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8章 以为自己多得宠(万赏加更)

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十七年柊 2020 2021.05.06 16:48

  不过,少年想到唐小姑娘几次三番维护他,甚至在皇帝面前将他摘了出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帮了他一个大忙。

  只是个名字而已,没必要驳她心意。

  可是唐小白却有点发愁。

  取名这事她并不擅长,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终于被她想到了一个好名字:“对了!我喜欢吃元宵,就叫你元宵怎么样?”

  这个主意一冒出来,唐小白就想给自己疯狂点赞。

  这名字也太合适了!

  既包含了秦宵的原名,又极其符合她本人的人设。

  君不见唐二小姐身边的婢女不是叫橙子桃子,就是叫阿菘阿葵,反正都是吃的!

  也不知是不是有了“小黑”的对比,少年明显对“元宵”满意多了,没有咳嗽就点下了头。

  唐小白欣慰地笑了笑,说起读书的安排:“我想了想,我教你还是勉强了点……你随我一同去,虽然进不了屋,但可以站边上听——”

  她已经观察过了,如果燕国公府没有十分特立独行的话,那么时下流行的建筑除了居室,大多都是没有门的。

  有的是三面墙,更多的是四面立柱无墙,只用屏风或者帘子遮挡。

  如果族学的教室也是这个造型,那就很方便秦宵做个旁听生了。

  “这几日你就好好歇着,读书也很耗神……回头我再让大夫来给你看看,怎么脸色就是不见好呢?”

  也不知是之前的伤没好,还是这孩子底子太薄,她每每观他肤色,都觉得苍白得甚至有些泛青。

  小小年纪就病怏怏的怎么行?还是得再让看看。

  话到这里,令退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唐小白见他没动,又摆了摆手。

  少年还是没有顺势退下,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看着她:“只我一人?”

  唐小白这才想起还有一个:“丙十六也一起——”

  双数强迫症的大小姐怎么会允许她只带一个书童?

  而且都是十二岁的孩子,也都是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她也不能厚此薄彼。

  不就是带孩子吗?一个是带,两个也是带!

  “去把丙十六叫过来!”唐小白吩咐了一声,突然想到,丙十六也得改名!

  眉头一皱,旋即一松。

  “那便他名阿元,你名阿宵,省得再费脑子另想一个名。”唐小白轻快地解决了取名的问题。

  少年阿宵沉默地看着她,阴郁之色自眸底一闪而逝。

  明明是先为他取名,为什么最后是丙十六占了第一个“元”字?

  ……

  出明月楼,由婢女领着西行数十步,经过内宅与外宅之间的那道门时,恰遇上那个刚被取名为“阿元”的少年。

  他脚步微滞,看了对方一眼,心头掠过一丝涩意。

  他不喜欢这个人。

  ……

  过了内宅门,便望见回廊西侧一座独立的庭院。

  虽雕饰失色,斗拱蒙尘,也仍不失气派。

  “二小姐待你们可真好,这一栋只你和丙十六两人住。”婢女语气泛酸,眼神不善,看他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惑君媚上的妖妃。

  少年沉默不语,向婢女施礼道别。

  婢女喊住他,态度不善地交代:“明日要随二小姐去平阳公主宅赴宴,给我机灵点,别丢了二小姐的脸!”

  他低声应下,独自进了庭院。

  这座庭院是内宅以外距离明月楼最近的地方,唐二小姐发话,让他和丙十六住在这里,以便供她差使。

  所谓供她差使,就是陪她上学、帮她捉刀代笔?

  少年忍不住弯了弯唇,清冽的面容瞬间乖软起来。

  “少主。”

  少年敛了笑,轻“嗯”一声。

  “城门布告,太子遇刺,殿下受惊卧病,现全城搜捕刺客,宫中消息,诸相请明日探视殿下。”

  少年微一蹙眉。

  皇帝瞒着刺客的消息,是怕外界对太子府太过关注。

  其实他如今也不愿太子府引起诸多注意,对他们接下来的计划不利。

  可如今,皇帝为搜捕刺客,还是公开了太子府遇刺消息。

  如此,宰相探视也是情理之中,谁也拦不住。

  他势必又得回府一趟。

  可是以那个小姑娘对他的热情,明日赴公主宴,肯定会想带上他……

  ……

  桃子今天很高兴。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

  自从二小姐遇险,被那个丁十七救下后,她心里就没舒坦过。

  作为二小姐最信任的婢女,没有保护好二小姐是一桩心事。

  另一桩心事是,她觉得自己失宠了。

  二小姐再不拉着她一起赏花扑蝶,眼里心里时时刻刻都只念着那个外面买来的野小子!

  她一想到二小姐看那个野小子的眼神,心里就堵得慌。

  但今天终于不用堵了!

  到了那座旧庭院外,令小丫头上前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丙十六,现在已经唤作阿元了。

  桃子笑盈盈打量阿元一眼,夸赞道:“阿元这身新衣很合身!”

  阿元微微一怔,露出一个有些局促的笑容,低声道谢。

  桃子笑着往他身后看,他会意地侧身让开,正好教桃子看到刚从房里走出的阿宵。

  阿元长得也清秀,但同阿宵一比,就似萤火与月光般的差距。

  不过普通青色布衣,竟被穿出几分松竹秀雅的感觉。

  便是桃子不喜阿宵,也看得呆了呆,旋即心中更加不喜。

  都是做奴仆的,就他架子大,阿元都开好门了,他才姗姗而出。

  但这并不影响桃子的好心情。

  她第一次冲阿宵发自肺腑地笑:“阿宵不必出来了,二小姐说你伤未愈,留府里好好休养,今日不必跟去平阳公主宅!”转过脸对着阿元亲亲热热道,“快随我走吧,二小姐正念着你呢!”

  看到阿宵脸上始料不及的错愕,桃子心里一阵畅快。

  还以为自己多得宠呢?二小姐出门连带都不带你!

  一定是昨天言行间冲撞了二小姐。

  哼!二小姐为他拍背,他还躲开?不识抬举!

  不过话说回来,二小姐就是小孩子心性,这两个小少年对二小姐来说也就是一阵新鲜,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喜欢那个,后天可能又有了新的心头好。

  只有她才是二小姐真正信赖倚重的人!

  

举报

作者感言

十七年柊

十七年柊

感谢书友8432的打赏,加更虽迟但到

2021-05-06 16: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