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从吞噬源核开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3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从吞噬源核开始 秋渐 2441 2020.01.07 21:42

  看着纪禹脸上的表情,江渐嘴角微微抽了下,这家伙的脑子不会真那么简单吧?

  但江渐不了解的是,恋爱中的男生智商同样为零。

  暗恋也算恋爱的一种。

  纪禹脸上露出一抹强颜欢笑,开口道:“怎么可能,我不相信。”

  “别听他……”

  江渐刚开口说话,司依瑶灵机一动,挽起江渐的手臂,笑吟吟道:“你刚刚不是向我表白吗,好,我接受了。”

  江渐:“???”

  司依瑶一句话堵死了江渐的后路:“怎么,刚刚旁边这么多人在看着,难道你还想否认吗?蓝颂你说是不是。”

  蓝颂一听,立刻就拍着桌子附和道:“对,没错,就是这样!”

  他跟纪禹本就有恩怨,现在有这么好打击敌人的机会,蓝颂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对待敌人,不能他打你一拳,你再打他一拳,而是你挨了一拳之后,你就得乱棍打死他!

  纪禹看见这一幕,心态彻底崩了。

  就算是假的,就算是开玩笑的,可司依瑶已经挽起江渐的胳膊了!

  纪禹深吸一口气,认真道:“依瑶,江渐不适合你,他给不了你幸福。”

  吴俊德一脸奇怪道:“不对啊,我觉得两个人相爱就是一种幸福,如果只是一个人一直在付出的话,这才不是幸福。”

  纪禹眼神如刀,凌厉的扫了一眼吴俊德。

  吴俊德语塞,顿时不敢吭声了。

  江渐把手从司依瑶的怀里抽了回来,淡淡道:“少在这扯一些有的没的,我压根就没想跟你表白,你要是想找挡箭牌的话,麻烦你找别人去。”

  “咋了,你怕了?怕被纪禹毒打一顿?”司依瑶凑近到江渐面前,口吐芬芳道。

  江渐无视了这个女人的诱惑,“你这个激将法最多只对蓝颂起作用。”

  “你就是怕了。”司依瑶撇撇嘴道。

  江渐嗤笑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像极了蛮不讲理的小女人。”

  “那人家也只愿意做你的小女人呀。”司依瑶眨眨眼,细声细气道。

  “……”

  宋敏媞瞪大了双眼,在校三年,她是头一次看见司依瑶对一个男孩子表露好感,还是当众做出亲昵的举动,太不可思议了。

  不仅是她,连原本当做是玩笑的蓝颂和吴俊德都是满脸震惊,甄友乾则是一张吃瓜脸,默默将大家的表情尽收在眼皮子底下。

  叶以柔很少说话,脸上始终都带着一抹恬静的笑容,但眼底里却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神色。

  江渐收起了笑容,开口道:“闹够了?”

  这话一出,气氛骤然降至了冰点。

  司依瑶吐了吐小舌头,她也不敢乱说话了,因为她能察觉的到,江渐是真的生气了。

  江渐看向纪禹时,纪禹直接开口道:“我们擂台上见。”

  说完,纪禹头也不回的走了。

  江渐:“???”

  我身后有一口大黑锅,你看到了没?

  江渐现在是憋着一肚子气没地方发泄,先是被司依瑶愿望,现在又让纪禹当做是情敌?

  行吧,反正我最近在挨宗师的打,偶尔打一些青铜白银也挺好的。

  …………

  第二天。

  由于昨天校方宣布个人比赛将在今天补回来,所以江渐一大早就到山林那边报到了。

  当然,跟过来的还有托儿索。

  托儿索见到潘楠的时候,头颅都抬高了许多,眼里充满蔑视。

  潘楠被气得不轻,可他又打不过托儿索,只能撇开目光,选择不跟托儿索对视。

  江渐说了一句:“潘楠当时不是已经被淘汰了吗?怎么现在还能上场?”

  “当时出现了一些突发情况,所以不计成绩,比赛重新开始。”裁判笑着回答。

  站在这里的裁判是星河王,他手里拿着记录本,像极了一个教书先生。

  江渐嗤笑一声,当时星河王也在这里,萧柏他们出手时,星河王是能够防备并且留意到的,可星河王依然没有选择出手,眼睁睁看着他被毒打一顿,这个仇无论如何都得报复回来!

  看到星河王,江渐就想起舒窈,也就是现在的司依瑶。

  江渐看向司依瑶,这小妞到底是什么段位?

  在黑暗荆棘里面,江渐一直不知道舒窈的实力到底多强,只是知道不管谁进来黑暗荆棘,都逃不过舒窈的追杀。

  铂金?还是钻石?

  18岁的大师……反正江渐是不相信的,这世界没那种人神共愤的天才,就算有,那也只能是他。

  司依瑶的注意一直都在江渐身上,看到江渐的目光投过来,仿佛猜出他心里想着什么,笑嘻嘻的用口语回答:“我只是白银。”

  江渐翻了翻白眼,谁信?

  不过他现在第二颗洞明星已经灌溉到80%了,还差20%灌满,到那个时候,他好像要去找第二颗源核吞噬,才能亮起第三颗摇光星。

  正当江渐想着这事时,司依瑶便是凑了过来,低声问道:“在想什么呢?”

  “想怎么揍你。”江渐毫不客气道。

  “那我弃权。”司依瑶笑吟吟道。

  “随你。”江渐打了一个呵欠,懒得再理司依瑶。

  司依瑶压低声音说道:“今年高二级出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你最好也小心一点,免得阴沟里翻车,被人虐了。”

  “哦,但我并不在乎。”

  “善意的提醒你一下,对方是项振华的小儿子。”

  “……”

  项振华?

  江渐有些诧异,他知道项振华就是在黑暗荆棘里出手的那位利刃司司长,只是他没想到,项振华的儿子竟然也是花城一中的学生。

  江渐目光扫视一遍,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在一位持枪而立的少年身上。

  因为从这位少年身上,江渐看出了一股军人的气质。

  少年丰神俊朗,站姿笔直挺拔,剑眉下的星目充满锐利,单纯的站在那里,就让人感觉他和长枪融为了一体。

  “他叫项逸,高二(1)班的代表性人物。”司依瑶介绍道。

  江渐说道:“你是想告诉我,当时我想要单挑这里的所有人,是一种非常不明智的举动?”

  “嗯嗯嗯。”司依瑶飞快点头,她就是这个意思。

  “哦,但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江渐笑了笑,迈出一步,朗声道:“我觉得我今天能打死在场的各位。”

  “嘶……”

  全校师生看见这一幕,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江渐那天被宗师打傻了?

  蓝颂早就搬好小板凳看戏了,听到江渐这话,他不由胖脸迷糊道:“前两天江渐在山林这边,也是说的这种话?”

  “我觉得应该是了。”宋敏媞一脸无奈道:“太嚣张了吧。”

  “江渐敢这么做,或许是有他的把握。”叶以柔笑着道:“他不会做自己没把握的事情,相信他。”

  “不,我现在是担心他要补十万块钱班费的事情。”

  吴俊德打着商量道:“班长,到时候江渐补了十万班费,能不能给我们每人奖励一个白银源核?反正班里也用不上那么多钱。”

  叶以柔轻笑道:“如果他输了,白银源核的钱我亲自出。”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3班同学们相视一眼,大当家都是满脸笑纳的意思。

  在他们看来,都不认为江渐能打赢在场的24位参赛选手,除非江渐开挂了。

  吴俊德看叶以柔这么豪爽,他也拍着胸膛大气道:“好!如果江渐真的打赢了所有人,我当场就把椅子给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