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斩清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3 作用

斩清愁 福双 2235 2019.07.21 09:10

  李心然现在不确定,这个空间本身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作用,于是空间里放了两张涂鸦过的纸,一张泼了杯正常水,一张泼了杯空间的溪水。

  然后再出空间,将另外两张涂鸦过的纸也这么操作,一张泼正常水,一张泼了空间水。

  其实李心然只要从空间外放纸的地方进入空间,再待在空间里,就既能看到里面的纸张变化,也能看到外面的纸张变化,可为了观察得更仔细,李心然就没有这么做,当然,或是是因为太激动了,她就开始穿梭在空间内外,观察起这四张纸的变化。

  只见,空间内外泼正常水的两张涂鸦纸上的墨迹都开始变模糊,就是那种正常晕开了。变模糊的速度,并没有因为空间内外而有什么差别。

  而泼了空间水的两张涂鸦纸上的墨迹并没有因为晕开而变模糊,倒是慢慢的变浅,直至消失,空间内的消失速度明显比空间外的速度快。

  这一发现,让李心然知道,原来这个空间只对它本身的水的作用有加强效果,空间外的东西它并没有什么加强或者减弱的效果,至少对水,是这样的。

  这个溪水的作用竟然真的是净化?

  这个溪水还自带识别功能,识别出主要材质,然后就把别的给净化掉了?这难道还是智能的?也太神奇了吧?

  她可没少在这小溪里洗手,亏得这溪水识别她的时候不是按照皮肤、骨头或者什么的来划分,不然她岂不是……

  真是太神奇了,对写有字的纸张,把墨水祛除了;对植物,祛除了尘土;对土壤,祛除了土壤以外的。

  可如果用溪水磨墨写字呢?

  这种墨水写出的字能有什么区别吗?

  想到这里,李心然赶紧行动了起来。

  笔墨纸砚都是现成的。

  李心然倒掉了砚台里为了涂鸦而磨的墨,往砚台里滴了些空间溪水就仔细的磨起了墨来。

  磨好墨,李心然又随手涂鸦了几笔,如此涂了几张纸。

  等墨迹干后,还是按照刚才的分组,空间内外各两张,然后空间内外的两张纸分别用普通水和空间溪水泼上些。

  这一次更神了,普通水泼过的,空间内外的涂鸦竟然稳稳当当,一点也不晕染开。

  而空间水泼过的,涂鸦正逐渐变浅,直至消失,当然,还是和刚才一样,空间内的消失速度要比空间外的快!

  李心然摸着胳膊上那条浅浅的疤痕纳闷了,你这溪水这么智能,难道不知道把这疤痕给我去掉?

  不过转念一想,这疤痕只是看着和正常皮肤不一样,其实这本质组成还是和皮肤一样的,所以溪水在识别的时候就并没有将它当成异物祛除了吧?而且溪水的祛除法,似乎是将它认为是异物的直接吞噬掉,所以疤痕才祛除不了?

  总算是有点儿知道这溪水怎么回事了。

  看着眼前泡在水里却依然不晕染的涂鸦,李心然灵机一动。

  若是这样灌两瓶墨水送给九阿哥,不知道能不能卖个好价钱?

  这么一想,李心然也懒得叫丫鬟了,自己就打算去翻箱倒柜了。

  幸好上次让丫鬟找过小瓷瓶,所以这次倒也没花太大功夫,还没开始翻箱倒柜,轻易就在妆台上拿到两个小瓷瓶。

  李心然又磨了些墨汁,小心的装满两个小瓷瓶,又用剩下的墨水给九阿哥写了封简短的信,然后将东西装进了一个木盒子里。

  倒腾了这么长时间,估摸着李老爷也该回来了,李心然便出了屋子,叫来了两个丫鬟,“小秋、小春,你们将我屋子里头收拾一下吧,我去一下舅舅那边。”

  小秋有些不放心的说到:“小姐,奴婢陪您过去吧!”

  李心然笑道:“才几步路呀,不用,你们收拾完了就先去厨房把晚饭领了吃了,吃完饭再过去接我就行!”

  小秋还要说什么,这次倒是被小春拉了把,“哎呀!小秋姐姐,你自己说的,咱们听小姐吩咐就行了,怎么你今天自己倒不听吩咐了!”

  说完,不待小秋说什么就笑眯眯的朝李心然说:“小姐放心去吧,奴婢一定将屋里收拾得妥妥的。”

  李心然朝小春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好丫头!”转身便脚步轻~盈的出去了。

  小春得了夸赞,正喜滋滋的,不想,小秋却轻轻撞了下她的胳膊,“你干什么呀!”

  小春纳闷,“小秋姐姐,什么叫我~干什么呀?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呢?你怎么了?”

  小秋低头紧皱着眉头,咬了咬嘴唇,似乎下了好大的决心,这才说道:“我最近总觉得咱们小姐变了,以前干什么,总会带着我们,至少得带一个吧,可最近,小姐经常不带咱们,刚开始,小姐不用咱们值夜,我还不觉得怎么样,可最近,哎!小姐是不是不喜欢咱们了?”

  小春却不赞同,“小秋姐姐,你都想什么呀,这是因为咱们小姐长大啦,知道心疼咱们,才不要咱们守夜的,再说了,什么叫小姐不带咱们?这次铺子开业,大小姐都没去成,小姐却带着咱们去了呢!”

  “可是,总觉得现在越来越看不懂小姐了,不知道小姐想什么,想干什么,总之,现在一点都不懂小姐的心思了。”小秋有些苦闷。

  小春更加不理解小秋了,“小秋姐姐,我刚才就说了,小姐长大了,哪里是咱们能猜透的?咱们要是能知道小姐想什么,那咱们不成了小姐了呀?嘻嘻,你说是不是?”

  虽然小春的话不全对,但小秋知道,小春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哎,看来真是她想多了?

  二人一边说话,一边收拾着屋子。

  ~~~~~~~~~~

  春晖堂里,章昊晏和李修来正在和章氏说话。

  “什么?你们要带然丫头去杭州?”章氏问,“你爹怎么说?”

  李修来老实回答:“这是刚想到的事情,还没和爹爹说呢,想着先过来和您说一声,顺便在这里等爹回来。”

  “是你们的主意,还是然丫头的主意?”

  章昊晏和李修来对视一眼,章昊晏便把开业那天的事情和章氏说了,末了说到:“今天收到罗九少爷来信,让然丫头将东西送到杭州恒远当铺去,上次他说了,第一次送货,务必然丫头亲自送,好让掌柜的能认识她。可刚才发现,罗公子留下的信,然丫头弄丢了,这就更得赶紧去一趟了。”

  关于那封信字迹怎么消失,章昊晏自己都还没弄明白,所以便换了个说法,省得万一章氏问起,他自己解释不清楚。

  章氏想了会儿问道:“你说的罗九少爷,就是你们上次到杭州遇到的?你觉得可能会是贵人的那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