的技能都是相同的。但是,随着等级的提高和魔法使的能力不同,技能会存在些许的差异。

  而特殊系魔法,尤其是空系魔法技能的差异性尤其明显。

  据史料记载,空系魔法使还没有过技能完全一样的存在。

  空系魔法,据外界了解。它本身是空无一物的一种属性。即是一切都不存在,而又像是包容着一切的一种极其特殊的属性。

  空系魔法,会根据接触到的魔法使及其属性进行模仿提炼升华,融合成自己的一部分。

  至于,空系魔法到底会是一种什么样的魔法属性,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对于它的具体操作更是无从知晓。]

  听了千千奈的解释后,夜之川对于空系魔法才算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

  听起来倒是一个很厉害魔法,不过,这也是其物配其人罢了。

  回到家里,千千奈本来想去找千墨炎,想从千墨炎这里了解到很多关于空系魔法的事情。

  不巧的是,千墨炎因为特动队的紧急任务去了立普顿的另一个地区——佛罗区执行任务。

  对于从父亲口中探听到点关于魔法上的事情,千千奈连想都没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还是和千千奈联系紧密的事情。

  吃过晚饭后,千千奈以想陪母亲去院子里走走为由拉着母亲来到了花园里。

  夜晚的花园多了几分静谧,萤火虫在花园里飞舞着翅膀,点缀着莹莹星光。

  坐在庭院的秋千长椅上,千千奈挽着母亲的臂膀,安静地靠在母亲的身旁。

  过了一会儿,母亲大概也猜到了千千奈想干什么。

  温柔地拍了拍千千奈的额头,“小千,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啊?”

  千千奈抬头看向母亲,借着萤火虫的光亮,灯光映射下的千千奈的俊美的轮廓更加凸显,灯光透过长长的睫毛,照亮了千千奈深邃的眼睛。

  “母亲,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这件事。”

  “母亲知道你想要参加封魔祭,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魔法使甚至走的更远,母亲都支持你,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母亲温柔地抚摸了千千奈的额头。

  明白母亲这么疼爱自己,千千奈靠在了母亲的肩头呆了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抬起头来,认真地对母亲说:“母亲,我是真的想要参加封魔祭,这是女儿的梦想。我好不容易说服了父亲让我进了圣安,好不容易参加了选拔赛。但是,现在阿川他出了点问题。”

  “什么问题呢?”

  千千奈就讲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所以,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空系魔法到底是好还是坏,我担心阿川他应付不来。。。。。。”

  听到千千奈说夜之川是空系魔法使,千母也是感到很惊讶。

  虽然,在空系魔法具体的操作上千母并不太清楚。但是,千母还是向千千奈推荐了一个人,据说她对于魔法使这方面的知识比较有研究。

  只不过,千母并没有明确地说明这个人是谁,只是说在董事会出了解决方案后,可以让千千奈去拜访一下。

  夜深,千千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关于自己,关于夜之川都有太多的疑问。

  对于执着参加封魔祭,千千奈自己也有说不明白的地方,只是,现状她是一定要参加封魔祭的。

  感受到千千奈的情绪的波动,卟哩也跳了出来。

  随着千千奈等级的提高,卟哩的等级也随之提高。

  从 lv2升到了lv3 20/36o

  等级提高以后的卟哩显得更加活泼可爱。

  不会说话的卟哩,只能卟哩卟哩的叫着,安慰千千奈。靠在她的身旁,有了卟哩的[安抚]技能,千千奈很快进入了梦乡。

  ————————正文完

  下面是限时小彩蛋分享,与后期剧情有关,为其他平行时空的存在故事。其一之(二十九)

  “喂,喂,快醒醒,零。”苏泽野晃动着酣睡在床上的零说道。

  “啊~,怎么了~”零努力挣扎地晃动的身子迷糊糊的对泽野问道。

  “大清早的,我还没睡醒呢。”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啊~零~”泽野一把揪起零的耳朵后说。

  “啊啊啊啊~干嘛呀,泽野,我这不是正在起嘛。”

  说着,零伸了一个大懒腰,一个快速的翻身,跳下了床。说来也巧,零刚刚下了床,度就,啪,的出现了。

  “早啊,主人。”

  度看到刚睡醒的主人,兴奋地围绕着零转了好几圈,差点把零给转晕了。

  “停,停,停,就此打住。我说度,你下次出来的时候呢,还能不能控制一下你自己了。唉,每次见我都搞得像百八十年没见过我了一样。”

  见主人这么说道,度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望向零,小样子着实可怜的很。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仿佛星空般干净透亮。

  “哈哈哈,度,谁叫你总是缠着零啊,被讨厌了吧~”

  兮噜在一个不合时宜的场合出现,又在出现的时候偏偏说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度听到兮噜说的话之后信以为真,圆圆的眼睛里慢慢积起了小泪花,直勾勾的看着主人。

  “好了,兮噜,就不要吓唬度了。你明明知道度的个性单纯,你这样说度会当真的,还不赶紧向度道歉。”

  在听到泽野的训斥话之后,兮噜调皮的向泽野吐了吐舌头,“对不起了,度。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啦,别当真啊,嘻嘻。”

  “我,我才没有当真呢,可恶的兮噜。”度抽了抽快流出来的鼻涕后说道。

  正在这边正热闹的时候,那边的零也——手忙脚乱的,“快速地”穿好了衣服,整理完毕。

  整理好的零边稍稍整理一下衣襟边走到度的身边,抚摸了度一下后说道:“小家伙,你可是我的好搭档,怎么会嫌弃你。”

  “好了,我们下去吧,他们都在等着我们呢。”

  下楼之后,眼见花怜开心的向泽野他们招手,旁边还站着钢滕一行人也在向他们打招呼。

  “哟,早啊,你们怎么来的这早。”

  看到钢滕也来了之后,刚下楼的零一个小健步跑到了钢滕的身边,还把胳膊胯到了钢滕的肩上。

  “我说,零兄弟,你这也也太不够意思了哈,让我们一大清早的就在这楼下等了你这么久啊。”钢滕瞥了一眼零叹了一口气说道。

  “就是,就是。我说尖牙鬼你也太懒了吧,这都太阳晒屁股了,你才起啊。我猜呀,你现在虽然起来了,也是被小野哥哥叫起来的吧?”花怜站到泽野的旁边双手环抱着胳膊'鄙视'的瞥向零。

  “咳,你个冬瓜妹,能不能说我点好啊。”

  零见状也知道是自己起晚了,尴尬的挠了挠头,瞥了一眼泽野后笑着说道:“哎呀,钢滕,你也说了大清早的嘛,在意这个干什么呢。大清早的,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说道开心,大清早的怎么能少了一顿丰盛美味的大餐呢,是吧?”

  零顺势还将胳膊搭到了泽野的肩膀上,泽野却不动声色的一抖肩将零的手撤了下去并向餐厅的方向走去,其他人也顺势跟了过去。倒是泽野这么一撤,零差点失去重心,打了一个踉跄。

  看着一个个的都走了,零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道:“唉,我说,你们倒是等等我啊!”

  不一会儿,泽野他们便都到了餐厅里。刚刚坐下,餐厅的服务员便热情的走了过来。

  “早上好,各位!”

  “早上好!”

  “早上好!”

  。。。

  “苏先生,今天您还带了朋友过来了,今天你们想吃点什么?”服务员十分熟悉的向泽野询问着。

  坐在一旁的零看了看服务员,唉了一声之后假装'不满'说道:“小宁姐姐,你每次过来,都是先向泽野他们问好,我就不存在吗?怎么不问问我想吃什么。”

  小宁看了一眼零后礼貌性中带有那么一点点不情愿的问道:“那,这位先生,您想吃点什么?”

  零看了看小宁,既然都搭理自己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回应你吧,零心想道。零正准备结果小宁手里的菜单,小宁转身就递给了对面座位的泽野。

  “唉,怎么就给小野了呢?我呢?”零皱着眉头说道。

  一旁的钢滕和花怜见此场景也只能强忍着偷笑,瞥向一旁。

  看不下去的花怜,笑嘻嘻的拍了拍零的肩膀后说道:“唉,你就认命吧。谁叫你以前每次来了都要调侃一下小宁姐姐的眉毛,还说人家的眉毛像毛毛虫,愿意理你才怪呢。小宁姐姐愿你看你一眼呢,已经很不错了,你就知足吧哈。”

  零听到花怜这么说,紧接着就回了花怜一个白眼。没理说的零冲着泽野说道:“小野!我要吃爆炒雪羚肉,还有蓝鱼血丝汤!”

  “是,是。”泽野瞥了一眼生闷气的零,无奈的笑了笑。

  “小野哥哥,我要这个,还有这个。。。”

  “哎?钢滕,你坐在那桌的兄弟们打算吃什么,让他们慢慢点,今天我请客。”

  花怜看着泽野笑了笑,“还是小野哥哥大气。”,说完还顺带瞥了一眼零。

  零从花怜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嫌弃。。。

  “唉~,我先声明啊。首先呢,我和小野的钱都是共用的,我可不是没钱啊;其次呢,我现在金库里只是暂时性的~没~钱~了而已。等我过些天有钱了,一定请你们吃顿大餐,一定。”

  “行了,尖牙鬼。谁不知道你啊,还说自己没钱了,肯定是你自己又偷偷乱买东西花光了小野哥哥给你的'零用钱',所以把你的小金库给冻结了吧?”花怜一副鬼灵精的样子说道。

  “你。。。”

  “好了,菜也都点好了,你们两个都消停会吧。唉,是该说你们敢情好呢,还是感情好呢。”

  “谁跟他(她)感情好!”

  “你。。。”

  “哼。。。”

  见他们两人如此逗趣钢滕和择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顿时餐桌上充斥着欢声笑语。

  在品尝了一顿美味的“早餐”之后,终于来到了公馆。

  进入公馆后,零就率先来到了格雅的服务台。

  “嘿,格雅姐,上午好啊!”

  格雅看了看零,又看了看钟表上的时间,抿了抿嘴,“还上午呢,这都快过了正午了好吗?”,又看了看后面的泽野等人,“你们怎么现在才来,其他的队伍都已经登录完毕,现在都已经进入墟境(即为了中大型比赛专门而设置的特殊空间)之中了。”

  “格雅姐姐,这你就该问问现在站在你面前的这位睡到太阳晒屁股的仁兄了。”花怜歪歪头对格雅说道。

  花怜说完之后,在场的人都不自觉的笑出了声,而零无话可说顺便给了花怜一个白眼。

  泽野看了看印记上的时间,走上前去对格雅说道:“格雅姐,现在一共登录了多少个队伍?”

  格雅打开面前的数据库系统,一面白透明的屏幕便以360度立体的形象展示在了大家的面前。屏幕上清楚的显示了目前登录到墟境的队伍的数量及结构组成比例等数据。

  “目前进入墟境的已经有36个队伍,其中五人以上的中大型队伍有6个。”格雅认真的解说道。

  “看来目前的形式还不是很乐观啊,如果我们的队伍要取得优胜,这6个强劲的队伍就占了全部参赛人员的六分之一。”钢滕看着屏幕上的数据略皱着眉头和泽野说道。

  “确实如此,我们如果想要赢,必定要和这12个队伍有一场无可避免的战斗。而现状却是对我们有点不利,这12个队伍的人数都在5人以上,而我们两个队伍加起来才6个人,首先在人数上就落后了别人一截。”泽野向大家分析着目前略微不利的状况。

  听着泽野和钢滕认真的分析着局势,花怜不禁想起了前些天在糊里糊涂的向泽野和零表明了想要加入他们的队伍,本以为他们可能不会答应,毕竟当时并没有给予自己任何回应,自己还说完就跑掉了。然而,在回到住处后就收到了来自归零队的入团邀请。自己原本不抱希望的事,他们却那么决然的就邀请自己加入了队伍里。花怜除了在心里默默地感动之外,还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提高自己的阶值。因为这样才能不辜负他们对自己的信任,才能够提升队伍的阶值,才能够确保比赛获得优胜。

  花怜想着想着就想出了神儿,旁边的零扭头看了看花怜,心想到花怜又在发什么呆呢。

  “唉,想什么呢,说出来听听呗。”

  “我在想啊,这都要比赛了,你的阶值还在一阶9级上徘徊,唉~~”花怜无奈的叹了口气。

  “冬瓜妹不要说的像是自己已经和泽野一样都是二阶了好不好,你不也和我一样嘛。”零不服气的说道。

  听到零这么说,花怜着实不敢苟同。虽说现在自己确实在阶值上与零相同,但在此之前自己都是一个人。因此,在提升的速度上不如加入队伍的提升的快。但是,在加入归零队之后,经过自己的不屑努力,阶值也是在飞快的提升中。怎么能和你这睡觉睡到自然醒的家伙一个样子。

  “......”

  不远处传来钢滕的呼叫声:“零兄弟,不要再欺负人家花怜了,你们俩赶紧过来吧,登录程序要开始了。”

  听到钢滕的呼叫声,花怜看着零露出一抹微笑,然而,恰巧被零看到。

  两人没有再说些什么,都想着前边慢跑了过去。

  “我说,咱们现在就要开始进入墟境了嘛。”零问道。

  泽野看了看零,环抱着胳膊说道:“我说,零大人啊,现在乌有镇只剩下我们的队伍还没有登录完毕,难不成你是想等到下一次再参加嘛?”

  “嘿嘿,我可没这么想啊。还是这次参加最好了,下一次可是一年以后。我可不想再在起点的小镇呆上一年,倒不是说我不喜欢这里,只是,作为一个有远大目标的人怎么可以止步在起点的地方呢?钢滕你说我说的对不对?”零一脸写满雄心壮志的模样说道。

  钢滕及其他人看了看零都异口同声的附和道:“是是是。”

  这时格雅走了过来,看着几位说道:“好了,你们现在准备好了没有,我要开始了。”

  只见几人都站立了起来,将右手握拳内侧置于胸口位置。随着格雅打开数据库中登录系统程序,几人的右手的印记都一同发出了朦胧般的光亮,并向着屏幕上的'登录入口连接处'位置发出了条连接光束。

  随着格雅向几人赠上祝愿的话语,在一秒钟之后,一阵白光闪过,几人来到了宛如一个新世界般的墟境之内。

  “喂,喂,快醒醒,零。”苏泽野晃动着酣睡在床上的零说道。

  “啊~,怎么了~”零努力挣扎地晃动的身子迷糊糊的对泽野问道。

  “大清早的,我还没睡醒呢。”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啊~零~”泽野一把揪起零的耳朵后说。

  “啊啊啊啊~干嘛呀,泽野,我这不是正在起嘛。”

  说着,零伸了一个大懒腰,一个快速的翻身,跳下了床。说来也巧,零刚刚下了床,度就,啪,的出现了。

  “早啊,主人。”

  度看到刚睡醒的主人,兴奋地围绕着零转了好几圈,差点把零给转晕了。

  “停,停,停,就此打住。我说度,你下次出来的时候呢,还能不能控制一下你自己了。唉,每次见我都搞得像百八十年没见过我了一样。”

  见主人这么说道,度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望向零,小样子着实可怜的很。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仿佛星空般干净透亮。

  “哈哈哈,度,谁叫你总是缠着零啊,被讨厌了吧~”

  兮噜在一个不合时宜的场合出现,又在出现的时候偏偏说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度听到兮噜说的话之后信以为真,圆圆的眼睛里慢慢积起了小泪花,直勾勾的看着主人。

  “好了,兮噜,就不要吓唬度了。你明明知道度的个性单纯,你这样说度会当真的,还不赶紧向度道歉。”

  在听到泽野的训斥话之后,兮噜调皮的向泽野吐了吐舌头,“对不起了,度。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啦,别当真啊,嘻嘻。”

  “我,我才没有当真呢,可恶的兮噜。”度抽了抽快流出来的鼻涕后说道。

  正在这边正热闹的时候,那边的零也——手忙脚乱的,“快速地”穿好了衣服,整理完毕。

  整理好的零边稍稍整理一下衣襟边走到度的身边,抚摸了度一下后说道:“小家伙,你可是我的好搭档,怎么会嫌弃你。”

  “好了,我们下去吧,他们都在等着我们呢。”

  下楼之后,眼见花怜开心的向泽野他们招手,旁边还站着钢滕一行人也在向他们打招呼。

  “哟,早啊,你们怎么来的这早。”

  看到钢滕也来了之后,刚下楼的零一个小健步跑到了钢滕的身边,还把胳膊胯到了钢滕的肩上。

  “我说,零兄弟,你这也也太不够意思了哈,让我们一大清早的就在这楼下等了你这么久啊。”钢滕瞥了一眼零叹了一口气说道。

  “就是,就是。我说尖牙鬼你也太懒了吧,这都太阳晒屁股了,你才起啊。我猜呀,你现在虽然起来了,也是被小野哥哥叫起来的吧?”花怜站到泽野的旁边双手环抱着胳膊'鄙视'的瞥向零。

  “咳,你个冬瓜妹,能不能说我点好啊。”

  零见状也知道是自己起晚了,尴尬的挠了挠头,瞥了一眼泽野后笑着说道:“哎呀,钢滕,你也说了大清早的嘛,在意这个干什么呢。大清早的,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说道开心,大清早的怎么能少了一顿丰盛美味的大餐呢,是吧?”

  零顺势还将胳膊搭到了泽野的肩膀上,泽野却不动声色的一抖肩将零的手撤了下去并向餐厅的方向走去,其他人也顺势跟了过去。倒是泽野这么一撤,零差点失去重心,打了一个踉跄。

  看着一个个的都走了,零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道:“唉,我说,你们倒是等等我啊!”

  不一会儿,泽野他们便都到了餐厅里。刚刚坐下,餐厅的服务员便热情的走了过来。

  “早上好,各位!”

  “早上好!”

  “早上好!”

  。。。

  “苏先生,今天您还带了朋友过来了,今天你们想吃点什么?”服务员十分熟悉的向泽野询问着。

  坐在一旁的零看了看服务员,唉了一声之后假装'不满'说道:“小宁姐姐,你每次过来,都是先向泽野他们问好,我就不存在吗?怎么不问问我想吃什么。”

  小宁看了一眼零后礼貌性中带有那么一点点不情愿的问道:“那,这位先生,您想吃点什么?”

  零看了看小宁,既然都搭理自己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回应你吧,零心想道。零正准备结果小宁手里的菜单,小宁转身就递给了对面座位的泽野。

  “唉,怎么就给小野了呢?我呢?”零皱着眉头说道。

  一旁的钢滕和花怜见此场景也只能强忍着偷笑,瞥向一旁。

  看不下去的花怜,笑嘻嘻的拍了拍零的肩膀后说道:“唉,你就认命吧。谁叫你以前每次来了都要调侃一下小宁姐姐的眉毛,还说人家的眉毛像毛毛虫,愿意理你才怪呢。小宁姐姐愿你看你一眼呢,已经很不错了,你就知足吧哈。”

  零听到花怜这么说,紧接着就回了花怜一个白眼。没理说的零冲着泽野说道:“小野!我要吃爆炒雪羚肉,还有蓝鱼血丝汤!”

  “是,是。”泽野瞥了一眼生闷气的零,无奈的笑了笑。

  “小野哥哥,我要这个,还有这个。。。”

  “哎?钢滕,你坐在那桌的兄弟们打算吃什么,让他们慢慢点,今天我请客。”

  花怜看着泽野笑了笑,“还是小野哥哥大气。”,说完还顺带瞥了一眼零。

  零从花怜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嫌弃。。。

  “唉~,我先声明啊。首先呢,我和小野的钱都是共用的,我可不是没钱啊;其次呢,我现在金库里只是暂时性的~没~钱~了而已。等我过些天有钱了,一定请你们吃顿大餐,一定。”

  “行了,尖牙鬼。谁不知道你啊,还说自己没钱了,肯定是你自己又偷偷乱买东西花光了小野哥哥给你的'零用钱',所以把你的小金库给冻结了吧?”花怜一副鬼灵精的样子说道。

  “你。。。”

  “好了,菜也都点好了,你们两个都消停会吧。唉,是该说你们敢情好呢,还是感情好呢。”

  “谁跟他(她)感情好!”

  “你。。。”

  “哼。。。”

  见他们两人如此逗趣钢滕和择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顿时餐桌上充斥着欢声笑语。

  花怜仔细认真的左思右想着,因为自己也是十分的珍视这第一次缔结契约的宝贝。

  “我仔细想了想,我决定你的名字就叫做帕沃。因为在英文的解释中power是力量,你的原型是超能电磁脉冲炮,有着绝对的力量。你的力量能够使你强大起来,有能力保护自己,选择自己,我也因为你的强大的力量而能够得到你的保护,增强我的力量。我们携手同行,就会成为绝对的力量。那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呢?”花怜近看着小男孩温柔的说道。

  在水下苏泽野本身的火属性能力现在不能够发挥出它的真实实力,加上受到在水下的影响无法正常使用。

  在这时候只能借助零的暗之属性了,零使用暗之牢笼将其中的一头尖头鲸困住。

  被零用暗之牢笼困住的尖头鲸十分的恐慌,在惊吓之下变回了娇小的形态。因为害怕,这头尖头鲸发出嘶哑的尖叫声。

  尖头鲸的嘶哑的尖叫声回荡在这幽静湛蓝的深海中,远远听去神秘而悲伤。

  已经逃向深处的同伴在听到被困的尖头鲸的尖叫,没有选择自己逃走,而是返回去寻找那头尖头鲸。

  苏泽野本来已经距离返回的尖头鲸很远了,但是没想到它居然又从海底深处游了回来。并且,看都没有看苏泽野,直接向着被困的同伴快速的游了过去。

  返回的尖头鲸看到被困的变回娇小样子的尖头鲸同伴,显得十分忧伤,它在牢笼的周围游来游去试图撞开牢笼,但是试了多次后还是不能够冲破牢笼。返回的尖头鲸与被困的尖头鲸相互对看着,并发出了哀伤的叫声。

  显然苏泽野和零被眼前这感人的画面再一次的震惊到了,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零,趁现在赶紧用你的暗之牢笼,困住另一头尖头鲸。”

  “明白!”零皱着眉头说道。

  零再次使用暗之牢笼成功的将另一头尖头鲸关也在了牢笼里,两头尖头鲸因为惊吓都变回了娇小的形态。

  “终于,将这两只小家伙抓住了。”零费力的说道。

  “是啊,没想到尖头鲸居然是这么可爱又温柔的海洋生物。”

  “好了,先不要说这些了。这两头小家伙该吓坏了,赶紧猎取它们吧。”苏泽野说道。

  “嗯。”

  说着,苏泽野和零两个人游到了困住它们的牢笼旁对着两个小家伙温柔的说道:“小家伙,不要害怕。我们不是真的想要伤害你们,我们只是想取得你们的’镜像’中的你们。”

  “对啊,不要害怕。只要你们听话,我们一会儿就会放了你们。”

  ‘镜像’即是在对战外,捕获到野兽,神兽,魔兽等生物或其他东西时,为了不对其本身的生存空间及环境造成危害,而使用的根据捕获到的原型采用镜像的也就是相当于完全体复制的咔咔世界的通用能力。只不过,镜像中所反映出来的东西都是没有思想的,因为,镜像只能原本的复制身形及构造,但是复制物本身的思想是没有办法复制的。

  在达到一定等级之后,镜像可以复制并且保留复制物的信息,将信息存储在印记之中,等到需要的时候可以复制出来。

  不过,现在苏泽野他们还没有达到这种等级。

  镜像能力只能作用于已经捕获的生物或物体身上,对于没有成功捕获到的生物或物体是不起作用的。而且,镜像能力禁止使用在不正当地地方。

  两只小家伙似乎也听懂了苏泽野和零的话,停止了尖叫和摆动,安静了许多,用深邃的大眼睛看着苏泽野和零两个人。

  看到两个小家伙安分了下来,苏泽野和零两个人同时张开右臂,在手掌中激发出淡淡的光波,并一起喊道:“镜像----开启。”

  随着苏泽野和零两个人喊出镜像,从两人的右手手掌中激发出的光波在两个小家伙的面前形成了两个半透明的像镜子一样的东西。两个小家伙歪了歪头看着面前的两面镜子,在两个小家伙看的同时,镜子在面向苏泽野他们的那一面从镜中映出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可爱的小家伙并实体化。

  苏泽野将两个从镜像中实体化出来的两个小家伙收入了印记中的储物空间中,镜像也随之消失。

  “海洋中有这么可爱的生物,不也是海洋中的珍宝吗?”

  说着零解开了暗之牢笼,两只小家伙获得了自由高兴地在苏泽野和零的身旁游动着。

  “小家伙们,刚才对不起了啊。以后要小心一点可不要再被抓住了哟。”零微笑着对两个小家伙说道。

  “尤其是像旁边的这种吸血鬼哥哥,见到了一定要赶紧躲起来。如果被抓到的话,小心他会吸干你们的血哦。”苏泽野坏坏的说道。

  “喂,小野。哪有你这么坑自己队友的,真是。”零貌似生气的说道。

  两个小家伙信以为真的快速远离了零的身边,躲在了苏泽野的身后。

  “呵呵。”

  “好笑吗?”零盯着苏泽野说道。

  苏泽野看了看零哀怨的表情后对两个小家伙说道:“不过呢,这个吸血鬼哥哥就除外吧。”

  两个小家伙听了之后,才又安心的在零的身旁游来游去。

  过了一会儿之后,苏泽野和零两个人准备离开了。

  两个小家伙还有些不舍,发出呜呜的声音。

  “不要伤心,哥哥们有空会再来看你们的。”

  两个小家伙听了零的话之后,都从自己的额间的形状印记中释放出一颗深邃的晶石出来,并将晶石送到了苏泽野和零两个人的手中。

  苏泽野和零看到两个小家伙送的礼物也十分的开心,并抚摸着两个小家伙感谢着它们。

  两个小家伙送完之后,便一同向着深海中游去,逐渐湮没了踪迹。

  苏泽野和零也向着岸上游去,等到苏泽野和零两个人回到岸上之后,岸上的人也没有特别的去关注他们,都只是觉得可能又多了两个海中的冒险者罢了。

  但是,他们不知道苏泽野和零经历了怎样奇妙的瞬间,怎样感动的时刻。

  虽然,两个人并没有遇到传说中的虚幻的珍宝。但是,在这里遇到的尖头鲸和海洋中的那些可爱的生物却无疑是这海洋中现在存在在此处的绚烂的珍宝。

  海边,阳光还是那样的温暖,海风还是那样的轻抚着,不远处的海面上还不时地传来空灵的歌声。

  苏泽野和零离开了4区,带着两个小家伙送给他们的礼物一起。

  因为在委托之中,除了要求有两头小型尖头鲸之外,还要求要有一头中型雪羚。

  因此,苏泽野和零又赶往了2区的雪山。

  小男孩,听到自己的名字后,显然十分的开心,从觉醒到现在,第一次走了自己的名字。这个名字还是现在的主人那么认真的替自己取的,名字中蕴含的意义又是那么的美好,充满了对自己的期望和寄愿。

  从林子里窜出两头蛇形野兽,身形高大。

  三人抬头看着这两个野兽,警惕并打量着。

  为了防止这两头野兽突然袭击,苏泽野亮出了赤空,零亮出了银血,花怜伸出双臂,随时准备着。

  两头蛇形怪物迂回的靠近着苏泽野三人,似乎是在大量着并试图看清这三人的实力,不敢轻易进攻。

  “花怜,你之前见过这两只野兽吗?”苏泽野向着花怜问道。

  花怜一面防御着一面回答到:“我来了这几回,只有一次遇到过它们。”

  “那你知道怎么对付他们吗?”

  “我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那你是怎么过去的?”苏泽野又问道。

  “我之前就那么一次遇到了一只,在趁它不注意的时候,我就让它失去了重心,然后就偷偷溜进去了。”花怜说道。

  “啊,还能这样。”零说道。

  “但是今天来了两只,我的能力现在也就足以让一只暂时失去重心,没有办法同时对付两只。如果要两只都失去中心的话,只有几秒钟,没有办法穿过他们。”花怜说道。

  “那我们飞过去不就行了。”零说道。

  “我试过了,我之前在遇到另外一个魔兽的时候,试图通过我的能力让我飞起来。本来是打算飞到上面过去的,但是这极尽区似乎存在飞行限制,只能在低空飞行。单纯的想不通过战斗飞过去是近乎不可能的,之前那次只是我幸运罢了。”

  “也就是说,就算飞行也是无法避免战斗的吗。看来这个飞行限制也是在战斗范围之内的,对吗?”

  “没错,这个飞行的高度基本都在魔兽的攻击范围之内。”

  面对这一情况,苏泽野思考着对策。

  “花怜你的能力是控制重力和增强力量对吧?”苏泽野问道。

  “对。”

  “既然它们的移动速度很快又有些没有规律,那一会儿,你就先用你的能力让两只魔兽暂时的失去重力,接下来再听我的行动。”苏泽野指挥道。

  “好!”

  “零。”苏泽野看着零的眼睛叫了零一声。

  零立马就领会了苏泽野的意思,做了一个了解的手势。

  两只魔兽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向着三人发起进攻。

  按照苏泽野的指示,花怜看准时机让两头魔兽失去了重心,摔倒在地,动弹不得。

  零与苏泽野互相对视了一眼,零趁此机会使出暗之牢笼并用银血加以束缚,暂时的捆住了失去中心的两头魔兽。

  苏泽野则趁着零和花怜困住它们的这短暂的时间,用赤空使出了火龙诀,“花怜,快利用你的能力让火龙诀加大威力。”。

  “好!”花怜从手掌催发出一股力量,与火龙诀相融合。

  苏泽野使出火龙诀向着被困住的两头魔兽攻击了过去,加上花怜增强的效果,这一记火龙诀威力巨大,在瞬间就将两头魔兽打倒在地,化作颗粒形成点数收入了三人的印记之内。

  “好。”零开心的说道。

  “没想到你一个独行冒险家,也可以和我们配合的这么好。”苏泽野说道。

  “就是啊,没想到你这也蛮厉害的嘛。”零附和道。

  “那是当然,别看我现在虽然是一个人。但是,在我的世界啊,我们可都是以团队形式战斗的,要说团队战斗经验,说不定我还比你们丰富呢。”花怜一脸骄傲的说道。

  “咳,夸你几句,还吹上了。”零环抱着胳膊看着花怜说道。

  “谁吹了,这是事实好吗?至少我自信比你强,7~级~~”花怜反驳道。

  “你~”

  花怜和零两人互相给对方撇了一个白眼,“哼~”。

  “好了,我们走吧。”苏泽野说道。

  “嗯,应该就在前面不远处了,我来带路。”花怜走在前面说道。

  “我们走。”

  “好咧~”

  在前面走的过程中零想走到前面去,结果不小心碰了花怜一下。

  “喂,尖牙鬼,你撞我干嘛。”花怜说道。

  “什么,你叫我什么?谁是尖牙鬼?”零难以置信的问道。

  “没什么啊。”

  “咳,你把话说明白。”

  “你天天露着两个尖牙,又是个吸血鬼,不是尖牙鬼是什么?”

  “你才尖牙鬼呢,我的牙碍着你了吗。”

  “没有啊,谁说碍着我了,又不关我事。”花怜一副不屑的样子说道。

  “你。。。。。。,你还是个”零指着花怜说道。

  “嗯?是什么?你说啊。”

  “是---矮冬瓜。”

  “你。。。。。。”花怜怒了。

  “我,你,我现在只是年龄还小,还没有张开罢了。”花怜生气的辩解到。

  “我,我,我,你,你,你什么啊,我说的不对吗?”零低头俯视着这个只到零胸部的娇小的花莲说道。

  “你。。。。。。,啊~,苏泽野你看看你的好队友。”花怜向苏泽野说道。

  “哎,你们两个确定是今天第一次见面吗?”苏泽野打趣的说道。

  “当然,谁认识他(她)啊。”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切~”

  就这样一路上说说闹闹,吵吵笑笑,很快就来到了花怜所说的那个藏有稀有武器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稀有道具就在里面。”花怜指着一个山洞说道。

  “原来是在山洞里。”苏泽野说道。

  “嗯,不过。这道具周围存在着强大的结界,凭我单人的力量根本没办法突破它。”花怜担忧的说道。

  “里面现在除了结界,还有其他魔兽什么的吗?”苏泽野问道。

  “应该没有了,因为周围布下的强大结界,一般魔兽都不敢靠近这个山洞。”花怜说道。

  “那我们走吧,进去吧。”苏泽野说道。

  帕沃,帕沃,这就是自己的名字,真正的属于自己的名字。帕沃开心的在花怜的周围转来转去,十分的兴奋。

  “嗯嗯嗯,我非常非常喜欢主人你给我起的这个名字。那么,以后我就是有名字的了,我的名字叫做帕沃!”

  “对,以后你就是有名字的,你的名字叫做帕沃,你有属于你自己真正的名字,不是那样的统称,不是没有感情的冰冷的超能电磁脉冲炮,而是,属于你的,力量中孕育而出的帕沃。”花怜抚摸着帕沃的头说道。

  “你们两个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很不错吧?”花怜转身看着两人后问道。

  “我认为这个名字,确实是应该属于这个小家伙的。它使用这个名字当之无愧,很适合。”苏泽野环抱着胳膊说道。

  “我也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这个小家伙,从它的名字中就能够感受到它的力量。更何况,从我们来到这之后,它的力量我们就已经见识到不少了。这个名字,你取的很不错嘛。”零笑了笑对着花怜说道。

  “算你有眼光!”花怜得意的看了看零后说道。

  “那现在你也已经得到了帕沃,我们也应该回去了。”苏泽野对着大家说道。

  “对,我们该回去了。不过,现在外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零在听到了苏泽野说的之后,又想了想后说道。

  “我们先出去看看吧,看情况我们再做决定。”苏泽我说道。

  “嗯,我们走吧。”花怜说道。

  苏泽野、零和花怜三人正打算离开这个山洞,正在此时,帕沃却叫住了它们,“先不要走。”

  “嗯?怎么了帕沃?这里还有什么问题吗?”花怜回头看着帕沃说道。

  帕沃飞到了之前封存自己的水晶石柱的上面,“这个水晶石柱,在我觉醒之前一直为我输送着生命能量。现在,我被解封了,但是里面还是存在着许多的能量。”

  “残存的能量?”花怜等人发出疑问?

  “没错,这个山洞这些小水晶,一直在周围吸收着周围空间中的微粒能量,层层汇聚到这个水晶石柱之中,最终汇聚到我的身上,因而我在沉睡的时候,能量还是在源源不断的输送到我的身上并且保护着我。。”帕沃像是很自豪的说道。

  “那你之前在水晶石柱中沉睡的时候,在遭受外界攻击的时候,你是能够感知到的吗?”苏泽野疑惑的对帕沃问道。

  “在这种普通攻击中,是通过身体的自我防御机制自行抵御的。只有在最后的时候,我感知到了我主人的到来,我才渐渐的觉醒了自己的意识。”帕沃转身对苏泽野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苏泽野说道。

  “小野,怎么了吗?”零对着苏泽野问道。

  “啊,没怎么,没事。”苏泽野回过神来后说道。

  “那现在,帕沃你要怎么吸收这些残存的能量呢?”花怜对帕沃问道。

  “看我的吧!”帕沃自信的飞到了水晶石柱的正上方。

  在帕沃飞到水晶石柱的正上方之后,闭上眼睛,身体散发出了点点星辉,水晶石柱感应到了帕沃的召唤,微粒状的微弱的能量开始渐渐的被帕沃吸收到体内。

  花怜看到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扎着两个小马尾,眼睛大而有神,圆圆的小脸蛋,总是惹人忍不住想上去捏一把。

  “你好呀,姐姐我呢叫做花怜,是你们这两个哥哥的朋友。”花怜俯身笑着对小凌说道。

  小凌听了花怜的介绍后,很开心,“你好!哦,花怜姐姐你们赶紧进来吧。”

  花怜等人进到屋内,把刚刚他们买的鱼肉放到了一旁,花怜看到屋内十分的简陋。这个小木屋里只有一个房间,有一张老旧的小床,床的旁边有两把破旧的木椅和一张小桌子。往左边看去,应该是生火做饭用的地方,上面有一个烟囱,下面有一个简陋灶炉和几个简单的厨具。整体看上去,这个小木屋的一切看上去都透露着一股极其贫露的意味。

  花怜的世界一直饱受异族的侵扰,有很多流离失所的人。虽然,城市护卫管理局(负责保卫城市的一切生命及财产安全所建立的保卫、保障机构。)也一直在帮助着他们,但是大面积受灾后所造成的困苦却也是有些无能为力。

  花怜在她的世界也经常去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尽可能让他们少受些痛苦。

  虽然,平时看上去花怜总是一副大大咧咧,似乎看上去不会有烦恼的,活泼感动十分可爱的样子。但是,其实她的内心深处也是十分的柔软。

  花怜看着眼前的这个破旧的小木屋里的一切,回想起了自己世界的事情,不知不觉的就出了神儿。

  此时,因为小木屋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两张破旧的椅子。所以,苏泽野做到了椅子上,而零一屁股做到了小床上。

  “花怜姐姐,花怜姐姐,你怎么了?”小凌用孱弱的声音问道。

  “啊?姐姐没事啊。我呢,刚才在想一些事情,所以刚才没注意听,对不起了,你刚才在说什么呀?”花怜回过神儿来问道。

  小凌指了指旁边的小椅子说道:“没事的,花怜姐姐,如果你不介意,请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吧。因为,这里没有什么可以坐的地方。”

  “嗯,这个小椅子挺有趣的,姐姐我很喜欢。”在这个小木屋里的花怜今天变得格外温柔。

  小凌听到花怜这么喜欢并夸赞着,很开心。

  “奥对了,花怜姐姐、苏哥哥还有零哥哥,这里也没有什么可以招待你们的,这是昨天哥哥在集市上买的苹果,你们吃吧。”小凌从一个小箱子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两个苹果,转身对这几个人说道。

  苏泽野等人看到了放在他们面前的这两个苹果,心里不是滋味。

  小凌看他们都没有拿苹果的,皱着眉头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昨天哥哥只买了两个苹果,所以。。。。。。”

  零看到有些失落的小凌,抚摸着她的额头说道:“傻丫头,我们不是因为只有两个苹果才没有拿的,只是啊,哥哥姐姐们都已经吃饱了,所以呢,已经吃不下苹果了,知道了吗?”

  “小凌,我们没有生气。”苏泽野也摸了摸她的头说道。

  “你叫小凌对吧,谢谢你愿意把苹果分享给我们,但是就像刚刚你的零哥哥说的,我们真的已经吃不下了,所以,你就把苹果好好的放起来回来和你的哥哥一起吃,好吗?”花怜微微笑看着小凌说道。

  “嗯~,那好吧。”小凌犹豫了一下说道。

  零看到今天花怜居然这么温柔,也着实有些吃惊,忍不住看了看花怜。

  “你看我干什么,尖牙鬼?”花怜发现了零在看着他并说道。

  “谁看你了,我看的是小凌好吗,冬瓜妹!”零假装不知道的说道。

  花怜一听这个,生气的说道:“你再说一遍,前些天叫我矮冬瓜,现在又叫我冬瓜妹,你才是冬瓜呢!”

  “我只是觉得冬瓜妹比较符合你娇小的气质而已啊。”零挑着眉头说道。

  “你。。。。。。”

  小凌看到两个人都快要吵起来的似的,着急的说道:“花怜姐姐、零哥哥,你们不要吵了,都是我不好。”

  刚刚还在斗嘴的两个人,看到小凌自责的这么说,却异口同声的说道:“不是你的错。”

  两人听罢,瞪了对方一眼,“哼~”

  小凌看到他们两个人不吵了,不自觉的噗嗤笑了出来。

  花怜、零和苏泽野看到小凌笑了,也跟着笑了起来。

  几个人在小木屋里说说笑笑的度过一段时光,然不知窗外已近傍晚十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