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遇见桃花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会武功

遇见桃花坞 金芝花 3029 2019.06.28 20:55

  “窦荳回来啦?可用过晚膳了?”

  刘陈氏见窦荳回来了,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问她。

  窦荳欢喜着点了点头,顺便问了几句里面那个小女孩的情况,刘陈氏摇着头,叹了口气,说道。

  “哎!这小女孩是第五十水寨柳树村的人,这刚生下来没多久,她爹娘就发生意外死了,她爷奶说她是个丧门星,就将她卖给了人牙子,结果那人牙子在领她回去的路上,跟别人发生了争执,打了起来,就被别人给打死了,这下就更让人信了她是个丧门星了。她爷奶也是个狠心的,这么小的孩子,也不管她,任她自生自灭,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这孩子是咋度过来的!”

  窦荳闻言,也替这个小丫头感到惋惜,刘陈氏皱着眉头叹着气,窦荳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刘陈氏,大抵是刘陈氏也有自己孩子的缘故,心思变得格外脆弱。

  “我去看看她。”

  “哎!去吧,小声着些,她刚睡着!”

  回房跟娘窦奇笙打了声招呼后,窦荳就去看那小丫头去了。

  “玖川,你竟然回来了?”

  刘回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他居然毫发无损的回来了。

  “是啊!让刘大哥担心了,玖川在这里给大哥赔不是了!”

  “哎!别别别,人回来就好,人回来就好!可有打听到些什么?”

  尚玖川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刘回一看他这表情,也叹了口气。

  “钱塘这么大,要寻一个人,谈何容易,莫要灰心,咱们明日到下一个水寨再寻去!”

  尚玖川闻言笑了笑,冲着刘回一抱拳,这刘大哥人也太实诚了些,他欠的人情又多了一个。

  窦荳进房间的时候,小叶子就醒了,虽然身体虚弱不堪,可身为练武之人,耳聪目明,这是到哪里都不能松懈的!

  “你醒啦?有没有觉着好些!”

  窦荳从刘氏那里讨来一碗小米粥,想着这小丫头还没有用晚膳,便先端了进来,没想到,人家竟已经醒过来了。

  “谢谢,谢谢姐姐……小叶子觉得好多了!”

  说着,小叶子就想要爬起来,窦荳连忙放下小米粥去扶她。

  “你先别动,你还虚弱着呢。”

  小叶子摇了摇头,虽然这户人家不嫌弃她是个天煞孤星,可她却不能让她们因为自己,遭受不必要的麻烦。

  “小叶子已经好多了,已经可以离开了,多谢姐姐们的救命之恩了!”

  窦荳将她扶好后,又转身去端小米粥去了,边走边说。

  “你叫小叶子啊?那我以后叫你小叶子妹妹好不好?小叶子妹妹,这是刘婶子煮的小米粥,最养人了,来,乘热喝些,小心烫!”

  将小米粥端给小叶子后,窦荳又去给小叶子拿了些易克化的糕点来。

  “姐姐,我……”小叶子有些为难的看着窦荳,面前这人分明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她是个天煞孤星,走到哪儿,哪儿就会出现麻烦,她不能留在这儿。

  “你怎么啦?是哪里不舒服吗?”

  窦荳抚了抚小叶子额前的碎发,枯黄的发丝怎么抚也抚不开去。

  “姐姐,我想回去!”小叶子用手抠着勺柄,内心挣扎着说道。

  “先把身体养好,身体养好了自然就放你走了。”

  窦荳知道她不过是不想连累她们罢了,可她不信邪,自然就不信什么天煞孤星的说法了。

  小叶子还想说什么,被窦荳给制止了。

  “先好好待着,等过些日子你好些了,再走也不迟,若你觉得过意不去,到时来豆坊上工也行!”

  小叶子看着窦荳的眼睛,多少次的欲言又止,最终在窦荳走后都化为一滩泪水,流了出来。

  十二年非人的生活,如今她也是被人关心了,竟还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娘,今晚女儿来蹭睡了,你可别将女儿赶出去。”

  窦奇笙刚整理好了账册,窦荳就抱着被子来铺到了窦奇笙的床上。

  “哪里会将你赶出去,最多将你贴墙上!”

  窦奇笙笑着打趣到女儿,窦荳走了过来,抱着窦奇笙的脖子就开始撒娇。

  “娘,女儿可是您的贴心小棉袄,您怎么能把您的贴心小棉袄给贴墙上呢?那您自己不就冷着了吗?”

  窦奇笙一巴掌拍到窦荳的手背上,道。

  “惯会贫嘴!那小姑娘可好些了?”

  一说起那小姑娘,窦荳的神情就有些暗淡了。

  “好些了,已经清醒许多了,也不知那小姑娘今后能怎么办,瞧她那样,可是看着都心疼!”

  窦奇笙也同意的点了点头,那小姑娘确实也太惨了些,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世道如此,若当初她也听了五道散人的话,是不是女儿如今也同那丫头一般,瘦骨嶙峋,流落街头,凄惨度日。

  窦奇笙不敢想,连忙摇了摇头,挥去了脑海中不好的想法,幸好,幸好那句话没有几人知道,幸好。

  可晚上,窦奇笙还是做噩梦了,还是一个她怎么都不愿去想的噩梦。

  “笙儿,笙儿……”

  “娘?”

  “笙儿,娘在这儿,过来……”

  “娘……”

  梦里一片雾蒙蒙的天,一条条的蜿蜒羊肠小道错综复杂的缠绕着,窦奇笙在雾中穿行,焦急的四处寻找着声音的源头。

  “笙儿,爹在这儿,快过来啊……”

  “爹,娘,你们在哪儿?”

  “笙儿,你不扔了那孽障,娘此生都不再见你!”

  “娘,女儿错了,求你原谅女儿吧!”

  窦奇笙带着哭腔求着远处缥缈的声音源头,快速的朝着声音传来处跑去,半途中却发现小道上挡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你是谁?”

  “笙儿,你忘了我了吗?”

  “不不,不,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

  熟悉的声音刺入窦奇笙脑海中,一遍一遍的“笙儿”唤得她脑仁生疼。

  “娘,娘!”

  “笙儿,小荳子在唤你呢!”

  “娘,娘,我要娘!”

  “窦荳,窦荳……”

  雾蒙蒙的天一点一点蚕食着来时的路,面前的男人突然渐行渐远,窦奇笙连忙伸出手去拉住他。

  “不要,不要……”

  渐渐的,那男人一点点被浓雾吞噬,没了踪影。

  “笙儿,我从未欺骗过你……”

  “不要……”

  窦奇笙觉得浑身越来越冰冷,那浓雾似一张纸大口,要把她吞噬般,恐惧,无助,强烈的情绪让窦奇笙终于忍不住猛的从床上弹了起来,瞬间让她清醒了过来,身旁的女儿睡的正熟,可她额头上的汗珠却止不住的往下流。

  窦奇笙起身,批了件衣裳,便起身往外出了去。

  窗外月光如水,树影婆娑,窦奇笙坐在石板上,这才觉得心静渐渐平缓了下来。

  想着梦里的情景,不由得,她又是一阵冷汗。

  正这时,一个人影走过。

  “谁?”

  小叶子见被发现了,这才迈着虚弱的步子渐渐走了出来。

  “恩,恩人!”

  小叶子忐忑的走了过来,对着窦奇笙行了个礼,时不时不安的搓着双手,一脸害怕的看着窦奇笙。

  “大半夜的,你不在房里好好待着,出来做什么?”

  小叶子抿了抿唇,这恩人好凶的神情,她的眼睛都有些不敢看窦奇笙了。

  “恩人,我,我白日里睡多了,晚上睡,睡不着,就想出来走走!”

  窦奇笙打量着小叶子,身形虽瘦弱,却并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柔弱,这孩子,怕不是个乞丐那么简单。

  “你会武功?”

  武功两个字刚从窦奇笙嘴里说出来,小叶子立马诧异抬起了头,双眼里双眼里满是不可置信的盯着窦奇笙。

  “恩人,你,你知道?”

  小叶子太震惊了,所有见到她的人,都以为她是长期被欺凌,被凌虐才这么瘦弱的,可这只是一部分,因为她从小就被逼着练了一种特殊的功法,结果伤了经脉,随着年龄的增大,她的骨骼反而越发的小。

  “正常的人,若是像你这般瘦弱,只怕现在还躺在床上!”

  小叶子瞬间羞红了脸,因她经脉受了损,出任务时,她也是拖累组织的那一个,越长越瘦弱的她,渐渐的被组织给嫌弃,直到被完全抛弃。

  “恩人,我,我不是故意隐瞒的,我是真的饿晕了的!”

  小叶子局促不安的看着窦奇笙说道,她走了好远的路,坐了好久的船,好不容易到岸了,她以为是到南唐了,她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结果问了人才知自己还是在钱塘。

  身无分文的她想要去干些活计,可别人都嫌弃她是个天煞孤星,也无人可怜她给她吃的,她只能一路乞讨,一路往西走。

  等她再次醒来后,就已经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了。

  听完小叶子说的原委,窦奇笙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你练的武功可是伤了经脉?”

  窦奇笙此言一出,小叶子更是惊讶了。

  “恩,恩人?”

  “过来,我为你接经脉,今后,你就听命于我女儿窦荳了。”

  一听自己的经脉可以接上,小叶子高兴的连忙跪在地上给窦奇笙磕头。

  “多谢恩人,多谢恩人,小叶子今生定以窦荳小姐为主,绝无二心,若违此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