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吾家医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夜闯侯府

吾家医妃 今飞昔 2062 2020.07.15 07:23

  漆黑的夜空上挂着一轮弦月,比起前两日来说,没有那么弯了,似乎在逐渐转圆,也更明亮了一些,倒是显得旁边的星星开始暗淡起来。

  以前母亲说,她听她的母亲小时候说故事时说过,人若是离开了这个世上,许是变成了星辰在天空守望着凡间。

  若此话是真的,那么她的父母,此刻也应当在天空中看着她吧。

  慕汐颜第一次在想起这些事情时眼眶变得湿润。

  就在慕汐颜准备收回目光时,一个黑影从院墙上闪过。

  慕汐颜顿时警惕起来,她小声叮嘱,“盈香,去喊云卫!”

  “姑娘?”盈香微微一惊。

  “快去。”说罢,慕汐颜就追着那抹身影而去。

  平南侯刚刚被参谋反,立马就有人上门,恐怕又是和当年如出一辙!

  慕汐颜的脚步快了起来,她虽然才重新练武没有几日,但因为有了曾经的经验,体质还是比之前好了些许。

  云卫原本每日都有人守夜,但因慕汐颜回了侯府,给几人放了假,并未让她们守着。

  但盈香还没跑两步,一个藏在暗处的身影就已经追着慕汐颜而去。

  “流云?”盈香一眼便认出了那一身白衣的人。

  眼见流云追去,盈香才放心下来,但还是赶着去喊了另外几个云卫。

  慕汐颜一路追着黑衣人,那黑衣人似乎也有所察觉,速度快了起来。

  忽然背后又有一男子出现,与黑衣人打斗起来,声响惊动了侯府的守卫,火光亮了起来。

  流云也已经飞檐走壁追上,此刻正站在慕汐颜的身边,同样凝神盯着屋顶的两人。

  几十招后,两人依旧不分胜负,流云在慕汐颜的示意下飞身上前,与那男子一同对付黑衣男子。

  流云可是一流高手,京中没有几人能赢得了她。

  那人似乎知道流云的身上,不过接过一招,就扔下烟雾弹逃离。

  此时接到消息的苏高阳也赶了过来,看见慕汐颜的时候立马问道,“颜儿你没事吧?可有受伤?”

  “外祖父,我没事。”

  房顶上的男子本想离开,却被流云拦住了去路,无奈之下才与流云一同飞身而下,落在了苏高阳和慕汐颜的面前。

  男子身形高大俊朗,眉宇间英气十足,一双眸好像夏日骄阳,即便在黑夜中也十分明亮。只是这骄阳并不灼人,反到有种慵懒。

  苏高阳看见该男子微微一愣,随后便行了一礼,“见过瑞王殿下。”

  瑞王?慕汐颜挑眉,猛然察觉自己还穿着中衣,只披了件外套,赶忙将衣服拉紧,对他匆匆行了一礼,“小女见过瑞王殿下。”

  “不必多礼。本王本在外饮酒,回程途中看见此人正鬼鬼祟祟在侯府外便追了上来,不想还是让他给逃了,打扰侯爷了。”元奕扬唇一笑,拱手对苏高阳施礼,然后又转向慕汐颜一侧,“唐突了。”

  慕汐颜瞥了他一眼,并没应答。

  苏高阳以为自家外孙女是吓着了,毕竟这后院忽然有外男进入,她又穿成这样,实在不妥,于是赶紧请元奕到前厅。

  元奕嘴角带着笑最后看了慕汐颜一眼,收回目光后随着苏高阳离去。

  慕汐颜看着男子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这还是她成为慕汐颜之后,第一次见到皇家的人。即便她知道,以此人的年龄,在当初不过是个孩子,并不知道那些肮脏的事情。

  可是……他毕竟姓元!

  “姑娘!姑娘!”盈香的声音远远传来,身边还跟着四个云卫,在看见慕汐颜没事时都松了一口气。

  刚刚这小丫头说的多吓人!让她们以为有多少人呢!还以为来的人有多厉害,连流云都搞不定。

  现在一看,就是这小丫头大惊小怪。

  盈香气喘吁吁地跑到慕汐颜的身边,“姑娘……你、你没事吧……呼……我、我跑不动了……”

  “我没事。”慕汐颜收回眼神,脑海中却还是方才那个男子的模样。

  瑞王……她当年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号,应当是后封的。

  “瑞王是谁?”她转头问道。

  “瑞王?”晴云因为常打探消息,对这些事情十分熟悉,“瑞王是先皇最小的一个皇子,九皇子,在当今圣上登基之后,便将其封为了瑞王。”

  “九皇子……”慕汐颜似乎有了些许映像,当年的九皇子,好像才三岁。

  果然是什么都不懂的孩童。

  “姑娘,刚刚那个黑衣人呢?”盈香终于缓过来一些,开口问道。

  “跑了。”慕汐颜一边说一边转身往回走。

  “跑了?”盈香惊讶,“流云都能让他跑了?”

  此刻慕汐颜也忽然想到,流云可是一流高手,于是也偏头看向她,“他武功很高?”

  流云点头,“与我不相上下。”

  与流云不相上下,那便也是一流高手了。

  “京都中的一流高手很多吗?”慕汐颜不太清楚现在的情况,十四年前,一流高手可还很稀缺的。

  流云摇摇头,“不多,我认识的只有三个,其他还有两三个藏在暗处的,我没见过。”

  慕汐颜点头,“走了,回去睡觉,盈香你差人去给外祖父传个话,就说我没事,已经回屋睡下了。”

  “好的,姑娘。”

  出了这样的事情,原本就没睡意的慕汐颜变得更加清醒起来,但她知道自己需要睡觉,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朦朦胧胧地睡着,等她醒来时天已是大亮。

  “颜儿,你醒了。”慕汐颜睁眼,就看见拿着帕子给她擦额头的苏绮玉,“你这孩子夜里一直在发梦魇,手脚冰凉,还不停出汗,可是吓着娘了。”

  “母亲,我没事。”慕汐颜冲着苏绮玉安慰地笑了笑。

  “你再多睡会,娘陪着你,你就不害怕了。”苏绮玉有些心酸,不知道她离开的这几日慕汐颜在慕宅受过什么样的委屈,竟然能让她做一晚上的噩梦。

  以前的颜儿可是睡着了都很难叫醒的。

  “母亲,我不困了。”说罢,慕汐颜坐了起来,让盈香和蝶衣伺候着洗漱更衣,随后便去了院子里开始练习刀法。

  武功这个事情,她已经落下了十四年了,绝对不能丢,那是她报仇雪恨的一柄利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