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种田记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8 恼火

穿越种田记事 烧柴煮咖啡 2098 2020.09.09 21:44

  切!

  李云心十分不爽,这帮人也太嚣张了!

  这是小偷啊,还是强盗啊?!

  她拉了一把李云柔:“跟我来!”

  说完撒腿就跑,三下两下,就闪出了包围圈儿。

  小偷儿们忍不住有些意外,怎么现在的小屁孩儿,都这么难对付了?

  他们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

  没等自己出手,目标竟然先跑了?!

  莫非,是哪个弟兄行事不小心,露了马脚了么?

  小偷儿们只愣了愣神的功夫,李云柔也毫不犹豫地冲出了包围圈儿,迅速跟上了李云心。

  小偷儿们回过神来,不想放弃,拔腿就追。

  好不容易盯上一条大鱼,怎么可能这么随便就放过他们?

  那小子的袖子,一头沉,一头轻。

  很显然,是在袖口藏了值钱的东西。

  虽然不大可能是银子,多半也得有三五串钱了!

  再说,身上没钱的人,走在街上,也不会这么开心。

  那小子乐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儿后头去了!

  那一对儿滴溜溜转悠的眼珠子,还专门往那些铺子、摊子上瞄来瞄去!

  李云心眼见着一群小偷儿,跟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心念电转,眼见着对面就是一家银楼,她猛地加快了速度,三步并作两步,一鼓作气冲了进去。

  李云柔紧随其后,差点儿磕在台阶上。

  不过,眼见着妹子都冲进去了,她也干脆利落地跟进去了。

  银楼的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宝庆丰”。

  银楼门脸儿前面的旗杆上,高高地挂着锦绣为底、斓边装饰的幌子。

  小偷儿们追到银楼前面,看着那高高挂着的幌子,恨恨地住了脚。

  这家店的东家很厉害,他们惹不起。

  整个祥云镇街面上混的,谁不知道这宝庆丰是什么地方?

  那两个臭小子,怎么偏偏就选了这个地方呢?

  不过,他们也不用得意。

  宝庆丰这地方,他们又不能在里头躲一辈子!

  小偷儿们的头目气得直跳脚,恨恨地骂道:

  “哼,老子就不信了!你们还能住下不出来了咋地?

  等你们出来滴,看老子不把你们身上所有的铜板都偷个溜干净!

  一文钱都不带给你们留滴!

  要是能给你们剩下一文钱,老子就特么的,就……就金盆洗手!”

  小偷儿头目虽然撂下了狠话,但也不能真的就在这儿守着。

  万一被宝庆丰的人误会就不好了。

  他指派了一个最不起眼的手下,让他在这里盯着,专等那俩小子出来,就发暗号招呼兄弟们过来干活儿!

  但是呢,这事儿又不能做得太明显。

  总之,必须以不能引起宝庆丰的误会,不能得罪宝庆丰的东家为底线。

  领了任务的小偷苦着脸,心里直骂娘。

  这事儿落到谁头上不好,怎么偏偏落到自个儿头上了呢!

  那两个臭小子,滑不留手,四五个人围追堵截,都能被他们跑了……

  自己一个人,咋可能做到四五个人都没做到的事情嘛!

  万一自己看不住他们,让他们跑了,到头来岂不是要被老大一顿爆锤?

  这可怎生是好?

  然而,老大既然把这事儿安排给了他,他是绝对不敢反抗的。

  没奈何,只好在银楼旁边的茶馆,点了一盏最便宜的松子仁茶,准备坐在茶馆门口的散台边儿上,一滴一滴慢慢喝。

  茶馆儿虽然知道这伙儿人不是什么好饼,可这送上门儿来的生意,却没有往外推的道理。

  小二殷勤地抹桌子摆凳子,安顿了小偷儿坐下。

  很快就把小偷儿点的松子仁茶端了上来。

  甚至还附赠了一小碟儿馓子、一小碟葵瓜子,用来佐茶。

  小偷儿慢悠悠地坐下了,开始了他漫长得几乎没有尽头的等待。

  李云心进了银楼,喘息了一阵,就看着那比自己还高的柜台,有点儿犯愁。

  这家伙,柜台设置得这么高干什么,也太不人性化了吧!

  掌柜的去楼上雅间儿谈生意去了。

  之前的两拨客人,也各自选定了喜欢的物件,先后结过账、离开了。

  小二难得片刻清闲,正享受着呢。

  这会儿一见,居然从正门冲进来了一矮一高、两个半大小子,语气颇有几分不耐烦:

  “去去去,到别的地方玩儿去!这是银楼,不是让你们乱跑的地方!”

  李云心很是不服气,然而身高限制了她的发挥。

  她踮起脚尖试了试,发现自己的视线依然无法越过柜台的阻碍,瞪到那个严重缺乏服务精神的小二。

  干脆,后退了几步,来了个助跑,噔噔噔地冲过去,扒着柜台就往上爬。

  爬到半截,小二就急了:

  “哪来的野孩子,怎么越说越赛脸呢?你咋还上来了?”

  李云心终于得到了跟小二面对面的机会,顿时来了精神。

  她底气十足地把脑袋往后一仰,昂着下巴,乜斜着眼睛,用一个最招人恨的表情,掀起眼皮,对着小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

  “我听说这宝庆丰,是整个儿祥云县,最好的银楼。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是百闻不如一见!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说完了这话,她一撒手,就顺着高高的柜台出溜到了地面上。

  心里早早打定了主意,万一待会儿小二恼羞成怒,翻过柜台来打她,就立马开溜!

  李云柔心里却忍不住觉得有点儿奇怪。

  心姐儿这几天的性子,怎么猫一阵儿狗一阵儿的呢?

  有时候,乖巧懂事得让人心疼。有时候,却又淘得像个野小子。

  她的想法,也似乎不知不觉地变了好多。

  想想老话儿说的,七岁八岁讨狗嫌。

  李云柔便自动自觉地把李云心的种种变化,都归罪到年龄头上了。

  小二被李云心撅了一句,顿时毛了:

  “嘿,我说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知道我们这里是宝庆丰,你还敢这么嘚瑟,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怎么地,你们宝庆丰,这是打算跟商纣王看齐呗?但凡谁敢说你们一句哪里做得不好,还得给谁上刑呗?!”

  小二几乎要气急败坏了,他就从来没遇见过这么能狡辩的臭小子!

  瞅瞅那衣裳,全身上下,连一根蚕丝都找不出来,怎么能好意思进我们宝庆丰呢?!

  再者说了,银楼本来就不是这帮小屁孩儿能随意玩耍的地方!

  说他一句,他还夹枪带棒地,怼搡上自己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烧柴煮咖啡

烧柴煮咖啡

新书最怕寂寞了……求收藏,求推荐票,求书评……爱你们,(づ ̄ 3 ̄)づ

2020-09-09 21: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