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遇见桃花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归来

遇见桃花坞 金芝花 3220 2019.06.09 11:56

  靳憬头顶着烈日,她当然想进马车里坐会儿了,可她谁也不认识,心里怵得慌。

  看着那小傻子脸,靳憬不知为何,总觉得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真是奇了怪了,她也没梦到过这号人啊!

  七月的天啊,骄阳似火,浑身跟架在火上烤一般,路上连个遮挡的阴凉处都没有,靳憬的脸上背上全是汗,她无数次的撩起袖子来擦脸上的汗水,就连精心在脸上涂的泥巴也被擦掉了不少。

  她身旁的娘也在流汗,可她娘却是不擦,任由那汗水流到下巴,流到脖子里,流到眼睛里。娘不说话,靳憬也不说话,她俩就那么走着,跟着前方的队伍,看着远方的地平线,仿佛要把那座山看穿一般。

  前面的那个小傻子不久前还趴在车窗上叫着自己妹妹,现在估计热狠了,也没了动静。

  靳憬做了这么多的梦,却从未有过现在这般真实的难受,热,要把人烤化般了的热,那太阳光碾压着大地,仿佛要把人碾碎一般,让她压抑,烦躁。靳憬大喘着粗气,怎么还不醒,怎么还在梦里?这么难受都把自己弄不醒吗?快醒来,快醒来啊!

  “嘭”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撞击到了一处。

  靳憬终于醒了过来,“啊”,居然滚到床底下去了,靳憬揉了揉脑袋,原来是自己的脑袋撞到了椅子上。还好,没撞太狠,没有起包。

  “叮叮叮……”

  手机铃声响了,靳憬拿起来一看,我的天,都七点半了,完了完了,这下肯定要迟到了。

  “喂!谁呀?”靳憬有些不耐烦的接起了电话,再不赶紧点,经理就该发火了。

  “小妹!今晚是妈的生日,晚上回来一趟吧!”原来是老哥,靳憬看了下时间,实在来不及了,连忙胡乱的扎起了自己的头发,提起包包就要出门。

  “老哥,我现在没空,晚点再打给你,我先挂了啊!”说完就挂了电话跑出了门。

  靳憬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有一个妈,还有一个哥哥。靳憬十岁的时候被送走过,后来又被哥哥领了回去,母亲把哥哥狠狠的打了一顿,那时的她就知道,她在这个家里是多余的。

  下了楼,阳光从高楼的缝隙中,投到她的身上,很晒很晒的感觉,仿佛要把她晒化了般,这大早上的,怎么就这么热了?

  没办法,该死的工作还在等着她,迟到一次就得罚钱,她只能赶紧跑着去赶车。

  好不容易跑到了公交站点,靳憬终于有喘口气的机会了。

  这时,太阳也正好对着靳憬所站的方向往上升,阳光很是刺眼,靳憬拿起手中的包挡了挡,头不由自主的就低了下去。

  咦?她的影子怎么没了?靳憬连忙将手中的包拿开,太阳正对着她,她赶紧前后转了一圈找影子,影子呢?她的影子呢?

  靳憬朝周围的人脚下看了看,他们都有影子,长长的,黑黑的影子,就她没有影子,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就没有影子了?

  “嘟嘟嘟,嘟嘟嘟……”电话铃声又响起了,靳憬着急忙慌的拿出手机,汗水也密密麻麻的从背上蔓延到了额头。听到这铃声,她像是抓到一颗救命稻草般,翻开手机一看,是老哥。

  “喂!哥!”

  “妹妹,你快回来吧!不要贪玩了!”

  “啪”的一声,靳憬吓的手机摔到了地上。

  妹妹,妹妹,那是那个小傻子的声音,他正在电话那头叫着自己回去。

  靳憬吓得腿都软了,她向周围的人求救,那些人却像看不到她一般,对她呼喊的声音置若罔闻。

  妹妹,妹妹,电话里的声音还在继续叫着。

  妹妹,快起来啊,别睡了!

  渐渐的,靳憬发现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直到最后……

  消失不见!

  “救命!”

  靳憬大声的呼喊着,身子一下子坐了起来。

  “呀,妹妹醒了,妹妹醒了!”

  她这是……又回来了?

  “窦荳,有没有觉着好些?”熟悉的声音在耳畔想起。

  靳憬艰难的把头往声音的源头转过去。

  “娘?”

  她娘这时正一脸担忧的看着她,伸出手,为她擦了擦额头的汗。

  “没事的,不过是有些中暑罢了,快谢谢这位陈员外吧,若不是他,咱娘俩怕是就赶不上车队了!”

  靳憬这才发现,她竟然躺在马车里,身旁坐着她娘跟那个小傻子哥哥。

  “那就多谢陈员外了!”靳憬对着车外的背影说道,她看得出来,娘亲一脸为难的样子,怕是那个陈员外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妹妹,你都不谢谢哥哥,哥哥还帮妹妹盖被子了,哥哥不高兴了!”说着,陈瞳瞳还撅起了嘴,一脸不高兴的看着靳憬,满是委屈。

  看着眼前这个十四五岁的小伙子,却一副孩童的模样,靳憬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那也就,多谢这位陈小哥了!”靳憬满脸歉意的说道,脑袋似乎更晕了。

  “什么陈小哥,我是哥哥,妹妹,你怎么能这么叫哥哥?”陈瞳瞳看起来更加的委屈了,明明小时候,妹妹都是叫自己哥哥的,怎么现在妹妹就叫自己陈小哥了!

  “哥哥?”靳憬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娘,她娘也没说过她还有一个哥哥啊,这什么时候自己倒多了个哥哥了?

  “瞳瞳,莫要胡闹!”陈明远听闻里面的说话声后,立马呵斥了自己的儿子,陈瞳瞳更加委屈了,妹妹不叫他,爹爹还凶他,嘴一撇,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哥哥,那妹妹就多谢哥哥的救命之恩了,还望哥哥不嫌弃妹妹才好。”

  眼见着这痴哥哥要哭,靳憬连忙出声哄道。

  果然,靳憬这一说,陈瞳瞳立马抬头笑着看向靳憬,连连摇头,他才不会嫌弃妹妹呢!妹妹再脏都是他的妹妹!

  “妹妹,哥哥这里有很多爹爹买的糖糕糕,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靳憬抬头看了看她娘,她娘没说什么,这才点了点头。

  陈瞳瞳高兴的在马车里翻来翻去,妹妹要跟他玩了,要跟他一起吃糕糕,他好高兴啊!

  陈瞳瞳高兴的翻出糕点,第一个,一定是要给妹妹的!靳憬不好意思的接过,转手递给了她娘。

  陈瞳瞳有些不高兴,他明明下一个就是要给妹妹的娘亲的,算了吧,他再给妹妹一个,然后他才把车帘子掀开,给了他爹一块。

  靳憬接过陈瞳瞳递过来的糕点后,轻轻的咬了一口,包在嘴里慢慢的咀嚼着,心里想着,她究竟是怎么了?怎么糊里糊涂的来到了这个地方?还成了另一个人。

  她下一步该如何做?是该想着怎么回去呢?还是考虑考虑留在这呢?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她现在,就是这个叫窦荳的女孩了!

  “妹妹,这个糕糕好香的啊!”陈瞳瞳一脸满足的吃着糕点,靳憬,不,窦荳看着他那浮夸的表情,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是啊!哥哥的糕糕好香的!”

  就这样,母子两人坐着陈明远的马车,一路到了钱塘,原本要走一天的路程,坐马车半天也就到达了。

  分开时,陈瞳瞳拉着窦荳,对她万般的不舍,非要让妹妹保证,找着了舅舅,就要去看他,这才放了母女二人离去。

  真正到了钱塘后,窦荳明显能感觉得到,她娘一直保持着的那股紧张感没了。

  许是近乡情怯,又许是马上就要见到舅舅了,她娘总算是露出了些许笑容。

  她娘带着她,先去找了个当铺,然后,她娘就在她满脸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从身上不知哪儿掏出个金镯子,当了三十两,然后带着她去挑了几身好看的衣裳,找了个客栈,吃了些东西,洗去了一身的疲惫。

  窦荳很纳闷,她跟她娘不是叫花子吗?一路躲逃兵,她娘是怎么把首饰一直戴在身上跑路的?早知她娘有钱,雇个人,坐马车回来不好吗?还非得欠陈家父子一个人情不说,她俩还如此的折腾。

  她娘许是也看出了女儿的疑惑,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说道。

  “只有到了这里,娘才是真的活着的,娘不想活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一路上追兵太多,若不是化成乞丐,咱们连江国的都城都逃不出。咱们悄悄的逃到了这里,才会远离那些纷争!”

  窦荳眨了眨眼,算是认同了她娘的话,有钱人目标太大了。

  洗漱完后,窦荳穿上了好看又整洁的衣裳,她娘给她梳了个好看的丸子头,戴了一朵娇小璀璨的樱花在头上,瞬间,她就从小叫花子变成了娇小姐。

  “娘,这样好看吗?”窦荳照了照镜子,有些臭屁的跟她娘炫耀,她的五官多像她娘,只有眼睛是一双桃花眼,精致的面容,稍微打扮,就可显出她与常人不同的独特来!

  “好看!”

  “娘更好看!”

  女儿都这么好看,当娘的还能差些吗?

  只见她娘一副江湖女子的打扮,头发只简单的扎了个马尾,一身素色白衣,腰间缠着她素来不离身的软剑,真的是,她都要被她娘帅到了。

  衣袂飘飘,宛若仙人!

  “走吧!咱们先去找你舅舅!”

  “嗯!”

  母女二人下了楼,小二连忙殷勤跑过去问她们是要打尖还是住店,结果却听二人说是来结那两个乞丐的账的,惊得小二半天回不过神来!

  结了账,母女这才一身轻松的踏出了踏出了客栈。

  顺着记忆中的路线,母女二人快步往西南方向的第三十水寨赶去,希望能赶在日落之前找到亲人。

  钱塘江共有八十一个水寨,各个水寨都有不同的寨主,分别管辖着不同的水域范围。

  窦荳的舅舅就是第三十水寨的副寨主,也就是桃花坞的二把手,窦奇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