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从吞噬源核开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8 小小年纪就担负起重任

从吞噬源核开始 秋渐 2247 2020.01.09 23:18

  老头就是江渐口中的老鬼。

  但这称呼并不是江渐给老头起的,而是老鬼在认识江渐的第一天起,就让江渐称他为老鬼。

  老鬼走着,开口问道:“黑暗荆棘的事都知道了?”

  “嗯,源金矿,我一定要拿。”江渐点了点头,满脸认真。

  “星河王这个人你了解过没有?”老鬼又问。

  “了解一点,但不全面,至少现在来看,他不会害我。”

  江渐咧嘴笑道:“您放心吧,我最近这段时间只会在猗山围墙里待着,根本不会出国,只要我不离开国内,他们就没办法奈何得了我。”

  说起国内的安全,江渐就非常自豪。

  其他国家还在担心晚上出门会不会被人套个麻袋揍一顿,可在国内这里,凌晨的时候还有人刚蹦完迪准备去吃宵夜。

  “防人之心不可无,不能全信。”

  老鬼叮嘱一句,停下脚步,乱糟糟打绺的头发下藏着一双锋利的双眸,扫了一眼蓝颂四人,淡淡道:“这四人里面,可能其中就有一人在你释放震御时,第一时间就知道你跟星河王有关系,并且猜出你是1号石。”

  蓝颂当时就不乐意了:“您这是认为我要害江渐了?”

  自从校比那场宗师出手的事件发生,全校师生明里暗里都在了解,最后知道,宗师出手,是为了要抓走江渐。

  老鬼没搭理他,开始自顾自的走着。

  “他就是这脾气。”

  江渐压了下手,示意蓝颂别跟他争执这个,说道:“你不是要去买一些东西吗?这次我们进去可能要待好几天,你们先去准备一些干粮,回头我们在围墙门口那边集合。”

  “你需要吃点什么?”叶以柔关心道。

  “都可以。”

  江渐随口说着,然后想起什么,嘱咐道:“记得买一些压缩饼干和能量棒就行,撑死了就买点罐头,可别买什么零食大礼包之类的东西,我们是去历练,不是去野炊的。”

  说到最后,江渐目光自然而然的放在蓝颂身上,就数这胖子最不靠谱了。

  蓝颂背后的那个书包,就是他每天出门必带的东西,里面存着一天的伙食。

  “哎呀,行啦行啦,知道啦。”蓝颂含糊的应付过去,拉着托儿索就往另一边跑了。

  叶以柔无奈的笑笑,她会尽量劝住蓝颂的。

  当蓝颂他们都离开之后,江渐脸色变得凝重许多。

  老鬼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

  因为他当初也怀疑过在黑暗荆棘的五人里,有人把他的事情给泄露了出去,否则日蚀不可能盯上他。

  沉思片刻,江渐问道:“您觉得,谁比较可疑?”

  “蓝颂是南粤蓝氏的少爷,人憨傻憨傻的,有的吃就行,没心情和理由干这事。”

  老鬼走到旁边的一个石头坐下,拿起绑在腰间的酒葫芦,打开喝了一口酒,淡淡道:“叶以柔的父母是律师,家庭和睦,性格也比较温柔,做事有原则,她也不像。”

  说完,老鬼把酒葫芦递给了江渐。

  “那谁像呢?”江渐接过酒葫芦,感受酒液划过喉咙的辛辣,心情也有些放松下来。

  他这酒量,都是被老鬼给练出来的。

  “吴俊德胆小怕事,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他没胆子做这种事情,顶多把事情跟你班主任说一下。”

  老鬼淡淡的分析道:“宋敏媞家里是开设武馆的,名声很响,不少西洋人都会慕名而来,去她家武馆请教,她有可能。”

  江渐眯了眯眼,老鬼帮他调查身边这几个人的家庭信息,是能够顺着蛛丝马迹找到日蚀在国内的眼线。

  老鬼并不只是单纯的在帮他,而是想拆掉一个情报网络。

  老鬼继续道:“甄友乾,父母都是外企的中高层管理,他的父母能够接触到日蚀,所以他也有可能。”

  “他应该不可能。”

  江渐说道:“高一的时候他还不是现在这么大块头,比较削瘦一点,经常被校外的混混欺负,当时我出手救了他,他不可能反手就把我给卖了。”

  “日蚀最大的能耐就是改变一个人,包括制造觉醒者。”

  老鬼淡淡道:“当你越相信一个人时,就越应该怀疑他。宋敏媞家和叶以柔家是世交,她们是从小玩到大的闺蜜,排除掉宋敏媞,甄友乾最可疑。”

  江渐揉了揉眉心,他开始回想起甄友乾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情。

  在黑暗荆棘里面,甄友乾的表现十分冷静,并且还能在关键时候救下叶以柔和宋敏媞,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进入围墙的“新人”。

  在很多时候,甄友乾的话很少,但只要发生什么情况,他都能第一时间站出来给予帮助。

  江渐问道:“我的班主任莫老师也知道这件事情,你查过他没?”

  他记得莫英耀也知道他在黑暗荆棘里的事情,似乎还是吴俊德说的。

  “查过了,没什么可疑。就算是他不小心跟别人说起,那日蚀也得花时间的确认,然后才会派人过来,而不是两三天之后就来找你了,难道你就不觉得日蚀的宗师来得很快吗?”老鬼反问道。

  “确实快。”

  江渐微微点头,当晚他离开黑暗荆棘,第二天去了学校,第三天去给托儿索办理信息汇报,第四天校比,日蚀的人就来了……

  “更何况,你那五位同学在向班主任汇报事情时,顶多说你在黑暗荆棘里面,不可能把你释放震御的事情也说了,因为正常的学生根本不知道震御。”老鬼补充了一句。

  江渐眼睛虚眯起来,看来他得多观察一下甄友乾了。

  老鬼提醒道:“不过你也不能放松警惕,该保持戒备的心还是得有,特别要小心对方或许猜到你已经开始怀疑他了,那么他在必要的时候,会杀你夺取源核,这样他才能安全脱身。”

  江渐喝了一口烈酒,喉咙在燃烧着,苦笑道:“你说我好端端怎么就摊上了这种事,我就是想过一天是一天而已,没想过要卷入这样的纷争里头。”

  老鬼沉默片刻,说道:“如果没有星河王,你确实也活不下来。”

  “但也是他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江渐叹道:“当然,我也不是在怪他,当初若不是他出手救了我,我可能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了,我心里还是很感激他的……

  但是,我现在还只是个孩子啊,这么小的年纪就得担负起防止世界爆发星源大战的重任,真是太难了。”

  老鬼脸色漆黑,好端端怎么就吹捧起自己来了呢?

  “对了,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江渐急急忙忙坐在地上,抬头看着老鬼,认真问道:“司依瑶是不是黑暗荆棘里的那个女人?”

  “自己去查!”

  老鬼一把夺回酒葫芦,冷哼一声,起身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