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遇见桃花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卖河灯

遇见桃花坞 金芝花 3007 2019.07.06 22:11

  第二日,没了应酬的窦荳带着小叶子去租了个正街中的空房子,又托人去给那河灯老板送了信,让他们将做好的河灯送到这空房子里来。

  结果这还没到中午,河灯老板就拉了足足三车的河灯来,河灯卸下来后堆了满满一屋子,窦荳见这些数量差不多够了,就将剩下的五两银子让小叶子给河灯老板拿了去,那河灯老板又是一阵道谢不提。

  接下来,窦荳又去找了两个落魄书生,给了他们每人一两银子的工钱,让他们在河灯上面题字。

  一个字,一句诗。

  看着这两个落魄秀才绞尽脑汁的背着各种书籍上的诗句时,窦荳不禁想到了林丘壑林秀才,若是他在这儿,估计会省上不少功夫吧!

  虽说这两个落魄秀才人是落魄了,可才气还是有的,读了那么多年的书,背几句书里的东西,也难不到哪里去,待他们写好东西后,窦荳又分别给了他们三两银子。

  弄好这一切后,就等明日的花灯会开始了。

  等啊等,盼啊盼,终于,街道上的人聚集的越来越多,戴着面具与帷帽的各家小姐也都渐渐的坐着轿撵,露出了身影。

  黄飞也是忙到下午才在街上寻到窦荳与小叶子两人的,没想到她两人竟在街上临时租了间屋子来卖灯,见两个小姑娘在屋里忙的脚不沾地的,他也忙加了进来。

  “黄大哥,可真是多谢你了,待会儿可就要靠你帮帮我们了。”

  黄飞摆了摆手,这么些小事,也值得人家道一声谢,那他赚了那么多的银子,岂不是以后都不好意思花用了。

  “说这么些干啥,若真要谢,咱们就赶紧将这些弄好,免得天黑了这些东西还乱着,卖不出去就不好了。”

  窦荳点了点头,与小叶子又开始埋头苦干了起来。

  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好不容易,三人才将这些东西收拾整齐。

  街道上,远远近近的灯也都开始一盏接着一盏亮了起来,行人也汇集的越来越多,看到这里,窦荳不由得想起了辛弃疾的《青玉案》。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十里长街一片火树银花,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吹拉弹唱,锣鼓喧天。

  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手持画扇,或说或笑,或打或闹,窦荳,小叶子与黄飞从未见过如此热闹的场景。

  “窦荳姐,黄大哥,咱们快些把河灯卖了也去看热闹吧!我都要等不及了。”

  窦荳点了点头,让小叶子与黄飞大哥帮着自己先将一部分河灯摆放成一个心形,她待会儿要将那些河灯点上,吸引行人的注意。

  “锦里开芳宴,兰红艳早年。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

  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别有千金笑,来映九枝前。”

  窦荳想了老半天,脑瓜子都快想破了,才想出这么一首古人的诗来,这才将这条广告语横幅拉了起来。

  “窦荳姐,这样真的行吗?”

  小叶子看着窦荳姐写的这些东西,她虽认得字,可却一句都看不懂。

  “放心吧,咱们很快就可以将河灯卖出去了。”

  绕是黄飞一个大男人,也不好意思直视这些横幅,因为他连大字都不识几个,只能装作没看见在那里埋头苦干的扒拉着河灯,心里却不禁想着,这窦荳的心眼也太多了些。

  小叶子见黄大哥都没什么反应,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窦荳拿来了火折子,将那心形的河灯点亮后,立马吸引来了一大片目光。

  “哇!窦荳姐,这可真好看。”

  窦荳朝着小叶子招了招手,小叶子立马朝窦荳走了过来,窦荳附耳在她耳边说道。

  “待会儿人聚集来这后,你就站在这河灯中心舞剑,我来给你伴舞。”

  小叶子‘嗯’了一声,见四周的人都在往这里瞧,便随手拿起了一把秀气的剑飞到了河灯中心,行人的注意力立马就被小叶子给吸引了过来。

  小叶子见那些人都看着她,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看到窦荳一脸鼓励的看着她,她便也没了顾忌,一个转身,便开始舞起了剑,窦荳则拿起一盏格外好看的河灯,点亮后围在河灯圈子的外围跳舞,边跳边唱道。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这亮着的心形河灯,优美的歌声,动人的舞姿,不少男男女女都为此驻了足。

  “哇,快看那里,好漂亮啊。”

  “走,咱们快去瞧瞧。”

  “我们也去看看去。”

  “哥哥,我要那个灯。”

  “哥哥给你拿。”

  “哥哥,这灯上还有字?”

  很快,便有众多的人围拢了来,黄飞连忙为众人介绍这些河灯的由来。

  “这些可都是我们特意做的题了字的河灯,买了点亮后可保佑诸位爱情美满,家庭和乐,亲朋友好,乘着一年一度的花灯节,买一盏灯为心中的她,为亲朋好友祈个愿吧!”

  众人见这些河灯新颖又好看,便开始一一挑选了起来。

  “荷——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

  “妙,妙啊,荷儿,你名中带荷,挑这一盏灯可好?”

  “好,就听哥哥的!”

  窦荳见众人都围了过来,也就招呼着小叶子停了下来,连忙跑过去帮黄飞的忙。

  “呀!这位姑娘,这位公子,一看你们就是有眼光的人,这两盏河灯可是百里挑一的好看,乘着今夜花灯节买下祈个愿吧!”

  眼前那一白一绿的才子佳人见是刚才那跳舞的唱歌的女子,相视一笑,便拿了那两盏河灯,那白衣男子直接给了窦荳十两银子,窦荳还没来得及给他找零钱,那白衣男子就已经带着那绿衣女子消失在人群里了。

  得,又是哪家富贵公子与小姐出来游玩撒钱来了。

  窦荳收好钱,连忙又去招呼其他的客人。

  “这河灯多少钱一盏啊?”

  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小心的拎起一盏河灯,拿到窦荳跟前,问道。

  “一两银子一盏。”

  那女子听闻这河灯这么贵,立马就不高兴了。

  “普通的河灯不过三文一盏,你这怎么卖的如此贵?你就不怕我告你哄抬物价?”

  窦荳打量了一番眼前这女子,高鼻梁,丹凤眼,薄嘴唇,一看就是个不好说话的主。

  “这位漂亮的仙女姐姐,你也说了,这不是普通的河灯,这可是题了字的,看仙女姐姐挑的是带‘玉’字的河灯,想必仙女姐姐名中定带有‘玉’字吧,这‘玉’字我们一共就写了这么一盏,若是仙女姐姐挑那别的河灯,带‘花’,带‘草’的都比这便宜些,仙女姐姐可是要换一盏?”

  那丫头听到窦荳叫她仙女姐姐时,便没了多少不依不饶的心思,又听自己名字独特,只此一盏,也就变的格外好说话了起来。

  “行吧,就要这一盏了,那带‘月’的河灯多少银子一盏,我再拿一盏。”

  窦荳听闻,连忙又去找带‘月’字的河灯,找来后,交到这女子手中,道。

  “仙女姐姐,这‘月’字河灯还有两盏,便算你半两银子一盏了。”

  那丫鬟听后,直接从腰间摸出几块碎银子,交给了窦荳,扭头就得意的走了。

  窦荳见那女子没入人群后,便直接往那停放着一顶轿子的空地处走了去,点头哈腰的将那盏带‘月’字的河灯递给了轿子里的女子,许是那女子觉得这河灯好看,又许是觉得河灯上题的诗句寓意好,又让身旁的另一位丫鬟给窦荳拿了十两银子过来,还特意让这丫鬟也挑了一盏带字的河灯。

  窦荳热情的招呼着客人,并未将这点小插曲放在眼里,倒是一连有好几个大方的客人,给了数倍的赏钱后,窦荳跟小叶子给乐的干活都带劲多了。

  很快,一屋子的河灯就这么被搬空了,窦荳数了数钱,好家伙,足足有三百三十两两银子,除去本钱,还剩三百两银子,窦荳又分给了黄飞与小叶子一人五十两,剩下的她就拿去换成了银票,贴身揣在了身上。

  卖完了河灯,三人刚准备去四处逛逛,便又有人来找黄飞了,黄飞小心叮嘱了二人一番,这才离去。

  窦荳与小叶子四周的人越聚越多,高高兴兴的相互拉着手,就往那热闹处挤去。

  “走,姐带你吃香的,喝辣的去。”

  “窦荳姐真好,哇!窦荳姐,你看那龙灯,飞的好高啊!”

  “窦荳姐,你快看那里,那个人会喷火,还有那里,那里,那个人在吞剑。”

  窦荳一路顺着小叶子指的方向看去,眼睛都快要看花了,没想到,这异世界的花灯节日是如此的好看又好玩。

  “小叶子,那儿还有许多好看的小玩意儿,咱们去那儿看看。”

  “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