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吾家医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初入岭南

吾家医妃 今飞昔 2042 2020.07.17 07:24

  “茂儿,因为呢,有一个很厉害的人,说我们家有人犯错了,要惩罚他,很可能要惩罚一家人。祖父和你的爹娘不愿意让你受惩罚,所以才将你送走,明白吗?”

  苏茂点点头,又摇摇头,“是祖父犯错了吗?还是爹爹犯错了呀?祖父跟我说,犯错了只要诚实认错,跟他人道歉,下次记住不要再犯错就好了。他们不能跟别人道歉吗?”

  慕汐颜笑了笑,又放了一瓣橘子在他嘴里。

  “可是有些人不愿意接受你的道歉怎么办呢?”

  “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啊?是犯的错误太严重了吗?”苏茂记得有一次他在池塘边玩,不让奶娘跟着,结果不小心落了水,当时娘狠狠地训斥了他,还罚了奶娘。

  那次他认了错,奶娘也认了错,可是娘原谅了他,却没有原谅奶娘,最终换掉了他的奶娘。

  “嗯。”慕汐颜点点头,苏茂噘着嘴不说话了。

  随后慕汐颜又继续说道,“但其实这件事情,不是祖父和你伯伯叔叔还有你爹爹的错,错的是那个觉得他们错了的人。茂儿你明白吗?”

  苏茂点点头,“难道就像是娘上次跟我说,奶娘因为听了我的吩咐,本来是没有错的。但是因为我她受到了惩罚。我是娘的孩子,所以娘原谅了我,可是却不能原谅奶娘。是这种意思吗?”

  “嗯,有些不一样,但也差不多吧。”慕汐颜觉得苏茂这孩子真的很聪明,四舅舅和四舅母教的也很好。

  小苏茂懵懵懂懂像是明白了,于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慕汐颜的身边,一开始还保持着清醒盯着马车的帘子,后来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毕竟是个小孩子,慕汐颜看着那有些婴儿肥的小脸笑了笑,让盈香铺好柔软的褥子,抱着苏茂将他放下躺平盖好被子。

  岭南城是岭南境内最大的一座城池,也是岭南的中心地带,大部分的贸易都会经过岭南,再向北输入到京都。

  相较起京都,岭南的气候要更加湿润温暖,在京都还需要穿对襟,但到了岭南,只需要穿一件薄衫即可。

  再次踏足岭南城,慕汐颜仰头看着城门上的大字,心头的情绪在翻涌,随后被她压了下去。

  进入城门后,熟悉的街道映入眼帘。

  十四年的时间,岭南城的变化不大,道路两旁还与以前一样,店铺鳞次栉比,热闹非凡。

  只是有些店铺已经换了易了主换了名,除了那些老字号,看起来没变的岭南城,实际已经变了不少,只是生活在这里的百姓并不察觉。

  “流云,去正街找家客栈住下。”坐在马车里的慕汐颜开口道。

  “是。”流云架着马车朝正街驶去。

  岭南王府距离正街仅有一条街道之隔,不需马车,便能轻松过去。

  慕汐颜的心脏跳动加快。

  十四年了,她一闭眼一睁眼,十四年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不知道她曾经的家如今怎么样了……

  在正街找了一家客栈住下,点了些饭菜送进房间,和苏茂一起吃了饭之后,小家伙又困了。

  这一路车马劳顿,小孩子体力本身就不好,需要多休息。

  小苏茂很是乖巧,自己便爬上了床,盈香按照慕汐颜的吩咐去伺候他洗漱,然后给他盖好被子。

  “盈香,你照顾好茂儿,流云,你守着她们,茂儿的安危就交给你了。”

  “姑娘放心。”盈香和流云一起答道。

  “姑娘,您也早些休息吧。”盈香看着慕汐颜觉得她的脸色不是太好。

  这一路上姑娘将小少爷照顾的很好,小少爷睡觉的时候,她让姑娘打个盹姑娘都不肯。

  她知道,姑娘身上的责任很重,可看见这样的姑娘她真的是心疼。

  明明是从小娇生惯养人人都宠着的姑娘,现在怎么吃了这么多的苦。

  然而慕汐颜却并没有说什么,等夜色渐浓,盈香在一旁的床榻上也睡熟,慕汐颜才从床上坐起身来,走了出去。

  她以前常常偷跑到这条主街上来,后来就是直接出家门大摇大摆地来玩,这里的路,她熟得不能再熟了。

  慕汐颜趁着夜色隐匿身形,步伐轻盈地跑过街道,横穿过一处最近的小巷,来到另一条街上,在这街的中间,就是岭南王府的所在,也是她曾经的家。

  早已打过更的街上空无一人,唯独偶尔巡逻的人路过,慕汐颜来到王府大门的对面。

  府门上的牌匾依旧还在,宏伟的大门似乎有些陈旧,但却不知为何没有破落之感。

  就连府门口的两座貔貅也没有任何的青苔,似乎是有人刻意打扫过的。

  十四年了,这样一座府邸,又会有谁在意?

  而且这里曾经发生过那样恐怖的惨案,对当地人来说,没人敢接近。

  她今日入住客栈的时候旁敲侧击地问过,但是年轻的人不知此事,唯独一些年龄大点的知道,却没人敢提及。

  但她知道,岭南未封王,这王府就一直空置着。

  慕汐颜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绕过院墙,来到她以前偷跑时最熟悉的后门。

  后门也是紧锁着的,但两侧的墙较于前门较低,而且旁边有一棵歪脖子树,小时候这棵树可是她最方便的台阶。

  只不过后来她学了轻功,这歪脖子树对她而言也就没什么用了。

  可是现在她这刚刚练武的身子,可无法与以前相提并论。

  好在这两日的锻炼让她的身体强壮了不少,她顺着树爬了上去,跳入了院内。

  院子空空旷旷,毫无人烟。

  院里杂草丛生,树木依旧茂盛,除了被精心照料的几处花破败之后长成了最普通最常见的夕颜花之外,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唯一的变化就是曾经那场惨案所留下的一切都被时间洗刷干净。

  不知道是有人刻意为之,还是十四年的风霜雪雨,青石板上再也没有一丝暗红的颜色。

  慕汐颜浑身颤抖着,四肢变得冰冷。

  往事一幕幕似乎都还在眼前,可却早已经物是人非。

  她朝着后院父母曾经住的地方走去,当她路过自己那个小院的时候,轻轻推开了门,却愣在了门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