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种田记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 冷场

穿越种田记事 烧柴煮咖啡 2079 2020.08.13 22:16

  这帮小孩伢子里头,年龄最大的李云柔,也才十二岁。

  刚刚分烤鱼的时候,李云柔一条都没舍得吃。

  十岁的李希贤,平时一直是一副少年老成的稳重模样。

  刚刚不也吃得一脸幸福满足?

  就更不要说五岁的李云舒,和三岁的李希杰了!

  他们甚至连鱼刺都没舍得吐,嚼吧嚼吧,就都咽下去了。

  一点儿都不怕扎着。

  李云心只觉得心里头酸酸软软的。

  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驱使着她,平生第一次,把他人的平安喜乐,当成了自己的责任。

  心眼儿最多的李云柔,早就拿了一只大碗,倒了大半碗凉水,给几个弟妹漱口。

  李云心是拒绝的。

  她刚穿过来没多久,卫生观念根深蒂固。

  实在没办法适应这种好几个人共用一个碗的亲密。

  李云柔白了她一眼:

  “你平时都没这么多说道。这咋还矫情上了?”

  李云心无话可说,只好憨憨地傻笑。

  小家伙儿们漱过了口,舍不得嘴里的鱼味儿,直接把漱口水都咽下去了。

  还有这种操作?

  李云心顿时目瞪口呆。

  结果被李云柔顺手在她头上敲了一下,荣获一枚脑瓜崩儿。

  李云柔把碗收进了小厨房。

  几个小家伙儿,就把小脑袋瓜儿都凑到了一起,商量起进山踅摸点儿新鲜吃食的事儿来。

  李云心瞬间忍不住有几分后悔。

  自己这一回好像鲁莽了,这是把孩子们的馋虫勾起来了呀!

  虽说自力更生、勇于探索,是好事儿。

  可是就这么几个小娃娃,贸贸然就要进山打猎,未免太危险了!

  要是能有个成年人带队,时时照看着,还差不多。

  孩子们尝到了吃“独食”的甜头儿,又听李云柔简明扼要地讲了两句捞鱼的事儿,自然按捺不住了,都有几分蠢蠢欲动。

  不过,他们比李云心想得,要聪明得多。

  孩子们并不准备进到深山老林里头去,抓兔子、套野鸡,掏旱獭。

  他们打算就在林子边儿上溜溜。

  挖挖野菜、捡捡蘑菇、捞捞小鱼儿什么的。

  弄到了,就在外头收拾利落了,能吃进肚子里多少算多少。

  万一被家里知道了,也无非就是屁股受罪而已。

  再说了,还不一定就能被家里知道呢!

  一帮小家伙儿粗粗讨论了一番,就定下了行动计划。

  准备从明儿个开始实施——今儿个家里气氛不对,他们可不敢作死。

  短暂的午休过后,每个人又都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老李家的每个孩子,都是从会走路开始,就要帮着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活计了。

  种田忙碌的时候,甚至连李云舒和李希杰这么大点儿的小家伙儿,都要跟着下地。

  当然了,他们岁数实在太小,其实真干不了什么正经活儿。

  但是也可以帮忙捡捡石头,拔拔野草呀。

  今儿个下午,李希贤的活计,就是劈柴。

  他要把那些晾干了的树枝,用斧子劈成一段儿一段儿的,还得保证长短都差不多一般齐。

  李云柔的活计,是清扫鸡舍。

  一来要把鸡舍清理干净,二来要把鸡粪都清理出来,堆到猪圈旁边的粪堆上头。

  李云心的活计,是用铡刀铡秸秆儿。

  秸秆儿可是好东西。

  这玩意儿可以引火、可以当柴烧,还能做喂猪、牛、羊、驴、骡,之类大牲口的饲料,还能产生pm2.5……

  李云心“啪”地抬手,拍了自己脑门儿一下。

  好在自己只是在心里嘀咕,没有自言自语的习惯。

  不然不得随时掉马甲啊?

  ……

  人一忙起来,时间就过得飞快。

  当李云心觉得,手臂已经酸痛麻木得抬不起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了。

  老李家也迎来了老两口儿盼望了一小天儿的贵客。

  大房李槐一家子,去镇上给李槐和李桃送信的老二李柳,去邻县给李梅送信的老三李松,大闺女李桃、二闺女李梅,一个不落,都回来了。

  不过,有意思的是,邻县的李梅和给李梅捎信儿的李松,明明脚程更远,反而先到了。

  镇上的李桃和李槐一家子,却都比李梅到得晚。

  晚上这顿饭,依然是老二媳妇儿聂氏掌勺。

  乔细妹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晚上并没有拿出来什么好吃的。

  反而让聂氏做了一顿掺了婆婆丁和马齿苋的杂和面儿野菜团子,下饭菜么,就只有一个咸菜丝和一个酸菜粉条汤。

  往常这几位来家的时候,乔细妹不说专门去张屠户那里买肉回来,起码也会炒个鸡蛋,切块儿腊肉,再杀个小鸡儿、炖个蘑菇,或者调个大骨头汤之类的。

  不整治两个硬菜儿,总觉得不够隆重。

  但这一回,乔细妹却完全没有心思考虑这些。

  李槐、李桃、李梅,都是自家人。自家人平常吃什么,就给他们吃什么就是了。

  谅他们也不敢挑自己的礼。

  一家人寒暄过后,乔细妹就让摆了桌子。

  待到看清了桌上的菜色,曹氏的眉毛就忍不住紧紧地皱了起来,那脸色,就没亮堂过。

  李槐平常就好喝个小酒儿,喝酒总得有点儿下酒菜吧!

  曹氏和她的一双儿女,自然也跟着沾光。

  自打搬去了镇上,她就没亏过油水。

  如今看着这清汤寡水的“猪食”,实在是下不去筷子。

  可她也不能不吃。

  不然表现得太出格,家里再让他们交钱咋办?

  李桃也觉得今儿个的饭菜有些打脸。

  不过,她知道爹娘是为了征粮征兵的事儿,愁得乱了方寸。

  虽然跟曹氏一样觉得难以下咽,却也没有挑理。

  李梅冷冷地瞅了瞅曹氏和李桃,又看了看桌上的菜色,倒是觉得爹娘的日子过得还成。

  爹娘喊自己回来,为的是征兵令的事儿。

  自然没什么心思琢磨吃的。

  这桌上的菜色,想必就是爹娘平常日子的水准。

  这时节,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

  爹娘能吃上实心儿的菜团子,还有酸菜粉丝吃,这日子,在一般庄户人家里头,已经算得上是不错的了。

  当然,跟自己的婆家比起来,还是差点意思。

  但人家老吴家是手艺人。

  虽然也种田,却并不只是靠天吃饭。

  生活水平比娘家高一些,倒也正常。

  几个人各怀心思,一时间无人说话,这饭桌上的氛围,就有些冷场。

举报

作者感言

烧柴煮咖啡

烧柴煮咖啡

新书求收藏,求女频推荐票。爱你们,(づ ̄ 3 ̄)づ。   PS,喜欢我的封面不?

2020-08-13 22: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