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吾家医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三堂会审?(3)

吾家医妃 今飞昔 2082 2020.07.10 09:03

  “慕梓萱究竟为何让香玉把云卫锁起来,我可以认为是她恶作剧,故意为之。但偏偏时间太巧。”慕汐颜的眼神瞟了一圈,最后回落在薄老太太身上。

  “母亲被休时,慕家担心私下将休书与母亲送回去,平南侯府会不依,更怕平南侯府会查,所以必须先斩后奏。以至于非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休了我母亲,如此一来,若是平南侯府找上慕家,百姓的唾沫星子就能淹死侯府。”

  “人言可畏,更何况……有些人也不会坐视不理。”

  从一开始,慕汐颜发现伪造信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

  平南侯权高位重,女儿做出这种事情来,定然会让他受到责罚和牵连,但他与皇上的关系,皇上只会表面上罚罚,不会动真格的。

  可慕华藏也是四品大员,皇上自然不能有失偏颇,若是侯府的人来,皇上或许会私下告诉平南侯,别再去找慕家。

  这样一来,这件事情就算完全了结了。

  而经过她这两日对慕家的观察和了解,慕家以前是商贾,后来因慕华藏入仕,才变卖了多数家产,但赚钱的生意还握在薄老太太的手上。

  这么短短的十年慕华藏的地位能一跃飞到四品的佥都御史,没有人推波助澜,那是不可能的。

  既然慕家因为平南侯才有了今日,按理说他不敢与平南侯叫板,更何况现在闹得相当于是两家几乎成了仇家。

  那他能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他背后的靠山,更大了,或者是说,对他更有利了。

  慕汐颜这番猜测和推断都只是在她的脑子里,并没有说出来,但结论她已经有了。

  慕汐颜刚准备接着说,薄老太太就大怒道,“住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她拆穿而恼怒,薄老太太看起来似乎比刚才更生气了。

  但是……她管薄老太太生不生气呢。

  在她心里,根本就没有这个偏心眼的祖母。

  “这件事我可以不说,但因为母亲,我跑了出来,却受到他人的言语刺激,才去拉父亲的衣袖,当时那么多丫鬟小厮都在拉扯我,可偏偏我倒下的时候,身后一个人都没了?”慕汐颜神色冰冷,“会不会太巧了些?”

  他们不知道,真正的慕汐颜已经死了。

  或许真的合了某些人的心意。

  只可惜,她洛瑶来了。

  “你的意思难不成是有人要害你?”薄老太太被慕汐颜的言语震惊了,又觉得十分可笑。

  “正是,上次我就说过,我会追查到底。”慕汐颜点头,眼神扫过在场的每个人,“而经过调查推断,此人就在府中,至少能接触这些丫鬟小厮。”

  “三妹,你就胡说八道吧!当日里那么多小厮,每个院子里的都有,尤其是主院的,怎么可能有人能私自拉拢那么多人?要真是这样,祖母早就知道了。”慕梓萱也觉得她说的话可笑起来。

  然而慕汐颜却没有反驳,眼神观察着在场其中三人的一举一动。

  第一个就是罗氏,其次是慕梓惠,再次……则是那乖巧坐在薄老太太身边的贾诗云。

  这个屋子里,只有他们有这个可能。

  于是慕汐颜继续说道,“不需要私自拉拢那么多人,只需要让那么多人都讨厌我就可以了,而且是恨之入骨的讨厌。”

  说这句话的时候,某人的眸子微微闪了闪,目光看向慕汐颜,却又很快移开。

  是她!

  慕汐颜勾唇,看来假装小白兔的人还真多啊。

  “你是性格不好,可你毕竟是慕家的嫡女,怎么可能有人讨厌你到恨之入骨?”慕梓萱还是不信。

  她是讨厌慕汐颜,但她最多也不过是做出锁她云卫的这种事情,真正害她的事情,自己可一律没做过。

  慕汐颜毕竟是慕家嫡女,与她一脉相承,她平日里嘴上再毒,也不可能害她!

  她不过就是想让祖母和父亲不喜欢慕汐颜,为自己找靠山谋出路而已。

  “那就要查了。”慕汐颜再次微笑,“此事我还会继续追查下去,祖母若是还认我这个慕家的嫡女,那就不要拦我。”

  涉及到子女生死,薄老太太还是有些心惊。

  “你不要胡闹就行!别弄得府里鸡飞狗跳的!若是胡来,我便罚你在祠堂跪三天三夜!”薄老太太冷冷说道。

  她也不允许府中有这样歹毒的人存在,若真是如此,这得布局多久啊?

  心思如此深沉,留在府中不是好事,应当早早清理门户。

  “祖母放心,自然不会。我只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慕汐颜莞尔,弯弯的眼睛里却是一片幽深和冷漠。

  “盈香,将香玉丢入柴房,关两天两夜,不许任何人给水和食物,没到时辰,不许出来。”慕汐颜吩咐道。

  香玉听到这样的惩罚,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种惩罚她还能承受……

  慕梓萱也没有任何异议,看着香玉跟着盈香离去,慕汐颜也在众目睽睽之下转身离去。

  ……

  彩釉玲珑灯的灯芯亮度有些弱,慕汐颜放下手中的书卷,揉了揉眼睛。

  晚饭她和霄云一起动手做了一桌药膳,霄云学得很快,也很惊讶慕汐颜的药理知识,甚至已经开始佩服她了。

  午后让晴云去调查的时候,她就已经让流云送信给苏绮玉,告诉她自己一切都好,让她不要记挂。

  她昏迷那日侯府就来了人要见她,这两日又陆续派人来,但却没有当初态度那般强硬,恐怕和她猜测的一样,有些高高在上的人发了话,不许侯府去打扰慕家。

  “姑娘,该休息了,都这么晚了,您可别看坏了眼睛。”蝶衣端着另一个灯盏走了过来,同时还端来了一碗莲子羹。

  蝶衣做小食的手艺是真的不错,慕汐颜从第一日就感觉到了。

  莲子羹放入嘴中,微甜却又不腻,十分清爽,这是普通人熬不出来的味道。

  “好。”慕汐颜一边喝着莲子羹一边点头,蝶衣便笑着去准备。

  盈香本来也打算去,却被慕汐颜叫住。

  “姑娘,有什么吩咐吗?”

  “盈香,那日在府门口,在我身后拉我的那些人,你可还记得?”慕汐颜问道。

  她现在最大的弊端就是没有原主的记忆,有很多事情都无从查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