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吾家医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追踪源头(3)

吾家医妃 今飞昔 2040 2020.07.11 09:06

  慕汐颜循声看去,便看见率先走进院子的四个小厮,紧接着便是被张妈妈扶着走进来的薄老太太,身后还跟着三五个婆子,几个小厮。

  这阵仗,看来是要人来的。

  “祖母,您怎么来了?”慕汐颜微微福身,脸上露出笑意,却并没有让晴云停下。

  薄老太太看了有些着急的张妈妈一眼,点点头,张妈妈才撒开手,快速朝那跪着的老嬷嬷跑去,却被晴云拦住了去路。

  “我不来,我不来你就反了天了!”薄老太太气愤地说道,“怎么?现在连动我院子的人,都不需要跟我打声招呼是吗?你有没有把我这个祖母放在眼里!”

  慕汐颜十分惊讶地看向薄老太太,“祖母,孙女儿又没动您身边的人,不过是一个洒扫的婆子,孙女没想到竟引得您兴师动众地跑来问罪。”

  “那也是我院子里的人,还轮不到你来管教!祖母来不是为了这个,而是你在府中胡来!昨日我是应允了你查案,可你这是怎么查的?”薄老太太脸色铁青。

  那周嬷嬷是她身边张妈妈的表姐,当初生慕华藏的时候她在府中摔了一跤,还是周嬷嬷会接生,救了他们母子一命,她才将周嬷嬷留在身边。

  周嬷嬷担心她与张妈妈两人反目,为争夺在她身边的权利,所以自请一直做洒扫的活路。

  不过这洒扫的活路周嬷嬷也只是偶尔做做,无非是挂了个名,指示手下的几个丫头做就行,就是因为当年的那件事。

  所以这周嬷嬷被带走,她第一时间便从张妈妈那里听说,紧接着便赶了过来。

  她知道,慕汐颜这里有云卫,若是张妈妈自己来,恐怕只能碰得灰头土脸的回去。

  “祖母,查案便是查案,查案不论是谁院子里的人,都要查。即便是父亲身边的人,我也会查。这两人在外传我谣言,说我坏话,毁我名声,那不也是给慕家抹黑吗?”慕汐颜依旧和颜悦色地看着薄老太太,丝毫没被她的气焰影响。

  “让你查案,不是让你用私刑!”薄老太太气得手都颤了颤,朝前走去。

  “祖母,私刑?审问下人恐怕不算私刑吧。再说了,我这也是为了给您出气啊,这嬷嬷说,这些话都是张妈妈教给她的,还说张妈妈的话,都是祖母您授意说的。”

  “她这般污蔑祖母您,我能不抽她吗?”慕汐颜眨了眨眼睛。

  薄老太太眼神微变,已经走到张妈妈身边,张妈妈赶紧伸手将她扶住,看向周嬷嬷的眼神里也带了些许的责怪。

  “我、我没有啊!”周嬷嬷当即嚷道,“是三姑娘污蔑我!我什么都没说!老夫人,您可要相信我啊!”

  慕汐颜顿时冷了脸:“好不要脸的老东西!刚刚当着我的面说一套,现在当着祖母的面又说另外一套!就你这样的人,我才不信是祖母叫你传我坏话,毁我名声的!”

  “我真没有!三姑娘你血口喷人!”周嬷嬷急了,因为她发现老夫人的神色有了不易察觉的变化。

  在老夫人身边二十载,这点小细节还是看得出来的。

  可有些话,的确是老夫人让她传出去的,主要是为了毁苏绮玉的名声,但谁知道后来能演变得这么快这么狠,最后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好了!”原本准备救下周嬷嬷的薄老太太忽然开了口,“周嬷嬷是我院里的人,我亲自带回去审问,这件事情,祖母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好,那我等着祖母给我的交代。希望祖母在我自己调查清楚之前,就给我一个交代,也免得孙女受委屈时间太长,做出些不该做的事情惹祖母不开心。”慕汐颜欠身道。

  薄老夫人板着一张脸,“张妈妈,扶着周嬷嬷回去!”

  这慕汐颜如今竟是这般不好拿捏!

  以前在她面前慕汐颜还不敢如此放肆,她若是发怒,慕汐颜还会惧怕三分,可现在,她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祖母慢走,改日孙女闲了,去给祖母问安。”慕汐颜抬眸目送着老夫人领着人离开沐云居,最后一句话气得薄老太太都不愿回眸看她。

  送走了薄老太太,盈香当即就给慕汐颜竖起了大拇指,“姑娘,您刚才真是……太威风了,太帅气了!”

  慕汐颜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没做声。

  原本她还不确定周嬷嬷究竟是受谁指使,但现在她清楚了。

  从薄老太太亲自来要人她就已经清楚了,再加上后来周嬷嬷说自己什么都没说,就相当于承认了此事是薄老太太让她做的,她的猜测没错。

  她没有忘记第一日去找慕华藏说信件伪造的事之前,蝶衣告诉她无意中听见的那两句话,慕华藏很快就要娶妻。

  按理来说刚休了妻,怎能这么快就娶?虽然现在还没有消息,但既然这般说了,那自然是早就定下的。

  所以这休妻的阴谋,也是从半年前就开始。

  这一切薄老太太肯定是知道的,也因此想要放出些风声来毁一毁苏绮玉的名声,那自然而然就带上了她,比如说她蛮横跋扈,苏绮玉教女无方等等。

  而且她问过盈香苏绮玉被休当天的场景,慕华藏似乎也说过,“苏绮玉,看看你把女儿都教成了什么样了!”

  这一句问责,其实是推卸了自己的责任,将所有的教导无方的责任都推在了苏绮玉一人的身上。

  原本这种说法是不可能成立的,但谁让慕汐颜身边有外祖父给的一队云卫呢?而且她以前性子确实张扬,干了不少得罪人的事情,大家自然也就相信了,反而还同情慕华藏。

  只不过即便是薄老太太让周嬷嬷传的谣,也不应当太过分,以至于至她于死地。

  那么……就只有一个人了。

  慕汐颜的目光重新落在还跪在地上的丫鬟身上,“你叫什么?”

  “呵,三姑娘真是贵人多忘事,奴婢的名字都记不住。也难怪,我们这种下贱的奴婢,不值得三姑娘记得。”丫鬟冷冷说道,还朝着地上吐了一口血水,那是她因疼痛紧咬牙关造成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