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遇见桃花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英雄救美

遇见桃花坞 金芝花 3379 2019.07.10 21:38

  “过了这座桥,咱们就能到官道上了,这条官道经常有人路过,咱们差不多就能安全了。”

  哗啦啦的溪水声敲击着山涧的脆石,点击出美妙的乐曲,众人一路奔波,听着这山泉水发出的叮咚声,洗去了一身的疲惫,竟也不觉得那般害怕了。

  “终于要安全了,我的脚都快磨破皮了!”

  “是啊,这一路还提心吊胆的,可真是让人心力交瘁啊。”

  东儿扶着那华服女子小心翼翼的过桥,那华服女子身子发热,整个人瘫软成一团,晕晕乎乎的靠在东儿肩上,这一路下来,她完全是凭着自己逃生的本能从山上下来的。

  东儿累的满头大汗,可手却一刻也不敢放松。

  “小姐,你再坚持一会儿,咱们很快就安全了。”

  那华服女子晕晕乎乎的点了点头,窦荳察觉到那华服女子的情况后,一边带路的同时,一边又留意着四周有没有退热的药草来。

  “来,这里有一点紫苏跟薄荷叶,你将它碾碎了给你小姐服下,等到了村庄咱们再去找大夫来瞧瞧。”

  东儿诧异的看着窦荳不知从哪儿变出来的草药,感动的差点哭了出来,窦荳见她泪汪汪着不知想什么,又叫了她一次,东儿回过神来,连忙将草药接过,将碾碎的汁液给小姐服下,再取来清水给小姐漱了口。

  虽不知这药有没有效果,但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老大,她们在哪儿。”

  陈沧阴沉的双眼盯着前面那群狼狈的女子,阴狠的眸子变得更加冷了。

  “带上来!”

  小玉披散着头发,被两个彪形大汉拖了上来,双眼无神的她,衣衫凌乱,嘴唇哆哆嗦嗦的不知念叨着什么。

  “哪个会武功?”

  一听到这个声音,发愣的小玉立马止不住的颤抖了一下,连忙清醒了过来。

  那其中一个大汉,伸手就将小玉的脑袋给拧了过去。

  “看清楚,是哪个会武功?”

  小玉被那大汉一吼,这才看到山脚下还在逃命的众人,她们都逃到这儿了?她们怎么能丢下她自己逃出去呢?她还在这山中,她们怎么能,怎么能丢下她独自一人呢?

  “那个穿绿衣裳的……扶着白衣女子的那个。”

  小玉伸出无力的右手,指了指前方的人,颤抖着声音,说道。

  东儿,都是许家的奴才,你就留下来陪我吧,让我还能有个伴,别丢下我一个人在这,别丢下我!

  “拿箭来!”

  身后一个满脸麻子的男人快步走过来,将弓箭递给了陈沧,那麻子男人经过小玉身旁时,对小玉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来,小玉颤抖着身子,吓的连忙往后躲。

  陈沧接过弓箭,拉满了弦,瞄准了东儿,小玉在一旁麻木的看着,小玉,这是你欠我的,你可不要恨我呀!

  “窦荳姐,我怎么觉得我们好像被人给盯上了?”

  小叶子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身为死士的那种直觉又回来了。那种被人盯着,仿佛是待猎的猎物般的恐惧,又开始在她的心上盘旋了。

  “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不要掉以轻心,万事先护好自己。”

  小叶子点了点头,随手从地上捡起了许多小石子,窦荳也从身旁折了好几根树枝。

  “咻”的一声,一支箭从两百米外山中穿刺而来,窦荳连忙将身旁的东儿给推开,用力将手中的树枝扔出挡箭,好不容易将那支箭给挡了回去。

  只是那支箭还没落地,便又接着来了第二根,第三根。

  “快躲起来,那些人追来了。”

  众人一发现危险,连忙尖叫着四处逃散,那华服女子还眩晕着,东儿忙将她扶到一旁躲着。好险,她方才差点就要见阎王了。

  见众人都躲开后,窦荳与小叶子也找了个石头,藏了起来。

  “妈的,臭婊子!”

  这女人竟然敢骗他,这里面分明有两个会武功的女子,陈沧一个巴掌打了打在小玉的脸上,小玉头一偏,就晕死在了地上。

  “给我剁了她!”

  陈沧嫌弃的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女人,没用的东西,还不如杀了干净。

  那两个大汉面无表情的将小玉拖了下去,倒是一旁的那个麻子脸男人,一脸的惋惜与不舍。

  “给我下山追,我就不信了,几个臭娘们,我陈豹子还奈何她们不得!”

  “是!”

  窦荳见山上没有放箭了,连忙将众人叫了出来。

  “快,快往树林里面躲,咱们一起走的目标太大了,分散开,往树林里面跑。”

  那些女子惊慌失措的从石头后面出来,像无头苍蝇般,往林子里面跑去,也有不怕死的,觉得官道上安全,连滚带爬的往官道上逃了去。

  东儿拖着小姐往旁边的山涧里躲了去,她将她绿色的衣服脱了下来,披在小姐身上,然后又摘了些树叶挂在身上,躲在了石缝里头。

  陈沧下山后,见那些女子都分开逃了,气的连忙叫身旁的兄弟去追,他陈豹子英明一世,如今竟被一个黄毛丫头耍的团团转,待他将人捉到后,定要好好的将她折磨一番。

  窦荳与小叶子躲在暗处,见追来的人都分散开了,不由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走,咱们一个一个的解决掉他们。”

  小叶子点了点头,跟在窦荳身后,悄悄的朝其中一个大汉跟了去。

  麻子脸男人扛着砍刀,‘吭哧吭哧’的往林子里走了去,哎!真是可惜了那个小娘们,老大竟然说杀就给杀了,待会儿他定要再捉住一个小娘们,好好看着。

  窦荳埋伏在树上,见麻脸汉子一靠近,“咻”的一声就从树上扑了下来,掏出匕首往麻脸汉子脖子上一抹,麻脸汉子还来不及喊出声,就“轰”的一声倒了下去。

  如法炮制,姐妹俩又去杀了三个人,剩下的那个老大,以及他身旁的一个刀疤男,她俩暂时还奈何他们不得。

  陈豹子见兄弟们进了林子这么久也未带出一个人来,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那个丫头还会再耍花招,心神不宁下,他连忙放出信号,要将兄弟们给召回来。

  过了半晌,刀疤男扛着一个女子从官道上回来了,那女子已经被打晕了,刀疤男狠狠的将她往地上一摔,差点没将人给摔死了。

  “其他人呢?”

  陈沧皱着眉头问道。

  刀疤男摇了摇头,他没进树林,不与他们一同,他是看到信号才回来的。

  陈沧阴沉着脸,想到那个身手不错的丫头,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兄弟们都遇害了,想到这里,陈沧提起大刀,跨步下马,就要往林子里去。

  “不用找了,你的兄弟们都在这里!”

  陈沧转头一看,窦荳与小叶子悠闲的坐在一块石头上,而石头边上,用头发拧成了一股绳子,缠在了石头外围。

  陈沧与刀疤男气急,拎起砍刀就朝窦荳们冲了过去。

  窦荳邪魅一笑,将石头上的头发一松,数支树枝做的箭矢就朝两人射了去。

  陈沧两人连忙闪躲着,窦荳与小叶子从石头上蹦下来,灵活的躲到了附近的草丛里。

  “老大,还是别追了,咱们失了这么多兄弟,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陈沧气急败坏,撸起袖子就要去追人,刀疤男连忙拉住他。

  刀疤男方才被那箭矢伤到了脸,脸上又多了一道伤口,本就狰狞的脸上,显得愈发难看了。

  “闭嘴,咱们失了这么多兄弟,连一个人都没抓着,回去之后,怎么向大人交代,今日,不是她死,就是我亡!”

  刀疤男看着陈沧因气急而红着的双眼,便没再出声。

  “公子,绕过这座山,咱们就出抚郡了!”

  官道上,一着白衣的公子与两位着黑衣的下属正悠闲的骑马赶路。

  那白衣公子风度翩翩,走在这山中,如谪仙一般,形貌昳丽,叫人看了移不开眼。

  “臭丫头,看我不砍了你!”

  ……

  “什么声音?”

  那叫池谦初的白衣男子好似听到了附近有兵器打斗的声音,连忙停了下来,身旁的两个仆人见此,也连忙停顿下来,仔细听着声音的来源。

  “公子,好像是有人在前方打斗,咱们要不要……?”

  池谦初摇了摇扇子,叹了口气,哎!老天爷也真是的,又要让他英雄救美去了,就不能给那些平庸的男人,多留一些活路吗?哎!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啊。

  “走吧,瞧瞧去!”

  池谦初收起了扇子,连忙向打斗的地方骑马奔去。

  “臭丫头,杀了我那么多兄弟,我今天要让你血债血偿!啊!”

  陈沧举着大砍刀,狠狠的朝窦荳劈了过去,窦荳连忙闪到了陈沧的身后,陈沧脚一抬,一脚就将窦荳踹出了五米远。

  这一脚踹的,结结实实的让窦荳吐了一大口血,小叶子见窦荳受伤了,急的连忙飞了过来,将身子拦在了窦荳面前。

  “一个都别想跑!”

  陈沧举起大砍刀就要往两人身上砍去,说时迟那时快,池谦初飞身过来,一个鹞子翻身,就将陈沧手里的砍刀给踢飞了。

  “两个大男人,欺负两个小姑娘,这算什么本事?”

  陈沧见有人捣乱,气的‘啊啊’大叫。

  “多管闲事!”

  陈沧随手又从腰间抽出一把刀,气急败坏的朝池谦初砍去,刀疤男连忙过去支援。

  小叶子见那人功夫不错,连忙将窦荳扶了起来,窦荳战栗的站了起来,她这胸口疼的啊,跟火烧似的。

  “窦荳姐,你没事吧?”

  窦荳深呼吸一口气,替自己查探了一番,还好,没有受内伤,便勉强的摇了摇头。

  这池谦初不愧是来英雄救美的,只用了几招,就将这陈沧给制服了。

  那刀疤男见陈沧被打败,想要逃跑,窦荳连忙让小叶子一个飞刀过去,就将那刀疤男给来了个透心凉。

  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池谦初的两个仆人见公子将那大汉制服,连忙拿出绳子将人给捆了起来。

  池谦初这才有空打量被他救下的两个小美人。

  “是你!”

  “竟然是你!”

  原来,这池谦初不是别人,竟是昨夜抢她石头的那个男人。

  “早知是你,我才不救!”

  “早知是你,我才不要你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