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斩清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8 杀气

斩清愁 福双 2152 2019.07.26 09:05

  一行七人,头发盘在头顶,还裹上了头巾。

  这死热的天,也不怕热!李心然心里想着。

  七人在茶摊前勒马停住,如鹰般锐利的眼睛,扫视了茶棚一圈。

  这个时候,茶棚里没有别人,只有李心然一行人,并着茶摊的主人,一对老夫妻。

  见到这几个凶神恶煞的人,那对老夫妻有些畏缩的站在烧水的炉子旁不知所措。

  李心然也挺害怕的,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她总算体会到了两辈子都没体会到的“杀气”是个什么东西。

  对!就是杀气!

  李心然心中也哆嗦了一下,不会就这么被一刀砍死在这里了吧?

  身旁坐着的章昊晏看出了李心然的害怕,轻轻拍了下她的肩头,给了她一个“不要怕”的眼神。

  李修安此时也怕得不行,见李心然稳稳的坐的,他也只得硬~挺着。

  这些人是在找人?或者说是在追杀人?

  李心然见他们眼神四处扫视,似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藏人的角落,却并没有像电视中演的那样,出声问他们,“可看见一人经过?”之类的话。

  领头的人看向停在不远处的马车,终于开口,“那马车是你们的?”声音有些低沉,听着说话吐词的口音还有些怪异,就如前世见到的那些外国人说汉语那般。

  章昊晏起身应道:“是的,我们经过此处,刚停下歇息!”

  正说话,马车突然晃了下。

  骑马的七人立刻抽~出腰间的佩刀。

  “唰唰”的亮刀声音,众人一时都被吓懵住了。

  还是章昊晏见多识广,这时候连忙说道:“马车里是舍弟与小厮,早晨起得早,有些困倦,便在车上歇息!”

  章昊晏说这话的时候,只有领头的看了他一眼,另外那六人依旧只盯着马车。

  此刻小花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形,这会儿赶紧叫道:“少爷,快下马车!”

  听到车上人说话的声音,那些人拿刀的架势才缓了些。

  见到小厮打扮的小花和睡眼惺忪少爷打扮的李心艺下马车,原本就是夏天,车帘也就薄薄一层布,这会儿打起了车帘让人能一眼看到马车里确实没有别人,那几个人这才将佩刀“唰唰”的收了起来。

  李心艺似乎听到这兵器的声音才彻底清醒。

  睁眼看到眼前这群满带杀气人,她差点吓得软倒在地上,幸好一旁有小花及时扶住了。

  七人没找到他们要找的人,不敢耽误,领头人一个眼神,马匹又继续追了出去。

  扬起的尘土呛得李心然等人“咳咳”直咳,赶紧捂住了口鼻。

  李心艺这才带着哭腔跑过来,“大哥!”

  李修来也是头一回碰上这样的事情,不过见妹妹这样,他也心疼,赶紧扶住她,安抚的拍拍肩头,“没事了,没事了!”

  茶摊的老板见刚才的人走了,这桌客人的桌上还被扬了一桌子尘土,赶紧拿来抹布,说道:“几位公子,我给你们换一桌茶水吧,这都弄脏了,没法喝了。”

  刚才大家也都吓得不轻,该喝的也都喝了,这会儿也没有心思再歇下去了,于是章昊晏起身道谢,“多谢老伯,不过不用换了,只需帮我们的水囊都装上水就行了!”

  “哎!好的!我这就给你们灌满水。”茶摊老伯接过章昊晏递过来的几个水囊,就到炉子那边和老太太一起灌水了。

  这边的李修来已经带着弟弟妹妹们朝马车走去了。

  等章昊晏这边的水囊都灌满了水,付完钱走过来的时候,李伯已经重新套好了马车。众人又重新启程了。

  经过刚才那一幕,这会儿,马车里三人并着小花也都没了困意,李心艺眼中都是惊魂未定。

  好半天才蹦出一句话,“刚才,刚才那些人是什么人?他们真的会杀人吧?”

  往常若是碰到李心艺问这种傻问题,李修安一定会抓紧机会奚落她,不过今天,李修安也吓到了,他们都没出过门,哪里经历过这些,突然出现一群拿着大刀,浑身杀气的人,他们没吓得当场倒地就不错了。

  李心然已经俨然成为这二人的主心骨了,这会儿遇到问题,二人都看着李心然,似乎在等她的回复。

  可这次的事情,李心然也是第一次经历,她上一世,虽然没这一世过得这么宽裕,可那是法治社会呀,哪里会那么容易碰到一群拿着刀的杀手?

  刚才她就一路在想着,这个时代她想好好旅游看世界,可不是只有银子就行。

  哎,好不容易银子攒够了,才发现这个世界,想到处去看看,还得能保命呀。回去得想法子,找个师傅,可不能只在青松院学那些文化课,得学点保命的功夫了,不求成为什么武林高手,至少得会几招保命用吧?

  若是刚才那一行人出手,恐怕一个呼吸的功夫,他们几个就都挂了。

  李心然心中正夸赞刚才的杀手爱岗敬业,不滥杀无辜。

  李心艺这么一问,倒是拉回了她的思绪,李心然见李心艺吓得不轻,怕她会有心理阴影,于是安慰道:“应该是在找什么人吧,我们又没惹事,这光天化日之下,哪里就那么多滥杀无辜的人嘛!所以他们是不是杀过人,与我们何干,我们可是要去杭州玩一趟的,你可得好好想想,你都打算去杭州买些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银子可带够了?”

  李心艺虽然心中还是有些害怕,但毕竟刚才也没什么血腥场面,现在又听李心然说到杭州,倒是被转移了大半注意力,“我又没去过杭州,哪里知道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

  ……

  就在马车里的几人渐渐放松了心情的时候,马车突然一个颠簸,只听到“嘭”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隐约中,李心然似乎听到了一声闷~哼。

  李心然正掀了车帘子,想看个清楚,就看到章昊晏勒住了马,正惊讶的看着马车后方,一边对驾车的李伯说道:“李伯,将马车靠边停一下!”

  “怎么了,怎么了?”李心艺和李修安也挤到车门处往外看去。

  李伯停了马车,李心然见李修来正在章昊晏身边,往章昊晏目光所指的地方看去,“表哥,这是怎么回事?”

  李心然几人坐在马车里,看不见后面,见章昊晏和李修来都是这副模样,便直接跳下了马车。

  官道上,刚才马车经过的地方正躺着一个人,此刻一动不动的倒在那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