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4章 小小的蒙学老师

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十七年柊 2064 2021.05.12 08:00

  夜阑静,人初定。

  暗室之中,烛火摇曳不明。

  鹤发老者将收起的银针仔细封入针囊后,又拿出一只瓷盒,打开,用笔尖沾上些许,点在少年左眼眼角的泪痣上,掩去过分的清媚。

  少年靠着凭几的身躯纤瘦单薄,施针后唇色如纸,额上冷汗点点未拭,正闭眼听着身旁黑衣人的低声回禀:“……言为殿下安危计,除宰相、中使外,任何人不得探视……徐少师据理力争,上大怒,责令闭门思过——”

  “令徐少师莫要再以身犯险。”李穆睁开眼,烛火映入眸底,也仍是一片寒凉。

  太子少师徐朗是他的启蒙恩师。

  从来没有一个太子是只有一名授课先生的,就是普通皇子也不止。

  但因为他“体弱多病”,不宜劳累,连徐朗能被允许入府授课的时间也不多,更不用说为他另添授课学士了。

  如今,更是连徐朗都不让都不让进了。

  “是……”微顿,“殿下,张先生不日将至京城,可要安排进燕国公府?”

  “不,”李穆眼中火光一跳,“让张先生入顾氏族学。”

  齐州张氏虽隐世多年,于士林中仍声名赫赫。

  徐朗与张氏有些渊源,才请得张氏子弟出山,教授他治国安民之策。

  原本计划是将人暗中送入太子府,如今太子府是进不去了,却多了一条更合适的路。

  想到这里,李穆不由弯了弯唇。

  这个小姑娘似乎总是这样,一面打乱他的原计划,一面又补上更好的选择。

  譬如他原本住在西偏院,也是经过事先挑选筹划的,还费了不少功夫将密道打通过去。

  但唐二小姐为他看中的这处旧庭院本来就有密道出口,甚至更僻静一些,若不是她坚持,以他奴仆的身份真住不了这里。

  又譬如这次,张先生入太子府则凶险,入燕国公府又失之刻意,却恰恰好,唐二小姐要带他进顾氏族学……

  ……

  入学的日子定在了四月十九。

  笔墨纸砚、侍女书童,什么都准备好了。

  然而到了四月十七这一日,顾家突然来人说——

  “昨日孙老先生告了老病,回乡去了。”

  唐小白惊讶极了:“不是说孙老先生在故乡无亲无故了吗?”

  “说是收到乡老传书,称找到了他侄儿失散多年的女儿——”为了这事,是顾家大舅母亲自来了趟燕国公解释,“孙老先生的兄弟和侄儿都没了,就剩这么个侄孙女,所以不得不走。”

  听着也是没办法的事。

  唐小白叹了一声,很是失望。

  这孙老先生多合适的一个人啊,竟然突然走了。

  “孙老先生走了,可有人替他?”顾氏问。

  唐小白忙又竖起耳朵听。

  顾大舅母脸色有些微妙:“原本是想让族中老者先替两个月,再慢慢相看合适的人选,也是巧了,孙老先生昨日一早刚走,长公主便荐了一位名叫吕瑕的青州举人——”

  ……

  “吕瑕?”少年听到这个名字,目光猛然一震。

  “你认识?”唐小白也颇为吃惊。

  少年顿时敛了惊色,摇头。

  唐小白见他眉间若蹙,仿佛凝重,便猜测问道:“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个人执教顾氏族学?”

  少年眸色深幽如墨,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非常缓慢地摇了摇头。

  唐小白:……

  还能暗示得更明显一点吗?

  “好了,我知道了!”唐小白点头。

  自己找的小祖宗,这么点暗示还能不接?

  不过,小秦为什么会对这个吕瑕反应这么大?

  难道——

  唐小白双眸惊睁。

  难道吕瑕认得小秦?

  ……

  送走若有所悟的唐二小姐后,李穆倏然转身进了室内。

  “张先生人在何处?”

  “今晨来报,张先生明日可抵京城。”

  李穆沉默。

  不过晚了两日而已,竟被人捷足先登。

  一个小小的蒙学老师,是凑巧还是有意为之?

  “查青州吕瑕!”

  ……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吕瑕的青州举人?”唐小白半仰着脸,期待地看着面前的青年。

  青年刚咬了半口毕罗,听了这话,惊讶得把嘴收了回来:“什么?谁?”

  唐小白看着毕罗上的牙印,道:“其实你可以吃完这口再回答,我没那么急。”

  青年索性放下毕罗,好奇问道:“吕瑕是谁?”

  唐小白失望:“你不认识?”

  青年觉得好笑:“二小姐为什么会认为苏某认识?”

  小姑娘眨了眨乌溜溜的双眸,甜甜糯糯道:“因为觉得进奏官你很厉害啊!”

  苏舜卿“嘶”了一声,抖了抖鸡皮疙瘩,笑道:“二小姐可真会说话。”他什么时候这么受小姑娘欢迎了?

  “那你能帮我查查这个人的来历吗?”小姑娘又问。

  苏舜卿惊讶极了。

  看了小姑娘两眼,唤来战战兢兢的毕罗店店子,将手里的毕罗包起,揣上,起身,道:“出去说吧,别影响人家店里的生意。”

  唐小白看了看店里零星的几个客人,并不觉得有什么生意可以影响。

  一转身——

  赫!

  十多人分两排整整齐齐堵在店门口,难怪没生意了!

  定睛一看,这十几个可不就是她的随从们?

  都怨她看到苏舜卿太兴奋了,都忘了自己身后还跟了一串。

  唐小白忙一阵小跑,跟着苏舜卿出了毕罗店,顺便带走一群门神。

  “那个吕举人做了什么?”苏舜卿问。

  唐小白斟酌着将顾氏族学换老师的事说了一遍,又道:“孙老先生走得急,吕瑕来得也急,你觉不觉得怪怪的?”

  苏舜卿摸了摸下巴,不答反问:“二小姐为了这事特意来毕罗店找苏某?”

  “那不是,”唐小白道,“碰巧遇上而已。”

  确实是碰巧,她本来是想去镇州进奏院找苏舜卿的,结果一到长兴里,就看到苏舜卿在路旁的毕罗店吃早餐。

  苏舜卿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道:“二小姐若是觉得古怪,应该去问你家大人,怎么来问苏某一个外人?”

  这事可真有趣,他跟这个小姑娘不过一面之缘,她怎么会想到请他帮忙查的?

  小姑娘又眨巴眨巴眼睛,甜甜糯糯道:“因为觉得进奏官你很厉害啊!”

  苏舜卿哭笑不得:“苏某哪里厉害了?”

  “进奏官长得这么好看,就很厉害!”小姑娘眼也不眨地说。

举报

作者感言

十七年柊

十七年柊

李穆:他好看,那我呢?   感谢liping730510的打赏~

2021-05-12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