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斩清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0 好好学习

斩清愁 福双 2077 2019.07.18 14:40

  回到李府后,李心然找了个机会,把自己忘记打算盘的事情告诉了李老爷,告诉他表哥愿意教她些时日,又求了李老爷,让他派人去青松院给她告了假,直接在家跟着章昊晏从头学起。

  李心然这么好学,又有章昊晏教着,李老爷自然是又高兴又放心,当场就拍板同意了。

  李心艺和李修安见了也想跟着,可李老爷不同意,两人原本是不服的,凭什么然丫头说告假就告假,到了他们就不行了?

  可李老爷态度坚决,就是要给李心然搞特殊化,两人也只有抱怨的份了。

  可抱怨了两天,两人发现,李心然每天也是和她们一起起床,早早的就在院子里学习了,并且每次他们散学回来了,李心然都还在学,渐渐的,两人也就不念叨了。

  毕竟不是真正的小孩子,李心然学得还是挺快的,倒是让章昊晏觉得这个表妹是个天才了。

  学算盘的时候,总有些类似课件休息的空闲时间,章昊晏便与李心然也聊了些关于做买卖的事情,李心然见章昊晏肯学,自然也是知无不言。

  表兄妹两个感情倒是渐渐近了些。

  很快又到了青松院换课时间了,不过李心然知道,刘先生的识字课无外乎还是《弟子规》和《三字经》,至于识字,她已经认得差不多了,而讲解文章的意思,她也不用听啊,她又不是真的小孩子,要靠学这些来明理,道理她都懂,青松院的进度又慢,她就是再拖几天再回去上课,照样能跟上。

  而章家表哥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他还是要回西北的。

  李心然也知道,青松院的这种教学,也不是要让大家下考场的,能识文断句就差不多了,教的也比较浅显。

  这么一对比,李心然干脆好好待在家里跟着表哥恶补算盘。

  认真学习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夏日的天气,总是格外闷热,李心然在院子中的凉亭里拨了好一阵子算盘,热得有些静不下心来,怀念起现代的空调来了,李心然停了手,与章昊晏两人各自捧着凉白开,喝了起来。

  章昊晏忍不住问道:“然表妹,你不是答应人家罗少爷,再卖给人家首饰吗?怎么这么多天了,你还不去送?你不会把人家给你那字条给弄丢了吧?”

  李心然笑道:“表哥这是试探我呢!”担心她弄丢了敲门砖?

  章昊晏被李心然这么说,也不尴尬,只是笑了笑。

  李心然便淡淡的说到:“上赶子的买卖,我才不做呢!”

  章昊晏叹了口气,“哎!原先还觉得你有几分天赋,到底年龄小了,买卖这事,可不能像你这般端着架子,毕竟银子在人家手里,花不花可在人家,你不乘着人家对这东西的热乎劲儿赶紧卖个好价钱,等他对别的东西有更大的兴趣了,银子可就花到别处去了!”

  “他若不买就不买了呗,反正我现在不缺银子!”

  章昊晏被噎住了,好吧!你现在确实不缺银子。

  李记成衣铺子开业那天,李心然可是进账了近三千两银。

  她就是什么都不干了,这辈子也够花了。

  “然丫头,你的信!”李修来急匆匆的拿着信件跑进了秀园。

  李心然和章昊晏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难道是?”的疑问。

  李修来也不是傻~子,自然也读懂了他们的眼神,把信往石桌上一拍,一边给自己倒水,一边说道:“就是罗九少爷的信!热死我了,你们倒是舒服,有凉水、有瓜果的。”

  喝完水,就从托盘里拿起一片西瓜吃了起来,一边还含糊的说道:“然丫头,你上次说要卖给罗少爷的首饰,怎么还不去送?该不会学算盘学得忘记了吧?”

  李修来说话的功夫,李心然已经读完了信,原以为这是九阿哥到京城后写给她的,看了信才知道,他们还在回去的路上。

  也是,这是古代,又不是她所在的那个有高铁、飞机的年代。

  九阿哥的信上无非就是惦记着首饰,怕李心然忘记,叫她早点送去恒远当铺,还让她详细说一下那个竞拍事宜,他准备回京后就着手办这个事情,到时候若能卖个好价钱,不会亏待她云云。

  李心然扬了扬手中的信,“好了!现在不管我是不是忘记这个事情了,还是弄丢那封信了,咱们都得去一趟杭州了!”

  说着把信放到桌上,示意二人自己看。

  “你们先看,我回屋取那封信去,回头去杭州恐怕还得你们陪我呢!”

  李心然带着丫鬟回了屋,在妆盒下拿出那个装信的盒子,将信取了出来。

  打开信后,李心然变了脸色,急急问两个丫鬟,“你们两个有没有动过我放在这里的信?”

  小秋和小春都连连摇头。

  小秋说:“小姐交代过奴婢们不要动这个盒子,奴婢们知道这里面是小姐的重要东西,自然不敢乱动。”

  那怎么会这样?

  李心然急奔出屋子,朝凉亭跑去,“糟了!”

  章昊晏和李修来刚看完九阿哥的信,见李心然一脸急色的跑过来,都担心的站了起来,“怎么了?”

  李心然把手里的纸给二人看。

  二人看着这张干净的纸张,一脸疑惑,“这是什么?”

  “这就是罗公子那天留下的信呀!大哥,咱们铺子后堂的墨是哪里买来的?是假的吗?”

  “啊?这是那封信?”李修来赶紧拿起那张纸认真的看了起来。

  这上面哪里还有半个字迹,除了那几道折痕,这张纸和空白纸无异。

  李修来不敢相信的拿着这张纸,“这!这不可能啊!那块墨又不是新的,都用很久了,从来没有这样过,那天也就是因为着急,磨的墨有些淡了点而已,也不至于过个十来天连个印记都没有了呀!”

  章昊晏接过信纸,也认真的端详了好一会儿,“然表妹,你这信一拿回来就这么放着了吗?”

  李心然点头。

  章昊晏又问,“没沾过别的东西?”

  李心然认真的想着,“没有啊~啊……”

  “可是想到了什么?”章昊晏问。

  李修来也满含期待的等着李心然的回答。

  可不就是想到了什么?

  可真的是那样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