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吾家医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云卫被锁

吾家医妃 今飞昔 2041 2020.07.05 20:29

  那封信件最后被皇帝给了父亲,父亲明明知道不是自己所写,可每一个字却又都是他的笔记,明显是有人拼凑而成。

  只是他找了一些行家,试了许多方法都无用,最后还是因为放在书房,她偷偷溜进书房玩,不小心泼了一杯水,将信封中的信打湿,她害怕被父亲责罚,便立刻拿到蜡烛上烤,谁知父亲就在这时回来了,刚想责骂,却发现了纸上的秘密。

  那纸非常薄,有人从其他地方取了父亲所写的字,然后取了上面墨迹最足的那薄薄的一层,又将其它层分开,用了一种特殊方法粘合,所做出来的信就是真的,都不能用以假乱真来形容。

  想要分开,就要不停地将纸张微微打湿之后用火烤,反复多次,方能将粘合的纸张分开。

  她当时也只是无意中烤了一次,那张纸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变化,可对天天研究这个的父亲来说,即便是细微的变化也一眼就能看出。

  因此,父亲第一次差点被定下的“谋反”罪名被摘除,全家人逃过一劫。

  “姑娘?姑娘!再烤下去可要烧着啦!”盈香一边喊道,一边将烛火拿开了一些。

  慕汐颜这才回过神来,将手中的信收好,“盈香,给我梳洗,我要出去走走。”

  “好嘞!姑娘您看着天气多好,我马上去准备。”盈香高兴地说道。

  虽然姑娘醒来之后和之前变得十分不一样了,但盈香觉得那应该是因为姑娘失忆了,即便如此,她还是姑娘,她就希望姑娘好好的,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无拘无束。

  蝶衣刚煎药回来,见盈香从里面高高兴兴地出来,上前问道,“姑娘醒了?”

  “醒了醒了!姑娘还想出去走走呢,应该没事了。就是姑娘还是不记得以前的事情,那也没关系啊,她想知道什么,我就告诉她什么。我去打水给姑娘洗漱,你快去伺候姑娘。”盈香一蹦一跳离开,蝶衣也露出笑容。

  两人伺候慕汐颜洗漱更衣后,便跟着她出来。

  “姑娘还记得路吗?想去哪儿?”盈香笑嘻嘻地说道。

  慕汐颜摇摇头,“不大记得,但这样的院落大都大同小异,我应当知道如何去。”

  “好的,那姑娘就随意转转,也算重新熟悉一下。”盈香继续道。

  “姑娘您稍走慢些,大夫嘱咐过您伤着头部,要格外小心。”旁边的蝶衣柔声说道。

  慕汐颜看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丫鬟一眼,点点头,缓步朝着后院的灶房走去。

  “姑娘,这边可是灶房啊,您要去那里吗?后院的花园在那个方向呢!”盈香指了指侧面。

  “就去那里。”慕汐颜没停下脚步。

  盈香一拍脑袋,“哦!姑娘是去见流云她们!昨日那个情况她们竟然不在,姑娘真该好好罚罚她们!”

  慕汐颜微微扯了扯唇角,根据盈香所说,很快便来到柴房。

  柴房的门是锁着的。

  慕汐颜的眼神微沉,“我之前将她们锁在里面了?”

  “没有啊。”盈香也觉得奇怪,上前看了看那把锁,“姑娘你让她们做的事情,她们可不敢不做,就算是门开着,她们也不会出来的。我还说她们死脑筋呢!”

  看来这一切都是准备好的。

  “看看有没有钥匙,打开它。”慕汐颜冷声道。

  盈香和蝶衣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钥匙,随后盈香便在门口喊道,“流云!流云你们在里面吗?”

  “……”里面没有出声。

  “流云?”

  “在。”里面冷冰冰地说道。

  其他几人看向流云,有人眼神十分不悦。

  “流云,我们几个在侯府也都是受重用之人,可这小丫头对我们……”

  “不许胡说。我们既是侯爷派来保护小主子的,那便不得有半分不敬。”流云冷声道。

  刚刚说话的女子不吭声了,但还是有些不服气。

  此时外面再次传来喊声。

  “流云,门不知被谁锁住了,我们没找到钥匙,你们破门出来吧!”

  流云皱眉,随后道,“姑娘在何处?”

  “哎呀,你个死脑经,姑娘当然在门口啦!是姑娘叫你破门出来的!”盈香着急地喊道。

  这几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死脑经了。只不过不死脑筋的那两个,老喜欢顶撞姑娘,她可不喜欢。

  流云沉默两秒,“那你让开。”

  盈香立即后退,和慕汐颜站在距离门有五米的地方,随后一阵声响,那门便直接被拦腰斩断,流云一脚将门踢开,几人便从里面陆续出来,并排站在慕汐颜面前。

  “见过姑娘。”

  “你是流云?”最先说话的女子说话短促有力,一身白色劲装,发带高束,身侧一把白色剑鞘的佩剑,比起男子都要多几分英姿。

  “是。”流云虽然心中疑惑,却没多问。

  此时一旁的晴云开了口,“姑娘莫非关了我们一天两夜就不认识我们了?”

  “晴云!”流云看了她一眼。

  晴云不大情愿地闭了嘴,一旁的盈香立刻开口,“就你这嘴巴爱说!你们还是姑娘的贴身侍卫,姑娘昨日受伤了你们知不知道!姑娘头部受了重伤,要是侯爷知道了,看侯爷不罚你们!”

  “姑娘受伤了?”流云微惊。

  因为还是春日,头部又受了伤,流云出门的时候特意戴了一顶帽子,刚好遮住了头上的绷带。

  其他几人连同晴云也没说其他,而是立即关心起慕汐颜的伤势。

  “我没事。”慕汐颜摇头,“你们可知是谁锁了门?”

  “姑娘,你哪里没事啊?昨天你昏迷那么久,都吓死我们了!还不是她们没把你保护好!你们知不知道,姑娘现在失忆了!”

  “失忆?”这回云卫五人都震惊了。

  “是,所以我不记得你们,也不记得你们叫什么。不过盈香都告诉我了。”慕汐颜大方承认,平静说道,“府中出了些事情,现在恐怕不能让你们去休息。”

  方才慕汐颜问锁的事情,流云就已经猜到了。

  “前日夜里,有人蹑手蹑脚前来,将房门锁住。”流云给了慕汐颜回答。

  “你们中谁会查案?”慕汐颜忽然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