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白箜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梦萦·落离

黑白箜沭 剑箬尘 3005 2019.11.25 06:30

  公孙沭站在原地,等待着雨水浸湿自己。

  他知道那时如果自己不去,二人就不会阴阳两隔。

  如果不去,她就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山间精怪。

  如果不去,那栋木屋现在或许还生活着两个人。

  如果······

  太多如果真的无法诉说······

  公孙沭闭上双眼,回忆着过往云烟:

  千年前,公孙沭出生于一个樵夫家中。

  那天夜里,磅礴的大雨挥洒在纸糊的窗上,噼噼啪啪的响声回荡在樵夫耳边。

  此时的樵夫满怀期待,等待着妻子。

  他学着僧侣的模样,对着一片漆黑的天空双手合十,他不断地祈祷着:“这次一定要是个小子啊!”

  一声孩提响起,樵夫的心愿终于实现。

  几天前,他在镇上说书那里,花了几文钱换了少年的名字——公孙沭。

  这一夜,大雨倾盆,樵夫的内心却散发着光彩。

  对于公孙沭而言,虽然出身贫寒,但幸运的是,他有一个大自己三岁的姐姐。

  而姐姐的名字,就是我们之前说过的——公孙箬苒。

  在他成长的三年里,他的姐姐教会他很多:劈柴、做饭、认字、写字以及如何去爱一个人。

  六年后,公孙箬苒一病不起,很多郎中在她面前都是束手无策。

  每一位郎中号完脉,都是紧皱眉头,说出一句让人痛心疾首的话:“诶······这个孩子我是无能为力了。”

  六岁的公孙沭,他相信一定有人能医好自己的姐姐。

  同年六月,樵夫已经放弃救治自己的女儿。

  对于此事,公孙沭第一次违背孝道。

  他带着母亲临别赠送的小锄头,踏上寻药之路。

  同年七月,公孙沭苦苦寻觅一个月,什么都没有寻到。

  就在他痛苦不堪的时候,一个云游医仙的突然出现,为他点明新的方向。

  云游医仙说:“这座大山之中,隐藏着一个大泽。泽内生长着一种紫叶紫花的神草,神草名曰梦莹,它可以医治你所说的那种病。”

  公孙沭连忙询问道:“那叫什么地方?”

  云游医仙摸着胡须,向远方走去,留下两个字:“梦泽”

  公孙沭低下头,重复着云游医仙的话语:“梦泽,梦泽里的一种紫叶紫花的神草,在梦泽里······”

  他手握小锄头,低声呢喃道:“姐姐,一定要等我啊!等我回来啊!”

  自此,他便踏入山林深处,只为找到一个叫梦泽的地方,寻到一株紫叶紫花的仙草。

  七月中旬,他又在林中奔走了一日。

  直到黄昏,他手里依旧是空无一物。

  天,逐渐黯淡下来,公孙沭在迷蒙中误打误撞来到一处水泽。

  他望向水泽,低洼的地方生长着绿油油的浮萍。

  他向水深的地方走去,那里生长的不是浮萍,而是多年生灌木。

  他回顾四周,发现一棵枯木上生长着一株紫色的花草,花瓣随风而舞,风止则花息。

  公孙沭迎着月光,确定这株草便是他苦苦追寻的神草——梦莹。

  少年的他向前缓缓挪动脚步,趟过水来到梦莹旁边。

  公孙沭刚伸出手想要摘取神草梦莹的时候,一个女声从远处传来:“不要碰它!”

  公孙沭诧异地回过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里只有一抹月光洒落在绿株之上,微风渐起,它在银光下好似一位舞女,合着微风、踏着蟋蟀的曲子,在公孙沭面前翩翩起舞。

  公孙沭放开梦莹草,缓缓向绿株踱去。

  一步,

  两步,

  三步,

  ······

  此时,公孙沭沐着月光,站在绿株面前。

  绿株缓缓停下舞动的枝条,头顶的小花微微一歪,仿佛一个孩童,好奇地看着公孙沭。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公孙沭连面前的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他竟然敢伸手去触摸它。

  公孙沭将手伸向绿株头顶的小花。

  指尖与小花接触的瞬间,一道银光划过,公孙沭眼中一片耀白,什么都看不到。

  他闭上双眼,在白色的世界里,他感觉自己伸出的手被一个东西握住。

  一个柔软的声音先响起:

  “你想要将我摘走吗?”

  “不······”

  “那为什么要碰我呢?”

  “因为······刚有人叫我。”

  “你觉得是我吗?”

  公孙沭点点头,没有说话。

  “你这个人好有趣。”

  声音刚落,银光陡然消逝。

  公孙沭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只握住他的素手。

  他抬起头,才发现眼前的绿株早已消失不见,换之而来的是一位身穿墨绿短袍的女孩。

  女孩冲他微微一笑,说:“你是第一个徒手摸我头的人哦。”

  公孙沭脸颊微微一红,看着女孩,说:“我不是故意冒犯的,还望原谅我。”

  女孩将身子一转,拉着公孙沭向梦莹草走去。

  他趟水而过,她踏水而行。

  她站在公孙沭面前,抚摸着梦莹的枝条,问:“你是需要它吗?”

  公孙沭点点头,说:“我现在非常需要它。”

  女孩向后一转,一双绿色眸子盯着公孙沭的眼睛:“为什么?”

  公孙沭眨眨眼,说:“需要它救我姐姐。”

  女孩将眼睛闭上,轻声说:“它也快成精了,你现在将她摘下,虽说可以救你的至亲,可它呢?作为神药,就······必须······死吗?”

  女孩叹了口气,喃喃道:“救了别人,又有谁来救自己呢?”

  一滴眼泪从女孩眼中溢出,她哽咽道:“趁我没睁眼,取下它,赶紧走吧······”

  公孙沭看着女孩,伸出的左手收了回去。

  女孩将眼缓缓睁开,她握着公孙沭的右手,看着他空荡荡的左手。

  她回过头,梦莹草依旧长在枯木上,紫色的身子沐浴着月光,在微风下缓缓舞动。

  女孩呆了一会,直接将公孙沭抱住,说:“谢谢你!”

  公孙沭轻轻一挣,用手推开女孩,盯着月光下舞动的梦莹草。

  他叹了口气,转身要走。

  女孩一把拉住公孙沭,她看着他沮丧的神情,问:“你要去哪?”

  公孙沭摇摇头,看着她,说:“找不伤害他人,又能救姐姐的办法。”

  女孩一把抓住公孙沭,说:“她到底患的什么病?”

  公孙沭摇摇头,说:“村里的郎中都说不清,我一个小孩又能知道多少呢?”

  女孩追问道:“都有什么症状?”

  公孙沭思考一会说:“每天夜里咳嗽,一直咳到鸡鸣,随后又是发烧,反正很是怪异。”

  公孙沭说完转身就要离开,他知道,她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根本就不允许他与别人闲谈。

  女孩一个闪身挡住公孙沭的去路。

  公孙沭伸手将她向身旁一推,他抬起脚,跨过一段突兀的树根,想要离去。

  女孩一把抓住公孙沭的衣角,他回头瞪着女孩,问:“你想干什么?”

  女孩叹了一口气,看着公孙沭,喃喃道:“他放了她,就救不了她。是我要求他的,她就必须要我来救。”

  随后,女孩对公孙沭抽噎道:“我可以救你姐姐。”

  公孙沭不相信地问:“你说的话可当真?”

  女孩见他情绪缓和下来,继续说:“在这座山里,有一株植物名曰暮泽,它每一百年会开出一朵仙花,此花具有起死尸,肉白骨的能力。世人称之为——暮泽花。”

  公孙沭看着女孩,问:“那我如何才能找到它呢?”

  女孩抽噎一下,对着公孙沭说:“人家叫魑,鬼上背着离的魑。你叫什么呢?”

  女孩没有等公孙沭回答,而是伸手摸向自己的发髻,她一咬牙从头上取下一个东西,递给公孙沭。

  公孙沭目光投向女孩张开的手掌,那里静静地躺着一朵黑色的小花。

  “这······就是你刚刚说的花吗?”

  女孩点点头,将花放在公孙沭的手中,随后她转过身来背对着他。

  公孙沭静静攥着小花,从背后将女孩抱住,说:“谢谢你······”

  女孩哽咽着说:“快走吧······你姐姐还等着你救呢······”

  公孙沭向后一退,对女孩躬身作揖,转身离去。

  女孩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发髻,那里已经被蓝色的鲜血浸湿,鲜血汇成一股细流顺着她的额头向下流淌。

  滴答,

  滴答,

  滴答,

  ······

  蓝色的鲜血划过空濛,挥洒在土地之上,鲜血在月光的辉映下,闪耀着淡蓝色的光辉。

  女孩望着远去公孙沭,她抬起头,尽量不让泪滴向下流淌。

  对于暮泽花,女孩没有对公孙沭说出实话。

  “梦泽山灵,暮泽也。百年成株,千年成形。”

  “暮泽成形后,百年开花。花开后,万载不谢。”

  “暮泽花,其功效奇异:起死尸,肉白骨,百毒祛体,固魂养灵。”

  “花落则灵枯,重回株也。”

  女孩望着远去的公孙沭,她转头对身旁的梦莹微微一笑。

  转眼间,女孩消逝在皎洁的月光下,梦莹草身旁多出一株弱小的蓝草。

  此时,空荡的水泽只留下两株灵草,它们一紫一蓝,随着微风在月光下轻轻舞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