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种田记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1 赔礼

穿越种田记事 烧柴煮咖啡 2256 2020.08.23 15:56

  “完了!”李云心的心头浮现出无尽的恐惧,“这下小命儿要交代了!”

  她吓得双腿发软,“噗通”一声,瘫坐在了地上。

  那只羽箭“嗖”地一声,擦过她的发顶,“噗”地一下,深深地钉进了她身后的树干里。箭尾露在外面,还在微微颤动。

  李云心的眼泪,跟冷汗一块儿下来了。

  她又是惊吓、又是伤心、又是劳累、又是担忧、又是委屈,种种情绪,都凑在了一起,形成了崩溃的山洪。

  理智的堤坝,实在绷不住了。

  李云心“哇”地一声儿,哭了出来。而且还是嚎啕大哭,哄都哄不好的那种。

  她哭得太专心,以至于都没有注意到,远处的树丛晃动了两下,钻出来一个包头蒙面、一身黑色劲装的瘦弱少年。

  那少年正冷酷地眯着眼,对着李云心,弯弓搭箭。

  紧接着,树丛又是一阵晃动,树后转出来一个同样装束的成年男子。

  他拍了拍那少年的肩膀,摇了摇头。

  少年有几分不服气,不过看到成年男子的眼神,到底还是没说什么。

  只用鼻子低低地哼了一声,就收了弓箭、转过身,扬长而去。

  成年男子看了李云心一眼。

  这小姑娘,看来真是吓坏了。

  哭得满脸都是鼻涕眼泪,嘴巴张得那么大,简直半张脸上都是嘴,让人几乎看不清长相。

  整个人都激动得一抽一抽地、鼻子头儿也红彤彤的。

  梳着两个包包头,头发有点儿发黄。

  发顶似乎被小毅的箭,给削掉了一层,显得有些乱糟糟的。

  他抬腿要走,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从身上掏出一锭大约十两重的银元宝,手指轻轻一弹,就弹到了李云心面前。

  李云心正哭得打嗝儿,虽然眼前好像有一道银光一晃而过,却没有在意。

  直到听到“邦当”一声脆响,她才睁开红肿的双眼,恍惚看到一个黑色的高大背影,正在远去。

  靠之!

  难道是个莽撞的猎户,把自己当成狍子了?

  这一箭,差点要了姐的小命儿,竟然连道个歉都不乐意么?

  这什么人哪?!

  李云心浑身无力,嗓子也哭哑了。

  此时既没法追上去理论,也没法把人喊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身影倏忽一现,就消失不见了。

  要不是树丛还轻轻地晃动了两下,她简直要怀疑自己是又累又饿,看花眼了。

  李云心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哭过了一场,这会儿心里的憋闷散了不少。

  还是坚强点儿吧!

  还得继续找孩子呢。

  她原地爬了起来,爬到一半,又“噗通”一声儿坐下了。

  她发现,自己眼前的地面上,竟然有一锭银子!

  虽然森林里光线暗淡,这银锭子看起来似乎有些发黑。

  但那模样,绝对是个银元宝!

  李云心急忙四下张望了一圈儿,没发现任何人。

  她试探着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触碰了一下银元宝的表面。

  触手冰凉,坚硬,跟自己上辈子摸过的银元宝,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她犹疑地想:“这玩意儿真是个银元宝么?”

  银元宝上空,突然浮现一行黑色的字迹:

  “银元宝。十两重。”

  李云心:……

  她再一次觉得,自己的金手指确实有点儿矬。

  不过,虽然李云心对自己的金手指满满都是嫌弃,但她对银子的态度,可要好得多。

  她飞快地一把抓住了这一锭银子,从衣服里面随手撕了一块衬布下来,把它包了起来,然后塞进了怀里,贴着肉,妥善收藏。

  确保自己一动弹,就能感受到那银锭的重量。

  走了两步,就感觉不大对。

  别人要是看到自己的衣襟鼓出来一块儿,恐怕原本不知道这里有一锭银子,也得好奇这里装了什么吧……

  李云心把它掏了出来,塞进了袖子里,用一只手紧紧握住,嗯,这回感觉对了。

  她把其它东西都交给了右手,左手只负责这一锭银子的安全。

  李云心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还到树丛那里去稍稍探索了一下,发现绕过那个树丛,再走一段,就上了一条小道。

  从那条小道,应该能走到镇上,或者邻县的镇子吧。

  走出来这么远,也没有找到李云舒。

  李云心考虑到李云舒的小胳膊小腿儿,决定还是应该往回走。

  毕竟,已经走出这么远了,自己都走累了,李云舒总不可能比自己走得远吧!

  说不定姐姐李云柔那边,已经找到人了呢!

  李云心猜的没错,李云柔确实已经找到了李云舒。

  小丫头追着一只蝴蝶,跑啊跑啊,不知不觉地就跑迷了路。

  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把自己整丢了,小丫头傻眼了。

  不过,只愣了一会儿神,小丫头就想出了对策。

  她找不到回去的路,又不敢乱走。

  只好手脚并用,找了一棵不太高的树爬上去了。

  她想,哥哥姐姐们,一定不会放着她不管。

  所以,自己只要在原地安静地等待,等到他们找过来,就行了。

  没成想,她在树上等啊等啊,就一不小心睡着了。

  哥哥姐姐的喊声,她一概没听见。

  李云柔找到李云舒的时候,她正垂着头、扭着腰,歪歪斜斜地倒在一根大树杈上,睡得香香甜甜。

  李云柔一颗悬在半空的心落回了肚子里,笑着摇了摇头,上树把李云舒唤醒,抱了她下来。

  到了平地上以后,才训了她两句:

  “舒姐儿,你在家是怎么答应我的?

  不是说好了不要乱跑、不要乱跑,还得谁不错眼珠地盯着你么?

  怎么一转脸儿,你就不见了人影儿?

  我和心姐儿腿儿都溜细了,好不容易才找着你!”

  李云舒知道自己错了,一脸乖巧地听训。

  李云柔看着她那小模样,心情十分矛盾。

  既觉得自家孩子聪明伶俐,有种莫名的自豪感。

  又觉得自家孩子被自己宠坏了:每次都摆出一副乖巧无辜的面孔来,可实际上呢?

  该犯的错误,一样都没少犯!

  训了几句,李云柔到底还是没舍得深说。

  李云舒才五岁,孩子毕竟还小。等大点儿了,自然就懂事了!

  李云柔牵着李云舒的手,走回了小山谷,跟李希贤、李希杰汇合了。

  过了一阵子,太阳已经到了头顶正上方,他们开始担心起来。

  “心姐儿是不是走丢了?”

  “对啊,怎么这么半天了,还没回来呢?”

  正当大家商量着,要不要去找找李云心的时候,李云心一瘸一拐地出现了。

  李云心披散着头发,小脸儿上也蹭得黑一道、白一道的。

  整个人看起来,都有几分乱七八糟。

  她一只手缩在袖子里,牢牢地抓着那块银子。

  另一只手的袖口挽着。

  手上有两道划痕、还有些淤肿、姿势有些别扭,拎着一只被绑得严严实实的灰毛兔子。

举报

作者感言

烧柴煮咖啡

烧柴煮咖啡

幼苗求呵护,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求书评,求本章说,求加书单……   谢谢大家支持。   (づ ̄ 3 ̄)づ

2020-08-23 15:5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