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遇见桃花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联盟

遇见桃花坞 金芝花 3053 2019.06.17 21:15

  窦氏豆坊虽连着几天豆腐都售罄,但买的人多了,渐渐的,人们也就没了之前的那股新鲜劲,这窦氏豆坊的热度也就慢慢的降了下来。

  前几日,窦荳数了数她们挣的银子,已经有三十五两了,这才五六日的功夫,就已经挣了这么多,喜的四人乐不可支,热情一再高涨。

  而俞荣生他们也一路游山玩水的到了南唐,南唐王高高兴兴的将几人迎进了宫。

  俞荣生带着杨怀建走在最前头,尚玖川带着昱鹤走在最后,一路上,俞荣生与杨怀建看着周围尽是金碧辉煌的雕梁画栋,亭台楼阁,不禁在心里暗暗乍舌,不愧是以商业起家的南唐,只怕是大褚的皇宫都比不上这里的富丽堂皇吧!

  南唐王李崔之听闻使臣到来的消息后,早已派人侯在宫门口,这几日江国处处紧逼,急得他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这大褚若是再不派出能人来拯救一下南唐,他南唐只怕一年撑不下去了,眼下,已有两座城池被江国给吞并了,钱塘的水匪也来趁火打劫,拦了他们不少的生意。

  幸好,这大褚的使臣终于来了,到了之后,几人跟随一位小黄门来到了满是文臣武将的大殿上。

  “大褚使臣到!”

  “宣!”

  “大褚使者俞荣生、尚玖川、昱鹤、杨怀建拜见南唐王上!”

  李崔之连忙吩咐为几人赐坐!

  俞荣生坐下后,左瞧瞧,右看看,这皇宫就是气派,若他就是这南唐的王,他定是要养上三千多个美人,夜夜笙歌才罢休!

  “众位使臣,此次我南唐正面临着内忧外患两重危机,想必你们出发时,大褚陛下已经向你们道清原委,此次,可就有劳诸位了!”

  俞荣生坐在最前头,抬着他高傲的头颅,想不到他俞荣生还有这一天,堂堂南唐国的皇帝居然向他求起情来,一时得意得都快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了。

  “请王上放心,本官定会想出法子,南唐的安危,就包在小人身上了!”

  南唐王李崔之看着俞荣生那一副宵小模样,内心不由得一一凉,莫非是天要亡他南唐吗?

  可现在南唐危矣,除了大褚,无人可救他南唐,掂量了一番,他只得笑着夸赞这位使者大人英明!

  杨怀建也在下面使劲拍着俞荣生的马屁,乐得俞荣生更加自大无形了!

  打发完使臣之后,南唐王独自回了寝殿,望着金碧辉煌的殿宇,不由得生出一股凄凉感来!

  “王上还真信那俞荣生的鬼话了?”

  李崔之正戚戚然的望着殿宇出神,却不曾想到竟有人闯入了寝殿。

  李崔之连忙转过身,四周空空荡荡,分明就他一人。

  “哪位英雄好汉,还请现身一叙!”

  一阵极速的风从李崔之面前吹过,眨眼间,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身着夜行衣的男子。

  “你不是大褚派来的使臣吗?夜闯皇宫,你是要作何?”

  李崔之连忙躲闪到一旁,准备随时呼叫等在外面的侍卫!

  “王上,我若说我能助你,你可信?”尚玖川脸上带着笑,不疾不徐的走到书案前席地而坐,听到这,李崔之才敢壮着胆子往前一步,不过两人间,还是隔了有七八米的距离。

  “说来听听!”

  尚玖川打量着周围,又看了看李崔之身上穿的龙袍。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南唐自一百年前分离出大褚后,已经经历了五位帝王,当年的唐高帝恐怕万万想不到,自他死后,南唐撑了不过百年!”

  李崔之咬紧了嘴唇,他虽是个无用的帝王,但好歹也掌管着数万人的生死,这大褚使者也太过分了些,夜闯皇宫不说,还对他挑衅说起这些,他如何能忍!

  “你说这话,就不怕今天走不出这扇门吗?”

  尚玖川笑了笑,随手拿起书案上的一本奏折,不经意的一翻,里面尽是各种夸赞俞荣生这位大褚使者的!

  “这俞荣生不过草包一个,你们南唐的这些大臣竟把他吹嘘的天上有,地下无的,这南唐……有什么值得拯救的!”

  说完,尚玖川摇了摇头,就将好几本折子扔到了地上,有一些奏折刚好飞到了李崔之的脚边,李崔之捡起来一看,竟真的都是些吹嘘俞荣生这位大褚使臣的,眼神不由得变得狠厉起来!

  “英雄既是随那俞荣生一起来的,想必是知道那人有几斤几两的,英雄何不说不出来听听。何况这使臣就来了四个,除却一个俞荣生,还有三个人,那朕又该相信谁呢?难道相信一个半夜爬墙,擅闯皇宫的盗匪吗?”

  李崔之也是怒了,他南唐国再不济,那也是不容一个半夜翻墙的小毛贼小觑的,没了南唐年年给大褚上供的金银珠宝,他大褚哪来的底气与江国争霸!

  “即便我是一个盗匪,那也比一个草包有用的多,若是我这个盗匪能助你南唐复起,且比自有南唐以来任何时候都还要强大,那你是不是应该要感谢我这个盗匪呢?”

  尚玖川就那么看着李崔之,李崔之的神情不停的转变着,可终究他还是妥协了!

  “那你也得先说出来是如何个法子,若是你敢诓骗了朕,朕随时都能要你的脑袋!”

  李崔之恶狠狠的放出话来,可尚玖川仍旧笑嘻嘻的,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不见有半点的畏惧,李崔之仿佛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南唐国如今跟钱塘的水寨差不多,严格来说,如今的南唐还比不上钱塘的水寨!”

  李崔之听到这,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这人说话虽欠揍,可却说的句句属实,如今的南唐确实已经不大如钱塘的水寨了。

  钱塘的水寨,就连江国都不敢去招惹,而他南唐的水域防护只是一盘散沙,一戳即破!

  “那我该如何做?”尚玖川见着李崔之已经听进了自己的话,无声的笑了笑,说道。

  “连水寨,攻江国,大褚助力!”

  连水寨,攻江国?

  这消息传到桃花坞上境处之时,窦荳正跟她娘商量着如何推出她们新做的北豆腐,没想到,南唐皇帝竟突然向水寨总舵求救。

  “娘,你说这南唐皇帝是不是想打仗了啊?”

  窦奇笙摇了摇头,她原本以为回了桃花坞,就与江国再无任何瓜葛了,可一听到南唐要与水寨总舵联盟去攻打江国时,她的心,还是很疼的抽动了一下!

  窦荳见她娘脸色有些不大好,也就没有多问。

  前几日中元佳节,娘为了弥补心中的遗憾,在姥姥坟前跪了足足一天,打那日起,娘的神色就没好过。

  最终,总舵主刘唤清应了李崔之的请求,双方暂时达成共识,共同对付江国。

  先由南唐禁止江国货物入境,钱塘水寨再扰乱江国的贸易,大褚也无声无息的开始限制江国商人入褚,这场贸易战,打得江国措手不及,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让江国的财政受到不可挽回的损失。

  贸易战持续的半个月后,中秋节快要来临了,江国在南唐的势力也迅速撤了回去,而南唐也开始收拾起自己的烂摊子,这场贸易战,终以江国赔偿割地而终,而钱塘水寨也从中获得了极大的收益。

  “黄师傅,这是来买豆腐啊?”

  “不,我是来找窦荳姑娘的,还望刘兄弟代为通传一声!”

  窦荳在磨坊后面选豆子,一听到黄师傅的声音,忙将手中选出的坏豆子扔下,擦了擦手,快步跑了出去。

  “黄师傅,我在这儿呢!”

  见着窦荳出来了,黄师傅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成功了,他没有欺骗窦荳姑娘的钱财!

  “窦荳姑娘啊,你可算来了,谢谢你给我出的这些点子,咱们桃花坞啊,现在上上下下的人,都来找我定做石刻墓碑,我的单子都排到明年中旬啦,来,这是上月的分红,今儿休息,这才得空给你拿过来!”

  窦荳高兴的接过黄师傅递过来的袋子,用手掂了掂,还挺沉,怎么着也得五六吊钱了。

  “竟这么沉,看来黄师傅是挣了大钱的人了!”

  黄师傅憨厚的咧嘴一笑,这不多亏了窦荳姑娘你的指点嘛,不然他现在还是一个整日爬上爬下,敲着碎石的落魄石匠!

  “呀!这是银子!”

  窦荳打开袋子一看,里面竟然全是些白花花的银子,虽都是碎散的碎银子,可大约估摸着这重量,怎么着,也得有二三十来两。

  “是呀,这一个月,我接了一个自南唐来的商人,光是他一人,就订了足足五十只墓碑!只靠着这人付的定金,我就挣了足足一百五十两!”

  窦荳听了也很高兴,这黄师傅也太是实在了,自己挣了才一百五十两,就给了她三十两的分红,弄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接了!

  “那还是黄师傅你手艺好,换了别人,可没这本事!”

  黄师傅哈哈大笑了两声,自有了钱后,也有人肯跟他说亲了,他最近看上了下境处何家的何姑娘,这正相看着呢,心情也格外的好!

  说到最后,黄师傅竟主动提起为窦家两位老人做一块墓碑,分文不取,窦荳推辞不过,只能厚着脸皮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