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遇见桃花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冤枉

遇见桃花坞 金芝花 3031 2019.06.20 21:28

  窦荳轻轻的拍了一下窦金的手,轻声的说道。

  “这是瞳瞳哥哥,要做个有礼貌的孩子,快叫哥哥!”

  “彤彤是姐姐,不是哥哥!”

  小窦金小声的说道,窦荳这才想起,小金子的姐姐叫窦彤,小名也叫彤彤!

  “瞳瞳哥哥也叫瞳瞳,两个字是不一样的,先叫哥哥!”

  小窦金别扭着,就是不开口!

  陈瞳瞳看到妹妹跟一个小孩子说话,这才注意到妹妹身边还有个小‘妹妹’,一时高兴的跳了起来!

  “爹爹,这里还有一个小妹妹,我有两个妹妹了,耶!”

  陈明远无奈的扶额,忙纠正着儿子这是弟弟。

  “是弟弟,不是妹妹!”

  “是啊,小窦金是弟弟!”

  “那就是弟弟,弟弟跟妹妹长得一样,这个弟弟我喜欢!”

  陈瞳瞳忙拉着小窦金的小手,将怀里的肉干拿了出来分给小窦金。

  “弟弟,哥哥给你的,吃!”

  一有了吃的,小窦金立马就变了脸,仰起头对着陈瞳瞳一脸的笑容,甜甜的对着陈瞳瞳叫了声“哥哥”。

  窦奇枫与窦奇笙支开了窦王氏,在后院中谈论着当年二人被选中去组织的事。

  尚玖川坐着马车,走了半日,就已经到了钱塘外了,这次他独自一人前往钱塘,是为找寻一个人,一个四王妃曾经的嬷嬷!

  曾经跟在四王妃身边的好几位奴才,在尚玖川母亲死后,就被四王爷撵出了府。

  经他调查,其余几人早已作古,只有钱塘还有一位乔嬷嬷尚在,这几个仆人都是跟在四王妃身边多年的老人,突然被撵出了府,且时间不早不迟,就在四王府别苑着火后不久,想来定是与他母亲那件事有关了。

  虽然如今的尚玖川换了个人,可他既占了尚玖川的身份,也就该以他的身份,来还他一个公道。

  希望真正的尚玖川黄泉有知,勿怪莫怪!

  窦荳拉着小窦金,陈明远拉着陈瞳瞳,陈瞳瞳非要跟着妹妹与弟弟逛街,陈明远拉不住他,只得跟在儿子身后。

  一路上,小窦金很快就对这个陈瞳瞳哥哥充满了好感。

  有钱,长得也不错,还给自己买了好多好吃的,对自己像真的弟弟一般照顾,他喜欢。

  “瞳瞳哥哥,你明天还来找我玩儿吗?”

  陈明远黑线,这小子逛了一路,什么吃食都想要,这用的可都是他的银子,这要是花给了窦荳,都是邻里,他还能问她娘要去,花给了这小兔崽子,他问谁要去!

  “不来了,不来了,明日我们有事,不来了!”陈明远连忙说道,生怕儿子一口说出明日还来的话!

  “爹爹,我们有什么事啊?”

  陈瞳瞳很想跟妹妹在一起玩,他不想去。

  “你忘了,你明日要去接你燕姐姐回来的,你可是答应了爹爹的,男子汉可不能出尔反尔!”

  “哦!”陈瞳瞳嘟着嘴,很明显他不喜欢这个燕姐姐!

  小窦金在一旁眨巴着眼睛,他的彤姐姐也快要回来了,他要不要也要去接彤姐姐回家呢?可是他不喜欢彤姐姐,彤姐姐跟后娘一样,说他是克星,他更喜欢跟大金金在一起玩!

  玩了没一会儿,陈明远就拉着依依不舍的陈瞳瞳走了,临走时,陈瞳瞳还特别嘱咐窦荳。

  “妹妹,你要常回来看我,哥哥给你留好吃的!”

  窦荳拉着同样依依不舍的小窦金点了点头。

  “瞳瞳哥哥,再见!”

  “瞳瞳哥哥,再见!”

  别了陈瞳瞳后,窦荳拉着怀里满是零嘴的小窦金慢慢往豆坊走回去。

  豆坊里,窦奇枫拉着窦奇笙在后院说着话,窦王氏在门口与隔壁的妇人抱怨着这上镜处的不好,窦王氏带来的嬷嬷与刘陈氏在前院做着饭食,刘回在前头看着铺子!

  “小妹,这小金子如今与窦荳长相越来越相似,我担心,她俩会同当年的咱们一样,都被选进去!”

  窦奇笙听到大哥这般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若是女儿进去了,那她这辈子也就毁了!

  “大哥,窦荳如今都大了,翻了年,可就十四了,她已经过了选拔的年纪,不用太过担心!”

  就是想到有这一重,窦奇笙才在江国与大褚之间滞留了十三载,只要女儿过了那个年纪,便是总舵主出面,她也没那个资格了。

  窦奇枫点了点头,这颗心才落下了些,又与窦奇笙说了不少这些日子以来总舵发生的事情。

  据窦奇枫所说,总舵主这些时日,忙着与南唐结盟的事,想要乘着江国势虚,乘胜追击,将钱塘的势力安插到江国去。

  窦奇笙听闻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当年的事,她也不想再提,她如今只想带着女儿,好好在桃花坞生活下去。

  窦荳带着小窦金回来后,窦王氏正好站在门口说着闲话,一见小窦金抱着那么多零嘴,立马就有些不乐意了。

  “瞅瞅,瞅瞅,这都买的是些什么玩意儿,咱家哪来那么多银子给你花销!”

  窦荳见窦王氏又要数落小窦金,连忙替小窦金争辩道。

  “舅母,这不是小窦金花钱买的,他出门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这是……”

  窦荳话还未说完,就被窦王氏抢了去。

  “他才多大点的孩子,你就给他买这么多零嘴,这要是吃坏了牙,找谁给赔去,真是两个丧门星!”

  小窦金见他后娘连大金金都骂了,立马就哭出了声来。

  “呜呜……呜……”

  听闻孩子哭声的窦奇枫与窦奇笙连忙跑了出来。

  “这又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又哭了!”

  小窦金委屈的将零嘴落了一地,走过去抱住窦奇枫,将头埋在窦奇枫的脖子里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呜啊……爹爹,娘骂我跟大姐姐是丧门星,呜呜……小金子跟大姐姐是好孩子,不是丧门星……呜呜……”

  窦奇枫听到窦王氏又作妖了,脸色立马就黑了下来,这女人,怎么就越来越不知轻重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来说!”窦奇枫厉声喝道,吓得窦王氏打了一个哆嗦,可看到满地的零嘴,不由得又理直气壮了些!

  “你看看你儿子跟外甥女,这买了多少零嘴,孩子还这么小,这零嘴是这么吃的吗?吃坏了肚子谁管,你外甥女吗?”

  窦荳面无表情的站在那不说话,仿佛窦王氏说的不是她一样。

  窦奇枫见了满地的零嘴,一时之间,也有些气短了!

  “爹爹,这是瞳瞳哥哥买的,不是大姐姐买的,瞳瞳哥哥说给小金金买好吃的,让小金金以后去跟他玩!”

  窦王氏一听这些零嘴不是窦荳买的,脸上立马就挂不住了。

  窦奇枫听着也有些尴尬,假意咳了两声。

  “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能随便要!”

  小窦金点了点头,他今天已经跟瞳瞳哥哥认识了,下次见面就不是陌生人了,那他下次再多要些!

  看着儿子如此听话,窦奇枫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又瞪了眼窦王氏。

  “都是大人了,以后就别跟两孩子计较了。窦荳,你舅母知道错了,你就别怪她了,她嘴笨,你也别怨她!”

  窦荳点了点头,窦王氏岂止是嘴笨,她不会跟她一般见识!

  窦王氏委屈的瘪了瘪嘴,面子里子都给丢光了,她这当家主母,是混的连个野丫头都不如了!

  窦奇笙见窦王氏还委屈了,一时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她这嫂子,除了一颗对她大哥好的心,没一点能让她看上的!

  窦奇枫打了圆场,给了窦荳不少的零花钱,又当着窦奇笙的面,给窦荳戴上了一块跟小窦金脖子上一样的长命锁,这才让窦王氏消停了些。

  没了争执,众人也都各干各的去了,窦荳带着小窦金将地上的零嘴捡了起来,给他做了个简易的包袱,都装里让他回去的时候好带着。

  “大金金,你跟我回下境处好不好?我不喜欢那个后娘!”

  小窦金委屈的抱住窦荳的胳膊,窦荳点了点小窦金的鼻子,安慰他道。

  “你是男孩子,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可以被这么一点小事打倒了呢?再过不久,小金子的姐姐就回来了,有姐姐在,什么厉害的后娘都不敢再打你的主意!”

  “要是姐姐不喜欢我怎么办?”

  “那你就自己变得强大,让那些坏人都不敢伤害你!”

  “怎样才能变得强大呢?”

  “坚强,勇敢,努力!”

  “好深奥啊!小金金不懂!”

  “等小金金变成大金金,就懂了!”

  “像大金金现在这么大吗?”

  “是的!”

  ……

  窦奇枫带着妻儿在上境处逗留了两日后,就带着一家老小回了下境处。窦荳与小窦金约定着几日后的中秋再见,到那时候,小金子的姐姐窦彤也就该回来了!

  如今北豆腐也开始在豆坊里开卖了,可却不如之前南豆腐的收益好,窦荳这几日做了些油炸豆腐干,窦奇笙与刘回夫妇吃着都说好,窦荳打算拿在中秋节后开卖,不过这豆腐干做法简易,只要买了豆腐,回去都可以做成功,于是定价也就没有太高。

  可还未等到中秋,豆坊里就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