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吾家医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态度强硬

吾家医妃 今飞昔 2036 2020.07.05 20:32

  “难道不是吗?”慕汐颜又问了一句。

  “颜儿,你再胡说,为父就要生气了。你看看你被你母亲教成了什么样子?”慕华藏有些恼怒。

  “父亲,我问你话呢。是还是不是?”

  “不是!”慕华藏是真的有些怒了。

  往日里慕汐颜与自己说话,虽然不说恭敬,可也不会像现在这般,难道磕着脑袋磕成这样了?

  慕汐颜似乎一点也不在乎慕华藏的情绪变化,随后从袖中拿出一封信件,“既然不是,为何要造假?还用此来诬陷母亲。”

  “你到底在说什么?”慕华藏语气拔高了一些,看着那封信的眼神有些奇怪。

  昨日他就已经将所有的信件全部都烧毁了,怎么会还有?不过这个信做的以假乱真,即便是深谙临摹他人字迹的师傅也难以看出,毕竟这就是本人所写。

  “这不是你说母亲与他人有染的证据吗?昨日看了之后顺便收起来一封,谁知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醒来之后,便在袖中找到了这个,并且仔细地看了一下。”慕汐颜将信件摊开拿在手中。

  “那你发现什么了?莫非这不是你母亲的字迹?还是说你认为有人仿造?”

  “都没有。”

  “那你在这说什么!”慕华藏忽然觉得慕汐颜醒来之后似乎有些不可理喻。

  “但是我发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这个信件虽不是伪造,可却是拼凑而成。”慕汐颜微笑着道。

  慕华藏微愣,但随即便道,“胡说。”

  这信件不是他找人做的,而是给了那人,最后就直接得到了这些完成的信件。

  他不知道具体的制作方法,可他检查了多遍,还尝试了很多方法,也没发现端倪。

  他日日与苏绮玉生活在一起,对她已经算是很了解了,这字迹一眼就能看出,结果这制作的信件连他都分辨不出,更别提字都写不太好的慕汐颜了。

  “是不是胡说父亲很快就知道了。”慕汐颜不拿着信件走到桌前,端起旁边的水壶,又点燃了蜡烛。

  慕华藏好奇她在做什么,也不信她能整出个什么名堂来,于是便在一旁看着。

  慕汐颜用水将信打湿,然后又拿到蜡烛上烤,干了之后又打湿继续来烤,如此反复几次,那宣纸竟然有纸片剥落,最后除开一张非常薄的完整的宣纸之外,还掉了许多碎片,每张碎片上都有一个完整的字。

  慕华藏的内心是强烈的震惊!

  他研究了那么久都没找出破绽,慕汐颜竟然一晚上就发现了?

  “竟然是这样!”慕华藏惊讶地说道,像是并不知道此事。

  慕汐颜早就猜到了他的反应,也惊讶道,“父亲难道不知道?若是父亲不知道,那便是有人陷害母亲。父亲你可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为母亲讨回公道!”

  “那是肯定。若这些信真是这样,那我一定会追查到底。”慕华藏信誓旦旦地说道。

  “既然是个误会,父亲是不是该向公开母亲道歉?并且将休书收回?”

  “你说什么?”慕华藏猛然转过头来。

  “父亲难道没听清我说的?”现在的慕汐颜不是以前的她,对慕华藏没有半点感情,在看的也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她之所以这么做,第一是因为她借着慕汐颜的身子重新活了,所以她会对慕汐颜负责。第二是因为她能有现在这样的资源,不是慕华藏给的,而是慕汐颜的母亲苏绮玉给的。

  为了复仇,平南侯这样的大腿,她不可能不抱住。

  “你……”慕华藏气得变了脸,伸手指了指她,最后手一背,“我会亲自上门去给你母亲道歉,行了吧?你回去吧。”

  “那我去告知母亲,让她在平南侯府大门口接待您。”慕汐颜微微一笑,对着慕华藏屈膝行礼。

  慕华藏只觉得胸口一窒,“就不麻烦你母亲了。这件事情是我没调查清楚,但是既然话已经放出去了,也就不能这么快再收回了。你刚受了伤,赶紧去休息,这件事为父会处理的。”

  他这个女儿从来不听自己的话,如今这伤了脑袋之后,说话虽然和以前不太一样,可却是更加的咄咄逼人。

  “好。”

  慕华藏没想到慕汐颜竟然答应的这么干脆,一时间有些奇怪。她不是一直维护苏绮玉吗?如今他并没有说要将休书收回,按照她的性子,应当要闹上一闹,可这……

  “这件事情父亲怎么做,是父亲的事情。但是我想问一下,这封信父亲是如何而来?”

  “你问这个做什么?”慕华藏愣了愣。

  本以为这个事情已经结束了,可她这是要做什么?

  “这件事情父亲既然不知情,那定是府中有人作假,我自然是要查清楚,为母亲讨回公道。父亲去处理母亲那边的事情已经劳心劳神了,我自然要为父亲分担。”慕汐颜微微弯了弯唇。

  从慕华藏的表现来看,这件事情不可能与他没有关系,但是这样一个人,她并不认为苏绮玉和他在一起是正确的选择。

  所以只要他肯道歉就可以,即便是他想要和苏绮玉复合,那也要看他的表现。

  但是那封信,她必须调查清楚。

  这种手法不是人人都会,只要能找到做这封信的人,或许就能顺着线索,摸出当年那件事情的蛛丝马迹。

  “这件事情……”慕华藏自然是要拒绝的。

  “这件事情父亲就交给我好了,府中有些人父亲处理起来也不方便,不如由我出面解决,父亲也不会受人诟病。反正我名声如今也不怎么样,也不怕多添这几句。”

  “此事就这样定了,女儿告退。”说罢,慕汐颜再次对慕华藏微微颔首,转身就要离去,根本不等慕华藏答应。

  慕华藏只觉得脑袋充血,大步一跨,上前就抓住了慕汐颜的手臂。

  当初他没想过会有人查这信件,毕竟平南侯府不可能再拉下脸来找他,这信件的事情也就无疾而终了,所以他做的时候并没有太注意,直接让身边的亲信去做的,这要是一查,不是直接就大白于天下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