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吾家医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晚饭之争

吾家医妃 今飞昔 2094 2020.07.06 08:59

  慕梓萱瞪了香玉一眼,压低声音厉声道,“还不把眼泪擦掉?”

  香玉赶紧伸手擦了两下站了起来。

  慕梓萱已经走上前打开了门,挽上她的手臂,“姐姐,我们走吧。”

  “嗯,好。原来你早都收拾好了等着呢。我还以为出了这个事情,这两日不会去祖母那用饭了,都没准备,还叫丁兰做了些小食。这下好了,正好给祖母带去。”慕梓惠温柔地笑道,“不知道三妹妹来不来,来的话让她吃些甜食,也能缓解一下心情。”

  “姐姐!”慕梓萱拽了拽她的衣袖,不满道,“你管她做什么?苏绮玉做了这么丢人的事情,都影响了我们的名声,以后我出嫁还愁呢!姐姐你倒好,已经定了亲,我还没定下呢!你怎么还想着慕汐颜!”

  “梓萱,不要胡说。这些事情不是我们该管的,再怎么说,汐颜也是我们的妹妹,我们是一家人。”慕梓惠柔声斥责。

  “大姐!谁和她是一家人!你没看她之前怎么对我们的吗?她还让娘去跪了半日,一点没将我们放在眼里!如今这就是恶有恶报!”慕梓萱恨恨地说道。

  “梓萱,好了好了,这话别再说了,我们走吧,别让祖母等久了。”慕梓惠轻叹着摇摇头,拉着慕梓萱朝万寿堂走去。

  “大姐,你可别再为那个慕汐颜说话了。苏绮玉这样一闹腾,她哪还有脸见人?今日恐怕也不会来吃饭了,真是够丢人的。”慕梓萱笑道。

  “梓萱!”慕梓惠松开她的手,板起脸来。

  “好好好,不说了。”

  慕梓惠这才重新拉过她的手,走出院门。

  万寿堂在慕宅最好的地方,出门不远便是后院花园,可刚好又与其他的院子有些距离,十分清净。

  慕梓惠和慕梓萱到的时候,薄老太太和慕华藏已经落座,正在说着话,罗氏在一旁规规矩矩地坐着,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十分恭顺贤淑。

  “父亲,祖母。”姐妹俩走进来行了礼,薄老太太微微点头,两人便坐了下来。

  桌上的菜已经齐了,可却没人动筷子。

  “父亲,我们还不开始吗?祖母都饿了吧?”慕梓萱笑眯眯地问道。

  “云儿怎么还没来?绿萝,你去看看表姑娘在做什么?”薄老太太开了口。

  “老夫人,表姑娘早些时候差人来说了,她有些头疼,今天不能过来用饭了,让您别惦记她,好好吃饭。等她明日好些了再来问安孝敬您。”绿萝站在薄老太太的身后说道。

  “云儿生病了?你差人问清楚,给她请大夫来。”薄老太太有些担忧道,“云儿这孩子身子骨本就不好,还不多注意着些。”

  慕梓萱在一旁听着这话,心里也有些不乐意,可却什么也不能说。谁让那贾诗云是薄老太太亲生女儿的遗孤呢。

  虽然是个表姑娘,可在府中比她们这两个都要受宠。

  “祖母,表姐她可能是因为昨日的事情受到了惊吓吧。您可千万别忧心,一会儿孙女就去看望表姐,刚好大姐刚刚与我一起做了些小食,我们一会就给表姐送去。”慕梓萱笑意盈盈地说道,“祖母,不如我们先吃饭?”

  薄老太太点点头,“等的时间也够久了,不来就开始吧。”

  “是,母亲。”慕华藏点头应道,“开始吧。”

  慕梓萱立马拿起筷子给薄老太太夹了一块她最爱吃的清蒸鲈鱼放在碗里,“祖母,您尝尝这个,今日这菜闻着就香,您可得多吃点。”

  “萱儿乖。”薄老太太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拿起筷子。

  三月已经过了寒冷的时候,屋外空气舒爽,一家人吃饭时房门是一半关着一半开着,有微风吹过,夹杂着花香,甚是惬意。

  清蒸鲈鱼鲜香滑嫩,薄老太太将鱼肉放入最终,享受着这分宁静。

  可就在薄老太太一口鱼还没吃下去的时候,屋外便飘来一个身影。

  “都吃上了?”慕汐颜缓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盈香和流云。

  “颜儿,你怎么来这么晚?快来坐下,你祖母等你都等饿了。”慕华藏带着笑容,一如既往像是往常的慈父面容。

  “我是来的晚了些,可没人知会我一声啊。若不是我想着过来看一趟,看看这晚饭是不是取消了,恐怕我这个府中的嫡出小姐,连口晚饭都吃不上吧?”慕汐颜说着话,已经自顾自地走过去要坐下来。

  他们确实没派人去叫慕汐颜,慕华藏咳嗽一声,没有接话。

  然而慕汐颜却在桌子旁边站定没有坐下,而是看向慕梓萱,“你起来,我要坐这里。”

  慕梓萱一愣,“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坐这里。”慕汐颜微笑着道,“我要随祖母坐一起。”

  “你……!”慕梓萱气得瞪大眼睛,“你以前都不坐这里的!”

  “那以后我就坐这里了。”慕汐颜毫不给她机会,伸手就要将她拽起来。

  今日晴云已经查到了香玉身上,但根据她从盈香那里的了解,这个二姑娘对她虽有意见,却也不至于做出太过头的事情。

  她从知道自己是如何受伤的之后,就怀疑有人趁机做了手脚,要不然为什么在她危险的时候偏偏云卫不在身边?而那么多下人拉扯她,怎能随便就让她朝后摔去磕着了后脑勺?

  这事太蹊跷了。

  但这和信件的事情,应该是两回事。

  慕华藏既然没打算把她也送出府,就说明他还是忌惮平南侯府的,若是她出了什么闪失,平南侯怎会放过他?他不可能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那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也就只有希望她消失的某个人,或许是罗氏,又或许是她的两个女儿,还或许是……那个一直寄住在慕宅的表姑娘。

  既然晴云已经查到了慕梓萱的头上,这事就与她脱不了干系,自己也没必要给她什么好脸色。

  这本就是以前慕汐颜的行事方式,只不过她没有那么张牙舞爪罢了。

  “祖母……孙女想坐在这里伺候祖母……”慕梓萱气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委屈地对薄老太太说道。

  薄老太太对这个嫡出的孙女儿可没什么好感,也没什么好脸色看。但毕竟她是苏绮玉的女儿,是平南侯的外孙女,他们慕家还不能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