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村里有个叫大傻瓜的男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村里有个叫大傻瓜的男人4

  揭秘

  大傻瓜的身世

  第三天早上,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了大傻瓜生病的消息,甚至连邻村都有人过来看大傻瓜,得胜村轰动了,男女老少,携家带口的都到孙洪生家来了,这么冷的天也没能拦住他们,有的拿着鸡蛋,有的拿着罐头,洪生家的屋子里三层外三层的都是人,谁也没想到大傻瓜竟然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其实大傻瓜在村里确实有着不少故事,只是有些事老人们不愿意讲起。

  年纪和辈分大一点的老人坐在炕里,来人中的老太太甚至还裹着小脚,可想而知这是什么年代的人了,老人们边喝着茶水边聊着大傻瓜的故事,人们也都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村里年纪最大辈分最高的老太爷,边吧嗒着烟袋边冲洪生说,洪生啊,这回你们家怕是要把好事做到底了,这大傻瓜可不能死在你手上,怎么着都要把他救活。

  洪生说,是啊,老太爷,大傻瓜这辈子也没过上好日子,早知道他这么多劫难,就应该把他留在我们家,不该让他一个人在外面游荡。

  老太爷用手按了按烟斗里的烟说,这也不能怪你们,你家做的没错,这都是他的命,自打当年你爹把他抱进村子,我就看这孩子的命硬,跟一般孩子不一样。

  洪生说,虽然大傻瓜不是咱们村子的人,按说咱们这些年对他也没少照顾,但是咱们村自古以来都仁义,路过要饭的必给粮食,路过打尖的必要留宿,这大傻瓜和咱们村子的缘分未尽,大家心里也都觉得对他还不够好,都希望他能挺过这一关。

  说起大傻瓜的身世,很多人陷入了回忆当中。

  这事还是要从很多年前说起,就是洪生师父走了以后,村里有一对刘姓夫妻,年纪不大,结婚一年多了也没个动静,小两口也四处求医看过,就是怀不上,两人就带着白糖鸡蛋的来找孙洪生。

  孙洪生说,不是不给你们治,主要是师父没教治不孕不育的方子,我不会治这个病。

  刘姓小两口说,你看你这么多病都能治,这医术应该都是通的,你看看书,找找方子,肯定能找到治这个病的办法,求您给想想办法吧。

  洪生说,这个你们说的倒是对的,除了没有方子,还有就是师父嘱咐过,不让看这个病,说这是规矩,不能破,所以师父就没教治这个病的法子。

  刘姓小两口诧异的看着洪生,洪生说我也不知道师父为啥会有这么个规定,但是为师定下的,当徒弟的不得不尊。小两口无奈的走了,这事在洪生爹和洪生心上留下了个疙瘩,人家求助,你没给人家帮上忙,心里总也过意不去。

  话说一方面确实也是想念师父,毕竟相处两年多,而且相处的都很融洽,另一方面,刘姓夫妻虽然再也没来求过洪生,但是乡里乡亲的在村里碰到,能从他们脸上看出那种无奈和痛苦。

  师父走后的半个月,有人说看到老人家向北方走了,那个时候得胜的北方还是北大荒,没有庄稼地,都是荒草甸子,人烟罕见,夏天的时候野鸟满天飞,水里鱼很多,时常有狼、熊大型动物出没,肯定是饿不死人的,但是一个老人家,人生地不熟的,这么走出去也很是危险。

  洪生心急火燎的要去找,洪生爹给拦住了,一个愣头小伙子,在外面真遇到土匪恐怕就事情就大了,洪生爹说,儿子,你在家照看着,我去找,少则三五日,多则半个月就回来了。

  洪生爹准备好了盘缠,带了些干粮,拉上家里的大红马就往北边找去。一天行个几十里路,边走边问,确有人看到过洪生师父,洪生爹就一路跟着消息方向追着找。

  晚上不敢赶路,只能白天走,路上到处传着闹土匪的事情,动不动就是土匪进村杀人了,要么就是拦路抢劫了,洪生爹一时都没敢耽搁,数十日,一路来到了满洲里,在城边的一个小村子里找个小店住下了,眼看天色也黑了下来,店家说,看你是赶远路的,你这是要去哪啊?

  洪生爹拴好了马,跟着伙计走进客栈里说,我也不知道要去哪,我这是一路找着人过来的。

  伙计问,找谁啊。

  洪生爹说,我儿子的师父,然后洪生爹就把两年前怎么捡到个老人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伙计看洪生爹是个老实本分的好心人,也就动着善心的劝,你还是别找了,至少你不要往前走了,再往前走不远,就是咱们东北最大的土匪头子的地界了,到那里雁过拔毛,很是危险。

  这一路上洪生爹经历了不少波折,饱一顿饿一顿的,打探着消息一路找就是找不见,盘缠也没了,当晚想了半宿,终于下决心放弃了,第二天早上按原路往回走。

  话说往回返的第二天,有这么一个叫月亮庙的地方,在荒草地边缘的位置,很久以前有过一个小庙,多少年了,也没人修缮,风吹日晒雨林的,庙就塌了,剩了几处土坯高矮错落的,这地方常闹土匪,早年间庙在,人还能进去躲躲,土匪也不敢进庙里杀人,还敬着点神灵,现如今庙没了,遇到土匪就危险了。

  来时路过这月亮庙一路打马飞奔跑了过去,回来又要路过找个地方。洪生爹一边催着马,一边观察着周边草从里的动静,就在离庙不远的路边上,躺着几个人,走进一看,满地是血,身上都有刀砍斧剁的伤口,有的伤口还在向外冒着血泡。这场面像极了土匪打劫的现场,洪生爹头皮发麻,后背冒着凉风。

  洪生爹本想赶紧走,转念一想,还是看一看,这里面别有洪生师父,就下了马,挨个的翻了一遍,把三五个人查看了一下,一伙人肯定又是逃荒过来的,穿着破烂,个个身形消瘦,看着就是有些日子没吃过饱饭了,这年头,连逃荒的都不放过,可见这土匪有多凶残。

  确定没有洪生师父,这才转身要上马,一转身,看到破土坯后面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

  谁?!洪生爹喊了一声。

  人没说话,站了起来,是个孩子,五六岁的样子,浑身全是黑泥,脸上两道泪痕能看出他哭过。愣愣的站在土坯后面露出半个身子,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像是受过惊吓。

  这个孩子,就是大傻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