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曹操喊我去盗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壕无人性

曹操喊我去盗墓 我知鱼之乐 2113 2020.09.19 16:22

  “让我尝尝?”

  其余几人见尹健竟有如此评价,也是连忙过来平常吴良手中的精盐。

  “嗯,的确比咱们平时吃的盐好了不少。”

  “主要是色泽纯洁,少了许多细沙,看着便叫人喜欢,我愿称之为雪花盐。”

  “有才兄弟,你怕是要飞黄腾达了!就凭这盐的卖相与口感,还有你这独一份的手艺,若也去开个盐行,陈留郡的盐行还不得被挤兑死?”

  “苟富贵,勿相忘啊,有才兄弟。”

  几人与尹健的表现也差不多,但夸赞了没几句之后就歪了楼,将吴良提纯出来的盐与生意联系到了一起。

  这倒也是人之常情,常言道物以稀为贵。

  见到稀有的好东西,人们自然便会不自觉的去考虑它的价值,以及变现的可能,这种思维逻辑自古便已形成。

  “什么富贵不富贵,这盐是我做来给自己吃的。”

  吴良只是淡然一笑,无所谓的说道。

  富贵是什么,不就是财么?

  财又是什么,不就是黄金么?

  黄金又是什么,不就是汉梁王墓葬群那些古墓之中陪葬的贵金属么?

  一个小小的梁孝王墓,便能掘出万斤黄金,那么剩下的墓中会少的了么?

  据吴良所知,那里除了梁孝王墓之外,可还有12座墓葬藏于地下呢,而且所有的位置他脑中都有印象。

  黄金,他想要多少便能掘出多少,弹指一挥间便可轻松成为东汉末年最富贵的人,又怎会在意盐行这点蝇头小利?

  与之相比。

  吴良倒更愿意用“五步产盐法”去换一些更为重要的东西,让自己在这乱世之中过的更轻松更惬意一些,这样才能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情上面。

  “如此岂不是大材小用了……”

  尹健有些惋惜的道,忽然又眼睛一亮,凑过来对吴良小声说道,“有才兄弟,你要是没心思做生意,不如将这煮盐的办法教授于我,我叫我家内人来经营这门营生,得了钱你得大头,给我们一口饭吃就行,如何?”

  “嘿!就你精明,我们也想混口饭吃!”

  一听这话,众人顿时都凑了过来,将尹健挤到一边道。

  望着他们期盼的脸庞,吴良却摇了摇头,正色说道:“别想了,就算真给了你们,你们也守不住的,这东西对你们来说是祸不是福,若不想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还是安安心心跟着我混军饷吧。”

  “这是为何?”

  众人皆奇怪道。

  “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

  吴良再次摇头笑道,“此事到此为止,不要再提,时候也不早了,架起一口大锅来,咱们准备煮肉吃酒!”

  吴良倒并不担心这些人学了他的煮盐方法,私下偷偷煮盐又或者将煮盐的办法透露出去。

  他刚才所用方法,并非“五步产盐法”的正确步骤,只是借鉴了其中的一些原理而已,无论是效率还是消耗都很差,根本不可能运用到大规模产盐之中。

  所以有人若想用这种方法赚大钱,几乎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这些人不懂其中的原理,只看了一遍也未必学到了其中的精髓。

  当然,这也可以算是吴良的一次小小的人性考验。

  目前来说,这些人可以算是吴良在这个世界最亲信的人了,倘若他们之中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又或是受不住利益的诱惑,吴良也可以提前看出来。

  正好趁早将其处理掉以绝后患。

  ……

  汉朝的肉食也是一种奢侈品。

  这时早有六畜之说,但牛和马是极为重要的劳力与战略物资,如果不是自然生老病死,人们的餐桌上根本就看不到牛肉与马肉,私自屠杀牛马甚至还属于违法行为。

  当然,高高在上的士族除外,人家有特权嘛。

  就算这时候被视为低贱之物的猪肉,价格也非常昂贵,根本不是普通老百姓消费得起的。

  《盐铁论•散不足》有云:“夫一豕之肉,得中年之收。”

  养一头猪杀掉卖的钱,就可以抵得光景还不错的时候一整年的收入,由此可见一斑。

  当然,万事得有个参照,这里的“中年之收”,对标的可不是那些人数众多的贫农,而是生活还算过得去的中农富农,毕竟贫农饭都吃不上,哪有钱去购买猪崽,只怕还没养大,人就已经先饿死了。

  另外1930年出土的《居延汉简》中还对东汉初期的猪肉价格进行了说明。

  有经济学家根据当时猪肉的价格以及钱币的购买力进行分析,得出的结论是,那时的猪肉如果放到21世纪,每斤竟要达到255RMB-273RMB之间。

  这个价格已经相当于2020年国内猪肉价格的八到九倍了……

  何况现在还是战乱不断的东汉末年,生产力受到极为严重的破坏,猪肉的价格只会更加可怕,老百姓更不可能吃得起。

  不过尹健还是依照吴良的要求,咬牙买来了半扇猪肉。

  反正不是自己的钱,倒也没那么心疼,晚上还能蹭一顿肉,何乐而不为呢。

  因此,吴良现在煮的,也是猪肉。

  至于剩下那些还活着的鸡鸭鹅,不用考虑贮存的问题,倒也并不急着吃掉。

  吴良舀了一锅底还没蒸完的盐水,又添满井水稀释了盐水的浓度,再往里面倒了两碗米酒去腥提鲜,最后扔进去两根大葱和一大块姜,开煮!

  至于其他的佐料香料,那都是士族享受的东西,在吃饭都不容易的老百姓之中本就不怎么普及,尹健没买就算了,以后再说。

  “吸溜——!”

  如此煮了一小会,肉香散发出来,陈金水等人已经开始不住的吞咽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大铁锅里面翻滚的肉块,那叫一个望眼欲穿。

  就连吴良的“美人”们也都寻味而来,站在远处眼巴巴的望着,却又不敢过来。

  实话实说,这些人都没过过什么好日子,甚至有的人连肉是什么味道都未必尝过,更不要说见识现在的场面。

  那可是半扇猪肉啊,多少人倾其一生也买不起的半扇猪肉啊。

  就这么放在一口锅里煮了,难道打算今晚一顿就吃掉么?

  如今这世道,便是许多士族也未必敢这么胡吃海塞了吧?

  豪!

  太豪了!

  简直壕无人性啊!

  此刻再看典韦,这位历史名将看向吴良的眼神中,已经满满都是“土豪我们做朋友吧”的意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