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0章 二小姐摊上大事了

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十七年柊 2095 2021.04.29 08:00

  “镇州那边是常山郡王的地盘——”

  唐小白听了第一句话就悟了。

  这本书里,别的她都可能记不清,但常山郡王必须记得!

  男主李行远就是常山郡王的世子!

  “常山郡王这一支同当今同属太祖嫡支,从太祖在世起就封在了镇州,地位超然,先前倒也还好,自从——”说到这里,戛然而止,唐娇娇目光警惕地转了一圈,没有再说下去。

  “自从什么?”唐小白第一次见大小姐脸上露出忌惮之色,不由更加好奇。

  唐娇娇敷衍地摆了摆手,道:“反正镇州现在不好惹,连宫里的诏令也常拿他们没办法,对个小小的万年县来说,自然是困难极了。”

  唐小白“哦”了一声,继续问:“所以自从什么?”

  唐娇娇一掌将她的脑袋摁了下去:“小孩子问那么多干什么!”

  “不问就不问……”唐小白嘟囔着挣开她的手。

  不说她也能猜到。

  男主李行远在原书大结局时是做了皇帝的,可见常山郡王跟皇帝的感情没那么好。

  那个“自从”,应该就是他们敢情破裂的原因。

  这个原因重要吗?

  反正没有小秦来得重要。

  午膳后,唐小白又去了西偏院,却吃了个闭门羹。

  “丁十七中午用过药就睡下了,听说那药有助眠的功效。”挺巧的,这次随手招来的问话的还是上次那个,也就是她昨天新选的小侍卫。

  人都睡下了,唐小白也不至于去把他喊起来。

  只是离开时,不自觉又回头看了一眼。

  房门紧闭,静悄悄的,就好像,里面根本没有人一样……

  ……

  午睡过后,唐小白又又来到西偏院。

  这次还没踏进院门,就被人喊住了。

  “二小姐,”周先生手里捧着一摞书册,停步在回廊上西南往东的拐角处,白净儒雅的面容上带着打趣的笑,“午后等了二小姐许久,二小姐怎么爽约了?”

  唐小白心想说我们也没约啊,但记起那个“自从”,心里又冒出一丝好奇,便道:“阿姐盯着我午睡,我才刚起呢!”

  周先生哈哈一笑,又道:“二小姐要去我那儿吃茶不?我那儿还有刚买的桃酥——”

  ……

  唐小白当然不是冲着桃酥去的,但周先生刚买的桃酥也确实好吃,好吃得她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是哪儿买的?”

  周先生笑呵呵道:“就在长兴里东门边,往南约二十步,再往西约三十步……”

  唐小白穿书以来,还没出过燕国公府大门,听他这般描述,也只有低头默默吃着。

  等周先生说完,便问道:“阿姐说镇州从前同宫里挺好的,后来便不太奉诏令了,发生了什么事?”

  周先生笑了一声,反问道:“二小姐为何对镇州事这么感兴趣?”

  “还不是你们神秘兮兮说一半留一半,不听完我难受。”唐小白说的也是实话。

  周先生哈哈笑了一会儿,道:“这事倒也不是什么秘密,二小姐迟早也是要知道的,”语声一顿,捻一撮盐,洒在烧沸的水上,“如今的常山郡王,曾是先帝太子的侍读,先帝驾崩后,先太子于同日薨逝,不久,当今以皇次子之尊继位——”

  说到这里,周荀看了唐小白一眼。

  九岁的孩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

  燕国公府的二小姐看着娇憨玲珑,但他话到这里,竟也从小女孩乌圆的眸中看出若有所悟之意。

  周荀不由欣慰一笑,捻起茶粉往沸水上撒。

  茶香随水雾升腾而起,他轻嗅一记,自觉这一釜茶汤煮得颇具火候。

  一抬头,见那小姑娘直勾勾看着釜中沸汤,便笑道:“很快就好了,莫急。”

  唐小白咽了咽口水。

  加盐的茶,她能拒绝吗?

  可对方一个长者都亲自将茶碗送到面前了,唐小白咬咬牙,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把手伸向茶碗——

  “先生!”门外来传,“万年县郑县令请见!”

  唐小白倏地将手伸回,乖巧懂事地说:“先生有客,那我就先走啦!”

  周先生眸光微动,笑了笑:“二小姐想不想知道郑县令是来干什么的?”

  “不是来道歉?”唐小白疑惑反问。

  昨天好像听唐娇娇说过,万年县的县令会亲自上门道歉。

  周先生却神秘一笑:“这可未必,二小姐想不想驻足一听?”

  唐小白不由想起了刚刚聊过的镇州话题。

  难道会同这个有关?

  可是……这种事她也能听?她不还是个孩子吗?早上那个薛少勉就不愿当她的面说啊!

  ……

  事实是她想多了,人家郑县令也未必愿意当着她的面说那些有的没的,但拦不住周先生有意安排她偷听!

  唐小白躲在侧室,怕古人的屋子隔音不好,还特意放缓了呼吸。

  隔墙听见脚步声由远及近,进了屋内。

  落座,寒暄须臾,郑县令就开始道歉了,也是下属不懂事已经训斥过了云云,毫无新意。

  唐小白正觉得无聊,忽然听见郑县令话锋一转,又道:“下回定指派那等懂事的过来,不敢再教贵府费心。”

  听听!这是道歉的态度吗?

  唐小白惊讶极了。

  这县令骨头挺硬啊!居然还要派人来?简直不把他们家大小姐放在眼里!

  周先生也是一样的想法,笑了一声,道:“上行下效,就怕万年县已经派不出懂事的人了。”

  郑县令也是一笑,道:“不瞒贵府,本县已经在宣阳里净域寺、平康里、安兴里都发现了血迹。”

  周先生顿时敛了笑容,沉默地看着郑县令。

  郑县令含笑点了点头,道:“兹事体大,还请贵府屈尊配合。”

  周先生冷冷一笑:“怎么配合?审完二小姐,是不是还要送上大小姐供你们审讯?”

  郑县令笑着摇了摇头,道:“那不过是底下捕快不懂事,算不得审讯。”

  周先生顿时目光一缩。

  郑县令却没有再说什么,起身告辞。

  周先生送了郑县令回来,对着满脸求知欲的唐小白叹了一声:“二小姐,你可能摊上大事了!”

  从“发现血迹”就开始完全听不懂的唐小白:???

  ……

  这一顿迷惑,却是到了第二天上午才解开。

  当时周先生只说“天晚了,待明日禀过夫人再说”。

  但到了第二日,还没等周先生有机会禀过夫人,家里就又又又来客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