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剑尚终弦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大会比武定雄主2

剑尚终弦决 李襄 2044 2019.07.13 23:11

  天已经大黑,李崇明与其夫人来到了一家客栈

  “小二,给我上一壶茶水,两碗米粉,一大碗牛肉,一碗鸡汤,两碟小菜,一碟辣椒。”李崇明道,

  “好咧!”一位店员答道

  不一会那菜便端在了李崇明与其夫人面前

  “夫人,你有孕在身,应当多食。”李崇明道

  “相公,你几日之后就要进京赶考,不要有压力啊。”

  两人闲聊了起来……

  “天色不早了,早些歇息吧。”李崇明道

  说着说着便两人上楼开始了歇息……

  “咯咯咯……”随着一连串的鸡叫,天渐渐明亮了起来

  “咚咚咚……”战鼓也响了起来

  梁普树首先站在了会台上道“昨日比武未定,不知今日还有哪位武林道友想来领教我峍渺七相拳!”

  一位年龄看似约有六十的左右的灰衣道士以迅雷之势的轻功飞上会台

  “久仰七拳宗师之名,泽山萧纪山前来请教。”

  泽山派萧纪山,泽山派创始人,现任掌门人,手握三尺抹洪剑,白桦真人之关门弟子。身怀“七步剑”与“外若画功”两项绝技,另外利用剑术与气功相合,自创“七决剑气”被誉为江湖第一等剑师,辉煌一生,问剑江湖。

  “久闻泽山剑宗之名,今日一见,荣幸之至。”梁普树抱拳微鞠躬道

  “七拳宗师不必多礼,还望今日无论谁胜谁败,都不要伤了门派和气才是。”萧纪山道

  “今日是武林同道共同举行的武林至尊大会,本是选拔,何来伤门派和气之说?”梁普树道

  “既然如此,那么萧某在这里承让了。”萧纪山抱拳鞠躬道

  “梁某承让……”梁普树跟着鞠躬道

  两人平身后萧纪山甚至连剑都没来得及拔出,梁普树就冲过去一套擒拿之法,欲找机会使出七相拳或五相脚。萧纪山一阵急闪,的确,这梁普树的七拳宗师不是白叫的,就连萧纪山也要接连用剑格挡。就在这时梁普树右腿以疾风之势向萧纪山的腹部踢去,形式紧急,此时萧纪山已经没有躲避的可能,只得左手蓄满内力,以硬碰硬

  两者相撞,萧纪山向后退了四五步之余,而梁普树只退了一二步之余。萧纪山默默看了看隐隐作痛的左手,这五相脚的威力果然不同凡响!若是刚才一脚踢中萧纪山,则当时萧纪山抢人伤势不到,也是没了胜利的机会。

  “外若画功果然名不虚传。”梁普树也是一惊道。心中也在惊讶道世间竟然能有与他的五相脚硬碰的气功,对方这一代宗师之名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贵派的五相脚也非同凡响。”说着萧纪山便拔出了手中那把抹洪剑向梁普树刺去。此时萧纪山心想,此人的三相铁指专克剑术,我要万分小心才是。一刹那,萧纪山便到了梁普树身旁一剑砍去。梁普树也是一愣心想,这鼎鼎大名的萧纪山难道是个傻子?明明知道我的三相铁铸专攻剑术,竟然还敢如此莽撞?不不不,可能是故弄玄虚用剑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罢了,只见那剑一剑劈来,梁普树便用自己的三相铁指去接,可是只看那剑一个急转弯,避过了那三相铁指,而萧纪山趁机袭出一脚。

  果然不出梁普树所料,威震江湖的萧纪山怎么可能是个傻子,果然剑招只是佯攻,然后用脚偷袭,梁普树微微笑了笑,用膝接脚顶住冲力,反搓萧纪山。

  可袭来的一脚竟然没有直冲梁普树的膝盖,而是踩了上去,此时梁普树断然大惊,千算万算,还是中了圈套。萧纪山踩着梁普树的膝盖顺势挥出一剑,梁普树无奈,只得连忙向后退步,而萧纪山落地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出七步,一步一剑,招招指向关节要害,每剑速度之快,以至于六剑梁普树只避开一剑,身中五剑,可那五剑,每一剑都被萧纪山刻意减轻了大半,最后一剑,抵在了梁普树的脖颈上。“七步剑”白桦真人毕生所创之绝学,竟如此变换莫测。不过,那一剑抵在梁普树的脖颈的同时,梁普树的拳头也抵在了萧纪山的胸前,此时梁普树有些气喘吁吁,过度的使用内力,加上外若画功的与七步剑对他的伤害已经让他的身体吃不消。

  “七拳宗师果然名不虚传,贫道甘败下风。”萧纪山收剑半鞠躬道

  梁普树也是一脸疑惑,明明是自己输了,为什么对方要认输?难道天下真有不贪名权之人?可顾不上疑惑。在梁普树的心里此时武林至尊之名为大,既然对方认输,自己就顺着对方来就可以了。他同时也收拳道“承让,泽山剑宗果然人中龙凤。”

  “贫道门中繁事众多,不与七拳宗师多礼,望见谅,贫道先行告辞。”萧纪山道,说着,萧纪山便下了台,其实,一代传奇,本不贪图这武林至尊之名只是生性好战,以武会友罢了

  “一代剑宗,果然名不虚传!”李崇明感叹到

  “相公,刚才那位剑宗明明没出全力,怎就地此罢休?”李崇明夫人见相公如此感叹,反而疑惑地问道

  “夫人,你有所不知,这名叫萧纪山的这位道士是白桦真人的弟子,仅仅学艺八年,就学得外若画功与七步剑,两项绝世武功,而且还自创一招七决剑气。他年少之际,尽斩那些贪官污吏,那些位高权重的大贪官,他也教训了不少,记得当时北宋有一王爷,是皇上的舅舅,名为洪蛟,行事恶劣,欺压百姓,普天之下无人敢管,还是此剑宗出手斩龙头,造福百姓。他手上的抹洪剑之名也因此得来。在大约十年前左右,当今圣上欲请此剑圣为当朝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谓荣华一生,却被此人强词拒绝,此乃令我十分佩服。”李崇明一脸仰慕地道

  他的夫人也是大大吃惊,又道“照相公所说的话来看,莫非此人已天下无敌?”

  “非也非也,剑宗固然强大,他刚才甚至没有使用威力更大与速度更快的七决剑气,从此可以看出剑宗实力在江湖上实力已是数一数二等人物,但江湖豪杰辈出,谁又能肯定剑宗之名得以长存?”李崇明道

  夫人也是半懂半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