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遇见桃花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卖豆芽

遇见桃花坞 金芝花 3222 2019.06.14 22:40

  “窦荳,这是怎么了?”

  窦奇笙从屋子里走出来,她隐约听到有人在斥责她女儿。

  陈明远听到这声音,冷哼了一声,讽刺的想着,护犊子的老乞丐还来了!

  窦荳听到娘的声音,连忙欢喜的把目光向她娘投去。

  “陈老板,小女无状,得罪之处,还望陈老板海涵!”

  陈明远听到窦奇笙的声音后,有些不可置信,那乞丐说话竟这般有文化?他疑惑的转过头来,看清来人的面貌后,心里那股气顿时就消了。

  “这……这……”陈明远吞吞吐吐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丫头的娘不是个乞丐吗?怎么就变成这般有气质的妇人了。

  “陈老板,此前多亏有您相助,为聊表心意,这些东西,还望陈老板收下。”

  窦奇笙摊开手掌,手里握着的竟然是一块赤金打造的几片金叶子!

  陈明远惊呆了,什么时候,乞丐都变得这般有钱了!

  陈瞳瞳看着他爹吃惊的模样,有些不解的摇了摇他爹的袖子。

  “爹爹,要跟妹妹玩!”

  “咳咳!”

  陈明远清了清嗓子,不顾陈瞳瞳哀嚎的声音,拽着他就回了自己的宅院!

  这母女俩,奇怪,真是太奇怪了,以后他得远离这两人!

  窦荳看了看她娘手中的金叶子,她也很好奇,她娘什么时候存了这么多的值钱玩意儿了!

  “娘,这金叶子哪来的?”

  窦奇笙头也不抬,就要往屋里走!

  “屋里挖的!”

  哦,屋里挖的,啊?屋里挖的?

  窦荳连忙跟着她娘跑了进去,窦奇笙捡起地上的小铲子,继续在墙缝里“沙沙沙”的抠着!

  “娘,这是谁埋里头的?”

  “娘自个儿埋的!”

  “……”

  打扫了一日的功夫,母女俩终于将屋子收拾了出来,把东西安置好后,母女俩做了一桌子好吃的,以示庆贺!

  “娘,咱们回了祖屋,没有良田,得想个过活的法子!”

  窦荳夹起一筷子豆芽,这豆芽是隔壁姓刘的阿婆送的,说她是看着娘亲长大的,这次娘亲回来,屋里家徒四壁的,就特意送了些来!

  窦荳喜欢吃豆芽,脆脆的,特别下饭,就是有点塞牙缝!

  “过两日,咱们熟悉了坞里的情况,再定主意!”

  窦荳点了点头,她娘还有好多塞墙缝里的金子没掏出来呢,吃穿什么的,暂时还不愁!

  几日后,尚玖川携同昱鹤也回了京都,卫荣公主得知消息后,也早就遣了人在城门口候着,尚玖川不喜卫荣公主的做派,与昱鹤乔装打扮了一番,这才进了城,回了侍卫所。

  待一回去,侍卫所的人就纷纷变了先前那副与他无关的模样,都赶着前来巴结二人,尚玖川不耐烦的假意逢迎了一番,这才得空开始歇息。

  褚孝帝心情似乎挺不错的,这才晋封了三人的官位,紧接着又给三人赏赐了良田宅子,难怪先前那一众侍卫,大人什么的,对二人眼热得很,这两人,怕是要走大运的节奏啊,还不赶紧前去巴结巴结!

  不过尚玖川与昱鹤心知肚明这群人不过是想凑近多分一杯羹罢了,可惜僧多粥少,他们凑得再近,皇上也不会多留意他们!

  近日里,挨着钱塘江的南唐受钱塘江的影响,水患频发,褚孝帝已经开始属意让二人前去赈灾了。

  南唐靠近江南水乡,自古以来,便是富饶之都,且南唐水上航运便利,商业发达,来此处经商的大褚人与江国人,数不胜数,在此处,还经常能看到钱塘的水匪,带着钱塘一带特有的丝绸与杂货,来此处交易,在此处,俨然形成了一个拥有较大规模,且鱼龙混杂的商业城!

  想来此去南唐,收获定是不小的,若是有助于南唐的水患管理,那南唐给的好处定是不少,待回到朝廷后,一个四品官位是少不了的了,即使赈灾失利,那一批赈灾物资,也足可让人眼红心热了。

  确实,南唐王此次来求救,想要以此次赈灾之事,挽救南唐国运的颓势,如若必要,将会对大褚国俯首称臣也是极有可能的!历经多次王朝更迭,南唐国早就是穷途末路了,虽有强大的商业作为支撑,可粮食比金子贵,这巨大的差价,迟早也会被他人钻了空子,让虎视眈眈的他国给吞并的!再加之这一次的洪灾,南唐王庭实在支撑不住了。

  尚玖川也在心中计算着这次南唐出使的得失,若真能成功,将南唐作为他的一条退路,那是完全可以的!

  说起来,尚玖川的生母祖籍便是南唐人,因着当年南唐王庭叛乱,她才逃到了大褚京都,结果被年少的吴贵妃买了下来,充当宫婢入了宫!

  不过话又说回来,褚孝帝至今还在犹豫中,那南唐国虽每年对大褚国有上供,但说句实话,那南唐王也不是个甘心伏低做小的主,只因这几年,南唐被江国给打怕了,欺负狠了,这才对大褚露出些唯命是从的苗头来!

  罢了,南唐国暂且先留着,用来对付江国的商人,牵制牵制江国的商业,它还是有些用处的。

  只是这赈灾人选,一时之间,又让褚孝帝犯了难。

  桃花坞,窦家祖屋!

  “刘阿婆,您送来的豆芽可真好吃,是您自己做出来的吗?”

  窦荳爬到高高的的围墙上,见隔壁的刘阿婆正在院子里晒着黄豆,刘阿婆也见着了窦荳,笑的眼睛上的褶子眯成了一条缝。

  “是阿笙啊!豆芽可好吃啊?”

  阿笙?这刘阿婆真是老糊涂了,竟把她当成她娘亲了!

  “好吃!我最爱吃了!”窦荳笑的见眉不见眼,老人家一时眼神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

  “好吃就多拿去给你娘吃些,梦姑分明也是爱吃的,还死要面子不肯问我要,阿笙你来拿些去!”

  说着,刘阿婆就抓了满满一篮子的豆芽给窦荳塞了过来,窦荳接过豆芽,见着刘阿婆诚挚的眼神,认真的同她道了谢。

  原来刘阿婆不是眼神不好,是她还活在过去的时光里了。

  “刘婶子又给了这么多豆芽?”窦奇笙看着窦荳又拎了一篮子豆芽回来,眉头忍不住跳了跳。

  “嗯,刘阿婆说要娘亲做给梦姑吃,娘,梦姑是姥姥吗?”

  一听到梦姑这两个字,窦奇笙的身子明显僵了一僵,面无表情的接过窦荳手里的豆芽后,转过身,就走进了厨房。

  窦荳看着娘落寞的背影,有些心疼了!

  “明日,我们就去渡口卖豆芽吧!”

  窦荳诧异的朝厨房望去,确定这是她娘的声音后,这才不可置信的说了声好!

  娘这是受刺激了吗?豆芽能卖几个钱?

  翌日,窦奇笙早早的将窦荳喊了起来,母女俩推着租来的板车,就开始在渡口边卖起了窦奇笙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两大筐豆芽!

  窦荳没有卖过东西,她看了看她娘的样子,分明也是个门外汉。

  算了算了,为了她娘,她来叫卖吧!

  “卖豆芽咯,新鲜的豆芽呐!”

  窦奇笙听到女儿的叫卖声,诧异的看了窦荳一眼。

  很快,就有人来看窦荳卖的豆芽了。

  “小姑娘,这豆芽怎么卖的呀!”

  窦荳见来的是位三十多的妇人,立马甜甜的对她笑道。

  “婶子,这豆芽卖三文钱一斤,都新鲜着呢!”

  那妇人一听,便伸手抓了一把豆芽翻看了一番,确实比较新鲜,于是便掏出钱袋,买了六文钱的!

  有了人开头,很快就有别的人来买豆芽了,窦荳在一旁称着称,窦奇笙在一旁收着钱,这样来看,反倒是窦荳更像一个大人些。

  不多时,豆芽就卖得差不多了,母女俩收了摊,今日大概卖了五十来文,也是不错了,不过豆芽的利润实在是低,窦荳得回去琢磨琢磨该做些什么生意了。

  回了屋后,窦奇笙将铜钱都倒了出来,数了一遍,整整六十文,除去给刘婶子的豆子钱十五文,还剩四十五文,这才够买两斤五花肉,还多一根筒子骨!

  “娘,你可吃过豆腐?”

  窦奇笙点了点头,她不仅吃过,还见别人做过!

  “要是咱们会做豆腐就好了,连着豆腐一起卖,指定能多赚些!”

  来了桃花坞这么久,也没见人卖过豆腐,窦荳还以为,这个时代豆腐还没有发明出来呢!

  “做豆腐还得有石磨,咱们桃花坞没人会做这种东西!”

  窦荳皱了皱眉。

  “桃花坞这么多人,都没有人是石匠吗?这不应该啊!”

  “明日我去问问!”

  窦荳点了点头。

  母女俩用了饭,窦奇笙又去折腾她的豆芽了,窦荳见帮不上忙,就转身出门了,她得去视察视察市场。

  刚出门,就看到对面院子里的陈瞳瞳趴在门缝里看她,一见到窦荳经过,陈瞳瞳立马兴奋的叫着“妹妹,妹妹”。

  窦荳见陈瞳瞳被关在院子里,心里顿时被揪似的疼了下,她连忙跑了过去,将怀里带出的零嘴分给了陈瞳瞳一半。

  “哥哥,这是腌梅子,可好吃了!”

  陈瞳瞳高兴的接过窦荳给的腌梅子,放了一颗咬在嘴里。

  “嘶!好酸!”

  窦荳见着陈瞳瞳浮夸的表情,有些忍不住笑出了声。

  “哥哥,我先出去一会儿,你先吃着这些腌梅子,待会儿我回来了给你带好吃的!”

  好吧!为了好吃的,他陈瞳瞳就暂时不跟妹妹玩了!

  窦荳跟陈瞳瞳分别后,去上境处的几条街都转了转,上境处没有舅舅那边的下境处街道热闹,不过这里卖的东西倒是齐全,各式各类的商品应有尽有,蔬菜水果什么的,也有相应的专卖点!

  窦荳逛了大一圈,遇见了两个卖豆芽的妇人,倒是还没有人卖豆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