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剑尚终弦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大会比武定雄主

剑尚终弦决 李襄 2016 2019.07.12 18:22

  “人上人中选上人,台上台中伊英雄。”只听那书生道

  “相公今日之句不比往常,想必是这武林大会令相公开心至极呢!”那名孕妇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问世知己者何如?夫人者也。”李崇明道

  此时那武林比武的台上台下已经布满了如蚁似的人群,声音也盖过了李崇明与他的夫人的声音

  此时台上的一名少林弟子大声道“本次比武为天下英雄比武大会,所谓天下比武大会,就是天下之人皆可上场比武,本次比武的胜出者将成为武林之首,统领武林,率领我们与宋抗击金人,还我大宋河山!一统江湖。阿弥陀佛。”

  只听台下震天动地的欢呼声

  此擂台为圆形半径约有将近十米左右“咚咚咚”鼓声响起,预示着比武大会已经开始

  “本次比武为武林十一大派共同创办,这十三大派分别是云遥派,黄铜派峄山派,少林派,嶓武派,道家派,紫檀派,峍渺派,汕鸿派,岚宗派,妙丝派。与众帮的各位。还请武林中的各位同道赏光。”那名少林弟子一本正经地道

  “哎,你听说了么?这届有有一个叫巫山鬼刹的人自称要拿下这武林至尊之位,不知是吹嘘还是真有其能!”台下的一名观客道

  “可不是嘛!前几天我在这里看要召开武林大会的告示的时候见一名身披黑袍自称是天下第一武功的巫山鬼刹揭下了那面告示!”另一名观客道

  “我看哪,那人就是没见过大场面,想胡乱出出风头罢了!”又一名观客凑过来道

  “要是人家真有真功夫呢?敢不敢赌?”上一名观客道

  那名观客感到自己受到小看气道“敢啊!谁怕谁!”

  “咻!”只看一名年纪看似约六十不到,体型微胖,的老者以轻功飞上会台

  “我乃峍渺派梁普树,今日武林至尊之位,我梁某是争定了!”那位老者道

  这位梁前辈是峍渺派的一位长老,峍渺派自称派中武功,刚可破柔,这梁普树也是高人中的高人

  “一大把年纪了,还来争这武林至尊之位?!”一位看似年纪约四十左右的中年持剑妇女讥讽道,说着也便以流利的轻功也飞上了会台

  “妙丝派掌门宁谭芹应战!”那名四十左右的中年妇女道

  “宁谭芹?你一届女流之辈,怎地也要争这武林至尊之位?”梁普树道

  “少废话,选把兵器吧,免得说我欺负你。”那位宁前辈看梁老前辈手中无物道

  “我峍渺拳法以至刚为道,拳法刚可破柔,达我峍渺七相拳法者可天下无双!何时依赖过铁铸之物?简直是笑话!”梁老前辈道

  “既然如此,梁真人,得罪了!”宁前辈道并点脚跳起,一剑刺向梁普树

  而梁普树不避不闪双指夹住宁谭芹的宝剑,轻轻一折,那柄铁铸宝剑便断成了两截,这便是峍渺派阳相武功中的三相铁指,而这梁普树更是已经把这三相铁指练的滚瓜烂熟,单指可破青砖。而那宁谭芹也是连忙退了几步

  宁谭芹慌了神,战斗才刚刚开始跟随了自己多年宝剑便一分为二,顾不上心痛,眼前的梁普树已经步步紧逼直至眼前,接着两人便是一阵拳脚对决。因为妙丝派主修剑术,而峍渺主修拳脚之术,故宁谭芹剑断已是输了大半,拳脚之招宁谭芹招招被其压制,不过十招,梁普树一脚踢在宁谭芹的腹部之上,倒在会台上面

  “宁掌门,我峍渺五相脚的威力如何?”梁普树道

  那宁谭芹已被重伤,却还有起身再战之意,不过已是力不从心,面目狰狞

  “宁掌门,我劝你还是早日回去歇歇吧,我峍渺与贵观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也不想与宁掌门伤了和气。”此话虽是劝退之语,却也自带几分嘲讽之意。

  “师傅!”

  “师傅!”

  几个看似年纪不大的女弟子叫道并上台扶起宁谭芹

  宁谭芹高喊道,“今日我败于峍渺阳相之功之下,他日若梁真人有闲暇之时定当当面切磋!”

  “哈哈哈哈,梁某以后定当欢迎宁掌门的二次来战。”梁普树一脸得意道

  几个女弟子也是扶着一脸不甘的宁谭芹下了台

  “还有那位不服?!”梁普树高喊道

  “猛虎帮余帮主应战梁真人!”一名中年男子道

  一个中年的壮汉走上台……

  “余帮主,请吧。”梁普树道

  那名壮汉怒吼着冲向梁普树,此人身材之魁梧,约有两米,体型也是巨大无比,粗略一看,简直快比梁普树大了一倍,这一冲,恐怕二百斤以下的猪都会一击毙命

  那梁普树也同时出拳,二拳相对,那只明明比对方粗壮一倍的拳头即像手骨尽碎一般,直接没了力气,应该是被震断了

  “啊……!之听一声惨叫。”可梁普树却看似完全没有罢手之意,而是接连三拳打在猛虎帮帮主的胸口之上

  那壮汉被打退了十步之余,而且还在最后一步摔倒,顿时鲜血喷出

  “这是我峍渺七相钢拳,余帮主,您可以下台了。”梁普树道

  那猛虎帮帮主慢慢站了起来,走下了台……其实这是他最后的力气了,被七相钢拳连中胸口三次,经脉早已被震碎,不知那余帮主还能活多长时间……

  比武就是这样,生死自由天定,刀剑无眼,死伤是避免不了的

  而台上依然在继续比武

  梁普树已经接连胜利有七场有余,久久未能落败,就连一掌打残陈起的路玄老道也败在了这梁普树的七相拳法之下,果然,这刚可破柔之拳法不是吹的。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太阳已濒近落山,会台上一片金黄色,颇有“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之意

  今天只剩下最后一场比武,剩下的比武要等到明天才可解决

  “武林各位,还有那位同道不服!”梁老前辈尽力的喊着

  “阿弥陀佛,梁前辈,今日天色已晚,不如稍作歇息一夜,明日再战?”那位主持大会的少林弟子道

  “也好……”梁普树有些有气无力的道

  “阿弥陀佛,各位观客,今日天色已晚,请各位先行回府歇息,明日再来一观比武盛况。”随着这位少林弟子的话语之际,会台也上来了几名少林弟子开始收拾会台,以备明日的比武

  随着天色渐渐的暗淡了下来,众人也逐渐的散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