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吾家医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她凭什么逍遥快活?

吾家医妃 今飞昔 2083 2020.07.07 08:19

  她虽然要做慕汐颜,可也要逐步展露自己的能力,否则日后突然展现,惹人怀疑。

  这次还能说是磕着脑袋,做了一个梦,梦里有高人指点,所以她才突然开窍。

  这个理由虽然有些像是神话,但毕竟无法判断真假。再说得道高僧众多,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发生。到时候大家会认为,许是神仙显灵,才传授了她这一身的本领。

  霄云看了看流云,流云第一个率先坐了下来,其他的三人也坐在了慕汐颜的对面。

  盈香见此,便坐在了慕汐颜的身边,给慕汐颜夹菜,只有蝶衣最后坐下,坐在慕汐颜的另一侧。

  慕汐颜动了筷子,其他人才开始动筷子。

  当这一道道精致的药膳入口,那味道令人蓓蕾绽放,身体也非常愉悦地接受,有种普通食物所没有的感受。

  不知不觉,一桌的菜都被吃的一干二净。

  “姑娘,您做的菜也太好吃了!简直比府里做的好吃一百倍!”盈香开心地说道,“姑娘您这恐怕真是神仙显灵呢!”

  盈香向来是听慕汐颜的话,对她的的话没有丝毫的怀疑,所以慕汐颜之前说的那番言论,盈香是完全听到心里去了,还想着有机会去庙里上柱香,拜拜菩萨,感谢他们一下,也为自家姑娘祈福。

  晴云回来的时候是霄云给她热的饭菜,当她知道这饭菜是慕汐颜做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你说什么?她、她还会做这些?你们肯定是在逗我。”晴云瞥了瞥眼,“霄云,这饭菜里有药味,一看就是出自你手,你可别替她遮掩了。”

  晴云一直对慕汐颜有看法,但她毕竟是云卫的一员,侯府对她有再造之恩,所以她即便嘴上说说,也还是完全听从命令的。

  慕汐颜让她查案,她也查得非常认真。

  “真不是我,是姑娘做的。我的手艺你不是没尝过,有这么好?”霄云是他们中唯一会做饭的人,也曾做过几次饭给大家吃,味道不说好吧,但也入得了口,只是……确实没眼下这么好。

  但要让晴云相信这是慕汐颜做的,简直是天方奇谈。

  “罢了罢了,你爱信不信,吃你的饭,姑娘说了,你回来吃了饭便去给她汇报。”霄云撇下一句,走出了门。

  慕汐颜正坐在房间里,看着书架上那几本慕汐颜闲来无聊记录事情的卷宗。

  据盈香说,当初慕汐颜因为练不好字,怕被苏绮玉说,也不愿意在府中抬不起头来,没事就自己练习,只不过她不喜欢誊抄那些古书,所以便将自己的日常记录了下来。

  这倒是帮了慕汐颜大忙,毕竟她没有原主的记忆,只能通过这些记录了解一二。

  “姑娘,您找我。”晴云此刻已经吃了饭来到慕汐颜的房间,正站在门口。

  “进来说话。”慕汐颜放下手中的卷宗。

  “今日调查的如何?”等晴云走到自己面前,盈香关了门,她才开口问道。

  “锁门的是在灶房负责砍柴这些杂活的小厮,他称是兰馨苑的香玉让他这么做的,锁也是她给的。”晴云平静地说道,随后忍不住问了一嘴,“姑娘,饭真的是您做的?”

  慕汐颜抬眸看向她,微微一笑,“好吃吗?”

  “……”晴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一下之后点点头,“还不错。”

  “那便好。”慕汐颜点头,“其他的事情你查到了什么?”

  “今日我查了小厮之后专门去了兰馨苑一趟,但是院内无人,我便按照姑娘的吩咐去查了另一件事。门房说这些日子除了采买人员,府中的丫鬟小厮均未出府,只有老爷和往常一样出府。”

  “那入府的人呢?”慕汐颜眯眼。

  “来拜访的人近一月只有两位,都是老爷的同僚,并无异常。不过属下倒是查到,那日夫人染了风寒,传染了老爷,夫人曾派暖冬去伺候过老爷。”

  暖冬……她倒是把这号人忘了。

  当日苏绮玉被休,在慕宅门外受尽羞辱,还是这个跟在她身边多年的丫鬟让她上轿,逼着她离开,露出令人恶心的嘴脸。

  忘恩负义的东西,她最为憎恶。

  “暖冬如今在何处?”慕汐颜眼神发冷。

  “老爷让她脱了奴籍,还将她安置在府内的一处偏僻小院内,还给了她一个丫鬟伺候。”这一切晴云早已经调查清楚。

  或许晴云对慕汐颜的印象不怎么样,可苏绮玉毕竟是侯府的嫡小姐,是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

  而且,这暖冬原本只是街上被卖身抵债的一户家道中落的读书人家的女儿,名为江柳儿,还是苏绮玉可怜她,将她带回侯府,将她当做妹妹看待,最后出嫁时陪嫁到了慕宅。

  这一切云卫都是知晓的,却不知道她看起来如此温柔可人,却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她倒是过得好。”慕汐颜眯眼,看了看屋外已经渐黑的天色,站起身来,“走,去她院儿里看看。”

  ……

  脱了奴籍的暖冬,自然是恢复了之前自己的姓名。

  此刻正安逸地坐在屋里,享受着丫鬟给她捶肩捏腿的惬意。

  “这边,力道再大点。”江柳儿微眯着眼睛,舒服地靠在垫子上。

  以前都是她为别人做这样的事情,如今终于轮到她享受了。

  她本来就应该是小姐的命,若不是她那该死的母亲在外偷人,弄得父亲发怒,不小心失手杀了母亲,自己也不会沦落至此。

  虽然家境清贫,但父亲很有才华,已经有商贾家的小姐看上了父亲,意欲说媒,若真是那样,父亲日后高中,她也是官小姐,有人伺候,就像现在这般,哪里需要寄人篱下,看别人的脸色?

  正想着,给她捏腿的丫鬟用力稍微有些大,将她捏疼了,她当即睁眼,一脚踹在丫鬟的胸口。

  “你会不会干活!不是力气小了就是力气大了,你这么大力是要疼死我吗?!”

  突然被吼的小丫鬟吓得瑟瑟发抖,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小丫鬟年纪不大,也就十二岁的模样,入府也不久,便派来伺候她,此时完全是战战兢兢,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真是好威风啊!”屋外忽然响起一声清澈冰冷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