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种田记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2 赶集(上)

穿越种田记事 烧柴煮咖啡 2046 2020.09.03 20:42

  简单地说了两句,六顺就把车速缓缓地降了下来。

  到了镇子入口处附近的空地上,车就停了。

  拉车的老牛,愉快地喷了喷鼻息。

  众人纷纷欠身,跟六顺道了谢,便拾掇好自己带来的东西,下了车。

  镇子的入口,不如县城的城门那般巍峨。

  镇子的围墙只有五六米高,夯土而建。

  镇子的入口,矗立着一个木质的简陋牌楼。牌楼上雕刻着两个大字:平安。

  所以这个入口,也被老百姓叫做平安门。

  牌楼前面两侧,一边各站着两个持着红缨枪,穿着号服的小卒。

  进镇子要交钱,不分大人孩子,每人一个铜板。

  不过,怀里抱着的小婴儿不收。

  乔细妹抬手扶了扶头上的木簪,把手伸进怀里摸了半天,摸出来一个巴掌大的小布包。

  打开这个巴掌大的小布包,里头又是一层布包。

  再次打开,里面竟然又是一层布包……

  守门的士兵:

  这里三层外三层的,得多少钱哪?

  然而,乔细妹仔仔细细地拆了好几层布包,等到最后一个小包终于打开了,里面正正好好、不多不少,躺着三枚油光锃亮的铜板。

  乔细妹恭恭敬敬地将三枚铜板拿出来,交给了守门的士兵。

  然后,一脸珍惜地把空空的布包塞回了怀里。

  守门的士兵哭笑不得,连检查她篮子的兴致都没了。

  只不过扫了一眼,便随意地挥了挥手,就放她和李希仁、李希贤过去了。

  一行三人,先去了柳家铁匠铺。

  把需要修的、需要换的,都给交代清楚了。

  铁匠铺里人还真不少。

  春耕在即,平时大家伙儿舍不得维护保养的农具,这会儿都想起来该修该换了。

  乔细妹当机立断,决定与其慢慢排队,不如多出一点钱,加个塞儿。

  跟铁匠铺的掌柜柳二喜三句两句,就定下了明天下午过来取农具。又留下十五个铜板的定钱,才去找位置摆摊儿。

  位置好的摊位,早早都被占上了。

  今儿个是大集,卖什么的都有。

  粮食、菜蔬、土布、柴薪、木器、漆器、陶器、瓷器、席子、篮子、首饰、鲁班锁、七巧板、九连环、特色小吃、南北杂货、乃至糖人儿、猴戏、杂耍、卖艺,样样俱全。

  李希仁和李希贤的眼睛都快不够用了。

  乔细妹看着俩孩子的模样,暗笑摇头。

  孩子就是孩子,都多大了,还能看这些看入了迷。

  她寻了个犄角旮旯,把腊肉和鸡蛋放下了,让李希贤和李希仁小哥俩儿在这儿守着。

  两块儿腊肉约五斤重有余,乔细妹定价七百五十文。

  如果客人要带着篮子走,篮子可以赠送。

  腊肉底价七百文。低于七百文,就不卖了。带回家去自己吃。

  鸡蛋定价二文钱一个。

  如果买得多,可以给适当抹个一两文钱的零头。

  如果客人没有东西装,需要带着篮子走,篮子收费五文钱。

  乔细妹交代得很细致,两个孩子听得也很用心。

  等到俩娃都说自己记住了,还口齿清晰地复述了一遍,乔细妹才放心离开。

  她独自揣着一包绣品,去了锦绣坊。

  锦绣坊是镇上规模最大的一家绣坊,这里既卖布料、绣线,也卖成衣、绣品。

  镇上和周边村落的妇人,绣好的绣品,只要质量过得去,他这里也收购。

  当然,价格比自己去摆摊卖,会低上一些。

  只是,倘若自己去摆摊卖,这进城费、摊位费、税费,各种乱七八糟的费用一交,自己能剩下的,也没有多少。

  仔细算算成本,说不定还亏了。

  既要操心费力,又要抛头露面,还不能保证收益。

  大多数人都放弃了亲自摆摊儿零售这种方式,而是选择了直接卖给绣坊。

  今儿个锦绣坊的二掌柜,顾大成恰好在店里。

  见乔细妹来了,一脸热情地迎了上来:

  “乔大娘,有些日子没见了,您老一向可好?又来送绣活儿啦?”

  顾大成对人一向热情,只要进了锦绣坊这家总店,即便是来卖绣品的、找活做的,或者单纯看热闹的,他都笑呵呵地当做正经客人来对待。

  乔细妹最开始决定做绣活儿卖的时候,先后考察了好几家绣坊。

  有在镇上的,有在县里的,也有在邻县的。

  各种因素都综合考虑过,也曾经在锦绣坊和霓裳阁之间,纠结了许久。

  最终还是顾掌柜的这份热情相待,帮她下定了决心。

  顾大成把乔细妹让到里间,给她倒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茶水,还体贴地让她坐下歇口气儿,喝两口茶,方才问她带了哪些绣活儿。

  乔细妹打开包袱,把那些细布帕子、绵绫荷包,一件一件展示给顾大成,让他仔细验看那花样和针脚。

  顾大成检查得也很认真。

  这些收购进来的小件儿绣品,卖得好了,他有每件一文钱的提成。

  卖得不好,他也是要负责的。

  ……

  李希仁和李希贤两个,乖乖地蹲在摊位前,看着自家的腊肉和鸡蛋。

  李希仁性子略有几分腼腆,虽然周遭的卖家都在卖力吆喝,他却试了几次,都张不开嘴。

  李希贤年纪小,倒是没什么思想包袱。

  但他不知该怎么吆喝,只好先听一听,看看别人家是怎么卖的。

  听了一会儿,李希贤就开始吆喝了: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鲜香美味的腊肉哎……”

  “瞧一瞧看一看,个大又新鲜的鸡蛋,便宜卖啦……”

  李希仁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

  李希贤的吆喝声很快就招揽来了客人。

  不过,大部分人只是看看,见是腊肉和鸡蛋,连价格都没有问。

  有些人就只是问问价,问过价格就走了。

  也有些人问过了价格也不走,但也不买,就在一边儿看着。

  围着的人越多,李希仁越觉得害羞。

  他简直连脑袋都不敢抬起来了。

  李希贤却不在乎,该吆喝就吆喝,该报价就报价。

  直到有个穿一件深蓝色直裰的中年人循着叫卖声走了过来,翻看了下篮子里的腊肉,问过了价格,直接就撂下了一两银子。

  李希贤不好意思了:

  “这位大叔,实在对不住,我们没有零钱找,您能用铜钱么?”

举报

作者感言

烧柴煮咖啡

烧柴煮咖啡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求书评,爱你们,(づ ̄ 3 ̄)づ

2020-09-03 20:4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