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斩清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 原由

斩清愁 福双 2134 2019.06.20 09:10

  见老夫人有话要说,章氏识趣的让所有丫鬟都退了下去。

  “都站着干嘛?坐!”这话似乎只是对李老爷和夫人章氏说的,老夫人并没有让李心然坐下的意思。

  床上趴着的大小姐李心艺乘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朝李心然皱着鼻子翻了个白眼,李心然没觉得生气,只觉得美人就是美人,做什么表情都美。

  李老爷和章氏坐下后,屋内就安静下来,谁也不说话,就那么安静的等着两位少爷的到来。

  气氛似乎变得有些紧张,好在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就听到绿萝在外传话,“夫人,两位少爷到了。”

  章氏看向老夫人,见老夫人点头说:“让他们都进来吧!”

  章氏便如此吩咐了绿萝。

  很快就进来一大一小两个男孩,小的那个和大小姐李心艺特别像,年纪也差不多,大的那个估计比小的大个两三岁的样子,模样自是不必多说,不过皮肤略黑了点,倒是遮掩了几分兄弟两的容貌。

  李老爷模样摆在那里,除了那一脸有点像面具的络腮胡子,章氏又不差,家里的三个孩子模样算得上是一等一的了,虽然两个少爷的肤色降低了些颜值,但和这三个小孩比起来,李心然现在这模样,还是成了实打实的陪衬了。

  两个孩子或许是感受到了气氛的压抑,乖巧的对着老夫人行礼。

  老夫人点点头,“快快起来,今天把你们叫过来,是有事同你们说,快坐吧!”

  两位少爷依言坐下后,这屋里就只剩李心然一人是站的了,老夫人似乎是才发现李心然还站着,便对她淡淡的说道:“然丫头怎么还站着?快坐下吧!”

  李心然不知道本尊以前怎么称呼老夫人的,也不敢乱说,便只朝老夫人行了个礼,默默的找个小凳子坐在一旁。

  心想着,李家这位老夫人似乎不怎么喜欢本尊呀。

  这么大张旗鼓的叫来李老爷一家人,看来是有重要话要说,嗯,好好听着,也好多了解下现在的处境。

  没想到,老夫人一开口就点了李心然,“然丫头!你之所以叫李心然,那是你外祖父亲自给你取的名字,就是希望你能和你的表姐李心艺能如你们的名字一般,是真正的一家人!”

  李心然?原来这个身体的名字也叫李心然?

  是因为这样的缘分,所以她才来到这个时空?

  而床上躺着的这个小美女,原来是现在的表姐,李心艺!

  要不是早知道眼前的李老爷是她的舅舅,现在猛然听见李心艺这个名字,她还以为这应该是堂姐呢!

  见李心然低着头,似乎听进去了,老夫人才满意些,“你娘生下你,没多久就去了。”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夫人有一瞬的伤感,她叹了口气,接着说,

  “是你舅舅、舅母一手将你带大,这些年,他们怎么对你的,我都看在眼里,什么好东西不是紧着你的?视如己出,这都不足以形容,可你自己想想,你最近都干了些什么事?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不是真正的李家人,李家人的死活,你就都不在乎了?”

  李心然心里一片茫然,本尊之前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怎么一个个的都是这副口气?

  “你今年也满了八岁了,很快就要九岁了,不小了!”

  李心然原本茫然的心,听到这句的时候,不由得有些好笑,八岁了才小学二三年级好吧,还小得很呢,怎么可能不小呢!

  李心然低着头的,可还是被老夫人捕捉到了她嘴角的那丝笑容,老夫人怒了,提高了嗓音,“然丫头!”

  李心然错愕的抬头看向老夫人。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李心然赶紧点头表态,“嗯嗯嗯!”

  见她这幅样子,老夫人摆摆手,“罢罢罢!我也不与你多说这些了,念着你也存着我的血脉,今天外祖母就将你的身世告诉你了!”

  “母亲!”

  “母亲!”

  李老爷和章氏异口同声,似要阻止。

  但都被老夫人止住了,“告诉她,总比她胡乱猜测,引来大祸要强得多!”

  而三个孩子似乎不知道,听到老夫人的话,都满是疑惑以及好奇。

  李心然也疑惑,怎么?还有什么不可道人的身世秘密?自己这初来乍到的,竟然赶上了这等大事?

  “你爹确实不是我们李家那位死去的上门女婿!”

  老夫人这话一出口,李心然就听到一声抽气声,抬眼便见到李心艺紧张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老夫人没管李心艺,继续说道:“准确的说,我们李家并没有真正的上门女婿,

  那年,你舅母怀了心艺和修安的时候,因为是双生子,我们李家格外慎重,养了大夫在府上,以防你舅母有个万一,也不至于因为请大夫而耽误,却不曾想,你娘竟然在那段时间查出身孕!

  那时候你外祖父还在,我们赶紧用银子封了大夫的口,才保住你娘的性命。

  可你娘,竟然不知道你父亲到底是谁!

  原本我们也打算给你娘一碗药,不要孩子了,将来再找个可靠人家,将你娘嫁了,可大夫说,你娘本就是不易怀孕的体质,要是喝药,恐怕一辈子都不能再要孩子了,如果只是这样,恐怕当时也不会留你,可大夫还说,喝了那药,你娘的身体也会变弱,影响寿数!

  要是早知道,你娘生完你不久就没了,我还担心影响她什么寿数呀!

  ……”

  老夫人说到这里,哽咽起来,看来,她还是很疼她的女儿。

  “或许这就是你娘的命吧!

  明明不易有孕,怎么就那么容易有了你呢?

  没办法,我们只得一起帮着遮掩,于是便有了后来的上门女婿一说,

  那人是个外乡人,游历到这里的时候,落魄得连看病钱的都没了,你祖父便找了他,让他到府里假装我们李家的上门女婿,好让你的出生变得顺理成章。

  等你在你娘肚子里足月的时候,我们便宣称,女婿死了,做了空墓,又给了他盘缠,就放他走了。

  是!你娘怀你的那段时间,京城是来了一群人,可谁告诉你,你爹就是京城人的?

  就算你爹是京城来的人,谁敢说他就是当今圣上?”

  最后那几个字,老夫人压低了声音,可李心然却听得心惊肉跳。

  “你倒好,竟然凭着这些虚无,就敢想着自己是格格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