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遇见桃花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骚扰

遇见桃花坞 金芝花 3300 2019.06.21 22:01

  这日,窦荳正打着扇子在卖豆腐,刘回带着刘陈氏去走亲戚,新招来的员工也放了假,铺子里就只剩她跟她娘两人了!

  大老远的,窦荳就见一穿的像花孔雀的男人,故作风流倜傥的摇着扇子,朝着豆坊潇洒的走了过来。

  “这位先生可是要买豆腐?咱们豆坊里的豆腐,可都是现磨的豆子做的。”

  那中年人见了窦荳,表情有些微怔,随即又调整了过来,道。

  “不,我是来寻人的,窦奇笙可是在此处?”

  一听来人是找娘的,窦荳不禁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人,这人一看就是特意将头发扎了起来,盘成了发髻,还绑着招摇点翠的发带,身上穿的是窄袖、圆领袍衫,脚上蹬着一双黑缎靴,腰间挂着一把金光闪闪缀满宝石的匕首,一看这人来时就特意打扮过,他来找娘,是有什么目的?

  “姑娘,窦奇笙可在?”

  一声询问将窦荳从思绪中拉了回来,算了,万一他有要事呢,窦荳不情不愿的去叫了她娘出来。

  “娘,外面有人找!”

  窦奇笙听到有人找,还以为是豆腐出了什么问题,连忙擦了擦手,这才出了来。

  窦奇笙嘴里应着“来了”,撩开帘子一看,来人竟是刘唤清,窦奇笙的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凝固了。

  “不知总舵主来此处,可是有何事?”

  刘唤清看了看窦奇笙,又看了看窦荳,她的女儿都这般大了,那他这么多年的等待,又算什么?

  “这是……令嫒吗?”刘唤清有些不可置信的指着窦荳问窦奇笙,这女孩的眉眼竟与她如此相似。

  窦奇笙点了点头,回了声“是”!

  刘唤清打量着母女俩,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

  “那她是那人的孩子?”刘唤清吃惊的问道。

  窦奇笙一听他说那人,顿时就变了脸色,不过这回却是满脸的厌恶。

  “不是!”

  一听闻这女孩不是那人的孩子,刘唤清送了口气,可他还是难以接受,笙儿的孩子竟都这般大了!

  窦荳在一旁撅着嘴,那人是谁,看娘的反应,好像很讨厌那人!

  “笙儿,我……”

  “有什么事总舵主就直接说吧,至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想必总舵主心里也该有数,说完了还请总舵主快些离开,毕竟我们是打开门做生意的,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来招待您这贵客!”

  刘唤清话还未说出来,就被窦奇笙打断了去,窦荳快步站到娘的旁边,她才知道,这打扮的跟花孔雀一样的男人就是钱塘水寨的总舵主,虽然长得不错,有权有势,可娘不喜欢,那她就只能站她娘那一头了!

  “笙儿,我能单独跟你说几句话吗?就几句!”

  “不能!”

  “不能!”

  窦荳与窦奇笙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窦荳心里想着,谁知这总舵主有没有什么花招,他可是总舵主,全钱塘都得听他的,他要是为难她娘,那她跟她娘去哪儿说理去!

  窦奇笙见女儿护着自己,一时老怀欣慰。

  倒是刘唤清看着窦荳如此护着窦奇笙,若是他自己说出那些话,只怕这孩子会立马将他赶出门去吧!罢了,来日方长,只要笙儿还在桃花坞,还在钱塘,他就还有机会!

  “笙儿,我就是来看看你,想跟你叙叙旧,你都回来这么久了,我却是第一次上门,好歹多年前你叫我一声大哥,这做大哥的,怎么能忽略了自己的妹子。”

  窦荳看着这花孔雀般的男人,谎话连篇,她更不喜了。

  “既然总舵主人也见到了,旧也叙了,那就恕民女不送了!”

  窦奇笙将“民女两个字咬的特别清楚,她已经是民女了,与总舵无关了,多少的废话也就不必说了。

  “笙儿,只要你愿意,我……”

  “我不愿意,还请总舵主莫要强求。”

  刘唤清的眼神暗了暗,她怎么可能会愿意呢!十多年前,她就不愿意,可他还是做了,如今,他还有什么资格?

  刘唤清连着说了几次话,都被窦奇笙给打断了,窦荳可看出来了,这总舵主定是当年做了对不起她娘的事,她娘这才如此不待见这总舵主,兴许,这还与自己的身世有关,她娘才跟她爹在一处也多半是这总舵主使的计。

  如今这总舵主还想跟娘再续前缘,哼!有她在,只要娘不愿意,管他是什么老大总舵主,那也休想!

  正巧,窦荳见着外面来了个熟人,陈明远,他又来买豆腐了,这些日子以来,这陈叔叔总说瞳瞳哥哥爱吃这豆腐,可这瞳瞳哥哥都去他燕姐姐家中了,这陈叔叔还每日来买豆腐,

  窦荳见这总舵主还想继续纠缠着,脑海里不由得冒出了一个主意。

  “呀!娘,陈叔叔又来了!”

  窦奇笙张望了一眼,果然不远处陈明远卖些矫健的步伐走了过来。

  刘唤清见母女俩都看着门外,还以为来了什么人,没想到,来的竟然是陈明远。

  “陈员外,你这是来买豆腐?”

  陈明远今日本想着儿子不在,买豆腐的时候也就可以多看到窦奇笙一会儿了,谁想到,总舵主竟然也在。

  “是啊!总舵主也是来买豆腐吗?怎么就总舵主一人来了!”

  刘唤清嘲讽的笑了一声,你陈明远能一人来,他就不能一人来了吗?

  “不,我是来看笙儿的!”

  “笙儿?”

  “笙儿的小名也是你能叫的吗?”

  “对不住了,窦夫人!”

  “哼!”刘唤清冷哼了一声,陈明远涨红着脸,这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窦荳见陈明远这么轻易就被这总舵主给唬住了,暗里不由得撇了撇嘴。

  可陈明远是这么容易就被唬住的人吗?当然不是了。

  “总舵主,近日里,我听闻咱们钱塘要与南唐联盟,不知此事进展如何了,若是局势好了,我还想着前往南唐做些小生意!”

  刘唤清点了点头,只要不涉及到私事,他还是比较仁义宽厚的!

  “过几日,谈判的协议就该签订了,等到九月就可以进行了!”

  “竟是这般快,总舵主可真是英明,既如此,那咱们钱塘很快就可以超过南唐了!”

  刘唤清点了点头,这次两地能商谈成功,多亏了一商队出生的毛世宏,他走南闯北的走商队,见多识广,让钱塘在谈判上少吃了许多亏。

  正这么想着,毛世宏就带着两个兄弟从远处朝着刘唤清大步走了过来。

  “属下参见总舵主!”

  “免了,是谈判出什么变故了吗?”

  “谈判并未出现什么错处,倒是第十八水寨的村民有些躁动不安!”

  “这是为何?”

  “有人挑拨事端,已经被属下拿下了!”

  “认真查查,看有没有什么人指使?”

  “属下领命!”

  毛世宏抬起头,又瞧了一眼屋中的人,他一眼就瞧见了立在不远处的窦奇笙。

  好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子,静若处子,美如时光雕琢,却依旧肤若凝脂,体态婀娜,真是个人间尤物。

  窦荳见这人看她娘的眼神有些不对,连忙挡在了她娘身前,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按理说,被人这么一打岔,毛世宏就该发脾气了,可毛世宏一看到窦荳后,不禁觉得这女孩子更加惊艳了,才这么小的孩子,竟已经长得这么灵动,再过两年,不知又要迷倒多少水寨里的汉子了!

  “呀!竟是毛队长,失礼失礼,想不到竟在此处遇见了!”

  陈明远见这人直勾勾的盯着窦奇笙母女俩,一时不乐意,一仔细看,这才发觉这人是当初救他回来的毛队长,为了缓解尴尬,陈明远连忙热情的对着毛世宏打招呼!

  “陈员外,失敬!”

  说完,毛世宏就不理会陈明远了,陈明远有些小尴尬,这人怎么还是这么不通情达理!

  “毛队长如今这是高升了,成了官身,今后也就不用走南闯北的风餐露宿了,真是恭喜毛队长了,恭喜恭喜啊!”

  “同喜!”

  同喜个毛,他哪来的什么喜?

  “咳咳……”陈明远清了清嗓子,这人怎么还不走,没看人家孩子窦荳都生气了吗?

  毛世宏并不理会陈明远,时不时的盯着窦荳看,这孩子,若是去了组织里,再培养两年,那可是绝顶杀手啊!

  眼神清明,炯炯有神,一身凌厉的气势,显露无疑!

  窦荳被毛世宏看的直瞪眼,可她又打不过他,只能这么瞪着他,窦奇笙见了,也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可一看到毛世宏晚间挂着的大刀,又忍了下来,她若出了事,女儿可就更加危险了。

  “总舵主若是不买东西就请先出去吧,免得耽误咱们做生意!”

  刘唤清想赖着不走,连忙说要买豆腐,可买了两块豆腐后,还是被窦奇笙给赶走了,豆腐卖完了!

  刘唤清虽有些不甘,可下属还在,他还是潇洒的走了!

  刘唤清前脚出了门,毛世宏还特意回头看了两眼母女俩,窦荳抽出一把笤帚就要赶人,毛世宏笑了笑,这才快步跟上刘唤清,往桥头方向走了!

  “咳咳,那窦夫人,不,窦姑娘,既然没了豆腐,那我也便先走了!”

  陈明远笑着对窦奇笙说,窦奇笙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窦荳也不知什么时候去后面拿了一块豆腐过来,递给了陈明远。

  “陈叔叔慢走!”

  “哎!谢了小窦荳了!”

  陈明远心情复杂的提着窦荳给的豆腐出了门,往家门的方向走了去,一时之间,各种愁绪,皆涌上心头!

  窦荳想着方才娘发怒,虽然她手里去拿了扫帚过来,可娘下意识的还是想去摸晚间的软剑。

  可惜那软剑已被她拿去送了人,看来得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再去为娘打造一把兵器了,顺便也为自己打造一把匕首。

  这几日,生意颇为冷清,娘教了自己不少功夫,有机会,她也好去打造一把趁手的武器,免得像今日这般,被人欺辱了还还不得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