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在下物理免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张柔的血脉力量

在下物理免疫 白嫩大肥羊 2304 2019.08.31 18:14

  竞技场内,议论声不断,加上人数众多,显得格外的嘈杂。

  观众们本以为可以看见李牧晨再次出手,都做好了期待,想看看李牧晨的手段到底是如何,没想到他并没有出手,不过这场战斗在他们看来也足够精彩了,毕竟在这个世界,肉搏战并不多,张柔用他那壮硕的肌肉给现场的观众展现了既具有冲击力的一场战斗,拳拳到肉,酣畅淋漓。不过他们现在所议论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张柔如何在受了致死伤后,怎么能像个没事人一样,复活了。

  “他应该是那一族的人吧。”火佬开口道。

  “那绿光应该就是那一族的人了,名不虚传,受了这样的伤还能恢复。”旁边的矮个老人应和道。

  “本还以为他们被灭族了,没想到还有存活的族人。”火佬的眼中充满了可惜。

  “是啊,希望这个孩子不要被那些有心人发现,能把他这一族的血脉遗传下去。”沈玄的语气充满了担忧。

  森林中,李牧晨和张柔的战场旁,一个人影正隐藏在暗处观察着他们,一双细小的眼睛闪着光亮,充满着毒辣。

  “桀桀,看到了好玩的东西了。”

  黑影轻声说完之后,便慢慢融入黑暗消失不见,没有带起一丝风吹草动,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我说,你可以啊,我一直以为你那肌肉是唬人用的呢。”李牧晨和张柔正在捡拾着被打倒的三人的令牌,被张柔打倒的三人虽说没死,但也要昏迷很长一会儿才能醒来。

  “嘿嘿,是吗?”张柔被李牧晨夸的不好意思的捞了捞头,脸上表情和平时一般透露着憨厚,身体和耳旁那被三人造成的伤害,已不见踪影。

  “不过,元素师不应该是用元素战斗吗?你那风格算咋回事儿啊,还有你怎么跟个没事人一样,你的伤呢。”李牧晨提出了疑问。

  “嗯···我召唤的元素不能对人造成伤害,所以我才练肌肉战斗啊,我的伤也是我召唤出元素治好的。”

  “还有这么一说吗?元素师不是能自由的控制元素变化形态吗?怎么就不能攻击了?”李牧晨被张柔的解释说的有点想不通。

  “我也不是很懂,反正我召唤出来的元素我无法用它攻击就是了。”张柔对于提问也是一知半解的样子。

  “因为他的元素并不是形态变化,而是性质的变化。”

  “你怎么还没走。”李牧晨看着在一旁出声的男子说道。

  “因为你们两个救了我,所以我想上来道个谢,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何温。”何温带着一脸讨好的笑意。

  “道谢是应该的,虽然没打算救你,自我介绍就不用了,我不想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就继续说刚刚的什么性质变化,你就可以走了。”李牧晨对于这个何温没有什么好感,虽然他没有直接做过什么,但他逃走和朝李牧晨呼救的行为,使李牧晨觉得这个人不是好人。

  何温被李牧晨说的有些尴尬,讪讪的笑了一下,继续开口说到:“元素的形态变化便是使用者召唤出来的形变,比如把火元素变为一只鸟,一副铠甲之类的东西,考验的是元素是的控制力,通常来说形变的越精细,威力会越大,就像沈玄长老一样,他的火龙便栩栩如生,如同有生命一般,败在他这招手下的人不计其数,不过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做不到这一步的。”

  李牧晨对于何温所说的这些新东西颇感兴趣,便示意着何温继续往下说。

  “而元素的另一种变化便是性质的变化,比如水元素化成冰,土元素化成岩石就是性质的变化,普通的性质变化,就像我刚才所说的这些是一般元素师可以掌控的,但是有一些特殊的性质变化,只存在于一少部分人里,通常是血脉的遗传,就像这位大哥说他的元素并不能攻击,应该就是血脉遗传的元素。”

  李牧晨转头看向张柔,张柔对李牧晨点了点头,表明何温所说的事是真的。

  “那这些血脉遗传的元素,与普通元素不一样,不能形变进行攻击吗?”李牧晨问道何温。

  “不是的,应该只是因为大哥的血脉遗传的元素的特殊性而不能攻击,一般的血脉遗传都极其强大,每个都有着自己特殊的能力,这也是其稀少的原因。”

  “那血脉遗传有哪些呢?”

  听见李牧晨的询问,何温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血脉的力量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杀手锏,不会轻易的告诉别人的,我只知道有这么个事罢了,不过我听说这次参赛的萧熔就是一个血脉继承者。”

  李牧晨听着何温的话,回想着那个排行榜第一的男子萧熔,对他的兴趣更甚了几分,想知道他有着如何的新奇力量。

  “那你的力量就是治疗?”李牧晨看向张柔,心里觉的有一丝丝的失落,虽然张柔的血脉遗传的元素力量能将他自己从濒死拉回来,可因此却只能用肉体战斗,所以让李牧晨觉得这个力量有点不出彩,毕竟真正强大的人会让别人连肉体接触的机会都没有。而且李牧晨自身本身就很耐揍,不会受到什么伤害,现在张柔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属性有点重复了。

  张柔对李牧晨眼中的那一丝丝失落不明所以,但也回答道:“治疗吗?嗯······有点像,但又好像不是,应该算是吧。”

  李牧晨对张柔的回答有一点无语,什么叫算是啊,连自己有什么力量都不清楚吗。

  “呐,你给他用你的元素,给我看看。”李牧晨用手一指身旁的何温,何温被之前三人和李牧晨那膝击伤的不轻,一身的泥土与血迹。

  “这不太好吧。”何温听后内心欣喜,嘴上没有表现出来,一副为难的样子。

  李牧晨一眼就看出了何温的内心,却也无所谓,只是想看看张柔的力量。

  “哦,好吧。”

  张柔对李牧晨点了点头,走到何温身边,抬起自己的手臂,一个水球缓缓在手掌浮现,不停的泛起绿光,晶莹剔透。绿色光芒在张柔脸上不断的闪烁,原本一脸络腮胡凶相的脸庞也显得格外温柔。

  张柔将水球贴上何温的身体,水球立刻散开化成一条条绿色的水流,在何温的身上不停的游走,何温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凝结的血咖不断剥落。

  在一旁仔细观察的李牧晨眼睛越睁越大,脸上充满了惊喜,他发现张柔的力量不能用治疗来解释,更确切一个词应该是——修复!

  何温不仅身体上的伤痕,那衣服上的破洞也在绿色水流的游走下不断复原,崭新如初。

  原本还略感失落的李牧晨,此时眼中绽放出狂喜的光芒。

  “假如是修复的话,那用途可就太多了!这血脉遗传的力量真不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