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种田记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3 争吵

穿越种田记事 烧柴煮咖啡 2072 2020.08.25 17:23

  “庄四婶儿今儿个这是咋地啦,怎么说话奇奇怪怪的?”

  李云舒歪了歪头,不解地问。

  李云柔、李希贤和李云心,忍不住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他们都发现了,庄四婶儿今天有些不对劲儿。

  “兔兔,好吃。”

  李希杰还在回味兔肉的滋味,幸福地眯着眼。

  压根儿没有留意庄四婶儿是哪颗葱。

  李云柔笑了:

  “杰哥儿,这话回去就不能再说了,知道不?

  要不下回吃兔兔,可就不带你了哟。”

  李希杰急忙点头。

  一边点头,一边还用手掩住了嘴巴,大眼睛跟猫头鹰似的,骨碌骨碌地转悠了好几圈儿。

  表示自己嘴巴很严很严,绝对不会吐露一个字。

  那可爱的小模样,让李云心忍不住深深地怀念起相机和手机来。

  姐弟几个说笑了一阵,很快就把庄四婶儿给抛到了脑后,开开心心地回到了家。

  一进院子,就觉得家里的氛围,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

  他们回来晚了,错过了晌午饭的点儿。

  这个时候,家里人应该都在歇晌。院子里应该安安静静地才对。

  顶多能听到几个老爷们儿的呼噜声。

  此时此刻,院子里确实很安静。

  但给人的感觉,却不像是大家伙都在歇晌的那种静谧。

  反而更像是大气都不敢喘的小心翼翼。

  姐弟几个先是把柴火放在当院儿,堆在柴火堆边儿上。

  然后又把各色野菜,都送到了大厨房。

  紧接着,李云柔打发了李云心和李希贤,带上两个小的,先回四房歇着去。

  李云心的那个篮子,也让她先带回四房。

  主要是得先找个地方,把野兔皮藏好,之后再把篮子拿回来。

  李云心手心里,还死死攥着那银锭子呢。

  她左手的手指,都有些麻木了。

  李云心想了一路,也没想好,这银子到底要不要上交。

  要不,先跟李云柔商量商量再说?

  “姐,那你快点回来哈,我有事儿跟你说。”

  “行,那你先喝点水啥的,打个盹儿也行,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李云柔简单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见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就掀开大厨房的厚门帘子,进了隐隐约约地有争吵声传出来的那屋。

  她一进去,屋里几个人,顿时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见是李云柔,坐在炕沿边儿的李桃就笑了。

  “看看我们柔姐儿多水灵!

  柔姐儿,快过来,到大姑这儿来坐。”

  李云柔先是微微屈膝俯首,对着老爷子老太太行礼:

  “祖父,祖母。”

  接着才跟其他人问好:

  “大伯、大伯娘,二伯、二伯娘,三伯、三伯娘,爹、娘,五叔、五婶,大姑、二姑……”

  嘎巴利落脆,一口气说下来一长串儿。

  李桃见李云柔一开始没搭理自己,脸色就阴沉了几分。

  可李云柔做得处处符合礼数,她挑不出错儿来。

  李桃脸上的阴沉,只浮现出短短一瞬,便一闪而逝。

  转眼间,又展露出来一张笑脸儿来:

  “柔姐儿,你这孩子,总是这样客套!

  快过来,坐大姑身边来,让大姑稀罕稀罕你。”

  李云柔微微一笑,听话地款款走了过去,端端正正地坐在了李桃身边。

  还好像有些害羞似的,低下了头。眼底却满是警惕。

  李桃平时,对四房并不怎么亲近。

  她最喜欢来往的是大房,其次是五房。

  大房住到镇上之前,曹氏就对李桃多有奉承。

  住到镇上之后,两家走动得就更勤了。

  而李桃乐意跟五房来往,是因为老五的媳妇儿陈氏,有个好娘家。

  陈氏的爹,是镇守升龙岭地界的边军。

  虽然陈氏她爹,只是个小小的百夫长。

  但人家大小是个官儿啊。

  在李桃眼里,百夫长再怎么不起眼儿,那也比老李家这些泥腿子们强百套!

  李桃摸了摸李云柔的发顶,语气中带着种莫名的惊喜和洋洋得意:

  “柔姐这么大了,也该说亲了!

  咱们柔姐儿是个有福的,这岁数到了,好亲事自己就送上门儿来了!

  将来柔姐儿吃香的、喝辣的,大姑也有一份功劳!

  柔姐儿,咱吃水莫忘挖井人。到时候你发达了,可别忘了提携提携大姑!”

  李云柔悚然一惊,李桃这是要给自己说亲?刚刚屋子里的争吵声,难道就是为了这事儿?

  李云柔“羞涩”地红了脸颊,仰起脸儿,满眼都是天真无邪,对着大姑说道:

  “大姑,长幼有序。

  哪怕不算大姑二姑家的表姐们,俺前头也还有三个姐姐呢。

  大姐二姐三姐还都没说亲,哪里就轮到俺了?”

  李云柔话音未落,曹氏那凌厉的眼神就杀了过来,李桃的脸色就是一僵。

  李云柔心里一沉。

  这所谓的“好亲事”,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吧!

  冯氏这时候红着眼圈儿,忍着眼泪,带着浓浓的鼻音开口了:

  “娘,不是我对大姐不敬。

  这说亲,那不得仔细打听下亲家的人品么?

  哪有这样匆忙,这样草率的?

  我们柔姐儿,也是个四角俱全的好孩子。

  怎么能就这么直不笼统地说一声儿,连该走的礼都不走,直接就要把人抬走的?”

  李桃不等乔细妹答话,就拍了桌子:

  “老四家的!这屋子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咱家还有没有规矩了?老四,管管你媳妇儿!”

  李榆一听这话,眼睛一立立,就要发作。

  冯氏的眼泪,忍不住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当家的,平日里我对你百依百顺,从来没逆过你的意思。

  可这柔姐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她的亲事,关系到她这一辈子,过的是什么样儿的日子!

  我这当娘的,怎么可能不闻不问,一声儿都不吭?”

  李榆还想说点儿什么,可是看着冯氏哭得那么伤心,他突然间就语塞了。

  冯氏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

  他也不是不知道,这门亲事有几分蹊跷。

  可是,他实在舍不下那份彩礼。

  二十两啊!

  那可是整整二十两啊!

  现如今,家里为了应付征兵令的事情,正在千方百计地凑钱。

  大哥掏了十两银子出来。

  大姐和二姐,各拿了五两银子。

  二哥、三哥和五弟,也各自掏了一两银。

  只自家,从来就没有过什么私房钱,自然凑不出来这么多。

举报

作者感言

烧柴煮咖啡

烧柴煮咖啡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书评。   才发现今天是七夕,祝福大家的生活甜蜜,幸福快乐。   祝福小姐姐们都能心灵手巧,心想事成。   谢谢大家支持。   爱你们。(づ ̄ 3 ̄)づ

2020-08-25 17: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