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5章 九年制义务教育不允许有漏网之鱼

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十七年柊 2062 2021.05.04 08:00

  面对如此直击心灵的质问,唐小白回答得格外真诚:“怎么可能!我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我们燕国公府啊!”

  “哦?”

  “真的!难道我不姓唐?”唐小白发自肺腑地反问。

  她护着小秦不也是为了燕国公府。

  唐娇娇狐疑地打量了她好几眼,也没发现什么破绽,这才勉强点了头,“走吧,送你回房!”

  唐小白婉言谢绝:“这点路我自己会走,阿姐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我没什么忙的,答应了阿娘送你回房,不差这几步路。”唐娇娇道。

  可是我差啊!

  唐小白硬着头皮道:“阿姐,我要去下西偏院——”

  “你还说不是为了丁十七!”唐娇娇顿时杏眼圆瞪。

  “这是两回事!”唐小白解释道,“我这不是好久没见到他了——”

  “好久是多久?一个月?两个月?”唐娇娇满脸嘲讽,“你见他干什么?见不到他活不了了?”

  唐小白扶额。

  活不了的是姐姐你啊!

  “你为什么总拦着不让我见他——”语气忽顿,唐小白惊疑不定地看着大小姐,“你不是把他怎么了吧?”

  不会是趁她没注意就把小秦送人了吧!

  “我能把他怎么了?”唐娇娇被她这眼神看得大怒,“谁跟你似的天天盯着个小奴!爱去就去,我懒得管你!”说罢,拂袖而去。

  气走了姐姐,唐小白原地愧疚一秒,便高高兴兴往西偏院去了。

  她是得去看看她家小秦,毕竟也是费了不少力气保下的,不好好看在眼里怎么行?

  然而到了地方,却和昨天一样,房门紧闭,安静得好像屋里没人似的。

  唐小白皱了皱眉,眼睛往旁边掠了半圈,便看到了她新选的小侍从。

  “你怎么又在这儿?”唐小白觉得有些古怪。

  这个少年和秦宵同岁,长得更瘦小一些,容貌虽不如秦宵出众,也是干净清秀,眼睛微弯,唇角微翘,见人自带三分笑,模样既讨喜又显得乖巧。

  “奴被选作二小姐侍从后,由王管事安排,挪到了丁十七隔壁居住。”这位名叫丙十六的少年答道,嗓音清脆,口齿也十分伶俐。

  唐小白点了点头,瞥了一眼秦宵的房门:“又吃过药睡下了?”

  丙十六依稀默了一瞬,答道:“是……”

  “你亲眼看到他喝了药睡下的?”唐小白盯着丙十六问。

  丙十六面露困惑,摇头道:“奴不曾亲眼见到,只是每日膳后有人送药进去,服药后便闭门不见出入,所以奴猜测是睡下了。”

  “那他一般睡到几时醒来?醒来可出过房门?”

  丙十六被问得有些局促:“奴并未时刻留意,不曾亲眼见过丁十七出门……”

  唐小白心头一沉,抬了抬下巴:“你去敲门!叫他起来!”

  丙十六应了声“是”,上前敲了几下门,又喊了两声。

  屋内毫无动静。

  “把门砸开。”唐小白面无表情地说。

  别是到头来她在前线奋斗,却被人从后方抄了底!

  丙十六得了命令,退开两步,蓄力正要撞门——

  门开了。

  唐小白反射性向前走了两部,恰见门开过半,两日未见的少年映入眼帘。

  衣衫懒懒,发丝乱乱,眉眼惺忪迷糊,两颊散着红晕,一副刚睡醒的模样。

  “二小姐?”少年困惑地看着她。

  唐小白有点尴尬:“呃……我……,对!我有件事要找你!”

  突然想起了前两日记挂着要告诉他的事——

  ……

  听完她的话,少年满脸惊愕。

  唐小白抿唇矜持地笑了一下,心里有点小得意。

  她自己也觉得是个非常优秀的主意!

  旁人看着秦宵不像普通奴仆,无非是因为他出身钟鸣鼎食之家,即便幼年遭逢巨变,也不能抹去曾经的书卷熏陶。

  想要掩盖他的气质,最简单的方法就是——

  读书!

  “你喜欢吗?”唐小白见他久久不语,忍不住问。

  他如漆似墨的瞳仁中有光晕闪过,轻声道:“二小姐为什么对奴这样好?”

  这个问题……

  唐小白迟疑了下,随后理所当然答道:“因为你救过我啊!”

  “万年县还在调查。”少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他们不会查了。”唐小白道。

  她已经过了皇帝这一关,别说万年县,就是皇帝也不会再盯着燕国公府。

  甚至纪国大长公主还表示,一定要皇帝对欺负了她这件事给出一个交代。

  至于刺客这件事,无论接下来被撕的是永福里还是镇州,都跟她和秦宵没什么关系了。

  “二小姐这么信奴?”少年问得有些固执。

  唐小白只当这孩子缺爱,毫不犹豫给了肯定:“当然!”

  “为什么?”少年还在追问。

  唐小白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索性反问回去:“为什么不信?你一个小孩子,我为什么非要把你往坏处想?”

  也不知哪句话戳中了少年的笑点,他突然笑了起来。

  他不笑时,面上总是浮着一层过于安静的恭顺。

  这一笑,那一层虚浮散去,清冽俊秀的面容忽然变得温柔,眸中波光明澈,整个人看起来又乖又软。

  唐小白看得心都化了,连声音都情不自禁放得温软:“你放心,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读书识字,不会再教任何人怀疑你、欺负你。”

  秦氏诗礼传家,可如今,女主被养在江南叶家倒也能接受不错的教育,只可怜秦宵,竟沦为奴仆。

  明珠蒙尘,何等揪心?

  就是不为隐藏他的身份,唐小白也觉得该让他读书。

  九年制义务教育岂能有漏网之鱼?

  在她的世界,十二岁的孩子就应该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和老师同学相爱相杀。

  少年见她一副踌躇满志的模样,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二小姐,不知奴师从哪位先生?”

  小姑娘拍了拍胸脯:“我来教你!”

  少年看着眼前比他矮了不止一个头的小姑娘,噎得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唐小白看出了他的质疑,拍拍他的肩,笑道:“放心!你二小姐的水平教你足够了!”

  她一个刚经历过高考的人,正处于人生知识巅峰,还能教不了一个自幼失学的小少年?

  ……

  还真是……教不了……

  唐小白看着手里的书卷,内心一片苍凉。

举报

作者感言

十七年柊

十七年柊

感谢书友8432、151009171、逆光之蝶的打赏~

2021-05-04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