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吾家医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1)

吾家医妃 今飞昔 2090 2020.07.08 05:49

  “是,姑娘。”盈香领命,在她清点之后瞥了一眼颓然无措的江柳儿,对慕汐颜道,“姑娘,这里粗略算下来顶多值二百两。那几只簪子和耳坠,我见夫人戴过,都是好货。”

  以前的慕汐颜很喜欢这些东西,京都中的金银饰店她是常客,尤其是聚宝斋的首饰,更是她喜欢的。

  所以盈香对这些珠宝的价格了如指掌,夫人赏赐给江柳儿这几只都是上等的好货色,怎么也值二十多两银子了。

  “二百两,那就是还差八百两了。”慕汐颜食指轻轻在桌上敲了一下。

  江柳儿已经近乎崩溃了,她绝不要再回到奴籍!

  “三姑娘,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我不该这般忘恩负义的,我该跟着夫人回去……您放过我吧,看在我服侍夫人这么多年的份上,求求您放过我吧!”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慕汐颜微微一笑,“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若是答得好,或许我能考虑一下。”

  “您问,只要您能放过我,您问什么我都回答。”江柳儿立刻说道。

  “好。我问你,我母亲房中的信件,是从哪里找到的?听说你是第一个找到并且禀报给我父亲的人?”慕汐颜平静开口。

  “是从夫人放衣服的箱子里找到的。”江柳儿讪讪说道,“不敢期满姑娘,因为我是夫人的贴身丫鬟,所以箱子的钥匙只有我和夫有,其他人都没有的。”

  “你是怎么找到的?”

  “就、就是……那日夫人换了几身衣服都觉得不合适,所以我才将箱子里底下的衣服翻了出来,然后便看见了那信……”江柳儿如实说道。

  也正是她看见了一封信之后交给了老爷,再次搜夫人的房间,才发现了更多地信件。

  “所以箱子的钥匙,只有你和我母亲有?”

  “是……”江柳儿莫名觉得心慌。

  慕汐颜眉头微微动了动,然后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对我父亲开始有其他心思的?”

  江柳儿被慕汐颜的话问得一愣,慌忙道,“没……我没有啊……姑娘,我、我真没有……”

  江柳儿的声音在慕汐颜的注视下逐渐小了下去。

  不等慕汐颜说话,江柳儿就已经用蚊子般大小的声音如同挤牙膏一般说道,“我……我……没、没多久,也、也就……半年……”

  半年?

  慕汐颜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半年的时间,已经够久了。难道母亲真的没有发现?

  “所以这半年你与我父亲眉来眼去,最后听从他的话,将信件放入我母亲的箱内?最后诬陷她,以至于我父亲休了她,最后好抬你上位?”慕汐颜这般说不过是为了炸江柳儿,慕华藏那个人她虽然只打了两次照面,看了原主记录的一些事情,可已经能判断他大致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慕华藏,是绝对看不上江柳儿的。

  不说其他,就薄老太太那个刻薄的劲儿,也绝不会允许江柳儿入门,即便是做妾也不可能。

  再说江柳儿还背弃自己的主子,虽然脱了奴籍,可这个污点在慕宅众人的眼里是永远洗刷不净的,没人会留她。

  “不!不是的!三姑娘!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那信件真是我无意中看见的……”江柳儿听慕汐颜这般说,顿时大惊失色!

  这样一来,她不就成了诬陷苏绮玉的人?可她真的没做这种事情啊!

  “箱子的钥匙只有你和我母亲有,我母亲既是被人诬陷,那这信件断然不会是她写的,那么……除了你,还会有谁?”慕汐颜冷漠地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让江柳儿惊出了一背的冷汗。

  “我……我不知道……可这事……老爷不是说……是夫人自己……”

  “我母亲是被诬陷的,难道你不知道?”江柳儿的话没说完,就被慕汐颜打断了。

  江柳儿不敢接话,她现在孤立无援,没人保她,慕华藏昨日对她的态度,根本和之前不一样!

  “搜查房间那日听说你也在场?”其实慕汐颜听说的是江柳儿带着人去搜查的苏绮玉的房间,只不过苏绮玉那时候已经被叫到慕华藏那边去了,对此并不知情。

  “我……在……”

  “那你说说,其他的信件,都是从哪里搜出来的?”

  “这……我、我……我记得好像是床头的一个小匣子的夹层里……”她怎么能记得不清楚,房间她最为熟悉,也是她第一个发现床头的小匣子里竟然有夹层。

  “匣子呢?”慕汐颜敛眸沉默两秒,开口问道。

  “不知道……”她当时拿了信匣子就扔在床上了,后来捧着信件去找的慕华藏,匣子在哪,她还真的没注意。

  “行了。盈香,把母亲的东西收起来。”慕汐颜呼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旋即起身,往门外走去。

  结束了吗?……

  江柳儿一时间没缓过神来。

  “盈香,把人丢出大门,说她为脱奴籍,背叛主子,勾引老爷,念在她伺候多年的份上,母亲决定对她从轻处理,给她脱了奴籍,但从此生死不相干,一辈子也不许再入慕宅,也别出现在平南侯府任何人的面前。”慕汐颜踏出房门后停下脚步,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似乎要下雨的天空,淡漠地说道。

  “是!”盈香当即应道。

  江柳儿猛地抬头,她已经按照慕汐颜说的,回答了所有问题,她怎么还能这样对自己!

  “三姑娘!您不是说放过我吗?”江柳儿冲了过来,被慕汐颜身后的流云拦了下来。

  “我家姑娘只是说考虑一下,况且不是没发卖你吗?这钱也没让你还,你还想怎么样?”盈香没好气地说道。

  有些人,真是不知足!

  “你、你们!”江柳儿只觉得自己被耍了,满腔愤怒,张牙舞爪地想过来扑倒慕汐颜,“慕汐颜!你和慕华藏就是一丘之貉!一路货色!是我眼瞎,是我眼瞎啊!”

  慕汐颜没有回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只道,“太聒噪了,将她嘴堵上扔出去吧。”

  “是。”流云领命,不过一招,就已经将江柳儿身上的衣物撕了一块下来堵在了她的嘴里。

  江柳儿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离,虚脱地瘫坐在地上。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是这样的结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