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沧海之后是桑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明成化斗彩卧足碗

沧海之后是桑田 烛火龙 2289 2018.11.12 09:15

  白花花的银票,收入囊中,索飞心里美滋滋的,这下算是有“底气”了。

  不过又细细一想,那人肯定在自己身上捡了漏,极可能还不是小漏。否则,不会走的那么匆忙,还连剩余的东西都不要。

  但也没法子,自己虽然能“鉴定”真东西,不了解行情也只能这样。

  算了!还是想想这两筐东西怎么安置。

  忽然,他想起一人,马上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了。

  谁知,他刚想加快速度,就听见身后一声喊。

  “小伙子~小伙子,你等一下。”

  索飞紧忙停住脚,扭身看去。

  一位头戴礼帽,身着长衫的中年男子向他一路小跑奔来。

  “我可追上你了~小伙子~你~跑的真快。”中年男子喘息着说道。

  “您这是要车,您看,我这车上还有货,对不起您了。”索飞解释道。

  “我不要车,你要得空儿,我想请你找地方坐坐。”中年男子解释道。

  “啊!您找我~”索飞立感惊讶。

  打量中年男子,头戴金丝眼镜,文质彬彬,气度不凡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怎么会……

  “别误会,年轻人,我是燕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聂钟文,刚碰巧在窜货场看到你出手一件明成化小瓷碗,所以想请你坐下一聊。”中年男子赶紧道明身份和来意。

  闻听来者是燕京大学教授,索飞不禁肃然起敬,赶紧客气道。

  “聂教授,有什么话您尽管说,不用跟我客道。”

  “我与你说的话,这里不合适,如果方便,我想请你喝杯茶可以吗?”聂钟文道。

  也是,站在这里,车来人往,十分吵杂的确不是说话的地方。另外,他更想知道聂钟文找自己到底何事。

  “也好,我这儿先谢谢您,聂教授。”索飞诚心谢道。

  “客气,请!”

  …………

  天意茶居——古香古色,精致典雅。

  自打进门,索飞就马上感触到一股书香儒雅般的浓郁。而且,聂教授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刚一进门,就有伙计笑迎引入雅间。

  雅间极为别致,古画、对联、文房、多宝格一应俱全。

  落座没一会儿,便有人端上一壶泡好的香茗,四碟精致点心。

  “你看,怪我,怪我,也忘了问你,他们就准备好,我长喝的龙井,不知介意否。”聂钟文惭愧道。

  “聂教授,您太客气,我就是一粗人,没那些讲究。”索飞连忙道。

  “你看我这记性,光顾着心里事儿,都忘了请教尊姓高名。”聂钟文又道。

  “不敢,小的姓索,单字一个飞。你就直呼其名就行。”索飞道。

  “索飞,好名字。那我就直言不讳了。”聂钟文道。

  “聂教授,您直说无妨。”索飞紧道。

  “好!”聂钟文一边倒茶,边开口道。“我约你来,是有一事想问。你刚在窜货场,出手的那件东西,可是~明成化斗彩卧足碗。”聂钟文急问道。

  “聂教授,好眼力!正是明成化斗彩~不过是不是卧足碗我可不知道。这方面我其实不太懂。”索飞如实回答。

  “不,你能看出是明成化斗彩,就已经算是半个行家。只可惜,我和它无缘啊!嗨!连上手的机会都无。”聂钟文连连惋惜。

  “怨我!不知道聂教授怎么喜爱,早知道说什么也要给您留着。”索飞安慰他。

  “更可惜,你是让别人捡了漏~太可惜了!两百块~如果让我收藏,少说也要出到五百块~嗨!真是太可惜了!”聂钟文神情有些激动道。

  五百,两百——确实不算是小漏。索飞心里也有些后悔。

  “聂教授,您也不用太在意。那件东西它不完整,有冲,还有小裂。应该不值您说的价钱。”索飞道。

  “你看来是真不懂!它有残,我当时就在,看的清清楚楚,如果品相完好,那可就不是这个价了,两千块银洋,也有人抢着要,你就是吃亏在太不懂行了。”聂钟文气道。

  “原来还真是,自己简直井底之蛙。”索飞暗道。

  “两千块一件!”

  自己手上,可还留着~一对品相完好的一样东西,现在还真感觉有点“烫手”。忽然,他心中又“冒”出一个念头……

  “聂教授,我这一看您,就是老玩家,肯定收了不少好东西~您,收的东西都做什么用呢?”索飞问道。

  “你可别误会,我不是古玩贩子,我都是拿来自己收藏的。我谙晓历史传承下来的好东西只会越来越少,所以见到好东西,我自会不遗余力的,见一件收一件。等局势安定了,或捐于国家,或私人办个博物馆,也让后人有机会鉴赏到民族几千年历史留下的这些瑰宝。”聂钟文肃然道。

  聂钟文的一番话,直说的索飞暗起敬佩。

  如果当世能多些这样的人,那该多好啊!

  “就像你出手的那件明成化斗彩卧足碗。堪称一器难求的精品。因其制作工艺繁复讲究,更在数百年来享负盛名,为天下慕向,特别明清帝王对其尤为钟爱,历代模仿虽极尽奇巧,却终难抵“成化”之境。而其卓越的工艺成就背后,又折射出明成化时代民族风土所发生的重要变迁。”聂钟文像讲课般滔滔不绝,又品茗香茶,接道。

  “明成化斗彩瓷器又以鸡缸杯最为珍贵,连乾隆皇帝都赏诗道,朱明去此弗甚遥,宣成雅具时犹见。寒芒秀采总称珍,就中鸡缸最为冠。牡丹丽日春风和,牝鸡逐队雄鸡绚。金尾铁距首昂藏,怒势如听贾昌唤。良工物态肖无遗,趋华风气随时变,我独警心在齐诗,不敢耽安兴以晏。……”

  这时的聂钟文酸腐气挑起,不顾别人,长篇大论起来。但索飞倒是听的兴趣盎然,津津有味。

  好一会儿,

  “不好意思啊,一时兴起,有感而发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让你见笑了!”聂钟文这才收住嘴,感觉有些失态。

  “聂教授,言重了!听您一番教诲,那是三生有幸,更是胜读十年书,行万里路。这样的机会,别人想求还求不到。”索飞诚心恭维道。

  别看刚刚结识聂钟文,从内心索飞愈发敬重他。

  他肯定是个好人!而且是一个有大学问的好人!他浑身都充实着正义、民族大义这样的可贵气节。

  绝对值得结交!

  “也谢谢你,能耐心听我说。虽然今天没有收到东西,但我心情很好。希望有机会我们可以常聊。”聂钟文有感而发道。

  像聂钟文这样没有门第尊卑的洒脱,直让索飞尤为感动。

  “聂教授,我倒想起一件事,不知当说不当说。”索飞深思后,冒出一句。

  “噢!~有什么话,但说无妨。”聂钟文端起茶杯,准备品茗。

  “明成化斗彩瓷碗,我还留着两件。”

  “什么!”

  “哐啷!”

  伴着聂钟文的惊讶,手上的茶杯亦失手翻落…………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