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月饼盆景彩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一出恶作剧

月饼盆景彩票 无样小翻 3416 2021.11.25 18:49

  转瞬间,元旦假期已过。近些时日下来,通过朱同学的引荐,沈彦倾成功实现了几次和石同学交流的机会。石同学课堂早退混迹“城雕男孩”中的次数越来越少。

  今日,沈彦倾惯例的在初中部放学前来到校门口巡视,门口的“城雕男孩”中依然没有石同学的踪迹,使她倍感欣慰。

  此时,透过学校的铁门沈老师发现校园内的车棚处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晃动。一番窥探后见左右无人,在一辆自行车旁蹲了下来。一番简单的操作后,起身佯装若无其事的向着学校门口走来。又是陈坏人,老师当中,能够做出如此龌龊之事的也只有他了。到如今,经历过太多反转洗理的沈彦倾,面对陈坏人的“坏”已经在思想上产生抗体免疫,主观意识会强行剔除“恶劣行径”的范畴,所有的“坏”都是他正义的伪装。

  不多时,陈老师走出校门。抬头之际,突然看到沈彦倾在冲着自己笑。紧走几步站在沈老师的角度望向车棚处,再转身望向她,露出凄美的惨笑。

  沈彦倾则顽皮的摆出惯用的“剪刀手”手势问在那里。

  陈怀仁速变了表情,佯装无事的抢先发问:“沈老师,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些天我一直在。”

  “为什么?”

  “在关注石同学啊!目前来看已初见成效。”

  “这你放心吧,他已经脱离那个圈子了。”

  “你这么肯定?”

  “朱同学那得到的确切消息,你和他的几次谈话很有成效。”

  “如此甚好,跟石伯伯也有所交代了。”

  “甚好!为你的专业治疗点赞!”

  “少来,你刚才在车棚的一番操作又为哪般?”

  “这个......说来话长,接下来这个事还需要你的协助。沈老师,你在初中部的例行驻校是哪天?”

  “周四,后天。”

  “明天的球队训练你来吗?”

  “我计划过来的。”

  “好的明天球场见,我现在有要紧的事要去忙了。”

  沈彦倾眼见着陈老师一溜烟的跑进车铺。又看了一眼教学楼上的时钟,还有几分钟初中部就要放学了。

  沈彦倾很是好奇那辆自行车的主人是谁?这陈坏人又在搞什么名堂?每次都用他无下限的节操挑战、刷新着自己专业认知的上限。担心一会人多杂乱丢了目标,便向车棚方向走去。

  刚进校门,正好与一众小学生相遇,都是四(4)班的同学,在高班长的带领下欲出校门。

  “高班长,早就放学了,你们这是干嘛去?”沈彦倾问向高班长。

  “沈老师,我们去车铺有任务。”

  “你们几个不练球了?”沈彦倾又问向小乙。

  小乙回了句‘陈教练在召唤我们’便随着队伍出了门右拐不见了踪影。

  沈彦倾揣测这定是陈老师在又导演一出正义的恶作剧。这一众小学生是他的群演,主角定是这自行车主,只要是盯紧这自行车就一定能捋出事情的真相。

  沈彦倾来到车棚旁守株,校门处陈怀仁匆忙的返回,奔向了三队训练场。她有些不解,这恶作剧的总导演居然不在现场指挥?

  这时,初中部放学的铃声响起。刚刚还是空空如也的校园瞬间被人群沾满。沈彦倾的视线中,目标自行车被一名女生成功解锁,专业素养使得她轻松地察觉出“高傲”是这名同学最鲜明的性格标签。

  女生推着单车随着人潮向校门口走去,看样子她还没有发现自己单车的状况,沈彦倾不动声色的在后面不远处跟随着。

  这时,一个她熟悉的身影推着单车疾步从自己身边走过,是朱绎为同学。只见的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女同学身后。

  “何江楠同学,你的自行车好像也出了问题。”

  何同学停下脚步,转身看了一眼朱同学,又俯身看了一眼后轮链条处。

  “果然,谢谢你的提醒。”

  “我的车子也出问题了,一起去小鱼师傅那吧!”

  “嗯。”

  沈彦倾跟在两人身后,迅速从朱同学直奔主题的戏份判断——他定是陈坏人的帮凶之一。

  出校门右转,车铺前的修车塔在小鱼的操控下高效的运转着。朱、何两位同学推车排队中......。不多时,就排到了何同学的车子上架。沈彦倾发现修车塔旁做助手的魏公子与何同学身后的朱同学有一个“确认眼神”的交流,马上可以确定这魏公子又是一个帮凶。

  魏公子接过何同学的单车,查看了状况,歉意的说:“这位同学,你的车子状况不在快修范畴,不能上塔修理,你要一旁多等会了。”

  何同学无奈的将单车停在一旁,书包中拿书英语笔记,没有理会周边的嘈杂,认真的看了起来。不一会,朱同学凑到近前。

  “何江楠,这里光线不好,楼上有休息室,去那里看吧。”

  何同学面对朱同学的殷勤投来了疑问的目光。

  “我的自行车损坏也很严重,上不了架,也得等着。”

  何同学看了一眼长长的待修队伍,又看了一眼笔记,看着确实费劲,便答应了。

  沈彦倾在两人上楼后不久,也来到车铺休息室。

  休息室里,何同学独自在一处角落里看着笔记。另一区域,一众小朋友和朱同学正围拢在一起看着电视讨论着什么。

  沈老师的到来,使得大家不约而同带有同疑问似的望向她,她回应了大家一个微笑的鬼脸。同学们丢掉了疑问的表情,继续着刚才的讨论。她的表情答复俨然在他们心里产生的同盟关系,感觉自己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同党,不予乱局,且看他们表演吧!

  旁边的小朋友们和朱同学这边到是很热闹。沈彦倾这才发现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正在玩“知识闯关游戏”。伴随着一道接一道题目的解答与刷新,七嘴八舌的嘈杂声渐渐地变小直到安静,同学们相互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不作声,应该是遇到了共同的难题。这时,高班长来到了何同学近前。

  “学长姐姐,可不可帮我们解一道几何题?”

  听到有人在和自己讲话,何同学这才从自己的学习世界中跳出来,由于自己学习的太过投入,完全没有听清对方说的什么,疑问的看着高班长。

  “学长姐姐,可不可帮我们解一道几何题?”

  何同学这才有意的望向那帮小同学和电视屏幕,一眼看到了鹤立鸡群的朱同学,刚想对眼前的小学妹讲“朱同学是初中生,找他解决”。突然意识到了朱同学的班级位置,从而推断出他的能力存在问题。有些不耐烦的回复到:“我没空,去找那个大姐姐吧。”

  沈彦倾被这突来的“推诿”所折服,拒绝的好直接,居然还不忘甩锅。连忙做闭目养神状,摆出拒绝接锅的姿态避免自己成为半路杀出的搅局者。

  何同学再看看一双双望向自己充满渴求的眼睛,无奈的点点头起身来到大家身边。

  阅读电视上的题目后,何同学的解题兴致瞬间被吊起。这是一道几何搭配地理、生物知识的综合题,但就这几何的变形应用题来讲对于她很具有挑战性。心想,这也就是自己,再换个初中生来解很容易在小朋友面前丢了颜面,难怪身为初中生的朱同学一言不发。

  何同学用草纸勾画着辅助线,组合、变形着几何公式,经过几次修正后列出一个式子。

  “这个算式就是答案,只是这代入条件......。”

  看到何同学给出的算式,就差找出代入条件,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又开始了团队合作:

  “格陵兰岛地域面积最大;

  但是它地处寒带肯定不会有这种无毛动物的;

  符合条件的较大的岛屿只有马达加斯加了;

  应该用非洲大陆和印度洋之间的经纬度;

  代入东经50°和南纬20°最为合适。”

  顾正泽将数字代入何同学给出的公式,很快的解出得数,输入游戏后,屏幕显示——恭喜进入下一关。

  见到下一题,本想离开的何同学又沉浸其中了。

  随着关卡的提升,问题的难度和知识面的广度也越来越大。何同学已经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话语权越来越少,渐渐地她沦为了看客。让她更为惊奇的是一种小学生对各类问题应对的游刃有余,一向高傲的何同学第一次在“习题”面前怀疑人生——“这些小学生是怎样的存在?这个小瘦子(顾正泽)数学解析能力只在我之上,生物知识面我居然不如这个小女生,历史、地理......”。尤其是那个一直被自己视为无物,根本不值得自己一顾的朱同学,居然会懂得如此深奥的物理、天文理论。

  朱同学的高谈阔论着实的让一旁的沈彦倾震惊不已,她实不敢相信这就是几个月前朱嫂厉声下的那个“不怕开水烫的死猪”。

  伴着“恭喜!今日已通关”的字幕提示,一众小同学一哄而散,离了休息室。

  何同学这才从思绪混乱的呆滞中缓过神来,朱同学打开工作室的门和灯,使得何同学再次神滞。超级科幻的场景使得何同学不由自主的跟了进去。

  “朱同学,这是什么地方?”何同学惊讶地发问。

  “车铺的工作室。”

  “这些机器和仪器都是干什么的啊?”

  随后,朱同学带着何同学将工作室的各个区域参观了一番。面对朱同学的侃侃介绍,何同学突然感到从前自己对朱同学的不屑俨然换算成了此时自己对自己孤陋寡闻的鄙视。

  走出工作室后的何同学不断的自问——书本上的知识和现实中的知识明明相同为何却又如此不相通?

  这时,魏公子来到休息室,告知何同学单车修好了,何同学随即下楼离开了休息室,正欲一同下楼离开的朱同学被沈彦倾叫住。

  “朱同学,请稍等。”

  朱同学转身望向沈彦倾,眼神中带着疑问。

  “沈姐姐,有事吗?”

  “没事,咱们回家顺路,不介意我和你一起走吧?”

  朱绎为稍有犹豫了片刻。

  “不介意。不过,我需要把自行车放回学校车棚,你要在楼下等我几分钟了。”

  “那没问题,我等你。”

  两人一同下了楼,朱同学推了自行车向校内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