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斩清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 往事

斩清愁 福双 2060 2019.06.14 09:10

  “好好好!城管大哥,求求你,别没收我的东西呀!”

  “这是规定呀,你看看,那边不都没收了吗?”年轻城管说着指了指地下通道的那头。

  因为城管们是从那头下来的,所以那头的小摊贩都来不及逃跑,东西都被提走了。

  “可是,我这些可是全部家当呀,没了这些东西,我饭都吃不上了!”李心然继续。

  “这些东西会还给你们的,我们没收后,都会登记你们的个人信息,并且给你们开条子,一个星期后,你们去那边的值班室领取就行了,不过这一个星期内,要是你们还被抓到占道摆摊的话,那就接受处罚了!”

  李心然虽然地摊摆了一段时间了,可是被抓,还是第一次,这些门道她确实不知道,看到那些东西被没收的人,都老老实实跟去外面,李心然知道,他们应该就是跟去值班室领条子去了,等着一周后凭条子领自己的东西了。

  别人或许可以一周不出摊,可李心然不能,她刚把钱都压货了,要是不出摊,一两天还行,一个星期,她吃什么呀?

  什么?你问李心然积蓄?

  就她那样的家庭,这些年,她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还积蓄呢。

  于是,李心然继续上演苦情戏。

  “城管大哥,我还是个没毕业的大学生呢,

  我家在偏远山村,家里供我一个大学生不容易呀,

  一个月只有两百生活费,我要是不挣点钱,就那两百块,我就是一个月都吃馒头咸菜也不够用呀!

  这可是我用生活费进的货呀,您要是这么没收了,让我一周后来取,我这一周就得饿死呀,

  您要是现在不给我,怕是一周后也不用给我了!求求您了!大哥!亲大哥呀!”李心然哭天抹泪的说着。

  城管听得有些动容,看了李心然一眼,“你还在上学呀?”

  李心然连忙可怜兮兮的点头。

  “学生证我看看!”

  李心然很庆幸,前些日子听说学生证去很多景点可以五折,有的甚至免费,于是也随大流办了个假证。

  拿到后,还觉得没什么用,因为她根本没钱,也没那功夫出去游山玩水,而且李心然觉得,等她能去游山玩水的时候,估计也用不上这学生证了。

  都有空,有钱出去玩了,还在乎门票是不是打折吗?再说了,估计那时候,她年纪也大了,学生证一看就不匹配了。

  这段时间正暗暗后悔,自己抽哪门子风去办个学生证?没想到今天竟然用上了,她自从拿到后,就放在随身带着的腰包里,没拿出来过,今天正好拿出来给这位城管同志看看。

  城管见李心然一点不慌张的掏出学生证,翻都没翻开,瞄了眼学生证就直接点头了,“那你先去值班室那边等等,等那些人的条子都办理好了,就把东西给你!要是当着大家的面还给你东西,他们也会不服的,我们工作就难做了!”

  李心然忙点头,“嗯嗯!我理解!我理解!谢谢大哥啦!”

  李心然松开抓~住城管衣角的手,连连向城管点头致谢。

  看着这位善良的城管离开,李心然这才松了口气,还好,保住了这批货。

  放下心来的李心然又感到阵阵钻心疼痛从手掌手肘处传来。

  李心然看着这擦伤,哎哟,伤得不轻呀,刚才急着货物,还没怎么觉得,现在看着右手掌根部和着灰尘的皮肉,李心然更觉得疼了。

  咦?受伤的这只手里竟然抓着刚才古玩小哥掉落的珠串?

  什么时候到手里的?

  李心然想了想,应该是摔倒的时候,刚好够着了珠串,慌乱中,自己了抓了起来,也没注意。

  李心然无奈的朝珠串笑了笑,“今天就是因为你这个小东西,如果不是分心看你这小东西掉在地上,我也不会被绊倒,那就不会被抓了!”

  随手将珠串绕了几圈,顺手就戴在了受伤的手上,李心然便朝外面走去。

  这个时候,被抓的小摊贩们还在排队领条子,李心然就不去空等了,先去附近的药店买点碘酒消消毒吧。

  没有人注意到,葫芦珠串上有一粒细小的白色配珠,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入进了李心然擦伤的手掌处。

  李心然在药店用碘酒擦干净伤口,就拎着装了碘酒和棉签的小塑料袋在城管值班室不近不远的马路边上坐了下来。

  这会儿还有五六个小摊贩在登记货物,领取条子。

  李心然百无聊赖的把~玩起手里的珠串。

  对着阳光晃了晃,小葫芦折射~出的光彩倒是挺漂亮的,难道真是什么古董宝贝?

  李心然细细观察起来,摸了摸小葫芦,没觉得什么特别呀。

  咦?葫芦旁边这把小穗子,怎么少了颗珠子?

  这条穿珠子的细线也没散呀?

  是刚才摔坏了一颗,掉了?还是本来就是这样的?

  正想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在李心然耳边响起。

  李心然难受的皱眉,抬头便见一辆骚包的玫红色跑车停在自己面前。

  李心然虽然不认识这是什么车,但仅看这车型也知道,这样的车子不便宜,她就是奋斗一辈子,这辈子估计也买不起这样的车子。

  车窗摇了下来,车里的人用手指将大鸭舌帽往上一顶,露出那张欠揍的脸,“嗨!美女!”

  就是刚才想花三千买走这葫芦珠串的冤大头——嘻哈青年。

  李心然心里惦记着自己的货物,往城管的值班室看去,懒得搭理这个人。

  开车还戴着鸭舌帽,关键还压得那么低,真不怕撞到电杆什么的!

  对!李心然有些仇富,因为她穷,变富是她的梦想,她一直盯着这个梦想努力,越努力却越发现,好难够着这个梦想,于是,这么盯着,盯着,便仇上了。

  一个地摊上花三千块买东西不还价,还害得李心然摔了跤,丢了货,现在开着李心然一辈子都买不起的跑车来搭讪?

  李心然能有好脸色才怪!

  李心然是想变富,但是,她是想靠自己奋斗变富,而不是沦为富人的玩~物。

  见李心然没有搭理,嘻哈男直接指着李心然手腕上的珠串说,“美女,那个珠串卖给我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