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恋爱日常 人在东京,我也不想受欢迎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2. 也就是说,天水幸成了未婚妻?

  “她那天原本送我回家,没想到到了家里竟然想潜规则我。”柏木月一口气都没有喘,认为只要说的足够快绿子就不会伤心不会生气。“进到家里就要强行的对我做什么,还好我拼死反抗,不然就被她那种随意的女子玷污了。”

  樱井绿子看似平淡,其实内心十分委屈,明明是绿子先来的,为什么哥哥会收藏别的女孩子的内衣,明明绿子那么好。

  “哼…绿子才没有那么好骗。”樱井绿子憋着嘴,好看的眉头也微皱着。

  柏木月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哄好绿子了,若是哄骗的话,柏木月当然会,但是他不想这样做。

  “绿子,我和她真没发生什么。”柏木月只能苍白的解释道。

  “这次先欠着,以后要加倍对绿子好!”樱井绿子将蔚蓝色的内衣丢进垃圾桶里,原本紧皱的眉头舒展开。

  就算真做了什么,那也是在恋爱之前,绿子不想再过多纠缠了,何况她相信她的哥哥不会骗她的。

  看到绿子又一次回到餐桌,柏木月松了口气。

  原本温热的饭已经凉了,不过丝毫不影响柏木月吃的很香,因为是绿子辛苦做的。

  “对了,下午去玩吧。”柏木月提议道。

  “好耶,绿子要去电影院看《入殓师》。”提起电影,绿子似乎有无限的活力。

  “听起来像是恐怖片呢。”柏木月有些奇怪。

  “哥哥不要乱说!”樱井气鼓鼓的给柏木月简单解释着这部电影。

  吃过饭后,收拾好家里杂乱的家具,将餐盘洗干净,原本准备陪绿子看电影,却是被不速之客打断了计划安排。

  叮咚~叮咚~

  柏木月还以为是房东来检查房子的受损情况,刚要准备道歉,结果开门却是天水幸身边的女保镖。

  “柏木先生,您好。”女保镖动作像是一位绅士,微微躬身。

  柏木月看到她顿时觉得麻烦上门了。“你好,什么事?”

  “请您跟我们商谈一下关于衫井修的问题,不知道您下午有没有空?”女保镖说话十分客气。

  既然是商谈而且态度还算温和,总好过直接将自己陷害入狱的好,应该是能够和平解决的吧。

  这是早晚要面对的事,就算自己占理天水家还是会上门。

  天水家好不容易找到人选被柏木月给废了,恐怕以后上学都是个问题。

  对方不起诉还好,若是起诉恐怕会判个防卫过失。

  当时若是不反抗肯定是极其危险的,在那样的情况下必须确保敌人无法爬起来再次形成威慑,不把敌人打到昏死过去的话完全放心不下。

  “绿子,之前的事情需要我解决一下,对不起,恐怕下午没办法陪你看电影了。”柏木月朝着房间内回头喊着。

  樱井绿子原本正在换好看的衣服,从自己的房间里探出个脑袋,看了一眼又缩了回去。她的衣服还没穿好。

  房间里传出她低落的声音。“知道了……要给妈妈她们说一下吗……”

  “不用了。等我回来,就陪你去看电影。”见到绿子情绪低落柏木月忍不住安慰着。

  “好…”樱井绿子探出脑袋害羞的看着柏木月。“哥哥要早点回来…“

  “害怕的话可以先去良子阿姨那里。”柏木月提醒道。

  将没有锁的门带好,跟在女保镖的身后走着。

  此时正是中午,温度适宜。

  “这是要去哪里?”柏木月跟随她上了车。

  女保镖撇了眼柏木月,默默点上一支烟。

  “先去医院。”似乎是带有计划性的,女保镖如此说道。

  “哦。”

  不急不缓的赶到医院,默默的跟随着女保镖。

  柏木月认识她这么多天了,连个名字都不知道,不过也无所谓了,只是个龙套角色而已。

  来到一处病房,房门外有在默默哭泣的家属。

  “跟我来吧。”周围家属也没理会二人,女保镖直接打开病房的门。

  病房内除了供给病人生命的设备,显得空荡荡的,窗外的阳光打进来显得十分明亮宛若天堂。

  室内只有两张床,一张床上躺着衫井修。另一张床上躺着那开门杀,手拿水果刀的男人。

  两人陷入了不知是昏迷状态还是已经成了植物人。

  “难道是要勾起我的同理心,然后借机抬高价钱?”柏木月内心十分平静。

  若是肆意乱杀人,以他现代人的思想来说是做不到的,但是这个人是想要杀掉自己甚至还威胁到家人的存在,那就必须要解决。

  “你也看到了,他们已经成植物人了。”天水幸的女保镖说道。

  “嗯,那我就放心了。”柏木月一时口快,不过很快就意识到这样说不好。“哦,这实在是难以接受的消息。”

  女保镖看了柏木月一眼,眉眼间忍着笑意,不知怎得这人总是给人轻松顺眼的感觉。

  “门外是他们的家人。”女保镖开始娓娓道来。

  “他家里实在缺钱,他爸和他妈都需要治病。”

  “旁边那个是他哥,还患有精神疾病。”说着她手指了指旁边那人。

  “哦,那赔钱能不能宽限几天。”柏木月显得十分老实的样子,如果不提他之前一人应对15人的战绩。

  “先听我讲,这些待会再说。”女保镖十分客气也没有生气话被打断。

  “他家住山形县为了钱才选择入赘天水家。首先我们为他的冒失道歉。”女保镖鞠躬道歉,霓虹这边的基本礼仪之一。

  霓虹的礼仪十分的复杂,一个人想要去银行办理业务,需要先从为什么要办理这个业务的故事背景开始讲大概要铺垫5分钟,之后开始委婉的道歉,最后才说出目的“我的银行卡过期了”。

  柏木月正猜测着天水家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们二人维持生命的费用不低。”女保镖说道。

  柏木月点点头,自己反正是不可能让如此恶心的敌人再次醒来的。

  “走吧。”女保镖没再说什么,带领柏木月离开医院。

  他原本还以为要报出一个价格了,不过想来以天水家的体量来说应该不算什么。

  但是如此轻易的像是在帮自己解决隐患总是让人隐隐觉得他们别有用心。

  女保镖开车带着柏木月来到一处像是博物馆的大型建筑,也是位于目黑区。

  柏木月不知这是要做什么,虽然跟在其身后,但却是戒备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这是带我参观东京的景点?”柏木月注意着一个巨大的人型雕塑。

  “这是天水家的博物馆。”女保镖带着柏木月将博物馆匆匆看了个遍。

  馆内应有尽有,一眼看去就十分古朴的和服,其中透露着被岁月埋没的华贵。

  各式的人物画,以及各种黑白照片将天水家的历史破碎般的拼凑成一条线。

  各种瓷器、桌子、祭祀用的白币、铃铛、幡。

  “麻烦有话请直说。”柏木月实在觉得浪费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一点多了,还说好回去和绿子去看电影。

  这种拉拉扯扯的行为像极了霓虹生活中的各种角色的复杂礼仪,虽然很有礼貌但是完全是在浪费大量的时间。

  “这就是在进行中呢,还请您多点耐心。”女保镖带柏木月离开了博物馆,随即又开车驶向中央区。

  柏木月点点头,对方的态度决定了自己的态度,如果对方一言不合就抓人走,自己肯定是绝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接下来去哪里?”

  “中央区天水神社,老家主要和您谈谈。”

  “……”

  车上,柏木月看着LINE。

  已经很久没来消息的小林千岁,原本是想给他说一声以后保持好距离感的,结果发了问候的话却是迟迟显示【未读】。

  于是就不了了之,和今天北央奈(梦欲)发来邀请,说是拍合作视频,报酬给到三十万円。

  柏木月原本就不打算再和她们再走太近了,毕竟那样实在对不起绿子。

  绿子都那么信任自己,一个人都没删掉,自己再做对不起她的事实在是伤她的心了。

  于是,他直接果断的拒绝道。“没时间。”

  “为什么?不是说会帮我的吗?难道我做的不好?!”引得梦欲的反问,就算是透过文字也能感受到她的情绪。

  “没有。”

  想了想他又补充一句。“我不喜欢你,不要再联系了。”

  “难道是我不像你说的那个人吗?你说我哪里不对!”

  那个人完全就是柏木月随意编造出来的,完全就不存在。

  而使得让北央奈以为自己对柏木月来说有价值,自己像是他心中的那个女孩,于是对于柏木月的帮助选择了接受。

  进而觉得自己至少还可以在如此泥沼中有一个值得依靠的人,哪怕那个人只是将自己当作某个人的影子。

  “我会改的。”

  “我有喜欢的人了,和你非必要的接触会让她难过。”柏木月将这条消息发送过去后,便没再理会,因为到地方了。

  “您不用紧张,不会对您做什么的。”做什么这几个字咬字有些重,使得柏木月微微皱眉。

  “我想也是,对付我一个普通人,用不到如此大费周章。”柏木月随即释然了。

  刚刚从参观中也了解到,天水家神社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其涉及各个领域,虽然都不是顶尖但是错综复杂。

  天水神社此刻前来参拜的人不多,更多的是一些外国游客,整个建筑的布局像是小型的皇宫,整体颜色鲜红,建筑维护的很好。

  无视了一些来打工的JK(JK多用形容女高中生)少女好奇的目光,柏木月跟随女保镖走入神社不提供参观的部分。

  女保镖带领柏木月来到一处像是住宅的区域,好几间房屋排列一排,进入其中排在末尾的一间。

  敲响房门后,内部传来一声年迈的声音,一旁的女保镖才推开房间门,里面一个十分年老的老太太盘坐在席子上,其下垫着像是蒲团的坐垫,身前摆放着一张矮桌,茶水温热的蒸汽缓缓上升着。

  一旁的女保镖似乎除了做保镖外,还兼职做管家一类的职务。

  “年轻人,这边坐。”年迈的老太上来便以长者的口吻示意坐到她的对面。

  在门口处脱下室外的鞋子,就算没有玄关进入房间不脱鞋在这边是十分不卫生的。

  “打扰了。”柏木月想到对方‘能力’大的吓人,必要的尊重还是该有的。

  随后也没在意为什么对方没有同样给自己准备一个蒲团便坐了下来。

  “想必雅世已经带你大体看过了。”年迈的老太一副谜语人的样子。

  “您是?”柏木月实在不明觉厉,不过接触到特权阶级的人还是小心点为妙,这完全不是普通人能够应对的,而自己想到的应对办法除了等自己慢慢发育起来,就是将其记录在暗杀名单上。

  “我是天水幸的同学,柏木月。”柏木月补充道。

  “嗯…”她一副十分满意的点点头。“天水幸的奶奶天水美智子,怎么样?”

  说完她反问一句,打量着柏木月的反应。

  “找我是谈关于衫井修的事?”柏木月不准备和她玩猜谜语。

  “是啊。”天水美智子给自己倒好茶水抿了一口。“你呀,可把我精心为我天水家找的继承人打坏了。”

  柏木月看她假惺惺作态的样子,叹了口气。“有话请您直说,我脑子天生愚钝。”

  继承人,凭借自己仅仅从渡边信一那家伙嘴里了解到的,这个东西现在可是烫手的山芋,谁当上都要掂量掂量自己也没有这个命。

  尤其是刚成为家主,人脉权力都还没有建立完全,是最容易出‘意外’的时候。

  这个所谓继承人衫井修就是个用来抵挡死亡威胁的。

  就像是扶持一个傀儡皇帝一般。

  “辛辛苦苦十余年寻找呐~”她一面作势哭喊着,一面看着柏木月,见柏木月丝毫没有动容于是停了下来。“这下是怕要找新的继承人喽~”

  柏木月心中感到不妙,甚至想要掏出枪当场毙了这个老鬼。

  “不可能的,您实在是为难人了。”柏木月说完就准备起身离开。

  “你将我家继承人打成植物人可是还没上诉呢。”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