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中二世界的加减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9章

中二世界的加减法 加加奈 1490 2019.10.31 23:43

  第二天清晨,苏泽野和零起床后收拾完毕便来到楼下餐厅准备吃早餐。

  苏泽野和零到了餐厅之后,没想到的是花怜已经来到餐厅等候他们两个了。花怜静静地坐在餐厅靠窗的位置发呆,零和苏泽野看到她后,零便快步走了过去。

  零看了看发呆的花怜,突然用力的拍了下餐桌,并冲着花怜说道:“哎,想什么呢,大清早的?”。

  花怜被这突然的响声吓了一跳,从发呆中清醒过来,“啊,你干什么呀,吓了我一跳。”花怜鼓着腮生气地说道。

  “谁叫你在这发呆啊,叫你你都听不到。”零瞪着眼看着花怜说道。

  花怜看着这个一大清早的就来找茬的零,一怒就拍了桌子,站了起来与零互相瞪着眼。

  苏泽野看着两人,也是无奈拍了拍零的肩膀示意让他先坐下来。

  “你们两个就别吵了,零你一大早就不消停,花怜你这么早来这是又有什么事儿吗?”苏泽野看着花怜说道。

  花怜在听了苏泽野的劝解之后,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坐了下来。

  慢慢恢复笑容的说道:“怎么,没事我就不能来了?难道是小野哥哥你不欢迎我来吗?”。

  苏泽野听到花怜的质问,尴尬的解释道:“没,哪有。你随时都可以来我们这里,我随时欢迎。不过,什么时候我变成你哥哥了?”

  “就是啊,什么时候小野变成了你这个冬瓜妹的哥哥了?你也不看看交情,别来随便就认哥哥好吗!再说了,要说哥哥那这里也是我最大啊。”零得意的说道。

  花怜听到零这么自恋又嘲笑自己的话,虽然脸上尽量保持着微笑,但是花怜的脚却已经踩在了零的脚上。

  “你说什么?我刚才没听清啊。”花怜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来对着零说道。

  “啊~,疼,疼,疼,你~~~”

  花怜与零都瞪着对方的眼睛,不依不饶,气氛一阵尴尬。

  幸好此时,苏泽野从中间调停,劝说两人,两人才罢休。

  “你们两个人,一见面就吵。零,你也是的,我们的人类的年龄怎么能和你们吸血鬼的年龄相提并论呢?你们吸血鬼寿命无穷无尽的~”苏泽野调侃道。

  零侧摊在沙发上,环抱着胳膊,一脸的不赞同。

  “小野,这么说就不对了哈。虽然我们吸血鬼族确实是一般死不了的,但是如果我们的心脏被挖出来,远离身体超过24小时,我们也是会消失的好不好。”

  “哎呀,是这样啊。那,你介不介意现在我把你的心脏挖出来参观参观呀~”花怜挑逗的说道。

  “。。。。。。”

  “你这个冬瓜妹,你是想要谋杀我吗?”零惊奇的直直的等着花怜说道。

  花怜看着零的样子觉得十分好笑,哼,谁叫你之前一直欺负我来着,还给我起了这么土的一个外号。花怜咧嘴笑出了声,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不过,话说回来,你,现在有多少岁?”花怜十分好奇的瞪大眼睛看着零问道。

  零听到花怜问及他的年龄,犹豫了一下。毕竟,活了那么久,如果把年龄说出来,花怜肯定又要那这件事来取笑他。这样看来,说还是不说呢?零倚在沙发的边上皱了皱眉头。

  花怜看他迟迟不说话,有点着急。不过,鬼灵精的花怜转过身去笑眯眯的靠在苏泽野的边上问道:“小野哥哥,你知不知道尖牙鬼多少岁呀?”

  苏泽野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花怜,又看了看零,正准备要开口说些什么,就被零制止了。

  “怎么?还不能说吗?”花怜看到零制止了苏泽野,假装生气的说道。

  一个大男生,还怕暴露自己的年龄,我非得知道不可,嘻嘻。

  零看到发呆了的花怜,想着这个冬瓜妹心里肯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好啊,我可以告诉你。不过呢,对于吸血鬼来说年龄可算是秘密哦。因为,在吸血鬼族存在的年岁越久,力量就越强大,也因此其他吸血鬼如果能够吸干力量大的吸血鬼就可以获得他的力量,从而变得更强大。我如果把这个告诉了你,可就等于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你啊。所以呢,我告诉你我的年龄,那你也得告诉我你的一个小秘密,这才公平嘛。”零用略显严肃的表情说道。

  花怜听到零这么说,也也有点小犹豫。可是,心里还是想知道。。。。。。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苏泽野和零的脸上,苏泽野皱了皱眉头,惺忪着睡眼看了看时间。

  “啊,已经九点多了。”苏泽野有气无力的说道。

  “嗯?”

  “我们该吃点饭,然后去公馆接委托了。之前把委托的石生花那些东西都给了那个老板,我们俩这五个银币撑不了太久的,起来吧。”

  “今天是周一了吗?”零慢悠悠的起后说道。

  “是啊,已经周一了,没想到在这个世界时间倒是一致的。”

  “度~”零叫道。

  “主人!”

  零把度召唤出来后,度酝酿了一会儿,在口中吐出了一颗带有血红色光晕的没有实体形态的珠状物---血凝珠。

  血凝珠是吸血鬼族用来吸收身体所必需的物质,在血仆体内形成的能量体集成物。

  零用手接过血凝珠并将它吞入体内,在吞下血凝珠的那一瞬间,零的脸上出现了像血管状的印痕但又很快消失了。在零拿到血凝珠的同时,度也自动回到了印记内。

  苏泽野看着已经没事的零说道:“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使用血凝珠,我还以为会是什么更稀奇的东西呢。”

  “怎么,让苏大少爷失望了?”

  “呵呵,看来我的世界对于吸血鬼的看法偏离了事实啊。”

  “哼,我可是具有高贵血统的始祖吸血鬼。所以,根本不需要天天吸血,当然更不需要直接去吸食鲜血。不过,如果我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血凝珠无法修复我的时候,我才会吸食鲜血的。怎么,怕了吧?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吸干你的血。”说着零就露出尖牙吓唬苏泽野。

  在零的世界吸血鬼是有明确的等级之分的,等级从高到低分别是始祖吸血鬼(吸血鬼的最原始的始祖及直系后代)、高等吸血鬼、中等吸血鬼、普通吸血鬼。帝国的领导者只能是始祖吸血鬼,高级的吸血鬼一般都会有至少一个的血仆(鲜血或血凝珠的提供者)提供物质所需的’食物’,这可以使他们在几天之内都不用再吸食,而一般的吸血鬼只能依靠外在的血液维持每天的需要。

  苏泽野走到窗帘前,大手一拉窗帘,整个房间瞬间充满了阳光,并说道:“那么,这阳光照在你的脸上也是没问题的喽。”

  “啊~快关上!我不行了,我要消失了~”零夸张地做出十分痛苦的模样。

  “行了,你要是在前几天这个样子我还相信。不过,现在只觉得你的演技太浮夸了。”苏泽野摇了摇头说道。

  “。。。。。。”

  “从第一天见到你,你丝毫不在意太阳的存在。虽然当时近乎傍晚时分,我就有点奇怪了。直到第二天,你直接暴露在阳光下还毫发无损,我就知道你根本就不惧怕阳光。”

  “那你还这样逗我!”零皱着眉头说道。

  “我只是问问你而已。”

  “嗯,走吧。”

  苏泽野和零两个人在旅馆楼下的餐厅里吃过’早饭’之后,就出门去了公馆。

  走在路上,街上的人们都热情地和他们两个打招呼。

  到了公馆之后,苏泽野和零两人拿了一份来自一餐馆的委托。委托的内容是:要求捕捉一头中型的雪羚和两头小型的尖头鲸,委托悬赏金是8个银币。

  在咔咔世界住在一般的旅馆一晚所花费的费用大概在1个银币左右,一个人吃一顿饭大概在20个银币左右。所以说,几个银币就够吃好几天的饭了。

  “唉,小野,你怎么总是接这种难度这么高的委托。”

  “越是难度高,我们能够提升的能力值不也就更高吗,能够收到的悬赏金也多啊。况且,我们这些天在不接委托的时候,不也经常去战斗区训练吗?现在你是一阶6级,我是一阶8级。这种难度的任务,应该不在话下吧!”

  “是~,明明一开始是我等级高的,结果现在我却比你少两级!”零说道。

  “那还不是你,在训练的时候总是漫不经心的,有次还被一只小型野兽划了一道。”

  “。。。。。。”

  苏泽野和零两人现在也逐渐习惯在这里的生活,每天除了接受委托之外,还经常去战斗区训练,之所以他们两人能够在折磨短的时间内提升这么快也不是什么偶然的事。

  他们其实也在努力提升着自己的实力,为了早日能够去往下一个雾之大陆的下一个小城---乌撒城。

  “这个雪羚应该是在2区的雪山中,不过这个尖头鲸是什么?鲸鱼吗?”零疑惑问道。

  “没错,我问了一下格雅姐,她说尖头鲸是一种生活在海洋中的鱼类。”

  “海洋?就是位于4区地下岩层区的那个吗?”

  在这里的战斗区内并没有独立的海洋区,这里的海洋是位于4区地下岩层区,冒险者在达到5级以上水平才能进入的岩层上位领域。

  又因其海洋生物的肉质鲜美,有的种类还是很不错的道具或稀有道具兽类。因此,价格都比较昂贵。

  “现在,以我们的能力对付这些兽类,加上我们两个的通力合作,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嗯。”

  因为能够进入海洋层的都是等级是5级以上的冒险者,所以,海洋层的人实力都不容小觑。

  苏泽野和零两个人来到4区的入口处,当等级达到5级以上,4区的入口处就会呈现两个入口。一个是地下岩层的入口,一个是海洋层的入口,两个入口紧紧相连相互呼应。

  苏泽野和零进入海洋层,进入入口后连接到海洋层这边的入口在一片沙滩上。

  这里除了有为任务或者训练来到这里的冒险者之外,还有些来这里休闲放松的冒险者们。他们在沙滩上悠闲自在地沐浴着阳光,吹着海风,吸着新鲜的空气,十分的惬意。

  “唉~,他们还真是悠闲呐。”零有些羡慕的说道。

  “不用羡慕了,现在的我们还没有时间更没有金钱去想这些。”苏泽野拍了拍零的肩膀说道。

  在战斗区域使用休闲设施,这是需要使用较高的租金的。

  “咻,好了。准备准备,我们要下海了。”

  “好!”

  说着苏泽野和零开始变换水下模式,即在冒险者等级达到5级以上水平时,就可以使用水属性的能力。但是除了冒险者自身自带的原有属性外,通过后期等级的提升而获得的能力属性都是需要加强锻炼而逐步提高的,

  水属性最开始是只能操纵小质量的水珠,经过逐步提升后可以操纵水的分布,也可以操纵水在水里自由活动。

  虽然,之前都没有真正的进入过海里,但是为了应对像今天这样的情况,苏泽野和零也是在这方面下了不少功夫。

  扑通一声两人纵身一跃就跳进了海里,多亏了之前的努力,苏泽野和零在水下的活动并没有受到太大的阻碍。

  在水中两人的周身都被透明的水泡保护着。

  “看来,我们的联系没有白费啊,小野。”

  “嗯。”

  “不过身体还是不如在陆地上灵活,有点不受控制。”零晃动着身体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在练习的时候总是玩起来。”苏泽野帮零稳住了身体后说道。

  “好了,赶紧去找找尖头鲸在哪吧。”

  “好嘞!”

  苏泽野和零两个人向着深海出游了过去,越往深处游光线越暗。

  完

  在这深不见底的海洋之中,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在这片犹如夜空般湛蓝的深海中,埋葬着一件稀有珍宝。没有人见过这件稀有珍宝的真实样子,也没有人知道它是否真实。

  传说中的这件稀世珍宝,没能有人窥见过它的真容,充满着虚幻的色彩,不知是否真实,是否真实的存在,只是这样的一个被人们言传出来的稀世珍宝,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心驰神往。

  或许,在这份虚幻的稀世珍宝的追逐潮流中,也许人们早已经遗失了原本所追求的那份纯粹的探险精神,而逐渐变成了为了追求力量、荣耀的必要途径。

  但是,为了一窥这件珍宝的全貌,为了得到这件还不知是否真实存在的珍宝,有一个又一个的冒险者纷至沓来。为了能够占得先机,为了能够一窥全貌。但是现在没有人能够’活着’回来。返回来的冒险者无疑都遗失了进入深海中的那段记忆,并且失去了一部分能力值。

  追求的过程中失去了原本的那份纯真,并且在这过程中越来越偏离原来的轨迹,在遇到危害利益的情况出现后,就会慢慢的失去兴趣,甚至由原来的兴趣转变成厌恶。失去原本的目的,这件传闻中的稀世珍宝就渐渐的真的变成了虚幻的那件稀世的珍宝。

  久而久之,冒险者基本都不在去追寻这件虚幻的珍宝了。

  苏泽野和零向着深海处游了很久之后,在一堆礁石旁发现了一头大型海洋野兽。

  透过海洋中微弱的光亮,看到的那头大型海洋野兽,外形就像是人类世界的虎头鲸一样,但是要比虎头鲸看着更加凶恶,在额头的中间长着一个坚硬的长长直直的犄角,两只眼睛圆圆大大的,非常的吓人。

  因为在水中,说话的声音会受到水波的影响。因此,苏泽野和零两个人用心传音进行对话。

  苏泽野看着这头看似十分凶恶的海洋中的大型的海洋野兽,两个人小心谨慎的观望着。毕竟,在海洋中这可是第一次真实的实战中遇到的情况,况且,第一次遇到的就是这么令人感到害怕的大型的海洋野兽,不知道它的力量及攻击性,绝对不能贸然的去进行攻击。

  因为怕惊扰到那头野兽,所以,苏泽野和零两个人躲在礁石后面说道。

  “小野,你看那边那个是尖头鲸吗?”零用手指着那头大型海洋野兽说道。

  “我现在也不能确定,等我使用’近界’看一下再说。”苏泽野边说着边悄悄地打开了印记的近界功能。

  近界功能即是每一位冒险者印记本身自带的一种便携式常用功能,使用之后,就能够把想要看到的东西像是就在眼前一样的看的清清楚楚,和其他的功能和属性一样,都是根据使用者能力的强弱来展现它的能力的。近界功能在使用者达到一定能力之后,会具备夜视的能力,远视、夜视、透视都是近界的所具备的功能范畴。不过,因为透视的消耗及要求更高,所以苏泽野和零两个人现在还无法使用。

  不过,就目前而言。苏泽野远视和夜视的能力足以看清楚不远处的那头野兽的全貌。现在的苏泽野已经可以观测到远处1000米的物体,在能见度较低的情况下也可以基本上看得清楚。

  当苏泽野正在使用近界观察的时候,零在旁边撇了撇嘴说道:“哎,为什么我就不能达到这个水平呢?每次都被你抢了先机。”

  “不要再说这些没用的了,你现在抱怨的还不是因为你自己不努力!”

  “。。。。。。”

  “我刚刚用近界观察过了,那头野兽头上有着格雅姐所说的尖头鲸特有的标记----星状图案。我想应该没错,就是尖头鲸没错。”

  “不过啊,委托是要求要两只小型尖头鲸,这个少说也是中型的吧。”零思虑着说道。

  “不要紧的,既然知道了尖头鲸样子,跟着它,一定就能够找到它的族群的。”苏泽野边说着边坐了一个竖起大拇指的动作。

  “嗯,说的没错!”

  “如果升到二阶的话,就可以对逐步对一些东西进行扫描辨别并确认身份了。。。。。。”零说道。

  “所以说,为了能够去下有一个试炼场,我们得加油了。”

  正在这时那头尖头鲸突然开始向着更深的地方游去,苏泽野和零赶忙悄悄地跟了过去。

  那头野兽游了不久后,便游向了一个深海处的海沟当中。随着深度的加深,那头尖头鲸逐渐消失在了苏泽野和零的视野之中,湮没了踪迹。

  海沟深处通向何处谁都未曾可知,也无法得知里边会不会有什危险。现在,苏泽野和零还没有进阶到二阶。因此,如果在此’丧命’,会比较危险。随着等级阶品的不断提高,’死亡’风险也会随之降低。

  如果在还没有进阶到二阶的时候就’死亡’的话,轻则会扣除一大部分点数,重则会将等级全部抹掉。虽然,已经获得的道具或者稀有兽类之类的所有品不会跟着消失,但是会因为等级的降低导致目前会无法使用或者使用十分困难,这对于冒险者来说更加痛苦。

  但是,苏泽野和零可不是遇到这点事情就退缩的人。苏泽野和零对视了一眼,十分默契的笑了一下便一同向着海沟的深处游去。

  等到苏泽野和零两个人穿过海沟之后,发现这里居住者很多的海洋生物,他们在这深海中有的发出微弱的光芒,有的自在的在海中嬉戏着。但是苏泽野和零要需要寻找的尖头鲸却还是不见踪影。

  虽然没有看到尖头鲸的踪迹但是苏泽野和零两个人都认为它一定就在这片海域之中,不会有错。

  因此,苏泽野和零两人都开启了近界,观察者周围的这些海洋生物。为了不惊扰到它们,苏泽野和零利用零所具有的暗之属性中的’隐’,隐藏了自己的身形以及气味。

  在隐藏了自己的气味之后,苏泽野和零两个人开始慢慢的尝试靠近这群海洋生物。

  “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虽然这是我自身的属性中的,但是目前能力还不是特别好,要小心隐藏好自己。”零对苏泽野说道。

  “知道。”零回答道。

  苏泽野和零两个人在这些海洋生物中穿梭,并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在苏泽野和零两个人游到一片珊瑚旁边的时候,发现了一群长相十分可爱的小生物,它们在海水中嬉戏玩耍,就像是在海中的天使一般,眼睛如星空般璀璨,一对鳍和尾巴的尾处都发出淡蓝色的荧光,美丽极了。

  苏泽野和零被眼前的这壮观的景象震惊到了,几乎都要看呆了。

  正在两个人看的出神的时候,苏泽野忽然注意到了小生物额头上的印记。那不正是之前看到的那头尖头鲸头上才有的图案吗?

  好奇的苏泽野用近界最大限度的看着这群小生物,发现它们的恶额间都有这样的图案。

  “零,你看它们的额头上的图案,是不是与之前看到的尖头鲸头上的图案一模一样?”苏泽野向还处在震撼之中的零问道。

  “啊,你说什么?我刚刚没听清。”零一边看着这群可爱的小生物一边对苏泽野说道。

  苏泽野看了零一眼后,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你别说,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们,除了外形、大小和那尖头鲸有些差别之外,那图案还真是一模一样呢。”零认真地回答道。

  难不成,尖头鲸有两种不同的形态吗?苏泽野在心里这样的思考着。

  正在苏泽野思考的时候,零突然拽了拽苏泽野后说道:“小野,你你快看,游到上面去的那两个小家伙。”

  苏泽野顺着零的手指指去的方向望去,正看到有两头小家伙向着上面的海域游去,游到较为明亮的地方的时候,小家伙们逐渐改变了身形,变成了比自己体型大上几十倍的野兽,变成了之前苏泽野和零看到的那头尖头鲸的外形的样子。

  苏泽野和零看到这里,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之前明明看到那头尖头鲸进入了这个只有一条路的海沟之中,进去之后却不见了踪影。原来是尖头鲸改变了身形,但是尖头鲸原本的样子究竟是大的还是小的,这都无从得知。但是苏泽野和零认为,这种小巧而美丽的生物是因为要保护这样的自己而选择的伪装,在进入更接近危险的上层海域时,利用强大的身形来保护弱小的自己。

  苏泽野和零跟随着那两头小型的尖头鲸游到了上面的海域,逐渐靠近它们的身边。

  两头尖头鲸在上面游着,还没有发觉到异常。

  苏泽野和零两个人游到尖头鲸的两侧,想着两个人进行两面夹击,但是水纹的波动被两头尖头鲸察觉到了,敏感的尖头鲸迅速向着深处游去。

  苏泽野和零两个人心想着,这下子可糟了。

  但是,尖头鲸的逃窜没有时间给他们两个人反映的空间。

  苏泽野和零两个人只得分开去追那两头尖头鲸,尖头鲸的速度很快,两个人只能尽全力去追,但是在水下就算是有水属性的支撑,现在的他们还是比起原本就生活在海洋中的它们差了些,十分吃力。

  其一,零使用印记中的'虚像'功能(其为个人等级在二阶以上者使用,主要功能为在一定范围内制造虚无的幻象,用于迷惑对手;暗之属性冒险者使用此功能更为有效)在峭壁上制造除了迷雾和错位的峭壁结构;

  其二,泽野使用印记中的爆破功能(其为个人等级在二阶以上者使用,属性同炸弹,其威力的大小由使用者掌控;火之属性冒险者使用此功能更为有效)在零虚像的掩护下隐藏在错位的峭壁上,设置了威力中等的无差别多个爆破;

  其三,钢滕使用印记中的防护功能(其为个人等级在二阶以上者使用,不同于在一阶就可以使用的防御功能,防护功能除了可以抵御外来的攻击,还可以吸收其中部分攻击能量将其转化为对外攻击自动输出,攻击对手,钢之属性冒险者使用此功能更为有效)在山的整个活动范围内设置了屏障,用于抵御外敌;

  在和小凌在木屋说说笑笑,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之后,离开了小木屋。

  走在回去的路上,花怜走在两人的前面悠闲地走着。苏泽野和零两人走在花怜的后面静静地走着,没说什么。

  突然,花怜转身停住了身体,笑着和苏泽野说道:“小野,我想和你们商量个事儿。。。。。。”

  苏泽野一头雾水的看着花怜,“什么事儿?”

  “嗯~,其实就是,这几天通过和你们的相处,我发现你们两个人都是很好的人。以前自己一个人练级也没觉得有什么,但自从认识了你们之后,我开始想找个队伍一起旅行练级。”

  “哈~?,冬瓜妹你的意思不会是想加入我们的队伍吧?”零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

  花怜被零一语道破了小心思,气急败坏的冲着零说道:“没错了,我就是想加入你们的队伍,嫌弃我等级低,还是嫌弃我是一个女生,不行吗?”

  “花怜,我和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你说的这个事情太突然了,我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苏泽野解释道。

  花怜知道自己想要加入别人的队伍,自己还这么蛮横着实不好。但是自己心高气傲不肯低下头说明自己十分想要加入苏泽野和零的队伍里,一时语塞。

  “算了,不和你们说了,刚才的话当我没说好了,我先回去了。”花怜轻轻的说道。

  “喂,怎么突然就要走了,我刚才开玩笑的。”零招呼快步在前面走的花怜说道。

  “我没事,不用管了!”说着花怜便大步流星的走掉了。

  “什么情况这是。”零不解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啊,大概就是这样吧。”苏泽野耸了耸肩说道。

  花怜回到住处,趴在床上翻来覆去,百无聊赖。

  花怜想着自己之前明明就早就想好了要请他们答应自己加入他们的队伍,但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啊,真是要被自己给气死了,平时的气势都到哪里去了?

  对着自己,花怜翻来覆去的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苏泽野和零也回到了旅馆。两人在洗漱完毕后,都躺到了床上。

  躺在床上的零,头枕在双臂上半倾着身子,“小野,回来的时候,花怜说的你觉得是认真的嘛?”

  “这种事是需要她自己做出判断的,我们也不能说些什么。”苏泽野说道。

  “那,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做?”零侧过身来对旁边床上的苏泽野问道。

  苏泽野翻了个身反问道:“如果是真的,你想怎么做?”

  零听到苏泽野这样反问自己,想了想说道:“嗯~,虽然说她有时候真的很烦人吧,但是,通过这些天的相处,她的实力还是不错的,加入我们的队伍——或许也不错吧。”

  “哦?那你是想让花怜加入我们的队伍?”苏泽野听到之前明明就像是水火不容的冤家似的两人,零竟然希望她能加入感到十分震惊。

  零猜到了苏泽野内心的想法辩解道:“唉,你可别乱想啊,我希望她加入只不过是因为她的战力罢了,没别的啊。”

  随着即将分组,所有参赛队伍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在比赛中谁都不希望自己的战队碰上那六头猛兽。

  因为惧怕着那六头猛兽的强大力量,无一例外的每一组队伍都与其他的队伍进行了结盟。也因此比赛的队伍一共分为九组即两组队伍为一个中心。

  伴随着一声叮咚的响声,战刻发出了一束光芒,以六角形的光束直冲天际,分外美丽。光芒之中伴随着点点兴亮,以直冲云霄之势快速上移,随即以绚烂如烟花之形散落到每组队伍的面前,并紧接着形成了一块以碧玉雕刻的六角星形状的玉令。每块玉令中间分别有一个字: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每组抽到相同字的队伍即分为一组,参与第一场比赛。

  玉令分派到每组队伍的面前在经由每组队伍的队长亲自进行指纹确认以后,当即显现出与之有着相同玉令的队伍名称。与此同时,便有了有人欢喜有人愁的悲喜景象。

  一旁的一队不幸抽到了以夜袭队为首的瑟古队,“**,老子怎么这么点背,第一场就碰上了那些家伙。。。”旁边几人不时地安慰着队长的烦躁之心,惆怅万分。

  而另一旁幸运的没有抽到这三组强大的队伍,“啊~太棒了,老大咱们没碰上,太棒了!”。

  此时的泽野和钢滕所在的队伍也没有与三个队伍碰上,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毕竟,在没有摸清对方底细的情况下贸然出手是不利的,况且对方还是如此强大的队伍。

  “我们现在抽到了与我们实力相当的奴木队与系云队的结盟队伍,还算是一个较好的开始。”钢滕对着大伙说道。

  几人也表示赞同,“即使是这样,我们也不能松懈,毕竟他们两个队伍的名号我们还是稍微听说过的,也不是好惹的家伙。”泽野分析到。

  一旁的零一副要随时准备战斗的样子,“不用担心,有我们这几个强有力的后盾,打败他们几个还不是分分钟的事!”,零一脸傲气的说道。

  花怜站在一旁只是默默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唉,我说冬瓜妹。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打算取笑我啊~”

  “唉~打住。我可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啊,某些人啊,自信点,别总是自己想这想那的行吗~”

  “哈哈~”

  “哈哈~”

  -------

  各组队伍请注意,现在各组已分组完毕,即将打开第一赛场---野战赛场,请各组队伍即刻在战刻第一赛场入口处准备,传送马上开始。

  “快快快~马上开始了~”

  “快过来,赶紧的。”

  “我们赶紧过去吧~”

  ..........

  “我们也赶快过去吧。”

  “嗯~”

  “好~”

  随着宣告结束,所有的参赛队伍都向着战刻的第一赛场所在的战刻一角的位置走去。

  战刻的六角之一随即发出了忽明忽暗的光亮并解除了第一道禁制,接着一层一层退去所有禁制,显以解除。

  所有的队伍与即将对战的队伍为一组手持玉令依次进入野战赛场,以此类推。

  在和小凌在木屋说说笑笑,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之后,离开了小木屋。

  走在回去的路上,花怜走在两人的前面悠闲地走着。苏泽野和零两人走在花怜的后面静静地走着,没说什么。

  突然,花怜转身停住了身体,笑着和苏泽野说道:“小野,我想和你们商量个事儿。。。。。。”

  苏泽野一头雾水的看着花怜,“什么事儿?”

  “嗯~,其实就是,这几天通过和你们的相处,我发现你们两个人都是很好的人。以前自己一个人练级也没觉得有什么,但自从认识了你们之后,我开始想找个队伍一起旅行练级。”

  “哈~?,冬瓜妹你的意思不会是想加入我们的队伍吧?”零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

  花怜被零一语道破了小心思,气急败坏的冲着零说道:“没错了,我就是想加入你们的队伍,嫌弃我等级低,还是嫌弃我是一个女生,不行吗?”

  “花怜,我和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你说的这个事情太突然了,我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苏泽野解释道。

  花怜知道自己想要加入别人的队伍,自己还这么蛮横着实不好。但是自己心高气傲不肯低下头说明自己十分想要加入苏泽野和零的队伍里,一时语塞。

  “算了,不和你们说了,刚才的话当我没说好了,我先回去了。”花怜轻轻的说道。

  “喂,怎么突然就要走了,我刚才开玩笑的。”零招呼快步在前面走的花怜说道。

  “我没事,不用管了!”说着花怜便大步流星的走掉了。

  “什么情况这是。”零不解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啊,大概就是这样吧。”苏泽野耸了耸肩说道。

  花怜回到住处,趴在床上翻来覆去,百无聊赖。

  花怜想着自己之前明明就早就想好了要请他们答应自己加入他们的队伍,但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啊,真是要被自己给气死了,平时的气势都到哪里去了?

  对着自己,花怜翻来覆去的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苏泽野和零也回到了旅馆。两人在洗漱完毕后,都躺到了床上。

  躺在床上的零,头枕在双臂上半倾着身子,“小野,回来的时候,花怜说的你觉得是认真的嘛?”

  “这种事是需要她自己做出判断的,我们也不能说些什么。”苏泽野说道。

  “那,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做?”零侧过身来对旁边床上的苏泽野问道。

  苏泽野翻了个身反问道:“如果是真的,你想怎么做?”

  零听到苏泽野这样反问自己,想了想说道:“嗯~,虽然说她有时候真的很烦人吧,但是,通过这些天的相处,她的实力还是不错的,加入我们的队伍——或许也不错吧。”

  “哦?那你是想让花怜加入我们的队伍?”苏泽野听到之前明明就像是水火不容的冤家似的两人,零竟然希望她能加入感到十分震惊。

  零猜到了苏泽野内心的想法辩解道:“唉,你可别乱想啊,我希望她加入只不过是因为她的战力罢了,没别的啊。”

  苏泽野听了零的一番辩解后,附和的赞同着。

  “那你呢?”零问道。

  “我?”

  “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讲,花怜都会是个不错的选择,所以,加入我们的队伍也不错。”苏泽野说道。

  苏泽野和零因为收服了尖头鲸和雪羚,因此等级得到了提升。苏泽野从一阶8级晋升到了一阶9级,零从一阶6级升到了一阶7级。苏泽野因为已经到达了一阶9级,现在只差1级便可以升阶到二阶。

  但是通常都是在进阶的最后1级非常的难升级,也只有在乌有镇升阶到二阶才能去往下一个小城。

  苏泽野和零两个人越来越接近二阶了,只是零相差的有一点点远。。。。。。

  苏泽野和零从公馆出来后,已经是夜幕将起来,繁星点缀。

  “现在我们离升阶越来越接近,你也应该认真一点了。你要是再不认真,我就要撇下你自己去乌撒城了啊。”苏泽野对零严肃的说道。

  零慵懒的在后面走着,装作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

  “哎,我说的你听到了没有?”苏泽野回头看着零说道。

  “哎呀,我听到了,我以后认真、努力、全心全意的练习,还不行吗?”零看着苏泽野赔了个笑脸说道。

  。。。。。。

  “好了,苏大少爷。现在呢,已经是大晚上的了,想必您呢也是饿坏了,现在您是不是也该去用膳了呢?”零挎着苏泽野的脖子说道。

  “我看啊,是你小子饿了吧?”苏泽野环抱着胳膊从嘴里蹦出几个字。

  “嘿嘿,没办法啊。今天这时间安排的那么~紧张,我都快要饿死了。”

  “早晨你不是吃了两只鸡,一盘鱼,两个馒头。中午的时候我们在4区,虽然没吃正餐,但你不也是吃了服食丸(代替主食的解决暂时饥饿的食用道具)了?”

  “我,我这是。。。。。。”

  “嗯?”

  “我今天又是在水下战斗,又是在雪山带你飞,那能量消耗必须大啊。”零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还。。。。。”

  苏泽野话还没说完,就被零拉走了,“好了,别说这些了,赶紧去吃饭了。”

  苏泽野被零拉到了一家餐厅,两人进去后就选好了位置做了下来。

  还没等服务员过来,有几个男人从不远处的座位上就走到了苏泽野和零的身边。

  那几个男人居高临下地对着两人说道:“哎呦,这不是最近大名鼎鼎的归零团的两位大将吗?这怎么有空来这种小店吃饭呢?”

  “对啊,对啊。”其他几个人应声附和道。

  苏泽野淡定的看着他们这几个前来挑衅的人,并按住了想要站起来的零,“那还真是不巧,我们就是到这儿来吃饭。我们这种小人物倒是没关系,倒是你们怎么也在这儿呢?”

  “你。。。。。。”

  “我?有问题吗?我们在这吃饭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挑衅的老大怒火中烧,抡起拳头就要打到苏泽野的头上。

  正在他准备打过去的时候,一双强有力的双手从他的背后抓住了他的手。

  那个老大正要回头打算臭骂那个敢抓住自己手的可恶的家伙,“可恶,是哪个臭小子不长眼睛,没看到老子正在。。。。。。”

  当那个老大回头看到抓住他手的那个人的时候,表情瞬间就变得像只小猫咪似的。

  恭恭敬敬的对那个人说道:“哎,哎呀,没想到是钢滕大人啊。老子,不,不是,是小弟刚刚说错话了,您别生气啊。”

  钢滕用凶恶的眼神并抓起了他的衣襟对他说道:“我是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再干这种下三滥的事,更不要去招惹我的兄弟,你是---忘了吗!!”

  刚刚还得瑟到不行的小老大,瞬间就变得服服帖帖的了,“钢滕大人,刚,刚刚的都是误会,是小弟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的朋友。对不起,对不起!”

  “你该说抱歉的人不是我!”钢滕凶恶的说道。

  “啊,是是是。”

  说着小老大转过身去客客气气的对苏泽野和零说道:“两位大人,刚刚都是小弟的错,还望两位大人能原谅我的过错。”

  苏泽野撇了撇嘴说道:“没事。”

  但是零却不满意的说道:“刚才的神气去哪了?刚刚不是还讽刺我们的起劲吗?”

  苏泽野拦着零说道:“好了,零。既然他都已经道歉了,我们就不要计较了。”

  零听了苏泽野的话,这才不追究了。

  “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们,如果有下次。。。。。。”

  那几个人赶忙说道:“大人,您放心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您两位都是钢滕大人的朋友,以后绝对是不敢在冒犯了。”

  “以后呢,别总是欺压别人。你看今天你被人这样说心里也不好受吧,所以呢,以后积点口德,好好做人,知道了吗?”

  “知道了,以后一定不会了。”几个人毕恭毕敬的说道。

  “知道了,那还不快离开这!”钢滕冲着这些人说道。

  “是是是。”

  说着这几个人就灰溜溜的跑出了餐馆。

  “苏泽野,零好久不见了。”钢滕说道。

  “好久不见!”苏泽野说道。

  “好久不见!”零也说道。

  “刚刚你们没事儿吧,他们之前都是野惯了。”

  “没事,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你先坐下吧。”苏泽野说道。

  “你今天到这来也是来吃饭的吗?”苏泽野问道。

  “啊,不是。我今天到这里来是商量事情的,我也是刚到这里。”钢滕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苏泽野说道。

  “你最近都在干嘛呢?”零问道。

  “我自从上次和你们对战失败后,我也认识到了我的错误和不足。最近都在和我的队友们加紧练习,争取早日升阶,再和你们一战。”钢滕笑着说道。

  “那倒是很令人期待那。”零说道。

  “奥,对了。最近乌有镇要举办一场巅峰对决,说是要决出乌有镇最强的冒险者团队,你们团不打算参加吗?我们今天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商量这件事。”

  “巅峰对决?我们怎么没听说有这件事?”苏泽野疑惑的问道。

  “对啊,我们两个怎么没听说,也没有听格雅姐姐提过啊。”零同样疑惑的说道。

  “我也是听小道消息说的,正式的通知还没有公布,但是应该不会有错的。听说这次获胜的团队,可以获得一份稀有级别的道具。”钢滕说道。

  “哦?是嘛。”苏泽野说道。

  “呵,那倒是挺有意思的嘛。怎么样,小野要不要参加?”

  “那,还用问吗,当然要参加了。”苏泽野露出一抹笑容说道。

  “我就知道。”

  “你们也参加的话,这场比赛绝对有意思,说不定我们这次还能有机会对战对战。”钢滕笑着说道。

  几个人在餐馆里相聊甚欢,窗外星光璀璨,大概,明天又是晴朗的一天!

  随着一道道禁制的解除,所有的队伍也依次进入了野战赛场。

  进入野战赛场之后,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片高山耸立的陡峭山峰以及一望无尽的森林,甚是壮观。

  野战赛场的基本构造接近于战斗区2区山林区和战斗区3区森林区的融合,但是相对于山林区和森林区,在结构地形及难易程度却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泽野等人抵达野战赛场之后先观测了一下大概地地形,做了一些准备。

  在刚进入野战赛场后并不会紧接着就开始比赛,会有10分钟的准备时间,用于队伍之间的磨合以及对于地形的勘测等等。

  泽野等人位于野战赛场的东南侧,正在勘测着野战赛场的地形。

  一旁的零不经意间瞟了一眼南侧方向,正好看见夜袭队他们聚集在一处。

  “小野,你快看那边。”零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着南侧方向夜袭队的位置说道,“你看他们在干什么,就10分钟的准备时间,他们不去观测一下,却都聚在一个地方,像是在密谋着什么,怎么散发着一股阴谋的味道。”

  泽野顺势看了过去,看到夜袭队和瑟古队与竞争对手聚在一处商量着什么事情似的。便想用近界中的远视功能查看一下情况,刚刚启动远视功能,却不曾想就被一股能量反弹了回来,一时没注意的泽野眼睛突然感到一阵疼痛,赶忙用印记储备库中的储存的枯荣草使其附着在手上,捂住眼睛进行渗透治疗。

  众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野,怎么了?”零拍了拍泽野的肩膀后说道。

  “呵,我没事儿。”苦笑了一下说道。

  “没事吧?泽野兄弟?这是突然怎么了?”钢滕皱着眉头问道。

  “没事儿~没事儿~”

  “怎么了?小野哥哥,眼睛怎么了?”花怜一脸担忧地问道。

  见到众人都在担心着自己,泽野赶忙解释道:“我没事儿,刚刚听零说夜袭队他们的事儿,我也觉得奇怪,便想用远视看一下情况,却不曾想他们居然使用了防护罩,一个不注意就被反弹的能量击中了。不过,好在我发觉了一下,只是轻微的,我已经用枯荣草治疗过了,已经没事了,哈哈哈,真是~”

  “唉,泽野兄弟,不早说你要用远视,我来啊。在防护这一方面我可是比你要略微懂一些的。”钢滕担心中带着一丝丝的'责备'说道。

  “吓了我们一跳,小野。”

  “没什么事儿就好,可不能还没与开始比赛自己就先受伤了。”花怜略带温柔地说道。

  “当然会没事了,你以为小野是谁,能那么容易就受伤吗?”零环臂对花怜说道。

  花怜随即歪头给了零一个'闭嘴'的表情,吓得零赶紧闭上了嘴巴。

  刚刚去不远处勘测地形的钢滕的手下回来后对钢滕说道:“老大,我们发现那边不远处有个山峰,非常陡峭。”说着便把刚刚勘测道德影像用印记展示了出来。

  “好。”

  泽野看了看地形,“嗯,确实是个不错的好地方。看这个山峰一面是陡峻的峭壁,一面是茂密的树林,确实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我们现在才刚刚开始,需要保存必要的实力和体力。”

  “干得不错嘛,兄弟!”零夸赞地说道。

  被夸赞的队员,一时还不好意思了。

  “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赶紧先过去吧,这座山峰被别人抢占了就不好了。”钢滕说道。

  “好,我们现在过去。”

  “嗯”

  “好”

  ......

  说着众人便向着山峰走去。

  苏泽野听了零的一番辩解后,附和的赞同着。

  “那你呢?”零问道。

  “我?”

  “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讲,花怜都会是个不错的选择,所以,加入我们的队伍也不错。”苏泽野说道。

   10分钟的准备时间即将结束,在泽野几人稍事休息后。听到系统出来的提示音:各位参赛者,请注意!10分钟准备时间即将结束,10,9,8,7,6,5,4,3,2,1,比赛正式开始!

  随着系统消息的公布,所有的参赛队伍都进入了紧张的角逐之中。

  打开印记中的地形图,泽野等人可以看到各个队伍的地理位置,自己附近队伍的相关信息,例如:几个队伍,几个人,等级情况等等。

  在这场比赛中,几乎是纯力量的比赛。因为,在这场比赛中各个参赛队伍的信息几乎完全是透明化的。

  “泽野,你看,距离我们这最近的队伍离我们这有10公里。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守住这片领地,在伺机干掉我们的对手。”钢滕分析道。

  泽野打开印记进阶功能中的远视功能,查看了附近队伍的一些情况。

  “我们现在,先来做一些准备好了。虽然,这个地方易守难攻。但是,也不乏对手的队伍里有擅长飞行和移形的异能者。毕竟,有时候虽然等级相似但是其所擅长的能力也许会大有不同。”泽野说道。

  “小野,我们可以在右后方的那块峭壁上设置一些凌空障碍物和陷阱。我们的对手现在距离我们有30公里的距离,正位于森林右侧位置。只要他们靠近,我们就能够首先获得有利优势,怎么样?”

  “嗯,说的不错!”

  “哎啊,零兄弟这谋略的能力也不赖嘛!”

  “嗯,是不错了。”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准备吧。”

   10分钟的准备时间即将结束,在泽野几人稍事休息后。听到系统出来的提示音:各位参赛者,请注意!10分钟准备时间即将结束,10,9,8,7,6,5,4,3,2,1,比赛正式开始!

  随着系统消息的公布,所有的参赛队伍都进入了紧张的角逐之中。

  打开印记中的地形图,泽野等人可以看到各个队伍的地理位置,自己附近队伍的相关信息,例如:几个队伍,几个人,等级情况等等。

  在这场比赛中,几乎是纯力量的比赛。因为,在这场比赛中各个参赛队伍的信息几乎完全是透明化的。

  “泽野,你看,距离我们这最近的队伍离我们这有10公里。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守住这片领地,在伺机干掉我们的对手。”钢滕分析道。

  泽野打开印记进阶功能中的远视功能,查看了附近队伍的一些情况。

  “我们现在,先来做一些准备好了。虽然,这个地方易守难攻。但是,也不乏对手的队伍里有擅长飞行和移形的异能者。毕竟,有时候虽然等级相似但是其所擅长的能力也许会大有不同。”泽野说道。

  “小野,我们可以在右后方的那块峭壁上设置一些凌空障碍物和陷阱。我们的对手现在距离我们有30公里的距离,正位于森林右侧位置。只要他们靠近,我们就能够首先获得有利优势,怎么样?”

  “嗯,说的不错!”

  “哎啊,零兄弟这谋略的能力也不赖嘛!”

  “嗯,是不错了。”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准备吧。”

  第二天清晨,苏泽野和零起床后收拾完毕便来到楼下餐厅准备吃早餐。

  苏泽野和零到了餐厅之后,没想到的是花怜已经来到餐厅等候他们两个了。花怜静静地坐在餐厅靠窗的位置发呆,零和苏泽野看到她后,零便快步走了过去。

  零看了看发呆的花怜,突然用力的拍了下餐桌,并冲着花怜说道:“哎,想什么呢,大清早的?”。

  花怜被这突然的响声吓了一跳,从发呆中清醒过来,“啊,你干什么呀,吓了我一跳。”花怜鼓着腮生气地说道。

  “谁叫你在这发呆啊,叫你你都听不到。”零瞪着眼看着花怜说道。

  花怜看着这个一大清早的就来找茬的零,一怒就拍了桌子,站了起来与零互相瞪着眼。

  苏泽野看着两人,也是无奈拍了拍零的肩膀示意让他先坐下来。

  “你们两个就别吵了,零你一大早就不消停,花怜你这么早来这是又有什么事儿吗?”苏泽野看着花怜说道。

  花怜在听了苏泽野的劝解之后,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坐了下来。

  慢慢恢复笑容的说道:“怎么,没事我就不能来了?难道是小野哥哥你不欢迎我来吗?”。

  苏泽野听到花怜的质问,尴尬的解释道:“没,哪有。你随时都可以来我们这里,我随时欢迎。不过,什么时候我变成你哥哥了?”

  “就是啊,什么时候小野变成了你这个冬瓜妹的哥哥了?你也不看看交情,别来随便就认哥哥好吗!再说了,要说哥哥那这里也是我最大啊。”零得意的说道。

  花怜听到零这么自恋又嘲笑自己的话,虽然脸上尽量保持着微笑,但是花怜的脚却已经踩在了零的脚上。

  “你说什么?我刚才没听清啊。”花怜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来对着零说道。

  “啊~,疼,疼,疼,你~~~”

  花怜与零都瞪着对方的眼睛,不依不饶,气氛一阵尴尬。

  幸好此时,苏泽野从中间调停,劝说两人,两人才罢休。

  “你们两个人,一见面就吵。零,你也是的,我们的人类的年龄怎么能和你们吸血鬼的年龄相提并论呢?你们吸血鬼寿命无穷无尽的~”苏泽野调侃道。

  零侧摊在沙发上,环抱着胳膊,一脸的不赞同。

  “小野,这么说就不对了哈。虽然我们吸血鬼族确实是一般死不了的,但是如果我们的心脏被挖出来,远离身体超过24小时,我们也是会消失的好不好。”

  “哎呀,是这样啊。那,你介不介意现在我把你的心脏挖出来参观参观呀~”花怜挑逗的说道。

  “。。。。。。”

  “你这个冬瓜妹,你是想要谋杀我吗?”零惊奇的直直的等着花怜说道。

  花怜看着零的样子觉得十分好笑,哼,谁叫你之前一直欺负我来着,还给我起了这么土的一个外号。花怜咧嘴笑出了声,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不过,话说回来,你,现在有多少岁?”花怜十分好奇的瞪大眼睛看着零问道。

  零听到花怜问及他的年龄,犹豫了一下。毕竟,活了那么久,如果把年龄说出来,花怜肯定又要那这件事来取笑他。这样看来,说还是不说呢?零倚在沙发的边上皱了皱眉头。

  花怜看他迟迟不说话,有点着急。不过,鬼灵精的花怜转过身去笑眯眯的靠在苏泽野的边上问道:“小野哥哥,你知不知道尖牙鬼多少岁呀?”

  苏泽野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花怜,又看了看零,正准备要开口说些什么,就被零制止了。

  “怎么?还不能说吗?”花怜看到零制止了苏泽野,假装生气的说道。

  一个大男生,还怕暴露自己的年龄,我非得知道不可,嘻嘻。

  零看到发呆了的花怜,想着这个冬瓜妹心里肯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好啊,我可以告诉你。不过呢,对于吸血鬼来说年龄可算是秘密哦。因为,在吸血鬼族存在的年岁越久,力量就越强大,也因此其他吸血鬼如果能够吸干力量大的吸血鬼就可以获得他的力量,从而变得更强大。我如果把这个告诉了你,可就等于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你啊。所以呢,我告诉你我的年龄,那你也得告诉我你的一个小秘密,这才公平嘛。”零用略显严肃的表情说道。

  花怜听到零这么说,也也有点小犹豫。可是,心里还是想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