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种田记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8 银光

穿越种田记事 烧柴煮咖啡 2127 2020.08.30 22:16

  看见李槐的脸色,乔细妹就明白了。

  她忍不住对这个曾经寄予厚望的大儿子,越发失望。

  乔细妹只闭了闭眼,没有再说什么。

  只盘算着,明个儿去赶集的时候,她得亲自去挨家粮铺走上一趟。

  亲自去踅摸些优质粮种回来。

  只是这样一来,价格上,必然不如老大买的实惠。

  其实自家种田,是每一年都会精心挑选优质的粮种留存下来的。

  但是,如果不买新粮种,只靠自家留的,那么种出来的粮食,渐渐便会一代不如一代。

  自己只要准备些自家旱田里需要种的麦种、豆种、高粱种就好。

  水田需要的稻种,于老爷家会发下来的。

  春耕在即,这会儿去买粮种,估计难免得花些大头钱。

  ……

  乔细妹一心盘算着自己需要多掏多少冤枉钱,脸色就不由得有几分难看。

  李槐见乔细妹竟然不接着问他粮种的事情了,不仅没有觉得如释重负,反而感觉自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生怕老娘一开口,就会发个什么大招,从他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来!

  李槐心里一直惦记着老娘的大招,但是老娘却一直不肯搭理他。

  搞得他愈发忐忑了。

  这样不上不下地悬在半空,是最难受的。

  谁曾想,老娘沉吟了一阵子,就挥挥手,安排摆桌子吃饭了。

  今儿个的饭,是三弟妹王氏的手艺。

  聂氏和冯氏帮着王氏张罗。

  五弟妹陈氏,只管抱着孩子,笑么滋儿地往旁边儿一站,连半点儿帮把手的意思都没有。

  李槐一直看陈氏很不顺眼。

  老李家一家子,这么些个儿媳妇儿,就她陈氏一个最能作妖。

  把自家老爷们儿管得滴溜溜转不说,还一有点儿闲工夫,就抱着孩子回娘家。

  好不容易回来这边住几天吧,还成天把自己个儿当个且似的。

  油瓶子倒了,都不带扶一把滴!

  三弟妹王氏倒是个勤快的,只可惜王氏的手艺,也有点儿上不得台面儿。

  当然,若是论调味,比二弟妹聂氏,还能强上几分。

  但王氏那刀工,实在是惨不忍睹啊!

  李槐看着第一个摆到桌上的菘菜汤。汤盆里赫然浮着几坨好大块儿的奇形菜根。

  菜帮儿、菜叶儿,也都切得七零八落的。

  看着这卖相,他就没什么食欲。

  唉,忍忍吧!

  扛过了这一顿,回到自个儿家,想吃啥吃啥。

  ……

  大概是因为李桃提前走了的缘故,饭桌上的氛围,多少有点儿怪怪的。

  一顿没滋没味的饭很快就吃完了。

  捡完了桌子,乔细妹稍稍漏了点口风,说起了明个儿要去镇上赶集的话题。

  刹那间,一堆孙子孙女都围拢了过来。

  一个个乖巧无比,搂着她的胳膊、扯着她的衣襟、抱着她的大腿,好话一箩筐一箩筐地往外倒,各个儿都想要跟着她去赶集。

  乔细妹被一群大大小小的萝卜头儿包围,一时笑得合不拢嘴。

  李云柔和李云心却都不在此列。

  李云柔悄悄地回了四房,进了卧房,脱了鞋子就上了炕,蒙上了被子,无声地哭了起来。

  今儿个这一出闹剧,让李云柔有几分疲惫,现在回想起来,还有几分后怕。

  她爹竟然真的想卖了她!

  最关键的是,在她爷爷开口拦住之后,她爹竟然还在对这桩“亲事”恋恋不舍!

  说白了,在李榆心里,她李云柔,还不如二十两银子!

  李云柔不是头一次知道,自己在父亲心里,并不重要。

  弟弟李希贤、李希杰,甚至几个叔伯家的那些堂哥堂弟,在父亲心里,全都比自己这个丫头片子重要得多。

  但她却是头一次知道,自己不如银子重要。

  二十两银子也许确实是很大一笔钱。

  但因为二十两银子,父亲就愿意将自己卖掉……

  这个事实,太沉重了。

  再怎么懂事能干,李云柔也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

  知道自己不受重视是一回事,清晰地直面自己能够轻易被卖掉的事实,是另一回事。

  李云柔头一次没像平时一样懂事,主动去照看弟弟妹妹,而是自顾自地猫进了被窝儿,一个人默默疗伤去了。

  李云心捏着银子,一直等着李云柔回来商量这事儿,等得几乎望眼欲穿。

  好不容易在饭桌上见了李云柔一面,小姐姐还心不在焉,明显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饭桌上的氛围,也有点儿不对劲儿。

  李云心不免纳闷儿,想知道出了什么事儿。

  吃过了饭,李云心就跟住了李云柔。

  对于乔细妹说的赶集,她虽然也有几分兴趣,可是赶集啥时候去不行?

  整明白小姐姐为啥这么反常,可比赶集重要多了!

  李云柔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还跟了条小尾巴。

  不过,这会儿即便是注意到了,她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十二岁的少女,此时正在伤心地想着,自己到底哪里不好,让父亲这么乐意拿自己去换银子?

  李云心也脱了鞋子,爬上了炕,悄悄地掀开了被子的一角,钻进了李云柔的被窝。

  李云柔正在偷偷地哭,发现自己被窝里突然多了个人,吓了一跳。

  见是李云心,忍不住顺手给了她一个脑瓜崩儿:

  “心姐儿!你……”

  她原本想说,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这么淘气?

  结果心里的伤心和委屈,却不管不顾,一个劲儿地往外涌。

  汹涌澎湃的情绪冲击着她,让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眼泪也流得更凶了。

  李云心顿时慌了手脚。

  她上辈子是个大龄剩女,没养过娃。

  爹娘虽然后来又生了个弟弟,但弟弟这种生物,是男孩子啊!

  李云柔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娃儿。还是个十二岁的少女!

  小姑娘竟然哭得这么伤心,这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姐姐,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么?”

  她暗暗猜想,李云柔莫不是来了癸水,但由于毫无生理卫生知识,误以为自己快死了?

  李云柔摇了摇头,她想说“我没事”,却依然说不出来,眼泪依然扑簌簌地流成河。

  李云心越发觉得手忙脚乱了。

  她实在想不出来,到底该怎么安慰李云柔。

  于是忍着一点点心疼的感觉,把她藏来藏去,一直没舍得离身的那一锭银子,塞给了李云柔:

  “姐姐,你别哭了。我今儿个刚得的,送给你吧!”

  李云柔抽噎着,刚想说“我不要”,就看到了一团闪闪的银光。

举报

作者感言

烧柴煮咖啡

烧柴煮咖啡

谢谢大家的支持,(づ ̄ 3 ̄)づ

2020-08-30 22: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